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 想哭-陈奕迅

章节字数:3106  更新时间:16-08-30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想哭-陈奕迅

    “走下去这一步是宽容还是痛苦。。谈天说地是最理想的出路若无其事原来是最狠的报复”

    路筱熹不想麻烦饶斯棋,因为Amber是他找来的。看想来饶斯棋的态度可能也不知道Amber会这样狠。

    「我只是有疑犯,但是没证据。」路筱熹无奈的说。

    饶斯棋一听,知道路筱熹已经有办法了,但是不想告诉自己,「需要我帮忙,告诉我一声。」惹事后总得补强一下关系。

    「你放心,我没告诉佟姐。」路筱熹见饶斯棋有讨好的迹象,决定放过饶斯棋。

    饶斯棋经过这段日子相处后,发现路筱熹不同于一般富家女,以为她会有富家女任性、不讲道理,凡事靠家人讨公道的习惯,看来他误会了。路筱熹被人欺负不吭声不是因为笨,是因为她愿意被欺负,更不是忍气吞声,饶斯棋决定以后改变方针对待路筱熹。

    一周后路筱熹收到一段视频,警方也刚好通知学校破案,犯罪动机是小混混偷不到钱,砸工作室出气,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路筱熹又开始工作室和学校两头烧。

    路筱熹设计衣服都有一个习惯,会先用巴比娃娃做一个缩小版,觉得满意再做真人版。

    路筱熹用中国结的概念做了一款篓空的连身裙,困难的是如何将中国结串起来,看起来不会突兀而且还是浑然一体,路筱熹伤透脑筋。路筱熹无法破现状,打算先做用以凸显配饰为主题的衣裙。

    路筱熹用金黄的丝线和毛线加上在红色上衣缝制出孔雀的上半身,毛线被包裹在金黄丝线里用来呈现三维效果,红色裙子的部分则用彩色流苏来呈现孔雀开屏的效果。每天做到凌晨三点才睡,看到自己的成果时特高兴,拍了几张照传给桑轻迁,这是应桑轻迁的要求,也传了一份给莎尼雅-里基尔老师。

    至于撞墙的部分,路筱熹还没想到方法解决。对桑轻迁小小的诉苦了一下,1分钟后收到桑轻迁给的照片,路筱熹茅塞顿开,突然有如神助的在一周内又完成了莎尼雅-里基尔老师给的作业。

    路筱熹交了作业后,因为有团体赛的作业Amanda希望路筱熹回一趟宿舍。路筱熹回到到宿舍,照惯例还是只看到Amanda,Amanda一看见路筱熹就问愿不愿意和她一起做团体赛的作业,路筱熹高兴的说好,她对Amanda的印象挺好。

    服装组两人一组,模特儿学校提供,但美容、美发和配件组自己找。团体赛的作业,是学校一贯以来的传统竞赛,学校提供场地,让学生透过团体赛得到彼此合作的经验。

    Amanda说,冲着我的名气,有很多人想和我合作,她把这些人的给路筱熹选,路筱熹推回给Amanda。

    「我虽然有上配饰的课,毕竟是选修。上的是配饰的流行趋势,同学间的交流也不多,你来选好了。」路筱熹对Amanda说。

    路筱熹觉得Amanda住宿舍时间长,同学交流比她多,比她更了解,所以让Amanda决定。

    路筱熹不想跑来跑去,传讯息给Kuwata今天住宿舍。Amanda去找名单上的人谈合作,路筱熹这个月来相当疲惫,两边的学院跑来跑去,还要赶作业,一沾上床累的睁不开眼。

    朦胧中听到开门声,以为Amanda回来,却听到Amber和Cathy交谈的声音。

    「你怎么不事先跟我说,那是团体趴。」Cathy埋怨Amber。

    「是不是有差吗?你都参加过好几回,别装清纯。」Amber不客气的回。

    「之前都是一对一,不愿意也不勉强。可是今天的不是,今天是团体而且……。。」Cathy哭诉。

    「他们不是也弥补你了吗?」Amber有些不耐烦。

    「他们还拍了照,弥补有用吗?」Cathy吼了回去。

    「他们都是有钱人,只会拿来欣赏,不会外传。」Amber口气烦躁。「这事不要说出去阿!不然被开除的就是你了。那些人都不是好惹的。」

    「都是你害的,都是你。。。。。」Cathy一开始边哭边说,后来变成啜泣。

    「别哭了,Amanda回来不好解释。哭成这样,洗把脸去。」Amber拉着Cathy离开寝室。

    原本不想回去的路筱熹,在Amber拉着Cathy离开卧室后,手脚利落的跟着离开。

    一回到家,「不是说不回来」Kuwata讶异的看着路筱熹。

    「想你了。。。。」路筱熹言不由衷。

    「好,让你想。。。。。」Kuwata压根不信。

    路筱熹回到卧室,想起Amber拉着Cathy的对话,自己没猜错的话,Amber的另一个身分是"服务业",服务的是有钱的人。饶斯棋知道Amber的另外一个身分吗?

