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雪在烧--黄莺莺

章节字数:2264  更新时间:16-08-17 13: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雪在烧雪在烧火中的身影绝望的奔跑泪水化成了雪在飘雪在烧风中的足迹"

    我们的早归,表面上看似宁静,实际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路筱熹当时认为是美好的”结束”,却变成另一个”劫数”的开始。

    桑轻迁把我推入房间前,应该就已经看到父亲了,他不愿意让我去面对父亲,所以选择自己独自面对难关。他们是血脉相连,不管有多大的仇恨,都不至于决裂。

    若是我去,不管以后事情发展如何,我和父亲都会有嫌隙在,不论我和桑轻迁是否有结局,桑轻迁都想让这个家成为我最后的避风港。

    就因为他事事忍让和顾虑,所以面对父亲无理的要求,他一直默默承受,包含接管家业,他曾说过家业不在他的未来的蓝图里,他觉得桑靳迁更合适,但最后还是妥协,只为了让弟妹们能各自寻求梦想,他决定牺牲自己。

    路筱熹潸然泪下,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路筱熹努力想平复心情,冷静了才能和桑轻迁一起想办法面对,可是心情一直都无法平静,担心父亲会提出甚么条件和桑轻迁交易,迫使他同意。

    「筱熹姐……」桑中熹怯怯的叫。

    路筱熹才想起来,桑中熹拜托他的事,路筱熹从包包找出桑轻迁给的便条纸,直接拿给桑中熹。

    「筱熹姐……我不是来拿这个……」桑中熹很自责,想安慰又不知如何安慰。「如果今天去的是我,就不会发生了……,都怪我。」

    路筱熹摇摇头,「今天不管是谁去,结果都一样,大哥已经准备好面对了。」

    「爸爸何时回来,我们回来是二弟开的门,那时候爸爸应该还没回来?」路筱熹问桑中熹。

    桑中熹摇摇头,「是爸爸让二哥替你们开门,还说如果暗示你们,他会直接把哥哥外派5年不让哥哥回来家里。」

    「大哥出门时,爸爸已经回来了」路筱熹觉得自己猜得没错的话。

    桑中熹点点头,路筱熹现在肯定了,这是桑轻迁的预谋,他要让这结果提前发生,才会带他去看行星,有甚么事脱离他的预计,他才要打乱之前安排好的计划。

    「爸要安排大哥去哪里。」路筱熹紧张的问桑中熹。

    「是爸替哥答应了之前哥拒绝的工作,大哥会外派至少3年。」桑中熹双眼紧盯的看我。

    「只有3年吗」路筱熹苦笑。

    桑中熹没回答,因为她也不知道。我起身准备找父亲去争取,被桑中熹拉住。

    「二哥要我看好你。他和大哥正和爸周旋中,二哥让我顾着你。」桑中熹紧抓不放。

    我坐回地上,爸爸的用意应该是我和桑轻迁一个人需离家,我想明年才进行的计划看来要提前了。

    我漠然的看着路筱熹,「你能帮我转达一句话给二弟吗」

    桑中熹看路筱熹心里有些骇然,筱熹姐的表情从未过的凝重,不敢贸然答应,筱熹姐是大哥和二哥很重视的人。「你先说说看。」

    「让靳迁想办法留住大哥。」路筱熹很坚定的告诉桑中熹。「你快去,我不离开房间。」

    桑中熹不确定的看着路筱熹,禁不住路筱熹的要求,离开路筱熹的房间去找桑靳迁。路筱熹等待的过程中,觉得非常的难熬。短短的1小时,却像一整年那样漫长。

    房间门开启,看到的是桑靳迁和桑中熹独不见桑轻迁。从一进门桑中熹眼神闪烁不敢直视路筱熹,而桑轻迁则难得的沉默。桑靳迁把路筱熹带到沙发上坐,思考着如何告诉路筱熹。

    「他离开了………。」路筱熹心痛的说,是肯定而不是疑问。

    桑靳迁拿出一张纸,上面写着GP59给路筱熹。「他走得匆忙,他和长官一起走。」

    我收下那张纸,我懂桑轻迁的意思,这件事对他和我没有威胁,离开天文望远镜台时,桑轻迁没前文也没后话的说这句话,「那颗行星对地球没有威胁。」

    那时我不太懂,桑轻迁为什么要特别说这句话,现在我懂了。

    看路筱熹破涕为笑,桑中熹很纳闷,「这样你也懂大哥的意思。」

    虽是如此,为了能让桑轻迁早些回来,路筱熹还是决定将计划提前。

    路筱熹又回到以前晚归的情形,桑靳迁虽然担心,但也只能默默的支持和陪伴,他不想失去大哥和路筱熹。然而路筱熹越来越忙,以前逢周末还会有半天在家,可现在除了上学能看到路筱熹,她回家都接近12点,之后都关在房间里,每天都忙到半夜两三点,有时候房间的灯还开一整晚,也不知是睡着还是通霄。

    大哥离开后的第4个月,路筱熹跑了一趟法国,这时离毕业只剩3个月。

    桑靳迁一回家,就看见妈妈坐在客厅里,脸色着急的看着爸爸的书房。

    「靳迁,你知道筱熹要去法国留学的事吗」桑靳迁被问得莫名其妙。

    「筱熹要去法国留学?」桑靳迁再问一次,怕自己听错。筱熹的志愿表是三人一起填,都是直升大学。

    「筱熹在爸书房吗?」桑靳迁问母亲。

    母亲点点头,「还提到你大哥,你爸怕我坏事,赶我出来。」

    父亲对大哥和筱熹的态度,说反对吗那早在筱熹国中三年级就应该反对,何必等到现在才反对。

    父亲一直纵容大哥和筱熹姐,真要反对,何必等到水到渠成才破坏。

    父亲的心思桑靳迁猜不透,不知道事情怎会发展成这样。决定先等筱熹出来再说,两人一直谈到晚上8点,筱熹才从书房走出来。桑靳迁马上凑上去想问明白,却被父亲叫住。

    「你和桑中熹入大学的决定了」桑杰楚问桑靳迁。

    桑靳迁愣了一下,以为父亲要问筱熹,没想到是问自己,「和中熹都是直升。」

    桑靳迁想问父亲,但父亲却不提筱熹,自己不知道如何入题,站着不动。

    「没事的话,去吃饭,我的饭让刘嫂送进来。」桑杰楚交代桑靳迁。

    桑靳迁只好离开,饭桌上也不见筱熹,刘嫂说筱熹想在房间里吃。这顿饭桑靳迁吃的极不安稳,随便扒两口就离开了。

    「你要去法国」桑靳迁直接不拐弯抹角的问。

    「嗯,下里拜就出发。」路筱熹憋了很久,终于可以明说了,之前桑靳迁问自己忙甚么,路筱熹不喜欺骗桑靳迁,选择沉默。后来桑靳迁不问,改成默默陪伴,想想有些对不起。

    桑靳迁没想到这么快,难怪父亲神情不对,有着无力和愧疚。路筱熹不说就是不想这件事还没成形时被阻止,现在一切尘埃落定,也无力挽回了,只怪自己大意,以为路筱熹只是借忙碌来转移注意力,没想到是留学,她是打定离家,让哥哥回来………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