正文  56 从地狱逆袭来的修罗

章节字数:3061  更新时间:16-12-04 02: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天,金凤步摇瑟瑟而鸣,红珊瑚的头饰很有新意,也很典雅大方,绯色长裙曳地,层层叠叠,上罩金色罩衫,羽睫扬起,妙目流转熠熠生辉。

        云姝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却动弹不得,星云抛了一个定身咒给她,顺便给她量身订做了一个气泡,然后把她藏在了湖泊的角落里,她的心情很复杂,虽然她不是紫霄,对星云陌生的要命,但是星云对她是真好,她是知道的。

        “不知魔妃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好说好说,只要祭司是真的有心归降,我不会在乎这些细节。”“可惜,要让魔妃失望了。”

        这,就是不同意了。荧惑释出三分气势,气氛顿时冷凝了许多。荧惑的声音忽然轻快起来,带了一点少女的软糯,仿若夜的引诱,“那就不要怪我心狠了。”

        袍袖翻转似繁花盛开,招式伶俐招招欲取人姓名,星云节节败退,音律自星月手中琴上婉转流淌开来,一抹光芒自凌云眼底掠过,这似乎有压制魔族功法的作用。

        凌云飞身而上,星月辗转腾挪躲避,最终却还是被凌云挑破琴弦,打落湖底。云姝看着她从自己眼前坠落,心思繁复一眼难尽。

        荧惑勾起嘴角微微一笑,就要让星云魂飞魄散灰飞烟灭,凌云抢上前去一挥手,荧惑只见近在咫尺的星云已经被凝结成了冰雕。

        荧惑奇怪地看着凌云,凌云没有理睬她,大步流星的走向湖畔,云姝只觉身体一轻,抬头一看已经被凌云拎在手里了,荧惑暧昧的眼神跟令云是同一款的,云姝此时全部的心思却都放在凌云身上,愤怒的眼神想要把他瞪出个窟窿来看,如果现在解开她的禁锢,她一脚踢死他。

        当然了,这好像有一点操作上的难度。

        被扔在柔软的床上,云姝惊喜的发现自己能动了,凌云看着云姝气呼呼的表情刚想说话,却被云姝群魔乱舞似的招式打到,一脚踹在眼上,凌云无奈地偏过头去,这酸爽,简直无法言喻。

        凌云回转身体,倒也不需要如何动作就将她摁住了,云姝忽闪着羽睫看着他,亮晶晶的眸子透着一股惊慌失措的味道,像只饱受蹂躏的小动物,凌云心下一软,故意板着脸沉声说道,“如果你答应不再对我动手动脚,我可以放开你。”

        云姝乖巧的点点头,结果凌云刚松开手,就被云姝一脚踢中。他倒在地上半晌没爬起来。云姝心下奇怪,对自己那点力气很是了解,不知凌云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于是揪住自己的裙摆警惕的看着他,一眼不发。

        凌云慢慢扶着桌角站起来,长睫撒下阴翳,他的表情模糊不清,“果然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蹶子倒是撩的不错。”

        凌云笑意微微,长得能遮住眼的流海儿飞掠过额际,姿态邪魅。云姝怯怯地看着他,想起他闪电般出手,星月骤然放大的瞳孔,美丽的金丝护手套,惊叹,这不是人,这是从地狱逆袭来的修罗。

        嘟起鲜花般娇嫩的唇瓣,云姝嗔怨道,“你害死了星云。”“星云?”他嗤笑一声,拿起桌上的白玉酒壶为自己斟上一杯酒,修长的手指衬着一抹玉色温润,说不出的好看笑意浅淡依稀是往日温润如玉的模样。

        缭绕的光影,素白的衣衫,这一切好像格外美好。云姝不是紫霄,少了亲昵和依赖,她其实恐惧这个人。她的脊背便已僵直,细密的汗渗了出来。他的声音很温和,“星云听见你这句话恐怕不会开心。”

        云姝诧异地看着他,凌云解释道,“星云还没有死,只是被封印了,”他屈指绕着酒杯,漫不经心道,“如果我不抢先把他封印的话,那他现在真的死透透了,当然,”他自嘲一笑,眸光清亮地看她一眼,“我也不能指望你会感谢我。”

        云姝摇摇头,心里信了大半嘴上却道,“我才不信。”凌云郁闷道,“你们两个都是=那么偏心。”云姝撇撇嘴,“她是神族的,不为神族牺牲,能为谁呢?难道为你?”凌云怔愣片刻,突然作色勃然大怒,暴喝一声,“别再说了!”

