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如來像去-麥浚龍

章节字数:2783  更新时间:16-09-19 09: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如來像去-麥浚龍

    "惶然偶遇撞倒什麼。。。菩提摘過。。。這般跌墮。。。這段功課。。。。能參透傾慕麼"

    DC1挂掉电话,「TA1真会折腾人。」

    FB1,「还好现在有别人让他发泄精力,他这股折腾人的劲,只求别用在我们身上就好。」

    DC1笑嘻嘻,「你也不是没和他较量过“,输赢各一半。」

    FB1看向SK2,「我喜欢做更有意义的事。」

    黎尔襄接到母亲大人要来法国,母亲大人很久没有这样有声有息的登场,一般都是无声无息的出现较多。

    黎尔襄小心谨慎,「母亲,您找我?」

    黎母坐在沙发上看着黎尔襄指指桌上的照片,黎尔襄拿起桌上的照片,望向自己的母亲,「我和她不是男女关系。」

    黎母,「我知道。」

    黎尔襄眼里带着疑惑,看着自己的母亲,等着母亲大人的下文,黎母将桌上一迭数据拿给黎尔襄。黎尔襄看完后,不可置信的看着黎母。黎尔襄从黎母的眼神里读出警告讯息。

    黎母离开前丢下一句,「做之前,自己想清楚。」

    路筱熹到了机场后,柜台地勤通知她的机位,已被人升等至头等舱时,脑中已经激荡好几回了。等登机后服务人员招待她到头等舱时,看见头舱内站着一个人,就是脑海中浮现的那个人。

    何擎楌转身走过来,「请恕我冒昧的不情之请,还希望你不会介意。」

    路筱熹笑着说,「不会,这是我的荣幸。」被人打鸭子上架,就算想要介意,也得看对象。

    从桑中熹问自己启程的班机时,有短暂怀疑过,总觉得应该不会被自己人出卖。至少,桑轻迁不会。回头想想,这几次和何擎楌的偶遇,决不是出自于桑轻迁的手法,无论事情怎样发展,桑轻迁也不会把我拱手让人,更遑论把人送上门。

    设计我的,不外乎就是桑靳迁和何坤榕,只是桑轻迁授权到何种程度?千防万防家贼难防,看来自己得先设个防火线。反观,我都能猜到,何擎楌是个人精不可能猜不到,第一次上当还有话说,这第二次,是自愿还是……………另有目的。

    飞机起飞后,发现头等舱内只有何擎楌和我,这时候我才会意过来,何擎楌给包下头等舱了,所以整个头等舱才看不到其他人。当空服员将何擎楌和我的需求满足后,就退出舱外待命。

    等待起飞起的时候后,何擎楌,「来法国去过哪些地方?」

    路筱熹顿了一下,「学校和布尔加纳夫湾的谷瓦堤道不算的话,……凡尔登大峡谷。」

    何擎楌一脸不可思议,「女人一来法国,风景、咖啡除外,不外乎香水、包、衣服和美食。而以…你竟然一样都没做。」

    不是我不想,是没时间。一来法国就有入学考,考完有马上当饶斯棋的助理,接着体能训练,开学紧接而来。一开学后被学业追着跑,又发生Amber那些事,哪有时间购物,不要说喝咖啡连最想去的罗浮宫和凡尔赛宫都没机会。

    何擎楌口气有些可惜,「下次我来法国,带你去最游览法国,你阿白白浪费3个月的时光。」

    路筱熹一脸惊恐,让桑轻迁知道我和你同游法国,别说逛街,连出门购日常生活用品都不给我机会了。

    何擎楌见路筱熹没反应,「我带你参观凡尔赛宫并提供在宫内食宿。」

    路筱熹看着何擎楌,包餐厅对何擎楌来说不够看,包头等舱、包凡尔赛宫用来追女人,财力真不一般,应那句有钱爷就能任性。

    原本兴致不高的路筱熹终于有了反应,「真的?」凡尔赛宫一般人是无法进去住宿的,路筱熹志在凡尔赛的艺术品。

    何擎楌不知说了一句甚么,路筱熹一头雾水笑笑着回应。

    何擎楌,「小事一桩。」

    路筱熹,「阿拉伯文?」路筱熹确定不是英、法、德、西班牙文,直觉应该是阿拉伯语。

    何擎楌点点头,接着又用着引诱的口吻,「啊!还可以带你去参观阿拉伯皇宫!」

    路筱熹惊呼,「阿拉伯皇宫!」

    路筱熹脑袋激荡一会,听说何擎楌有着阿拉伯的血统,不知真假「你和阿拉伯亲王有关系。。。。。。。」

    何擎楌点头示意,但没进一步说明是何种关系。

    路筱熹的意志开始薄弱了起来,突然觉得自己的定力远远得不够坚定。自己又怕桑轻迁的牵制,两难阿!

