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飄洋過海來看你-金智娟

章节字数:2872  更新时间:16-08-17 13: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表达千万分之一"

    「他是谁」Kuwata用着憋脚中文问,看桑轻迁的眼神带着异样。

    「你可以说法文,没关系。他是我哥哥。」路筱熹回答Kuwata。

    「不行,师父要我多练习中文。你来了,刚好可以教我中文。」Kuwata是回答路筱熹,眼睛却看着桑轻迁。

    「我们还要在机场继续待………」桑轻迁眼神带着杀气看着Kuwata。

    Kuwata赶紧回,「回家……回家……。」

    Kuwata开车载桑轻迁和路筱熹,前往五毛安排好的地方。

    前往五毛安排好的的住宿地点,Kuwata从车里的照后镜里,频频的看桑轻迁。桑轻迁对Kuwata对自己的爱慕之情,在机场时早有感觉,在车上脸色越发的冰冷。

    路筱熹也发觉到,将手放在桑轻迁交迭的大拇指上。桑轻迁一不耐烦,就会下意思做这动作。桑轻迁转头对路筱熹笑笑,表示自己还可以忍耐,最后干脆闭起眼来,眼不见为净。

    路筱熹就读的学校在市区和郊区的交界点,五毛安排好的的住宿地点,离学校走路约15分钟的路程,外表看起来像饭店,实际是双拼的高级公寓。

    Kuwata领着桑轻迁和路筱熹从地下室停车场,路筱熹没想到这栋高级公寓连停车场都分是不是VIP,一进VIP停车场,真让路筱熹开了眼界,Kuwata刷了卡,就有一个圆形转盘的停车位出现,Kuwata将车子停上圆形转盘,很快的透明的塑料帷幕将转盘框住,Kuwata用手机输入密码后,圆形转盘坐电梯般的往上升,停在10楼。

    在我的震惊中,Kuwata转头对我笑笑的说「到了。」

    「我有卡要给你,出入要靠卡,你没车不需要密码。」Kuwata努力用中文表达。

    出了空中停车库,发现还有一道门禁。Kuwata在装有电子锁的高耸木门上按了密码,木门缓缓打开,发现别有洞天。

    路筱熹看見五毛把两间房中间的走廊当成迎宾厅,中间有个大圆桌,巧好做分水岭,Kuwata說五毛住左手边,他和我住右边。

    打开门进去,Kuwata开始讲解屋内设计,有一个15坪大小的客厅,紧邻着一个小小吧台,客厅在旁是一个开放式10坪的厨房。Kuwata介绍到此,都没停车位来得让路筱熹惊艳。

    Kuwata看路筱熹一下,眉毛一耸,「这是我的最爱」说完用遥控器对着客厅璃帷幕中的一个大窗”滴滴”两声,就看见原本是玻璃帷幕的窗,伸展到空中,变成一个阳台。

    确认路筱熹惊喜的表情后,Kuwata才对路筱熹说。「你住左边,我住右边,有事可以找我。你先看看房间,缺什跟我说,明天在和你讨论学校的事,今天先这样。」Kuwata端着房间门钥匙和卡打算交给路筱熹,眼神却不断飘向桑轻迁,桑轻迁还以冰冷的眼神,Kuwata才不舍的将卡和钥匙留下离开。

    Kuwata走入房间前,频频回头看桑轻迁,眼神非常依依不舍,桑轻迁依旧没给好脸色,径自将路筱熹的房门关上。

    路筱熹一打开门很惊喜,没想到五毛的设计这么贴心。一进去并非房间门,而是自己的小客厅,当然也有和客厅一样的可以伸展的阳台。路筱熹越看越喜歡,

    除了客厅还有三个房间,一间是自己的工作室,一间是书房,工作室和书房是相通的,工作室和书房间的拉门是可以缩展,最里面才是卧房。

    卧房是套房的配备,还有试衣间和置鞋柜,里面也已经放了衣服和鞋子。人没进来,东西已经堆满了。路筱熹对房间的设计很满意,转头看桑轻迁,从桑轻迁的表情看出来对环境算满意。

    「佟小姐对你的安排,我感到安心。不管环境还是”人”。」桑轻迁看完之后有感而发。

    路筱熹知道桑轻迁意有所指,笑了笑表示回答。桑轻迁这时候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眉毛提了提。

