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今宵多珍重-黄莺莺

章节字数:2642  更新时间:16-08-17 13: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们紧偎亲亲说不完情意浓我们紧偎亲亲句句话都由衷"

    "不管明天到明天要相送恋着今宵把今宵多珍重"

    桑中熹一回到家,就听到路筱熹决定出国念书,顿时觉得晴天”连续”霹雳。

    「筱熹姐……。,你要出国念书…。。怎都没跟我说,我有事一…定,第一个跟你说的。」桑中熹边哭边说。

    路筱熹安抚桑中熹,「跟你说了,我还能出得去……。。。」

    桑中熹一听更伤心,哭得更来劲,路筱熹没辙,只好任由桑中熹发泄心中的委屈。每次看桑中熹哭的伤心带着无辜的眼神,自己就会妥协,路筱熹知道自己这次无论如何都必须坚持。

    「中熹…。。这次我一定得去…。,妳哭我也不会改变决定,所以别哭了。」路筱熹尝试和桑中熹讲理。

    桑中熹哽噎着说,「筱熹姐…。你不喜欢我了吗」

    「我去法国,和这件事没有关连,不管我在哪里,你都是我最最最爱的小妹。」路筱熹用最高的保证想说服桑中熹。

    「和我没关,那就是和大哥有关……。」桑中熹自己嘟嘟曩曩起来。

    「……………。。」路筱熹无奈的看着桑中熹。

    「你不反驳就是默认……。。就知道大哥不讨人喜欢。」桑中熹自己又再”加码”的腦補。

    「………。。」路筱熹笑着看桑中熹,继续不断扭曲自己的观念,也不出言制止,知道桑中熹是想套话,只要自己不说话不回应,桑中熹就会停止。

    桑中熹有些埋怨看着路筱熹,知道自己的技俩已被看穿,只好改弦易辙谄媚的问「我放假可以去找你吗?」

    只要不是延续刚刚的话题,对路筱熹而言,反而松了口气,二话不说,「没问题,随时欢迎。」

    桑中熹明白大哥和二哥都已经预测到结果,只是让自己再去挽留看看,任务没完成,结果和过程还是需要汇报的……………。

    路筱熹决意出国念书,桑母一反常態开始让路筱熹,紧锣密鼓马不停蹄的白天晚上的参加社交宴会,两周的时间路筱熹几乎毫无休息,连想去和佟姐商量出国的事,也都是趁着大半夜靠视讯聊出结论来,路筱熹觉得自己快虚脱了,心里想何时才是的尾阿!

    强迫自己--忍,只剩一晚了。今晚是筱熹留在家里的最后一晚,明天下午路筱熹将搭飞机前往法国,桑母仍旧安排路筱熹参加何家的慈善晚宴。

    路筱熹不想扫桑母的兴致,只好陪同前来。桑家一行四人,桑中熹不愿参加,桑母没有免强,桑靳迁则是受大哥之托,前来”照看”路筱熹。

    何家是何江集团的大股东,不管是商界还是政界,有句话这样说—“喊水会结冻”,来形容何家的权势和是钱势倾天,一点都不为过。之前的晚宴,大多都是商界人士和少部分的政界官员,今天来的不只商界和政界的重量级成员,连平常都不太出席活动的文化界大老也来共襄盛举,给足何家极大的面子。

    今晚的晚宴是在何家的岛上,因为参加的人大都是举足轻重,对维安也相当重视,没请帖事不能上船接驳至岛上。上船前还得经过重重安检,才得以上岛参观。

    路筱熹知道这样的场合不多见,但仍秉持着能少参加就少参加,这样的场合,多少也是变相的让长辈替晚辈找寻对象的场所,不想被列入花名册,就尽量低调就对。

    四季集团的夏家,今晚是由三太太和她的两位公子,分别是夏轻扬和夏靳扬出席参加,听说夏轻扬在北极极地的某个研究单位工作,夏靳扬是A大的大学生今年大四。

    会提到这两位,是因为名字和桑”轻”迁和桑”靳”迁,中间名字是一样的,一个相同还能说巧合,两个箱佟肯定不是巧合了,大的用”轻”,小的用”靳”。和桑家的顺序是一样,这就更吊诡了,互相介绍时,仔细查看长辈的互动,又看不出特别热络,让人费疑猜…………。。。