    何擎楌喝着刚刚空服员端给他的红酒,「阿拉伯亲王家准备在中国国内盖H分校………。。」

    路筱熹看何擎楌表情不像说笑,正想可信度有多高。何擎楌拿起手机,滑了几下,打开一份文件内容,是学校和阿拉伯政务官的信件往返,用法文和阿拉伯文两种语言并列。

    路筱熹苦笑,一般男人追女人,最多送车、送房、送钻石,您办一所学校来追女人,创意够新颖。还好何家的口袋够深,办所专业学校,对他们而言大概像买乐高玩具回来组装那样容易,人家都说到这点上了,再拒绝,就是不给面子了。

    路筱熹,「好,恭候大驾。」

    路筱熹想了想,还是问了金主,「办学校是您的主意…。。」

    何擎楌奇怪的看着我,「桑轻迁的主意,我出钱。」

    路筱熹惊悚了,情敌的主意你都敢投资,这人何等肚量,知道是个坑,还要往里跳,路筱熹懵了。

    何擎楌眼神暧昧看着路筱熹,「何坤榕说是给要”大嫂”盖学校……」

    路筱熹现在觉得自己被卖,而且还帮人数钞票中。

    「何坤榕邀了你弟和妹妹去我那儿…。。」何擎楌顿了顿,「下了飞机和我一起走吧!」

    路筱熹终于知道,之前那些话都是铺陈,这句话才是此行重点,何擎楌似乎喜欢用攻其不备的招数。今天数回合下来,处处处于下风,何擎楌是先知先觉,自己是后知后觉,就算有知觉,也要当没感觉。

    记得有位政客说过一句话,「我就像趴在玻璃上的苍蝇,前途一片光明,但就是没有出路。」我血淋淋的写照,误入”嗜血丛林”。

    和上次在何家的晚宴上比起来,何坤榕今天算是有风度。除了主人的热诚招待,还偶而学姜太公钓鱼,拿出来的饵一个比一个还甜还大。

    何擎楌开始钓鱼,「凡尔赛宫因为欠约维护经费,亲王赞助了一笔,对方说了,欢迎我们随时参观。」

    路筱熹只能用笑来代替回答,想象自己正要过一条河,过了河有大好的美景等着你,可是河里有一只大鳄张着大嘴等着你过河,过不过都是两难。

    机上一路平稳,有点困的我,趁何擎楌向空服员要酒时,赶紧装睡,怕他又抛出”饥饿营销”来诱惑我,因为我靠窗,我把头往窗边靠。等何擎楌回头时,我已经闭上双眼假寐。

    假寐没都多久,感觉有人在我身上轻轻盖了毯子,又轻轻的帮我放倒椅背,舱内的灯光转暗,只为了让我好眠。而我也由假睡变成真睡,一路睡倒美国。

    睡梦中有人轻轻碰触我的手背,我张开蒙龙双眼,入眼帘的是何擎楌。

    何擎楌,「到了,该下飞机了。」

    路筱熹才惊醒过来,自己在飞机上。路筱熹拍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赶快清醒过来。

    何擎楌从空服员手中接过路筱熹的行李,转头看见路筱熹仍是一脸睡眼惺忪,笑了笑,另一手很自然得牵起路筱熹的手,在路筱熹惊吓中,两人一起走下飞机。路筱熹几次想挣开,无奈何擎楌握的紧。

    无奈中路筱熹拉起为在脖子上的丝巾,低头将脸遮住,希望不会碰到熟人,可天不从人愿,在通关时预见了桑靳迁一伙人。

    何坤榕走过来打招呼,「表哥……。」

    桑靳迁和桑中熹也看见了,桑靳迁两眼直盯着,何擎楌拉着路筱熹的手,路筱熹这下真的想学屈原投江。

    桑靳迁用手肘碰了一下桑中熹,桑中熹如梦初醒,朝路筱熹飞奔过去,在途中突然绊了脚,人整个往前趴,好在何坤榕及时拉了一把,桑中熹一脸惊魂未定,看看自己得脚,怎会被自己得脚绊倒。

    有句话,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桑靳迁,「哥……」。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