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真相-许廷铿 (2)

章节字数:3148  更新时间:16-09-11 11: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真相-许廷铿(2)

    "谁是被逼当傀儡谁是弱者想作对。。。。。。。是非的演变过程故事发掘下去。。。无休止争斗旅程"

    桑轻迁扳开路筱熹紧抱自己的双手,逼路筱熹看着自己。路筱熹猜到桑轻迁要对自己说甚么,泪水不听使唤得在眼里打转,目前只想的到只有泪水攻势。

    「接下来的事,我不会让你参与。你难道不明白Amber、Cathy和Hannah的事,危险性有都高?你难道不明白你可能要面对得是甚么?」桑轻迁语气异常的温柔,眼神却流露出警告的意味。

    「我知道,但是。。。。。因为我,你放弃自己的理想抱负。因为我,你舍弃自己了灵魂。因为我,你抛弃你的人生,接下来你是要让步爱情,还是割舍亲情。」路筱熹含着泪诉说。

    「筱熹,我要对付这些人,首要条件必须是心无旁骛。」桑轻迁努力劝说。

    「你的心无旁骛,对我来说有两种解读。一种是我会让你分心,我感到荣幸。另一种是,你准备把我推给别人。」路筱熹不畏桑轻迁的警告。

    桑轻迁对路筱熹已经猜到自己的想法,有些无奈。自己的双手已经沾惹上血腥和肃杀的气息,这是一条不归路。六大家族的战争才刚开始,六大家族已经准备好浴血奋战,再加上欧洲的战火,自己的退路都还没想好,这时候决不能让路筱熹参和进来。

    桑轻迁的沉默,对路筱熹而言等于默认。桑轻迁沉默越久,路筱熹就越忧心忡忡,表示这件事没有转圜的余地。

    「我不想做一个,只能躲在你身后的女人。即使要付出生命做代价,我还是想和你一起并肩作战。」路筱熹眼神坚定的看着桑轻迁。

    「谁说做我的女人,就得牺牲生命,我又不是混黑社会的。」桑轻迁看路筱熹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笑了笑。又转为严肃,「可我也没打算让我的女人去送死,也没打算把我的女人置于危险之中。只要你能提出,有关自己人身安全的"详尽"规划,那我就让你参与。」

    路筱熹想,又不是做生前告别式,怎可能"详尽",再说了,做得再详尽你还是能鸡蛋里挑出骨头,因为你的挑剔是远近驰名,英雄榜排名第一,我傻阿。

    「换一个。」路筱熹存着侥幸,桑轻迁有意愿商量,她就有机会。

    「人身安全,你当买青菜、萝卜,随便选一个?」桑轻迁严峻的看着路筱熹。

    路筱熹急了,双眼含着泪水,「你打算以身涉险,却要我置身事外。立场对换你会同意吗?」

    「会,因为我是桑轻迁不是路筱熹。」桑轻迁立场坚定。

    「筱熹,让我心无挂念,也是爱我的一种方式。你把它做是我们爱情的考验,好吗?别让我担心。」桑轻迁软硬兼施。

    「我们的爱情还缺考验吗?我们的考验从来没有一刻休止过。」路筱熹像泄了气的皮球,心情相当沮丧,紧抱桑轻迁,用哭泣来宣泄自己对桑轻迁的不满。

    「我又不是一去不回,你哭成这样,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桑轻迁拥着陆筱熹轻叹。

    「我宁可。。。你是真的你欺负我,你才会把我记在心里不会忘,如果你真的欺负了我,我就会是你的牵挂。而不是像现在,只能坐以待毙的等你负了我。」路筱熹负气的说,仗着桑轻迁深爱着自己,自己才能这样无理任性。

    桑轻迁正想安慰路筱熹,没想到饶斯棋门没敲就闯了进来,饶斯棋看到路筱熹和桑轻迁像情人那样紧紧拥抱着,眼里有惊讶,脸上仍旧不动声色。

    「黎尔襄已经到了。」饶斯棋对桑轻迁说。

    不想路筱熹尴尬,桑轻迁把路筱熹头按在胸前,紧紧抱着路筱熹,就这样回答饶斯棋,「待会就下去。」

    确定饶斯棋离开后,桑轻迁食指微弯,顶着路筱熹的下巴轻轻抬起,「带你去见一个人,如果他也赞成,我没话说。」桑轻迁说不出的温柔。

    为了安抚路筱熹,免得她疑神疑鬼,桑轻迁和路筱熹手拉手以情人姿态,去见黎尔襄。反正黎尔襄都算的上是自己人,知道也不会对筱熹造成危险。

    当桑轻迁和路筱熹双手紧握出现在大家眼前,让大家眼睛一亮。虽然早知道他们是情侣关系,可两人的情路一直相当坎坷,加上桑轻迁本人,一直没当众承认,今天桑轻迁却大大方方带着路筱熹以恋人关系出场,还真让人有些讶异,其中最惊呀的是饶斯棋,他一直以来都以为他们是兄妹。桑轻迁对大家眼里的探究,并没有解释的打算。

