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 不要用我的爱来伤害我...韩晶

章节字数:2818  更新时间:16-08-22 15: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要用我的爱来伤害我。。。韩晶

    “我做错了什么你要惩罚我如果这样你还说爱我不要用我的爱来伤害我”

    路筱熹因心有无旁骛,而分了心。桑轻迁马上就发觉到了,于是放弃对路筱熹”武力侵犯”,坐正后带着抱怨的口吻,「想甚么?」

    路筱熹心思转了一圈,本想问心中的疑问,想想3小时候就知道答案了,也就不及于一时,为了不让桑轻迁起疑,必须问有建设性或是有内涵的,问了一个自己觉得不是挺在意,却又有攻防效力的问题,「吴小姐也来了吗?」眼神却不自觉飘向桑轻迁的腕表。

    桑轻迁明显得一愣,對於路筱熹視線短暫飄過腕錶,问的卻又是吳小姐,有些欲蓋彌彰。

    路筱熹把桑轻迁的沉默誤會成,桑轻迁非常在意吳小姐。路筱熹看桑轻迁的表情,覺得现在不是追根究底的时机,决定--弃攻反守,脑袋转了转,想怎应对接下来的发展。

    桑轻迁这时候已经,想通了某些事,用着调侃的眼神和口气问,「怎想起吴小姐?」

    路筱熹眼眸低垂并抿着嘴,心想原本只想转移桑轻迁的注意力,却绕着绕着把自己绕进了死胡同,路筱熹用食指勾着桑轻迁的小指,来掩饰自己的不安,用着撒娇的语气,「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桑轻迁盯着路筱熹,路筱熹的頭越來越低,知道路筱熹想避开自己的质问,真正想問的也不是吳小姐,她想問的他也無法回答。

    「你刚刚到底在想甚么?需要用吴小姐來掩饰。」桑轻迁直挑路筱熹的重点。

    路筱熹想了想,难道桑轻迁想避开”吴小姐也来了吗?”这个话题。桑轻迁没有否认吴小姐也来了,怎覺得桑轻迁的话里得吴小姐来不来是重点,重点是刚刚自己在想甚事么分心,这才是桑轻迁的重点,路筱熹在想怎样才能四两拨千斤,闪开桑轻迁的重点。

    两人就在沉默中对峙,敲门声突然响起。路筱熹想趁机逃离,转身就想去开门,桑轻迁没打算轻易放过路筱熹,在路筱熹一有动作時,马上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回自己身边。

    「不说清楚,别想开门。」桑轻迁故意带着怒气。

    敲门声渐渐急促了起来,桑轻迁眼神严厉的看着路筱熹,路筱熹退开一步,对桑轻迁做一个请的手势,桑轻迁撇下路筱熹走去开门。

    门一开Kuwata还没来的急开口,桑轻迁口气不好的丢下一句,「1小时后再来。」说完门就关上,完全不给Kuwata说话的机会。

    「现在你可以说了。」桑轻迁转身对路筱熹说。

    路筱熹知道桑轻迁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也明白”盛怒”的桑轻迁,可能已经猜到几分,只不过要自己说出口而已,自己何时形迹败露的?