    「你赶时间,就先走吧!」路筱熹雖很珍惜相处时光,但是对于桑轻迁的工作,还是在意的。

    「没……」桑轻迁说的时候,伸手把路筱熹带到床边,表情转为严肃。

    桑轻迁坐在床边低着头,双手分别握着路筱熹的手,大拇指在路筱熹的手背上来回抚触,路筱熹站着,感觉到桑轻迁的不安,但看不到桑轻迁的表情,无法猜测桑轻迁的心思。

    桑轻迁抬起头来说,「小熹,我给妳五年的时间,完全的自由。五年后的今天,一定要回到我身边,这是我对你能做到的最大限度。答应我好吗」桑轻迁正色的要路筱熹五年后的承诺。

    路筱熹感觉到桑轻迁的不安,似乎迫切的需要自己的保证,才能让他放心,「你放心,天打雷劈都赶不走我。」路筱熹将手环绕在桑轻迁的脖子上,羞涩的承诺。「为什么是五年,我读书只要3年。」

    路筱熹对五年这个数字,是怎决定的很疑惑。还有完全的自由是甚么意思,桑轻迁却是明确知道,这五年肯定有很大的变化,连桑轻迁自己都没把握,想透过这样的保证,来确立两人未来的关系不会改变。

    桑轻迁没有解释,只给路筱熹一个很深入的吻。路筱熹觉得桑轻迁这次的吻具有强烈的侵略感,里面包含着不舍,也有不甘,带着内心的压抑,想把一切都吞噬。和平常温柔的占有很不同,路筱熹心底产生不好的念头,但还是配合着桑轻迁。

    「专心点」桑轻迁停下来埋怨。

    和桑轻迁谈恋爱就是这点不好,太熟悉自己的一切,稍稍走神马上就被发现。自己的不专心,连带扫了桑轻迁的兴致。

    「靳迁提到何擎楌……。」桑轻迁问起那天的事。「除了四季饭店前,和那天晚宴,还有其他的交集吗」

    路筱熹想了想,「没有,除了那两次,我确定没有。」

    「何擎楌虽是我同事,但他的背景有些复杂。目前还无法判断他对你,是好意还是恶意。」桑轻迁提醒路筱熹。「,以后遇见他小心些,能避免就避免吧!」

    没有桑轻迁的提醒,路筱熹自己也知道,何擎楌是一头野狼,虽然他和桑轻迁属于同类人,但桑轻迁是一只温和恭谦的狼,人性多于狼性,何擎楌却是狼性多于人性。

    说到何擎楌想到一个问题,「靳迁和你通电话时,你不是在美国吗怎又到德国来了。」

    不知是不是我话题转得太快,桑轻迁明显一愣,「和靳迁通电话时已经在德国了。」

    路筱熹心里想难道自己听错,记得桑靳迁说桑轻迁在美国阿!难道自己记错。还在美国和德国间纠结,桑轻迁不给路筱熹继续纠结的时间,马上又吻了路筱熹。

    把路筱熹的心理撩的七上八下的,路筱熹娇嗔,「不带这样。」

    桑轻迁看路筱熹脸红的像苹果,冒出了逗路筱熹的意念,从脸颊一直到脖子,吻一次看一次,路筱熹的脸一次比一次还红,像煮熟了的虾子。

    「能不能不要五年」路筱熹试探的问。

    桑轻迁不想回答路筱熹,也不想骗路筱熹,只好用吻来回答路筱熹。路筱熹本来只是怀疑桑轻迁的行为有异常,但这次的试探让路筱熹很肯定,桑轻迁一定发生甚么事,而且需要五年的时间来摆平。

    工作还是吴小姐,至少何擎楌目前还不是问题,因为桑轻迁并没在何擎楌这个人身上多着墨。看时间、表,到底意味着甚么,实在想不透。

    「你今天很不专心…。。」桑轻迁苦笑,他知道自己的失常,已经引起路筱熹得注意。

    路筱熹从床上坐起来整理上衣,两次吻下来,衣服已经有些松开,低头整理自己的衣服,趁机会看了桑轻迁手腕上的表,表上有两个时间,一个像是定时器,另一个时间指着7点30分,我确定不是法国的时间,法国现在的时间是凌晨四点半,定时器上显示离倒数时间还有3小时。

    桑轻迁笑着说,「太早整理了……」说完又把路筱熹扑倒。

    路筱熹由着桑轻迁,心里忐忑不安,桑轻迁是从哪里去的德国的,时间上和德国也不对,不由得对桑轻迁的工作有了好奇心。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