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番外四:人间惨剧

章节字数:4040  更新时间:16-11-06 08: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S公司28楼的员工都很怕坐在小办公室里的唐主任。她爱端架子,苛刻,严厉,蛮横,对待同事像冬天的寒风一般冰冷。总之,女上司身上该出现的所有让人厌恶的毛病,她身上都有。在她的暴政统治下,新人们每天战战兢兢,前台小美女被她骂哭过几次,心里不忿:唐主任一定是嫉妒我年轻漂亮!只有所长和老员工敢跟她开玩笑。偶尔见到她轻声细语地讲电话,那一定是她先生打来的。

    唐璐瑶知道这些后生晚辈们都又怕她又烦她。可她二十九岁了,生活压力大,总要想个办法报复报复社会吧?

    毫无疑问,职场就是她的负能量发泄场。客户给她气受了,周焜给她气受了,孩子又调皮了,她就摧残手下的这帮小嫩芽出气!前台小美女长得水灵灵的,一看就烦,不骂你我骂谁呢?难道我能冲进哥布林的办公室指着鼻子去骂他?难道我敢骂家里那位领导?呵呵,那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她在家就连孩子都不敢骂,因为有她爸爸撑腰。

    哥布林跟唐璐瑶说过几次,要她心平气和,对人对事宽容大度些。唐璐瑶心想,等我四十岁以后再去学着宽容大度吧,现在是我人生中锐气最盛的时候,不把办公室搅个天翻地覆我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哈哈哈哈!

    这天哥布林又把唐璐瑶叫进办公室说:“D公司的倪总拜托我帮个忙。我没空,你去吧。”

    “去哪儿?什么时候?”

    “周五周六两天,去G县开会。”

    唐璐瑶一脸不乐意,她已经很久没被派去出差了。家里那位又要抱怨,况且周六她还要带孩子呢!fuck!

    “怎么?不想去?”

    “我这周末…”唐璐瑶脑内的理由还没编出来,哥布林就接着说。

    “你代表我们公司,是以专家身份出席的。倪总会给你红包。”

    “好吧我去。”

    有钱能使金牛座推磨。拿了这个红包又可以到周焜面前炫耀了。

    哥布林一脸“我还不知道你。”的表情。他说:“那我要倪总的助理直接联系你。哦,她好像是你同学。”

    “啊?”唐璐瑶受到了惊吓。“谁?”

    “上次一起吃饭,她好像说她姓朱。挺高,挺漂亮的一女的。”

    “啊…”是朱茜菲。

    “我说你认识唐璐瑶吗?她说跟你是同班同学。”

    您还真八卦。

    说到朱茜菲,本文上一次提到她时,说到她谈了个高富帅,远嫁C市。

    这里要引用半年前同学聚会时舒朗说过的一段话,作为情节增补。

    “怀孕九个月,晚上一个人从家里跑出来找酒店住。哭哭啼啼给我打电话,说她老公找了个小三。她公婆不帮她,反而帮小三说话。我尼玛,这种人间惨剧还真的有?!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还真存在?我就劝她看在孩子的份上先忍忍吧,说不定他老公就是一时糊涂。她非不肯,打定主意说孩子一生下来就要离婚。好,上上个月她生了个儿子,上个月就把离婚手续办了,这个月就要回H市来!她爸妈都再婚了,她弟弟也结婚了,没地方住就只能先住在我家!她是尽身出户啊!房,车,儿子,什么都没有!男的只给了十万!我真是尼玛…长见识了!这种事都有?逗我呢!也就是她老实,要是我我就趁那男的睡觉的时候把他们家一把火点了!把他爸妈都烧死!我自己抱着儿子就走!”

    在座的听了都只有唏嘘。女人们开始骂身边所知的负心汉。

    “我有个同事也是啊,怀孕的时候老公出轨了。六个月了啊,自己去做了引产,结果后来伤了身体,据说再也生不了孩子了。想起来觉得男人真贱啊!不过小三更贱!明知别人有家庭还要去破坏,不得好死!”

    “孩子最可怜啊!一生出来就要跟着那贱三,连自己亲妈都不认识。以后狗男女再生了孩子,那他岂不是要被后妈虐待?”

    “朱茜菲怎么不把儿子带走啊?!好歹是亲生骨肉啊!”