    「你倒数计时中……。」路筱熹指向桑轻迁的腕表。

    桑轻迁用眼神示意路筱熹接下去说。路筱熹这时已经肯定桑轻迁的确已经猜到了。

    「你不是从德国来的,表上不是德国的时间。」路筱熹被逼的实话实说。

    「那又怎样,这些问题会干扰我们相处吗?」桑轻迁有些气结,顺代转移焦点。

    路筱熹想了想,摇了摇头。可我想知道,表情还是很纠结。

    「你在意的是我从哪里来,还是倒数计时……。」桑轻迁引导路筱熹纠结的心理。

    「倒数计时……」路筱熹。我想知道的是,倒数计时后你要回哪里去?这句话不敢问出口。

    桑轻迁故意扭曲路筱熹的说法,「嫌在一起时间少,我可以接受。」

    路筱熹心想话题怎转到我这里來,觉得现在还是沉默的好,不管回答甚么,自己这时候都绝对占不到便宜。

    「吴小姐的确也来了法国,但不是跟我来的…。。,她早我两天过来开会。」桑轻迁撇了一眼路筱熹。

    路筱熹有了前车之鉴,决定沉默是金。因为吴小姐真的不是问题所在…。。,至少目前是这样,而且路筱熹也知道桑轻迁並不想回答她的問題。

    「没话对我说吗?或是………。」桑轻迁给了路筱熹一座梯子。

    路筱熹听得明白,赶紧在桑轻迁脸上亲了一下,表示自己的忠诚度。

    桑轻迁看路筱熹这般小心翼翼,下意识的笑了笑,难的乖巧。

    桑轻迁从口袋中掏出一支手机,拿给路筱熹。

    路筱熹疑惑看着桑轻迁,手机她有,还是桑轻迁买的。视线在新手机和桑轻迁来回几次,最后知道桑轻不是商量。带着微笑把新手机收下,把旧手机还给桑轻迁。

    「每天记的给我发短信。」桑轻迁看路筱熹被吓的不轻,开始缓和气氛。

    路筱熹眼神飘了飘,意思是那你呢?

    「有空我就回。」桑轻迁挑挑眉。

    路筱熹继续用眼神挑臖的暗示,要是不发呢?

    桑轻迁耸耸肩,「没关系,看你是希望我白天来还是晚上来,我都乐意。」

    路筱熹看看手机,神情萎靡了下去,自由的开关还在桑轻迁手中。

    桑轻迁也感觉到路筱熹沮丧的心情,于是将话题突然转到学校「开学后应该挺忙……。,」

    路筱熹惊觉得看着桑轻迁,「你对我做了甚么……。」无暇顾及”沮丧”了。

    「没甚么,让你没时间交朋友而已……。」桑轻迁不在意回。

    桑轻迁刚说完,敲门声又急促的响起,Kuwata在门外大声喊,「筱熹……你快来看你的课表…。。。」

    路筱熹快速打开门,Kuwata急着把课表拿给路筱熹,路筱熹一看差点昏倒,转头看桑轻迁。原本还想问的,看到桑轻迁的表情后,路筱熹知道不用问了,桑轻迁给她表情就是---我做的。

    Kuwata从路筱熹的表情,得知她是被陷害的,显然凶手是她惹不起的。还以为路筱熹想把专业科目当成做学术研究来读了。

    再看看桑轻迁的神情,赶紧闪人,还很贴心的替路筱熹把门阖上。

    路筱熹看著桑轻迁,我是来念专业项目的,不是像你是做学术研究的,你把我搞得像是来做学术研究,路筱熹这下想哭都哭不出来,惹怒桑轻迁果然没好下场,终于知道为什要5年了。

    「满意吗?」桑轻迁故意问路筱熹。

    路筱熹没有回答,桑轻迁自问自答起來,「知道你很感谢我,感谢之情无法溢于言表。对我最大的回报,就是努力达成。」桑轻迁说完就大步迈开的离去。

    路筱熹恨恨自哀,看着今年的课表叹气连连。连桑轻迁离开都不会舍不得了,现在很后悔认识桑轻迁,起码未来的五年肯定是后悔的。

    ====================================================

    桑中熹早上醒来,知道路筱熹已经逃家去了法国,就拉着桑靳迁大哭。桑靳迁是在清晨接到路筱熹的简讯才知道,已经为时已晚,以为自己可以阻止路筱熹去法国,万万没想到幸福小区这么能干,自己小瞧了幸福小区。

    「别哭了,毕业后离上大学还有段时间,可以去看看。」桑靳迁安卫桑中熹。

    桑中熹哭的眼泪鼻水齐发,嗲嗲的问「你带我去?」

    桑靳迁看了一眼桑中熹,嫌弃的说,「若是这付脸,就免谈。」

    桑中熹马上将眼泪鼻水擦干,「我一定会美美得让你带去炫耀。」说完离开去敷面膜了

    桑靳迁无言的看着桑中熹,你美不美关我屁事………。

    「二少爷,您有访客。」管家来通知桑靳迁。

    桑靳迁才想起来是何坤榕约好的,对管家说「带他上来我房间吧!我在这里招待客人。」

    桑靳迁想起自己身上有桑中熹的鼻水眼泪,觉得一阵恶寒,起身去换件衣服。当桑靳迁回到自己客厅时,让眼前的景象惊吓得说不出话来。

    桑靳迁对着坐在沙发上的何坤榕,用口语问着,「怎么回事?」

    何坤榕尴尬得摇摇头,表示不知怎回答。

    「二哥,你今天真好,肯让我躺在你沙发上,还枕着你的腿。」桑中熹脸上贴着面膜,口语不清的说。

    何坤榕无奈的看着桑靳迁,这样的情形,是要点破还是……。。

    桑靳迁走到何坤榕背后,在何坤榕旁耳旁开口,「小妹,舒服吗?」

    桑中熹不疑有它,「今天特舒服」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