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

章节字数:3061  更新时间:16-11-29 19: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玲霞继续往山中走,不一会看到槐树下有着一丛的蘑菇,王玲霞采了一些蘑菇放到背篓中。

    走到算是山中蛮深处的时候,王玲霞惊喜的看到自己居然发现了药草,虽然数量不大,并且品质不好,但是也是难得一见得草药。这个草药叫做龙葵,有着清热解毒,活血化瘀并且还有治疗跌打损伤的作用,虽然对于自己的弟弟和姐姐的伤势没有一定的作用,但是聊胜于无,改日采摘了卖到镇上的药店也是一个不错的收入。毕竟是无本的买卖。

    王玲霞小心的将山中的几株的龙葵小心的连根挖起来,注意不伤到它的根部,废了好一份力气,王玲霞终于将草药挖了起来,小心的放到背篓中。

    随后又在山中四处的找寻了一番,却是再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心中微微有些失落,但是转念一想,今天也算是收货颇丰,便收拾心情,抬眼看了一眼空中的太阳,向家中走去。

    回家家中,王玲霞拿出背篓里的东西,母亲杨氏看着王玲霞带回来的东西,“小霞,你怎么把菜屋子带回来了,这可是会死人的东西,这可不能吃呀!”

    王玲霞看着母亲杨氏手中拿着王玲霞采摘回来的蘑菇,很是疑惑,很是明显母亲杨氏手中拿的就是一个白蘑菇,根本没有毒素。

    “娘,这个没有毒,不会死人的呀。”

    母亲杨氏见王玲霞不相信立刻与事实举例:“小霞,你还记得以前村里的东边的那家鸣凤家吗?哎,他家的日子也是可怜的,和我们一样穷的开不了锅,无奈的上山挖了些草屋子回来,后来煮汤吃,之后当夜却是全家口吐白沫死了,这东西可是害人的东西,小霞这个我们可不能吃。”

    王玲霞见母亲杨氏一脸的恐慌的样子,心中料想,很是明显那鸣凤一家必然是吃了毒蘑菇,这才中毒死去。根据自己前世的辨认的草药的经验,这白蘑菇根本没有毒素,于是暗自安慰母亲杨氏,“娘,你不要多想,这东西真的能吃,我今早上山的时候,不是和您说了这神仙告诉我,我们要的的东西在山上吗?”

    “那就是这草屋子?”母亲杨氏将信将疑,对于这样的王玲霞说的还是不太相信。

    王玲霞超母亲杨氏摇了摇头,“娘,这并是不是神仙要我找的可以治好弟弟姐姐的病的东西,不过这个也的确是神仙说的,我不是很您说神仙说我们家一定可以过好的吗?这个神仙说了,是可以吃的啦。”

    “可是……”

    王玲霞压住母亲杨氏的担忧的心,“娘,你放心吧。等会就让我给娘你做一下,保管你会喜欢的。对了,爹和大姐呢?“

    母亲杨氏看着王玲霞转过话题,也就不再多说了,顶多等会让丢个蘑菇给家里旮旯处的老鼠吃一下,便知道到底有没有毒了。于是顺着王玲霞的话,借口道:“你爹下田去了,家里分到的田你爹今天说去拾掇一下;你姐姐和我说去摘菜了,你这一说,你姐姐怎么好久没有回来?”

    母亲杨氏说着就准备走去屋子去寻,“明霞不会是发病了吧,明霞!”

    “娘,你要担心,若是姐姐发病了,肯定会有人跑到我们家告诉我们的,您不要多想,我这就出去找姐姐,你先一个人在家等着姐姐。”

    母亲杨氏听着王玲霞的话也在理,于是就让王玲霞出去找王明霞了。

    王玲霞走出屋子在自己的屋子外围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自己的姐姐,想起自己母亲说去摘菜,于是朝着王家主屋的菜园走去。

    还没有走进菜园,就传来一阵阵的咒骂声,“你个小贱人,居然敢偷我家的菜,你看看一个个病痨鬼,居然还敢来偷菜。”

    “你再胡说,信不信我打烂你的嘴,这菜是我娘重的,凭什么我不能摘。”

    “我让你闭嘴,你聋子呀,你个贼!”

