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 .沈雁-一串心

章节字数:3001  更新时间:16-08-23 16: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沈雁-一串心

    “心串串心蹦蹦脸儿红都是为了你 盼你的心和我连成一串一生一世不分离”

    「今天特舒服阿……」桑靳迁重复桑中熹的话。「想不想每天都这样舒服…。。」问完桑中熹还转头看一眼何坤榕。

    何坤榕有些窘迫,咬牙切齿的暗示桑靳迁别玩了。桑靳迁却没打算放过这两个人。

    「不用每天,偶而就可以。」桑中熹自我陶醉中。

    「偶而…多麻烦…」桑靳迁一脸看好戏。

    桑中熹因挪了一下身体,此时桑中熹身上的”门户大开”,桑靳迁觉的桑中熹尺度太大了,往何坤榕看去,他的脸色潮红,身体也出现了反应。二话不说,将桑中熹从沙发中快速拉起来,并把桑中熹的衣服拉正。

    桑中熹被桑靳迁拉起来得很急促,很不高兴的拿下面膜,「你干嘛啦!」

    桑中熹还想发飙,看见桑靳迁面色不善,也意识到某件事。她刚刚是躺在沙发上并枕着桑靳迁的大腿,所以桑靳迁基本上是--不可能,面对她还”拉”她离开沙发,桑靳迁只能”推”她一把。

    面前的是桑靳迁那背后呢?桑中熹缓缓转头………,看到何坤榕腼腆的笑容时,有想跳江的冲动。

    「还不回房去。」桑靳迁催促桑中熹离开。

    桑中熹接到桑靳迁的指令,就像按了计算机键盘上的ENTER键后,画面翻页,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桑靳迁看何坤榕脸上红潮未退,警惕的说「嗯~~~~我妹妹现在只有13岁。」

    原本春心荡漾的何坤榕,一听只有13岁,不禁张大眼看着桑靳迁,一脸的他不信。

    「真的!我和我妹妹都是跳级,她跳得比我多。」桑靳迁拿着杂志一边翻一边对何坤榕浇冷水。

    「不然你以为白苏子,为何迟迟不动手。」桑靳迁再补一枪。

    桑靳迁见何坤榕恢复神情后,缓缓的问「你约我要说什事?」

    「你那姐姐有跳级?满15了吗?」何坤榕一连追问两个问题。刚刚被桑中熹的情况惊吓到,决定先探听清楚再做打算。

    桑靳迁的危机意识升高,「你哥让你来问?」

    何坤榕没否认,「你怎知道。」

    「你哥在上次慈善晚会上,意图很明显。」桑靳迁不悦的回。「你哥和我哥是同事,怎么不自己去问我哥。」

    「你哥和我哥是同事?」何坤榕纳闷的问。

    桑靳迁看了一眼何坤榕,「你俩是不是兄弟阿!」

    「我哥一年到头,待在国内不到1个月,来去一阵风。」何坤榕无奈的说。

    桑靳迁听何坤榕这么说,想想自己的哥哥好像也是如此,如果不是路筱熹的关系,自己也不可能知道何擎楌和自家哥哥的关系,笑笑带过。

    「路筱熹的事,让你哥自己去问我哥,我不想掺和」桑靳迁不想被自己哥哥荼毒,回了何坤榕。

    何坤榕点点头,本就不期望能有消息,只是来试试看。

    「你妹真的只有13岁」何坤榕还在纠结。

    桑靳迁一脸想揍人,何坤榕接着问,「那你几岁,比我小吗?那得叫我一声哥哥。」

    桑靳迁黑着脸不想回答,何坤榕却笑得开怀,突然说「没关系,我可以等。」

    何坤榕前后说得不搭调,但是桑靳迁还是听懂了。白苏子和何坤榕都不错,他不会插手,这是一场持久的角力战,谁能撑到最后,就可能有胜算,是有胜算不是一定有胜算。

    「最近你有事做吗?能捎上我吗?」何坤榕厌厌的说。

    桑靳迁用着能滚多远就多远的表情给何坤榕。

    「拜托啦!最近家里长辈像拉皮条的,不停的要我参加晚宴,想喘口气都没地方躲。」何坤榕一脸哀怨的诉苦。

    「我家也是,我妈最近和夏家走得很近。」桑靳迁深有同感。

    何坤榕惊恐的看着桑靳迁,「你妈比我妈狠,好歹我妈介绍的都是女的。夏家四个都是男的,私生女不算。」

    何坤榕的重点是变相的相亲大会,而桑靳迁的重点是两家联盟合作,话不投机半句多。桑靳迁气结得看向何坤榕,要不是忌惮何家,真想一巴掌乎下去。桑靳迁也不想多解释,随何坤榕自行天马行空。

    「你姐去法国,你会去吗?」何坤榕兜兜转转又回到路筱熹。

    桑靳迁看了一眼何坤榕,「就算要去,也要2年吧!」

    何坤榕惊恐的问,「你打算两年念完。你妹哩!」

    桑靳迁怒视何坤榕,你妹哩!是什意思!

