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4. SK2

章节字数:2364  更新时间:16-09-23 09: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管是6年前在瑞士,还是2年前在新加坡,我都是蒙着脸,理论上纨裤子弟根本不可能认出我,现在不但认出,还特别专程飞过来找我,他如何知道我在这里。纨裤子弟见面第一句话,是--终于找到我了,显然纨裤子弟寻找我已经有段时间。若说他跟踪我也不合理,我都来北极这么快2周了,纨裤子弟怎会现在才来。纨裤子弟的自信打从哪来,心里满满的疑问,想问纨裤子弟。

    纨裤子弟的表情有着不可置信,表情时而深思时而促狭。看看我又看看我爸爸,最后一脸正色对着父亲说,「可以私下说?」

    对于纨裤子弟提出的要求,父亲和格列夫先生对视一下,父亲点点头。

    「进会客室里谈。」格列夫先生,对纨裤子弟说,做了一个邀请动作,指着柜台旁的会客室。格列夫先生拿起无线电,通知FB-1&CI-2来柜台支持。FB-1和CI-2到大厅后,看见我眼神中有浓浓的担忧,尤其是FB-1,我则抛个安心的眼神给FB-1。

    纨裤子弟先跟着父亲和格列夫先生进会客室,父亲自从进屋后,衣服都还来不及脱,就专心的处理纨裤子弟和我的事,我赶紧狗腿的泡咖啡端给大家喝,暖暖身。

    纨裤子弟迫不急待得喝了口咖啡,看着我说「谢谢。」马上接着说「音色和音域。」

    父亲、格列夫先生和我都愣了一会,三人都马上会意过来,纨裤子弟正解释认出我的原因。纨裤子弟仅透过音色和音域就可以认出一个人,这是天赋还是异能。那是不是只要和纨裤子弟说过话的人他都能认出,纨裤子弟任我们三人慢慢消化他的答案,慢慢且悠闲得喝着咖啡,他为何要坦白他的天赋,一般人应该都会隐藏才对,免的被抓去实验和研究,可纨裤子弟却大啦啦的不讳言告知。

    父亲、格列夫先生和我都有相同的忧虑和疑问,如果纨裤子弟能听声辨人,思考着还要不要多说话呢?纨裤子弟大概也看出我们的忧虑,主动先释出善意。

    纨裤子弟面对着父亲,「我对她没有恶意…………」纨裤子弟指我。接着说,「我叫夏靳扬,中国研究团的夏轻扬是我哥……」

    对于听声辩人的事没在往下提,我和格列夫先生知道夏轻扬是这里的旅客,但父亲不知道,我解释了一下。

    我脑中晃过一件事,我问夏靳扬,「几天前,你和你哥哥讲电话时,我在电话旁叫了一声”喂”,你当下就认出我来?」

    夏靳扬点头,看父亲和格列夫先生的表情,并不相信夏靳扬的话,只简单一声"喂",就能认出我,我已经知道我的败笔出自何处,就是那声"喂",在这之前我在纨裤子弟面前不只叫过一声"喂"。

    夏靳扬说,起因源自于6年前在瑞士滑雪场。当时他和家人一起去瑞士滑雪。因为贪玩结果天黑失去方向,找不到回山庄的路,正处于饥寒交迫时遇到我,好心的把他送回滑雪山庄。

    我在瑞士救了人,5号叔叔和爸爸是一开始就知道的,格列夫先生是我到达当天巧遇夏轻扬后,我才告知,而我也只说了大概,没有详细说明。偏偏夏靳扬将我救他的过程,说得相当”煽情”且”丝丝入扣”,让爸爸和格列夫先生都觉得我和他的相遇,不是偶然而是"命定"。一脸感激我就他一命,父亲和格列夫先生对我的表现一脸的赞赏,我的心里却扑通扑通的跳着。

    我不肯多说,是因为我当初救他时,是很”随便”救,良心上甚至有些过意不去,不然在新加坡的偶遇,我不会再度伸出援手,可是夏靳扬为什么这么说?

    爸爸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才对格列夫先生「说当初是XX-5处理善后,我相信他」。

    夏靳扬听了,觉得我们似乎要追究责任,赶快补充,「其实是我的问题……,`只要和我说过话的人,我都不可能会忘记或认错……」

    夏靳扬这番相当有自信的话,让父亲和格列夫先生惊诧。照夏靳扬的说法,他是听声音辨人,这和他一开始说的”音色”理由相符,那音域呢?他的听觉难道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吗?

    夏靳扬看看父亲又看看我,一脸谄媚的问我。「你的名字……」。

    名字在组织是一个忌讳问起的话题,夏靳扬看似不像无端问起,我看看父亲,父亲并没有允许的暗示,我对夏靳扬说,「叫我SK-2。」

    夏靳扬表情瞠愣了一下,接着有些失望,「嗯!。。。。。。」没再追问。

    父亲嗯哼一声,将夏靳扬的注意力由我转回父亲身上,「你说的音域是甚么意思。」

    夏靳扬沉默了很久,我以为他不想回答了,他才开口「我的听觉是一般人强………」口吻带着严肃,不似刚刚那般轻松,似乎话中还有话。他停顿了一下,「CI-2。。。带我哥过来了,……」

    父亲、格列夫先生还有我,被最后一句话给震撼了,是在展现他的才能吗?

    夏靳扬才说完,马上就有敲门声,格列夫先生看着夏靳扬,「门没关…」话是对门外的人说

    门一打开,CI-2领了夏轻扬来。父亲、格列夫先生还有我,都是一脸的惊讶,但都还保持着镇静,看见夏轻扬我心里一沉,我要倒大楣了。夏轻扬一进来就先介绍自己,介绍完后,眼神在我和夏靳扬之间来回徘徊。

    夏轻扬眼神凌厉带着杀气瞪着我,「我不知道夏靳扬说了什么,但我知道的是,夏靳扬被送到山庄时脸肿的比平常大两倍,四肢还有不少的大片瘀清,还有…轻微脑震荡,这就是实情。你们说这是救人还是害人……」严厉批判我救人无诚意。

    「至少现在我活着……」夏靳扬打断夏轻扬。

    父亲和格列夫先生被姓夏轻扬的一番话震的说不出话来,瞪大眼睛看着我,怎么都不相信,我怎会这样救人,看见父亲的眼里喷火,我低头不语,这时候低调装乖的好。

    夏轻扬继续不满的说,「她会在新加坡机场出手救夏靳扬,是因为良心过不去……,救夏靳扬也不干脆点,明知夏靳扬被打晕时正高烧到神智不清,还救得不干不脆,延误送医时间……」夏轻扬气急败坏的控述。「这样的人值的你不远千里而来吗?你脑子浸水了吗?人头猪脑!」话是责备夏靳扬,但却是说给我父亲知道,你女儿是"人面兽心",只差这句话没说出口。

    这下子炸开的不只是爸爸还有格列夫先生,「看来有人需要上品德教育的课」他们俩异口同声的拍桌子怒吼。

    本来是大家追捧的好人好事的代表,丑陋的事实一揭开,我是人人喊杀喊打的恶魔。夏轻扬冷笑着看着我,拉着夏靳扬走出会客室。

    爸爸还有格列夫先生双眼呈现杀气,心想……完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