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

章节字数:3031  更新时间:16-11-29 19: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头痛欲裂,整个人像是窒息在深水里,无法呼吸,宁秋感受到此刻的自己像是被人压制着,怎么都无法挣脱开来。眼皮很重,像是有千斤一般,鼻息之间充斥着满满的腐朽的味道。宁秋艰难的半眯着自己的双眼,呈现在自己的眼前却是这样的一幅情景:

    破旧、坍圮泥土堆砌成的墙壁,屋子里的家具都是破旧不堪的样子,像是随时可以进入垃圾场的样子,床上的被子不仅仅薄,更是破旧的可以,整间屋子充斥着破败以及腐朽的气息。

    宁秋此刻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眼前的一切让她本来就昏昏沉沉的头感到更加的疼痛,她觉得此刻自己所看到一切都一定是在做梦。

    真是一个可怕的噩梦!但是,头部不断传来的剧烈的疼痛感,却是让宁秋瞬间的清新过来,眼前的一切根本就是现实。

    此刻一个念头在宁秋的心间强烈的唤出:她穿越了!

    宁秋茫然的盯着眼前自己的瘦弱的身体,就很是显然这样的身体根本不是她宁秋的身体。布满老茧和伤痕像是干枯的树枝的手,与自己以前柔白纤细的手完全是两个极端。她的手永远是沾染着好闻的药香,每一个指甲都修剪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

    作为一个少年成名的,名声远扬国内外的中药师,她的手从来都与药物接触,从未有变得如此的难看。她清楚的记得,从小成长在医药世家,理所当然她继承了家业,陶醉于中药的研究,不久前她接受一个中药研究所的邀请,研究一个百年难见的奇药——野生肉枞蓉,这种植物存活率极其低,生长在内蒙沙漠地带,但是在这次的路途中,她却是遇到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大型沙尘暴,后来的一切她却是不再记得。

    现在唯一让她确认的就是再次醒来她宁秋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宁秋想到这里感到内心感到无尽的惶恐,这里不是自己该呆的地方,挣扎着走下床,却是还没有起身,瞬间一阵疼痛袭来,宁秋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跌倒。

    勉强依靠着散发着难闻的霉味的枕头上,整个身体像是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脸上布满着冷汗,全身像是被货车碾压过一般,全身都带着疼爱,胸口更是发闷的无法呼吸,宁秋用手撑住自己的头部,触手一片火热、滚烫、呼吸间交染着滚烫的气息,宁秋大口的喘息了几声,却是咽喉很是嘶哑,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源源不断的热度从头部传到手部,宁秋知道此刻自己的这具羸弱的身体正在发烧,而且还很是严重,想要呼唤人却是根本发不出一点的声音。

    宁秋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走一步歇几步的用手扶着围墙的走出了房门。

    屋外的太阳正是火辣,热的几乎要将人晒化,宁秋难耐的闭眼,休息了好一会才再次睁开眼。

    院子里的一切更加彰显着这是一个宁秋所陌生的地方,黄土墙壁堆砌的原院落中,墙壁处长着茂密的杂草,破旧灰暗的衣服搭在晾衣绳上,杂乱的声音从屋子的中堂中传过来,男男女女杂乱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宁秋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火辣辣的跳动着,很是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耳边的杂乱间或不断,依稀间带着女人的咒骂以及呜咽,分家等词语隐隐约约的传过来。

    宁秋弯下腰,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甩开这些杂乱的声音,倚着墙壁,朝着厨房的地方去,一路上走的摇摇晃晃,到了厨房中,立即拿了一个粗糙的茶碗,不管水凉不凉,直接从水缸中舀出一大碗水,直接灌进肚子中,一碗水入了肚子,宁秋才觉得自己彻底的活了过来。

    额头上的温度愈加的炙热,宁秋才因为喝了几口水的身体瞬间又开始一片难受。

    必须找到退烧的方法,不然在这落后的古代这样一直烧下去,不死也残。

    宁秋按耐住心理的烦躁,目光在窄小的厨房中逡巡着,目光被柜厨中酒瓶吸引住。

    有了!

    宁秋走上前,打开橱柜,立即打开酒瓶,一股刺鼻的酒味扑面而来,她笑了笑,抱着酒瓶拖着昏昏沉沉的身体重新回了房间。

    宁秋回到自己的房间,将白酒沾满自己的身体,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里是落后的古代,没有其他的降热的方法,唯一的方法只能是原始的采用酒精,而这些酒希望有用,宁秋的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擦着酒。

    一直到将整整的一瓶的酒全部用完的时,宁秋精疲力竭的沉沉的再次睡去。

    但是没有过了多久,耳边传来阵阵的疼痛,宁秋整个人的意识迷迷糊糊,他只知道自己的耳朵正在被人狠狠的捏住,“这么小的丫头片子就会做贼!连你三叔的酒也偷!不要脸的兔崽子!还给老娘装死,起来,你给老娘起来!”