        云姝微翕的唇忘了合上,看他狂乱。袍袖的翻转,衣袂的飞扬,宛若狂风过境,凳子桌子柜子倒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就连----云姝向上望去,看着头顶的床帐纱破败的模样,惊吓得咽了口吐沫。

        凌云是边砸边向外冲去,等到凌云的身影终于消失在门外,云姝整个人才放松下来身体,脊背不再僵直,缓缓舒出一口气来。随即气恼地捶捶床,搞什么,她都没生气他有什么资格发脾气,谁准许的呀?!

        虽然是在魔族,虽然不肯承认,但是因为凌云的原因,她偶尔还散散步,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听到惨叫的声音,云姝虽然害怕却还是挪步过去,却见一个人形血肉从地下破壳而出,缓慢地向前爬呀爬。嘴里发出什么声音云姝已无暇顾及。

        她倒是下意识地想快速逃离这人间地狱,腿却瞬间软了。却被一个人扶住,云姝抬起头看到荧惑的脸,瞬间连眼角都耷拉下来了,荧惑轻佻的勾起她的下巴,姿容绝美笑意邪肆地抚摸她的脸庞,有种越看越满意的感觉。

        云姝觉得脑子里有一条根弦嘎嘣一声断了,什么叫做“很好的一副皮囊”,听起来跟挑衣服似的。云姝有点不知所措,第一次这么高兴看见凌云,小碎步地跟在他身后,一溜烟的消失不见。

        凌云皱眉看过去,感觉很奇怪,似乎有一条隐形的绳子把她拴在自己一米内的距离里,自从紫霄转世轮回成为云姝之后,还是第一次被这么信任依赖着,说实话感觉有点奇怪。

        她们两个其实完全不一样。

        云姝相当认真,连凌云停下都没有意识到,撞在他的背上险些跌倒,凌云手疾眼快地抓住云姝的左臂,才使她免于跌倒。云姝愣了一下缓缓抬头,冲他快速地笑了一下,而后仿若惊弓之鸟般垂下头。凌云望着那一段白皙美好的颈项,眼神渐渐幽深。

        “你不是一直对我避之唯恐不及吗?”对上凌云戏谑的神情,云姝干笑两声,“可是我忽然发现荧惑更可怕一点。”凌云失笑。

        嗅着鼻端若有似无的馨香,忽然有种风情旖旎的错觉。如果当时紫霄不那么倔强的话,如今生活会不会也是这样唯美隽永得像一幅传世佳画。

        云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出神,只觉翩翩然若仙子凌波,不过是娥眉浅画轻点朱唇,就像是画中魂魄受了鲜血滋养一般整个明艳动人起来。

        如烟似雾的云纱窗帘轻薄得厉害,遮在窗棂上带给人一种如踏云端的虚无缥缈之感,恍若仙境。

        云姝歪歪头诧异道,“为什么我遇见的人里面就你勉强有个审美呢。”凌云也是哭笑不得了,抬手将蝶恋花的簪子插在她发间,流苏轻晃似一段流年。

        “别人我不敢保证,至少凌风的眼光是不错的,”云姝回想了一下他们这尴尬的关系,没有把你弟弟三个字说出口。

        “你没有一种感觉,荧惑看着我就像是狼看着肉。”云姝躺在沾着夜露的青草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摇着手中花束,羽睫频闪心思复杂,“唔,”凌云在她一旁默默垂下眼睑,不置可否。

        “喂,我是认真的好不好,”云姝郁闷地翻了个身,双手捧住下巴,美眸圆瞠嘟嘴以示不满,这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淡紫色的裙摆在夜幕中扬起,最后铺陈成繁华似锦,天真烂漫的样子让凌云不知不觉的扬起了自己的嘴角。

        “凌云!”云姝怒了,噌地蹦起来,双手叉腰,纤腰如柳不盈一握,酡红的脸色宛若涂抹了上好的胭脂,凌云尴尬的清咳两声,转身向着夜色渐深处去了。

        姹紫嫣红开遍,浅的粉、深的紫、新的绿业已相映成趣。云姝流利的坐在栏杆上,翘起脚捻碎手里的一片花瓣,花汁子都碾了出来,弄了一手。

        凌云亲手剪裁的一束花,在摇晃的灯笼下枝影斜舒的模样很是漂亮。凌云站在阴影里向她看去,花束倾斜,大概是光影缭乱造成的错觉,云姝整个人看起来都弥漫着忧伤的气息。

        眼底渐渐泛起湿润,她的感觉很敏锐,荧惑时时刻刻想要夺舍重生,说云姝的身体才能更好的契合她上古魔神的灵魄。他抬起手看着掌心蜿蜒的纹路,就像是他们纠葛的情缘。

        乱世豪情宿命,三世前注定,当时曾约定,许你这天地。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