    何坤榕惊觉语法让人误会了,赶紧解释,「我是问你妹妹呢?也两年?」

    「总得对学校有交代。」桑靳迁才漫不经心的回,没打算回答有关桑中熹的问题。

    =====================================================================

    路筱熹拿着课表找Kuwata,想拜托Kuwata有没有方法补救。

    Kuwata看着路筱熹,很真心的问。「你打算怎么兼顾,专业学院的课程不少,你还要兼顾学术性的学院,虽然是同一所大学。」

    「你选的都不是随便可以PASS的」Kuwata不敢说桑轻迁的坏话,变相的说是路筱熹自己的选择。

    「不过你的课都是和美术相关。」Kuwata分析给路筱熹听

    路筱熹只看到密密麻麻的课表,还没认真仔细看,听了Kuwata的分析,才仔细端详,真的课程大部分都和美术有关。

    路筱熹从愁眉不展变成展颜欢笑,原来她误会了他的用心。打开手机传个简讯给桑轻迁,一打开新机,发现里面除了桑靳迁外,所有联络人都还在。路筱熹有些哭笑不得,怎连自己的弟弟都吃醋。

    Kuwata说五毛去英国参家珠宝展,一周后回来。这周先带路筱熹去学校”认领”老师和宿舍。对Kuwata的中文,路筱熹只有甘拜下风的份。

    这所法国学校,历史相当悠久,刚开始只是一般大学,后来因为受产业趋势影响,开办了专业的学院,没几年专业学院反而比一般性大学更出色,名声比一般大学来的更响亮,近几年从这专业学院毕业的学生,在企业界都非常抢手,因为这里设计出来的东西都能引领世界潮流。

    一般学院的建筑是古堡型式,而专业学院是虽是现代建筑,但两个建筑在一起却不会有突兀感。因路筱熹考得是专业学院,因此先去专业学院办报到手续。这学校不是学生选老师,而是老师是依据是从学生的程度和风格中來选。

    路筱熹因为天份又有五毛的推荐,早就被预订了,老师正是服装设计学院的院长。路筱熹因此高兴得拉着Kuwata欢呼了一会。

    路筱熹看Kuwata的表情好像有些担心,「有甚么不对?」

    「学院的学生名单,有一个狠角色………。」Kuwata含蓄的表达。

    「狠角色……」路筱熹想,狠角色除了桑轻迁还有人比他更狠吗?

    「我的意思是,她的”能力”非常出色。」Kuwata用法文来批注。

    「那好,有比较才会进步。」路筱熹一点都不担心。

    Kuwata知道路筱熹误会了,毕竟年纪还小。自己也不能点破,饶老师这样交代的。

    Kuwata拿给路筱熹一张宿舍表,四个人一间的寝室,上面写着一个是韩国籍,一个是日本籍,一个是新加坡籍,加上自己都是来自亚洲国家。看起来隔阂应该小些,希望。

    「不用去一般学院报到,专业学院户把数据转过去。」Kuwata怕路筱熹不知道,赶紧解释。

    Kuwata又拿给路筱熹两张通知单,一张是专业学院,一张是一般学院。

    「考试……」路筱熹蒙了,怎还没开学就要考试。

    「这是能力鉴定考……,是饒老师要我帮你报名的。」Kuwata小心翼翼的说。

    路筱熹这下无语问苍天了。

    Kuwata接着说,「老师说,这是缩短学习时间最快的方法。」

    果然一山比一山高,魔高一尺到高一丈阿。接下来的二周,路筱熹就在考试的煎熬中度过。考完后路筱熹告诉Kuwata这两天放她清闲,有事没事都不要找她。学术学院考的科目是法国历史、艺术史、美术史、艺术史,这几科在国内佟姐早找人帮她补过了。专业学院的是服装理论、服装打板、服装设计、布料设计等,紧锣密鼓的考试,把她都考萎靡了。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路筱熹累得摊在床上不想起来,反正只有Kuwata会来敲门,意兴阑珊的回门外的人。「门没关…自便。」

    来人进房后一直没有出声,路筱熹睁开眼一看,床边站着一个美男子,只是这美男子好像在那儿看过……………………。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