    此刻宁秋歪到在床上,整个人软弱无力,只能任由妇人的声音在耳边咆哮着。

    宁秋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这个粗鲁的女人的折磨死的时候,耳边又传来讨饶的声音,“对不起,小霞真的不是故意,小霞一定是看错了,您消消气,放过我们小霞吧,弟妹,你不要动怒!”这个很是温和的女声一边求情着,一边讲宁秋拥入怀中。

    刺耳的妇人的怒骂声立刻接踵而来:“呵呵……这个事情我告诉没完,消气,没门,你们说的倒是轻松!这个家一定要分,不然迟早东西都被你们这些贼偷光了!”

    宁秋皱着眉微微睁开眼,听着耳旁两个妇人之间的争论,粗怒的妇人的咒骂像是越骂越起劲一般,“你看看你这一家,都不是好东西,都会偷东西了,还不知道干了多少腌臜的事情,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两个女人半死不活儿子更一看就是短命鬼。一家子的病鬼,都是报应!我看很快的你的那个痨病儿子还不死,真实晦气!"说着还很是唾弃一般的朝地上吐了几口唾沫。

    “弟妹,你不要太过分,我告诉你,我的孩子才不是短命鬼,我不准你骂我的儿子,老天有眼,才不会让我的孩子遭受这苦难,我的孩子一定长命百岁!你一家才不是好东西!”抱着宁秋的妇人,瞪着眼睛,很有气势的看着眼前的人。

    咒骂的妇人,一听这话,立刻张牙舞爪的不干了,瞬间喊叫着,扑向宁秋和妇人,“你竟然敢这样会和我说话,居然这样敢骂我,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都要忘记自己在这个家中的地位了。”

    抱着宁秋的妇人连连的躲闪着,“你,放开!”

    “不放!,打死你个小贱人!“

    “……”

    两个女人不断的推搡,撕扯着,宁秋在本就昏昏沉沉的脑袋再一次丧失了意识。

    2、

    夜晚安静的降临,逼仄简陋的屋子中,昏暗的油灯发出微弱的光亮,一个中年妇人坐在床前,目光带着疲惫和温暖的疼爱看着面前床上昏睡的女孩。

    宁秋睁开眼,就看到之前维护自己的妇人脸上带着惊喜的神色看着自己。“小霞,你醒了?!真是老天保佑,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快告诉娘,我苦命的孩子。”

    宁秋看着眼前的妇人脸上布满着慈爱和焦急的神色,粗糙的手抚摸着自己的额头,耳边是关心的话语。“太好了,终于不再发热了!”

    宁秋默默的看着妇人的动作,心里涌动着一股暖流。

    有亲人的感觉真好。

    宁秋眼圈一热几乎感动的落泪,在她年幼的时候,她的母亲就早早的离开了她,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的关心她,这一刻宁秋觉得自己穿越到这个落后的世界中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她拥有了她前世未有的家人的温暖,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心忽然安定下来,来到异世的慌乱,瞬间都消散了。

    宁秋不自觉的抓住妇人的手。妇人看到宁秋的动作还以为是她吓到了,大手温暖的摸了摸宁秋的发丝,声音暖暖的说道;“小霞,不怕,娘在。”

    宁秋看着妇人温柔的笑容,也没有反驳。

    妇人下了炕,然后端来一碗前世宁秋根本无法想象的粗暴的,只有几颗米做成的米粥。宁秋接过妇人手中的碗,然后吞了下去。

    口中的饭食冰凉,粗糙,但是宁秋却是没有丝毫的抱怨,很是显然在这个贫困的家中这一碗米粥都是来之不易的,况且有吃的都不错了。宁秋狼吞虎咽的几下将碗中的米粥喝下,腹中有了食物,宁秋才感觉到自己又活了过来。

    妇人眼睛带着关怀的神色,宁秋看到妇人手臂上细微的伤痕,想到她昏迷之前的事情,随后开口询问之后到底怎么了。

    妇人却是摇了摇头,“算了,没什么事,都过去了。”妇人将扶着宁秋坐起身,“娘知道我的小霞是个好孩子,绝对是不会偷东西的,拿三叔的酒只不过是想要喝水。这一切都是娘的错。”说着妇人的眼圈红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