    拿起电话打给桑轻迁,简单的说一下情形,桑轻迁说等他消息。路筱熹不想让自己钻牛角尖,决定用网游来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今天一早到学院,看到自己的成品,放在展示橱窗内。表示莎尼雅-里基尔老师对自己设记得衣服很满意,心里乐开花,一个早上上课都特有精神。

    接近中午时分,有人通知路筱熹到莎尼雅-里基尔老师的办公室。

    「请坐。」莎尼雅-里基尔对路筱熹说。

    待路筱熹见到莎尼雅-里基尔时,饶斯棋也在,路筱熹心里隐约有数了。待

    坐下来后,莎尼雅-里基尔才对路筱熹说有人检举她,橱窗里的服饰用的不是学校的材料。

    路筱熹笑了笑,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她当时把自己的怀疑告诉桑轻迁,桑轻迁同意路筱熹的作法,犯人不会让事情拖太久,她只要等待就好。

    她提出和检举者当面对质,莎尼雅-里基尔看了饶斯棋一眼,见饶斯棋没反对,通知了校方。饶斯棋还提议,这件事和当初工作室被破坏有关,顺便请校方也通知警方。校方备感压力,碍于饶斯棋的影响力,还是答应了。

    AMBER到校长室的时候,看见莎尼雅-里基尔、饶斯棋、Roger(校方代表)、还有一位校外人士坐在同一排,路筱熹坐在三人的对面,Amber内心很高兴,因为路筱熹即将被开除。

    Roger等Amber坐下来后,「因为当事人要求和你对质,所以请你来。」

    Amber听了,心里有些慌张,但表面还是很镇定。Roger对路筱熹做一个请的手势。

    「你怎知道。。。我不是用学校的材料?」路筱熹用与事实相反的问句。

    「你的材料被偷,管料室说你没再去申请,请问你的布料怎来的?」Amber提出自己的疑问。

    「我的确没去管料室再申请材料。」路筱熹平静的回答。再申请是要扣分的,何况我没丢根本不需要申请。

    「我能请问,你怎知道我的布料被偷。」路筱熹一脸的苦恼。

    「你的工作室被破坏,还报警处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AMBER得意得说,因为大家可以证明自己的话。

    路筱熹抿了抿嘴,转向Guy说,「没错,我只报警处里工作室被破坏,并没有报警东西被偷,这点Guy可以证明。」路筱熹转问Guy(校外人士)。

    Guy点头,「案件是我经手处理的,这点我可以证明。」

    饶斯棋已经明白当初路筱熹说的她能自己处理,不是信口开河,事情发生的时候,路筱熹已经盘算好了,请君入瓮的计策了,一直按兵不动的路筱熹是在等待一个机会,这个机会是犯人给的,若无其事真的是最狠的报复。

    原来老虎不发威,被他当成病猫了。

    Ambwe整个脸刷白了,「不可能,因为。。。。。。。。」Amber发现上当,马上闭嘴。

    路筱熹拿出当日去管料室登记带出学院的证明单,这证明单一式两联,一联学声保管,第二联交给指导老师备查。

    「饶老师也可以帮我证明,材料我当天真的拿回家,饶老师也看到了。」路筱熹把饶斯棋也给拉进来,你找的女祸,你也得分担责任。

    饶斯棋开口,「当天是我要路筱熹拿回去的,说要和她讨论的。」要不是我那天让你拿回家,你哪来的证明。

    Amber还是不愿相信,明明告诉她材料已经拿走并烧毁,对方不会骗他。

    「我"被偷"的是,我去外头买来试验的布料,不是学校的材料。」路筱熹看向Amber,还故意强调"被偷"两固字。

    Amber这时才知道自己犯了甚么错,如果自己没揭发材料这件事,那破坏工作室的事绝不会怀疑到她身上,如果她揭发了,路筱熹一石二鸟的计策就成功了。然而路筱熹太清楚自己会如何做。。。。。。。。。

    最后,Amber只被校方口头警告,她的靠山很有来头,学校不敢得罪。

    「你的影响力不如人ㄟ」路筱熹酸饶斯棋。

    饶斯棋有些后悔当初没好好善待路筱熹。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