    “别说梦话了好不好?她带着儿子干嘛?自己工作都没着落,怎样养活儿子?再说她公婆也不肯啊!人家早就说了,你走可以,我们不留你,把孙子留下!”

    “这家人真不是东西啊。小的混蛋老的还不讲道理。全家不要脸!媳妇在他们眼里就只是生孩子的工具是吧?孩子生下来了媳妇就没用了?想换谁都行?”

    唐璐瑶坐在一边没有参与讨论。她看了周焜一眼,周焜也正看向她。

    他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瘪嘴表情,意思是:你看我干什么?唐璐瑶就不相信他心里对朱茜菲没有一点点歉疚和怜惜。

    “我现在还要给她介绍工作。她从来没上过一天班啊!我都不知道别人那里要不要她。你们有什么合适的工作多帮着留意一下啊,都是同学,她现在这么惨大家都帮衬着些。唉!人间惨剧啊!诶,我说,你们还记得那个老喇嘛吗?就是说她命苦,还送了她一串佛珠的那个老喇嘛。本来我全当作是无稽之谈,这种话谁信啊?没想到还真被他说中了!怎么会这样啊!?”

    大家纷纷表示有什么能帮上忙的一定不会推辞。

    周焜坐在沙发上用脚尖踢了唐璐瑶一下。

    “唐主任,你给介绍个工作啊!”

    大家闻言都看着唐璐瑶,唐璐瑶只好说:“我去打听打听。”

    说完她回头瞪周焜。你四不四傻?幼稚至极!周焜报以一脸坏笑。

    唐璐瑶是绝不想跟朱茜菲扯上任何关系的。读书的时候两人关系就很一般,几乎没有交集。唐璐瑶孤僻得很,朱茜菲也有些骄傲。况且那时候朱茜菲明明白白追求周焜,而唐璐瑶偷偷摸摸勾引周焜,现在回想起来她还是难免有一种偷窃了别人的幸福的感觉。所以,还是不要招惹她吧。

    那天同学聚会结束,在回去的路上周焜开着车。唐璐瑶说:“你看,你当年要是跟朱茜菲好了,她也不会这么命苦了。”

    “不一定吧。就算她嫁给我,说不定过几年我也找个小三呢?”

    “你会找小三吗?”

    “当然会啊!我已经找过了啊!其实也就那样吧,没什么意思。”

    唐璐瑶又怎么会听不出周焜是在暗指她。她给了他一个“你很无聊。”的眼神,就懒得搭理他了。平时周焜十句话里有五句是在挤兑她,真是烦不胜烦!

    “清官难断家务事。知道吗?出了这种事,你们女人只会怪男人不好。一个个跟女权斗士打了鸡血一样!你少听舒朗她们胡说八道,免得学坏了。”

    听听他说的这是什么话?真该把这种沙文主义的直男癌都烧死!幸亏姐姐我早就悟到了,男人坏,女人就要比男人更坏!!

    周五,唐璐瑶被倪总的车接走了。车上一共就只有司机,倪总,唐璐瑶,朱茜菲四人。唐璐瑶和倪总坐在后座,朱茜菲坐在副驾驶位置。

    两个老同学只是在上车时含蓄地打了声招呼,一路上就没有交谈了。唐璐瑶早就认识倪总,为了礼貌客气,她一路上在陪他聊天。和前排那个沉默寡言的女人相比,她反倒更像是倪总的助理了。

    朱茜菲还是很漂亮,又高又瘦,一身气质像是画里摘出来的人。但她明显憔悴了,皮肤苍白有淡淡的斑,头发也稀疏了一些。总体看起来比唐璐瑶老了不止两岁。唐璐瑶在患抑郁症期间也曾经很憔悴,不过现在已经渐渐拾掇了起来。

    这次来开会的有十几个人。晚上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倪总提起唐璐瑶和朱茜菲的同学关系。有人问:“你们怎么不说话啊?不是同学吗?见面都不亲热。”

    唐璐瑶说:“你怎么知道我们不说话?我们等吃完饭回房间再好好聊,免得你们听见。”

