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榴莲树下-黄莺莺(1)

章节字数:3402  更新时间:16-08-17 13: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榴莲树下-黄莺莺

    "那因为有情的人在那榴莲树下坐天上星会陨落是看见伤心事多"

    "哥哥伴着我不怕榴莲头上落只要哥不离我天上星永不陨落"

    桑中熹要离开学校前,被白寇拽住,「晚上的事别忘了喔!」白寇不放心又在叮嘱一次。

    桑中熹原本想装忘记带过,没想到白寇离走前又来提醒一次。这下想装忘记都不行了,乖乖拿起包包,在白寇的热情注目下,去四季饭店找何坤榕。刚走出校门就看见筱熹姐,而且二哥还不在身边,心思一动。

    「筱熹姐,我二哥呢」桑中熹先查看敌情,免得误触陷阱。

    「去和新任会长交接了。你。。。。要我帮忙。」路筱熹知趣的问桑中熹。

    桑中熹黑黑两声,果然瞒不过筱熹姐,桑中熹双手合掌拜托路筱熹,「筱熹姐,帮帮我。无论如何你都要帮我。」。

    路筱熹是真心疼这个小妹,桑中熹小她六岁,从小就喜欢黏着她,两人一直到桑中熹国小五年级才分开睡。桑中熹有甚么秘密,一定是第一个告诉他。不管快乐和悲伤也都是第一个和她分享,到现在都没改变。当然有事情第一个找的也是她。

    桑中熹国小跳级过两次,国中一次,原本高中还要跳级,硬生生被桑靳迁挡下来,理由是不能让桑中熹跳级当他的"学姐",当同学是可以的。因此,桑靳迁、桑中熹和路筱熹都是高三但不同班,直到最近桑靳迁转来和路筱熹同班。

    「筱熹姐您帮我要这个人的电话。拜托。」桑中熹把何坤榕的名字写在四季饭店的名片后面。

    「何坤榕」路筱熹低头看名片也念了人名,纳闷的看着桑中熹,还带点质疑。

    「我帮人要的。」桑中熹赶紧澄清,当初认识白苏子还是靠路筱熹帮的忙。「白苏子她妹妹,本来她要去的,没想到今晚茶馆忙,她没法子去,拜托我去。如果筱熹姐肯帮忙,我就可以去茶馆帮忙」,桑中熹说到去茶馆帮忙表情有些腼腆,这理由够靠普吧。

    「好」看桑中熹一脸的害羞,不疑有它,爽快的答应,要去看心上人,怎样也得成全她,分开前叮嘱她一声,「别太晚回家。」

    桑中熹笑着点头。

    路筱熹招车去四季饭店,桑中熹去白家茶馆煮"青蛙王子"去。路筱熹到了四季饭店,服务人员很快的趋前询问路筱熹的需求,路筱熹说明来意,服务人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马上把她带到咖啡厅走去。

    四季咖啡厅在商界很有名,除了咖啡豆高档外,装潢设计更是有名气,都是来自每年设计大赛得作品,四季饭店和用设计大赛抬高评价,设计师用四季饭店提高名气,对四季饭店和设计师是一场双赢的合作关系。

    四季咖啡厅采预约制,没预约得看当日的消费状况,若当日人多,还会当场被婉拒入厅,或是得等上半小时以上,四季咖啡厅有规定厅内的人数,他们不愿意人太多,破坏厅内营造起来的咖啡香味,这里不只喝咖啡还可以闻咖啡香。

    这里的装潢有中式和法式,仿得是中国宫廷风,和法国罗浮宫的欧风。可以自选,喜欢的风格,等待的时候,还可以欣赏里面的摆设。在外等入内的宾客,服务员会领到咖啡厅旁的等待室,都是独立,不会干扰对方,隐密性相当高,等待室里也有咖啡招待的,等次就不如厅内的水平,这是桑靳迁说的。

    路筱熹拿出桑家的的会员卡,门口的招待员询问了领班,得到领班的允许,才恭敬的请她进去咖啡厅内,咖啡厅分内外厅,外厅是给一般的vip会员,内厅则是给wip的会员,包箱则是给顶级wip会员。招待员原本带去的是开放听里用两面一人高的屏风围起来独立的空间,私密性算高,不易被人打扰和看见。

    何坤榕的家世不一般,是顶级的wip会员,桑家的会员卡只能在内厅消费,是不能进去包箱的。这样能要得到电话吗只能在他进包厢前和何坤榕来个不期而遇。她今天是来要电话得,如果坐在独立空间,就会看不到来人了,于是她拒绝招待员的好意,用手指了指靠窗的位置,招待员会意的带她过去。

    待她坐定后,内厅服务员马上上前来自我介绍,并告知路筱熹今天由他来为路筱熹服务,若有任何的需求,都可以告诉他。服务员将菜单恭敬摆在桌上后,双手交迭置于腹前,并稍为低头的往后退三步,等待路筱熹点咖啡,待路筱熹点好,就能尽快上来为路筱熹服务,不会让客人有怠慢的感觉,毕竟这里来的都是高大尚的金贵客人。

    路筱熹不爱喝咖啡,对咖啡懂的不多,前几次来都是桑轻迁帮她点的,她也只负责喝,她对这里的设计还比较有兴趣。每张桌子有每张桌子的特色,不重复。整体看起来,又不会有违和感,色彩搭配也相当大胆。