    “……”

    王玲霞眼前就是两个人在互相争吵,纠缠的情景。三婶刘氏更是气急败坏的走上前伸出手想要打王明霞,而王明霞也不甘示弱,骄傲的抬起头,眼神冰冷的瞪着眼前的刘氏,像是刘氏敢打她,她就会和她同归于尽一样。

    王玲霞看着两个人的情景,赶忙走上前站在王明霞的旁边。

    “怎么又来一个贼,一家子都是贼!”刘氏手指两个人骂的更加的起劲。

    王明霞冷冷的瞥了一眼王玲霞,像是故意和刘氏作对一样,蹲在菜地上,又利落的从菜地上拔了好几个萝卜,还挑衅的看了刘氏几眼。

    王玲霞在心中暗探了几口气,这个姐姐还真是争强好胜。

    王玲霞走前几步,微微挡在王明霞的身前,“三婶,这菜你说我家不可以摘,你看我们两争吵也不是一个道理,不如我们把里正叫来,让他评理,你说我们是贼,这里正一来,我们不正好人赃并获,你看如何?”王玲霞很是好心的提议道。

    三婶恨恨的压了咬牙,这分家自己家明白自己家的事情,若是找了里正,说不定会对自己现有的分家的结果造成印象,于是只要按下自己心中的怨气。

    “哼。你们这些贼,难怪老天爷让你心脏不好,嫁不了人!”刘氏满脸讥讽的看着眼前的王明霞。脸上的神色像是战斗胜利的老母鸡。

    “你……你胡说!”王明霞气的脸色刷白,微微喘气。

    “病痨鬼,我可是没有说错!”

    王玲霞看着刘氏的说的话,心里也涌动着愤怒,这哪里是亲人,根本是仇人。

    “姐,我们犯不着为一个畜生生气,留在这里听一只畜生乱叫干什么,娘还在家中等着我们回家做饭。“

    “你给我站住!”

    刘氏看着王玲霞抓着王明霞转身要离开的样子,气急败坏的制止住,“死丫头,你刚才骂谁呢!”

    王玲霞却是像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带着王明霞离开,只是很随意的又加了一声:“这一大早,就有只畜生在乱吵乱叫的,真是让人不得安生”这话里明里暗里说的很是明显的指的都是刘氏这个畜生。

    当即刘氏更加的怒火中烧,咆哮的两手一伸,想要抓住王明霞,王明霞往旁边一躲,王玲霞更是趁机伸出脚一绊,刘氏当即面朝大地跌倒。

    刘氏这一跌很是大快人心,王明霞当即笑出了声音,“呵呵……”

    王玲霞心中也觉得畅快,“三婶,我知道您舍不得我和姐姐,但是也不用这般大礼的想要留下我们,不过三婶您都这般盛情了,那我和姐姐也就却之不恭了。”

    王玲霞一边说着一边动手里利落的拔了好几个萝卜放到王明霞的篮子中。

    刘氏此刻真是怒气直冲脑门,一股脑儿爬起来,脏话,粗话接连而出,“死丫头,居然敢给我使阴招,你们这些贱人,一家子不得好死……”

    咒骂声响彻着王家主宅中,王明霞冷眼看着三婶刘氏的咒骂,心中此刻却是觉得并不难过,心里只觉得发笑。有些事情你越是在意,难过的越是你自己,有些事情不如淡看,也许也就那样。

    王明霞和王玲霞两个人零活的躲避着三婶张牙舞爪的动作,心里就想看戏一般的看着三婶刘氏的行为。屋子里的祖母王氏被屋外的动静的引出来。

    “一大早就吵吵闹闹,这是干什么!”祖母王氏走了出来,看着刘氏和两个小辈不成体统的样子。自己家可是要面子的人,这吵闹的样子真是难看,让邻居家看到可真是笑话。

    三婶见王氏出来立刻指着王明霞和王玲霞很是郑重的说:“娘,这两个死丫头,居然偷我们家的菜,这不被我逮个正着。你快来评理。”

    王氏看着眼前的王明霞和王玲霞,眼神中带着轻蔑:“你爹和娘,怎么教导你们的,小小年纪居然都会偷东西了,真是辱没了我王家的门楣,果然把你们分出去是对的,不然连累我家的明义,可就糟糕了!”

    王玲霞看着张氏脸上鄙弃的神色,这样的神色就想看待一个陌生人一样,不她和姐姐王明霞恐怕连陌生人还不如,至少对待陌生人的眼中是不会有厌恶的。

    自己的家人,自己亲的祖母呀,还真是可笑,居然这样对待自己。

    王明霞一听这话,立刻就反驳起来:“凭什么说我们偷,这个菜本来就是我娘种的,凭什么我们摘自己的东西居然被人说是贼,凭什么!”

    刘氏一听这话不高兴了,立刻嚷嚷起来,“你个小贱人,娘你看就是这小贱人带头偷的,天生的小偷。一家子都是坏苗子。”说完还得意洋洋的瞪着王明霞。

    王玲霞很是无语的看着三婶一样,这长辈居然学小学生一样告状,而且还是高晚辈的状,还真是神奇的举动。

    王玲霞眼睛盯着眼前的王氏,却从王氏板着的脸上只看到了冰冷和对刘氏的行为的支持,于是忍不住开口。“祖母,这菜本来就是我娘栽种的,我们摘难道不应该吗?难道说拿自己家的东西也是偷吗?”王玲霞掷地有声的问着。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