    当路筱熹看到桑轻迁要介绍的人是Alston,有些惊讶。后来想到饶斯棋说过Alston是FB1的头儿,也就释然。

    「你们好,我是黎尔襄也叫Alston。代号是TA1是在英华裔。」黎尔襄介绍自己。

    「你们好,我叫雪凝霜代号是SK2。居无定所的华裔。」SK2也介绍自己。

    「你们好,我叫费匀晨,代号是FB1,加拿大裔」FB1接着介绍

    「你们好,我复姓端木名尧,代号是DC1,德裔」DC1也紧接着介绍。

    「你们好,我是桑轻迁。她是路筱熹。」桑轻迁同时介绍自己和路筱熹。

    「佟学茵让我们过来看看。」DC1说是来看看,其实是帮忙。

    桑轻迁对欧洲帮派的情况只知皮毛,想要对付那些人,无疑是以卵击石。但对自小生长在欧洲的TA1他们,却是了如指掌。眼观现在,自己的人应付国内虽绰绰有余,一到国外,资源和人脉都缺乏情况下,和TA1合作是最好的选择,双方都如虎添翼。

    当佟学茵介绍黎尔襄这条线时,桑轻迁内心是相当很感激,尤其在发生Amber的事情后,国内国外两头烧。没有可以运用的资源,就算智商在高,也无济于事。对于黎尔襄是否愿意出手帮忙,桑轻迁当时也没太大把握,心里揣测难安,直到黎尔襄打电话约见面的时间,桑轻迁心里的大石才落下。

    至于,佟学茵介绍的是黎尔襄,而不是她的男友Joaquín,桑轻迁也心知肚明,一方面是不希望自己和黑社会牵扯太深,另一方面则是对路筱熹的疼爱。桑轻迁和黎尔襄的开始是因为路筱熹,到后来桑轻迁和黎尔襄无法切割也是因为路筱熹。

    桑轻迁把Amber的交易名册拿给TA1(黎尔襄),TA1接过名册一看,即使在怎么镇定,也无法掩饰眼里的震惊。TA1把名册交给FB1、DC1、SK2和饶斯棋轮流看,大家看完后,表情都非常的凝重。

    桑轻迁,「Amber把名册藏在筱熹的桌里的暗格,Ambe现在下落不明,不管Amber是否的处境如何,他们都会想办法把小册子拿回,最坏的情况Amer被抓,也说出藏匿地点,筱熹的处境就危险了。」

    「大家有甚么意见?」TA1问大家。

    大家的视线都往路筱熹看过去,异口同声「她会让我们曝露在危险之中。」大家都是人精,桑轻迁这句话的用意很明显。

    桑轻迁微笑,他就是要这样的效果。

    路筱熹对突如其来的大逆转,短暂震惊后,转头质问桑轻迁,「你故意的。」

    「是」桑轻迁直言不讳。

    「我若是对手,一定拿你来威胁桑轻迁,不管国内和国外。」TA1替桑轻迁说他无法说出口的事实。「他让何家替你盖学校,用意除了保护你安全外,更重要的是掩人耳目,用假相迷惑对手。」

    路筱熹知道桑轻迁深爱自己,但从别人口中听到,他把自己推向另外一个人那种感觉就像说,我没能力爱你,让有能力的人来爱你。爱不到的痛,自己最清楚最明了,做决定的桑轻迁一定比自己更痛。

    「我接受你们的决定,但怎么做取决于我」路筱熹最后妥协了,这么多人相争无益。

    路筱熹妥协后,桑轻迁说话了,「请各位给我两天的时间。」

    路筱熹和桑轻迁一起消失两天,这两天发生甚么事,大家都不清楚。

    之后,桑轻迁和吴墨俪开始出双入对,路筱熹专心的设计她的衣服,读学院里的课,外面的事充耳不闻。但事情就是这样你不找它,它也会自己找上门。

    这天,是团体赛的发表日,大家在后台忙着做最后的调整,就等司仪叫号依序上台发表,突然观众台有了骚动。

    「妮琪米娜(NickiMinaj)来我们学校参观,现在正坐在观众席上。」在观众台准备的同学进来大喊。大家蜂拥而上,都想目睹妮琪米娜(NickiMinaj)本人。

    「妮琪米娜(NickiMinaj),谁这么有能力,请她来,学校不可能。」Brian看着大家说。「她还曾经得过最受欢迎饶舌/Hip-Hop歌手奖。」

    Brian这么一说,Amanda眼珠转了转,「她是来帮我们加分的吗?」

    路筱熹视线往妮琪米娜(NickiMinaj)看过去,旁边的人她认识,他是受人之托,还是自愿。不管是不是,都表示,桑轻迁他们的戏已开锣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