    四季咖啡厅每一年都会请新锐设计师,设计厅内的的风格,这竞赛平台提供新锐设计师打出名气的机会,四季咖啡厅因为这项公益竞赛,获得不少政界和商界得好评,成为每年设计大赛之翘楚。虽有饭店仿效,但赛事的规模都没四季的规模大和水平高,毕竟四季咖啡厅这项传统已经有10年的历史,除了和门面有关,背后的经济价值更是惊人,因此年轻的设计师,挤破头都想争取设计四季咖啡厅,除了提高知名度外,还能获得和四季集团的合作一年的合约。

    路筱熹眉头微蹙,服务员马上上前两步,告诉她上次来喝的是哪款咖啡,并帮她翻到菜单上的某页,让路筱熹更清楚。说完又往后退两步,等路筱熹的示意。

    路筱熹面带笑容的同意服务员的介绍,服务员问始否还有其他需要,路筱熹摇摇头,服务员才离开。她的服务员刚离开,离她2个桌子远,马上又有其他服务员递补上。约莫20分钟路筱熹的咖啡送上来,递补的服务员离开,她的服务员站在离她3个桌子远的地方,等她的随实招唤。

    坐在这里可以看见来人,目前她无事可做,只能守株待兔。等"兔子"时间,路筱熹不想浪费,拿起手机看佟姐帮她准备的文件,是法国一家很有名设计学院的入学申请表,她都看完报名表和准备资料,何坤榕人还没出现。只好请服务生拿最近一期的服装杂志,开始翻阅了起来,在她翻到第三页时,发觉前面有人影晃动,抬起头一看是桑轻迁。

    路筱熹眼里带着惊讶的看着桑轻迁,「你不是。。。。。。。。你怎在这儿。」

    桑轻迁没回答路筱熹,反问「你等人。。。。。。。。」问话同时,让服务员送上一杯牛奶。

    「帮人要何坤榕的电话」路筱熹没有隐瞒。

    桑轻迁眉头微蹙,打了个电话给桑靳迁,直接问桑靳迁何坤榕的电话,然后在便条纸上写了个号码,,写完拿给路筱熹,「还有事吗」

    路筱熹摇摇头,桑轻迁前后花不到半分钟,她在这里等了快2小时。桑靳迁这个学生会长这么好用,自己怎没想到。简单化才是最经济、最优化,费米思维一种最简单、最省力、最准确的思维法则,具有普遍的适用性,我却把事情复杂化了,她安慰自己,她是来"活络"经济的。

    路筱熹注意到桑轻迁穿着很正式的社交西服,「你来。。。。。。。。。。。」

    「和同事来招待长官。」桑轻迁轻轻带过。

    路筱熹知道桑轻迁不喜欢说公事,没在往下追问。「你怎知道我在这里。」

    「我在大厅时,就看见你了,那时还走不开。」桑轻迁专注的看着路筱熹。

    路筱熹觉得自己快被桑轻迁火热的眼神灼伤,用低头來避开桑轻迁得注视,听见桑轻迁语调温柔的问,「还生气吗?」

    路筱熹摇摇头,「知道你是出自关心,关心则乱。」路筱熹回以微笑。

    桑轻迁这时后才放心,起身走到路筱熹椅后,很绅士的来帮路筱熹拉开椅子,很自然牵起路筱熹的手,一直到饭店门口等车的时候,两人的手都一直都交握着,路筱熹含羞带怯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现在的心情像喝了酿了爱情的酒一样,漂浮在云端上,脸红心跳加速中。

    路筱熹还陶醉在爱情酒中,有人走到桑轻迁身旁,笑着说「这位就是让你提前离席的原因。」,眼神还在我和桑轻迁交握的手停留数秒。

    桑轻迁没有回答,笑着默认。

    路筱熹看向说话的人,浓眉大眼,鼻字高挺,五官深邃,头发微卷,有阿拉伯裔的感觉。这不就是那位传说中的何擎楌,何坤榕的表哥,学校杰出校友之一。路筱熹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人近几年在社交场合没出现过,没想到今天遇见了。

    桑轻迁发现路筱熹看的目不转睛,放开两人交握中的手,轻轻的搂住路筱熹的腰,并将路筱熹往自己身边拉近,才互相介绍「何擎楌,路筱熹。」

    桑轻迁看路筱熹还没回神,手在路筱熹的腰上用点力,路筱熹才回神过来,「你好你好久仰。」

    何擎楌不介意路筱熹的注视,他知道他的五官在亚洲算是特征较明显的,总会让人不禁多看几眼。

    「我的车来了。」桑轻迁和何擎楌打声招呼,搂着路筱熹上车,路筱熹从桑轻迁出现到现在,整个人都晕呼呼的。

    桑轻迁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握着路筱熹的手,看路筱熹的笑容,自他出现后就没停过,「这么高兴。」

    路筱熹点点头,车里只有两个人路筱熹放得开些,「高兴,在家里你和我都保持一只手的距离,现在手牵手,怎能不高兴。」路筱熹此时因为桑轻迁,面若桃花光彩照人。

    桑轻迁看路筱熹正散发小女人娇气,桑轻迁不想回家破坏现在的气氛,对路筱熹说「去天文馆好吗」路筱熹还没回答,车已转向往天文馆去。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