    桑父和桑母忙着应酬和互相介绍,路筱熹笑了一整晚,脸都快笑僵了。桑靳迁和路筱熹目光对视后,两人很有默契的借着上洗手间尿遁。

    两人走到岛边的凉亭,这凉亭有点仿效,宫崎骏动漫—红猪粉红知己女老板家里的凉亭格局,我笑了笑。

    「笑什……」桑靳迁看看四周,转头问路筱熹。

    「没什……」路筱熹觉得说出来,桑靳迁也不知,还得费力解释,干脆否认。

    两人坐在凉亭里吹着海风,海风扑面而来,路筱熹的长发被海风吹得有些狼狈,只好用手里的丝绢,把头发卷起来,前额的刘海只能任海风肆虐。

    「冷吗」桑靳迁说的同时,已把西装外套套在路筱熹身上。

    路筱熹摇头,「很暖,身心都暖。」

    「姐弟情深……。」路筱熹和桑靳迁同时看向声音来源方向,发现是仅有一面之缘的何擎楌。

    路筱熹虽有些诧异,还是互相介绍了一下,「何擎楌,桑靳迁。」

    两位男士很绅士的握手寒暄一下。

    「让两位贵宾,躲到这里来吹海风,招待不周,请多多包涵。」何擎楌面容真挚的说抱歉。

    可是对故意躲开人群的路筱熹和桑靳迁,听起来却是另有含意。桑靳迁很客气的解释,「您客气了,我刚刚喝了点红酒,有点头晕,家姐陪我过来醒醒酒。」

    何家家大业大,怎样也不能得罪,话得说得漂亮才行。

    「舞会快开始了……。」何擎楌用右手做了一个顷的手势。

    路筱熹和桑靳迁两人知道躲不过,顺势得走入晚会的场地。刚到晚会场地,悠扬的乐曲就响起。

    「能邀您共舞一曲吗」何擎楌邀请路筱熹。

    路筱熹看了一下桑靳迁,路筱熹正要伸出手回应时,何擎楌抛出不甚礼貌的问语,「需要弟弟的同意」

    「何先生,我想确认我弟弟的晕酒状况如何……。。」路筱熹对于何擎楌的无礼感到意外,和那天外四季饭店前遇到的何擎楌截然不同。

    桑靳迁虽不满,也知道现在不是发怒的时机,很委婉的告知路筱熹,眼睛是看着何擎楌,「我去旁边休息……」

    意思是,虽然我不舒服,但我还是会紧盯着你们。

    何擎楌拉着路筱熹滑进舞池里,何擎楌单刀直入,「听说你要去法国留学…。」

    「是。」路筱熹脸上没什表情,回答得也很简略。

    「那所学校不容易进……」何擎楌的语气是褒奖,但意思却不是如此。

    路筱熹听了这句话微微蹙眉,很快的又恢复原来的表情,「谢谢何先生您对我能力的肯定,因为,我是靠实力进去的。对不起,刚刚吹了些海风,我有些不舒服,请容我先行离开。」

    路筱熹对何擎楌稍稍欠身,准备趁背对背时转身离开,确被何擎楌拉回,路筱熹有些错愕,毕竟没人会在这种场合,强迫对方。何擎楌看到路筱熹眼里的惊诧,路筱熹也看见何擎楌脸上隐晦不明笑容,何擎楌很快的松手,让路筱熹离开,自己也跟着离开舞池。

    路筱熹离开舞池走到桑靳迁旁边,「没事,别担心。」

    一直到晚宴结束前,两人带着一身的疲惫和紧张,直到晚宴结束,何擎楌都没再过来找他们的麻烦。

    回到家后桑靳迁和路筱熹讨论何擎楌,路筱熹才说当初和何擎楌见面的情形。桑靳迁也才知道何擎楌是大哥的同事,知道的太少,最后淡淡的说,「我会跟大哥说的。」

    桑靳迁离开房间前,难得的拥抱了路筱熹好一会,感性的对路筱熹说,「有空一定要回来,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路筱熹靠在在桑靳迁的怀里,双手紧紧的抓住桑靳迁的上衣,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任由眼泪成串滴下……………。。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