    众人笑。又有人说:“你们班出美女哦!还有没有漂亮的介绍认识一下啊!”唐璐瑶大方承认说:“我们两个就已经是班上最漂亮的了。你都认识了啊!”朱茜菲整个饭局都很沉默,偶尔看唐璐瑶一眼,对她微微一笑。

    晚上所有活动都结束以后,唐璐瑶和朱茜菲回到了酒店房间。

    唐璐瑶问朱茜菲:“倪总这边怎么样?”朱茜菲说:“还好,就是事情有点多。”

    “忙一点好。年底奖金会多些。”

    “嗯。”朱茜菲笑了笑。

    两人分别收拾东西,洗澡。弄完以后就各自坐在床上看手机。

    是太冷清了些,就算是关系一般的同学,好多年没见也不至于这样冷场。至少问问近况,比如女人之间最爱聊的话题——家庭,孩子。但唐璐瑶无法问出口,这两个问题对朱茜菲来说是灾难。她不能跟舒朗她们一样,当着她的面把她的前夫痛骂一顿,然后告诉她一切会好起来的。她神经没那么粗,说不出心直口快的话。

    朱茜菲也没有要来打听唐璐瑶婚姻状况的意思。她一定知道她现在是周焜的妻子。如果她不知道她丈夫是谁,她会客套地询问。正因为她知道了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当年自己失恋的原因,所以她不想知道更多。

    “你们是不是读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沉默了好久以后,朱茜菲才问唐璐瑶。

    “是。”唐璐瑶点点头。

    “当年他说他有喜欢的人了。我还以为他是为了拒绝我随口瞎编的理由。我想既然他这么讨厌我,无论我做尽一切他都不能接受我,那我也不用对他太执着。总有一天他会后悔的。”

    既然那时候他们的确在一起,那就说明她为了周焜做的一些傻事唐璐瑶每天都看在眼里。她只是不说破,每天看她就跟在看傻子一样。

    “还是你聪明。”朱茜菲叹了口气说。

    唐璐瑶笑了笑,算是大方承认了。

    “其实你现在这样也挺好的。至少有自己的事业了,能做自己想做的事。重新开始也不算太晚。”

    唐璐瑶知道朱茜菲经过离婚这件事一定对小三深恶痛绝。自己当年抢男人使阴招这种行为肯定也无法得到她的谅解。她讨厌她是肯定的,她们不可能成为朋友。

    但唐璐瑶还是希望朱茜菲能振作起来。她现在应该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我们可以骄傲地去爱一个男人,但要把骄傲藏在心底。

    第二天唐璐瑶回到家,看到周焜就来气。

    她想到女人之间的战争是多么深刻而激烈啊,当年她和蒋初菱,朱茜菲,戴小芳几个抢他。做什么都是为了他。

    可他呢?没追求的东西!现在成了一个体重85公斤,每天在家带孩子的奶爸!

    “你猜我是跟谁一起去出差的?”

    “谁啊?”

    “朱茜菲。”

    “哦。”周焜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转头又去逗女儿玩。

    “亲爸爸一下。快点亲爸爸一下嘛!”

    女儿骑到周焜背上说:“爸爸你当风神翼龙爸爸,我当风神翼龙宝宝!”

    周焜把女儿扛在肩上满屋子跑了起来。

    “飞快点!飞快点!”女儿兴奋地喊着。

    “啊!下面有只三角龙,我们去把它抓来吃吧!”

    唐璐瑶看着这父女俩犯傻,心里暴躁呐喊:“还我高冷男神!”

    周焜最近一年和两个朋友合伙干了点营生。每天只需要在家里的电脑前工作六小时即可,其余时间可以尽情和他女儿腻在一起。

    尽管工作这样轻松,他的收入却不降反升,和体重一起蹭蹭往上长。任凭唐璐瑶每天早起奔波,在办公骂人骂到口干,也难在收入上望其项背了。

    唉,职场妈妈的隐形天花板,她仿佛已经触到了。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泪目…

    唐璐瑶回房间登录QQ,找到丘牧垠。

    “你知道朱茜菲的事吧?她现在回H市来工作了。我昨天见到她了。唉…真是憔悴不堪我见犹怜啊!不过胸好像长大了些,更有韵味了。你还没结婚吧?要是还对她有那个意思,干嘛不回来?那边有什么好的,女人都又黑又丑长得跟母猩猩似的。”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