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认错-林志炫

章节字数:3125  更新时间:16-09-26 23: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认错-林志炫

    "以为这次我可以承受妳离我而去故意让妳伤心却刺痛自己"

    路筱熹拿着手机,看了照片后,瞬间怒意狂袭大脑,就直接打给饶斯棋,何擎楌的事还没结束,饶斯棋又来搅局。对于饶斯棋这种以整人为乐的心态,除了无力感外,就是深恶痛绝。

    电话一通,「怎样,她看了吗?」饶斯棋问。

    路筱熹对饶斯棋早藏怒宿怨,疾言怒色的问,「看到了,这样好玩吗?」。

    饶斯棋一点也不介意路筱熹的怒气,「让你成为男人的幻想对象。桑轻迁算什?我给你千千万万个男人。」饶斯棋挺幸灾乐祸。

    路筱熹准备反击,手机却被人抽走,转头一看,眼神依旧冰冷,语气还是毒辣无敌,「如果你想做女人,我可以介绍医生给你。如果你继续为难路筱熹,我不介意让你变成真正的女人,这点佟学茵也不反对,她说家里正缺一个女的,正好阴阳调节。」

    桑轻迁说完,把手机丢还给四毛,对四毛说「陈泱丞先生,人我带走。」

    桑轻迁语气不善对路筱熹说,「跟我来。」

    路筱熹看着盛怒的桑轻迁,睁大眼看着桑轻迁,想着他怎会在这里,不对。怎会在这里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他在这里,心情顿时大好了起来。

    「跟我来」,这句话很熟悉,太阳后裔里,刘大尉位招惹别的女人,姜暮堙叫刘大尉去外面谈判时,姜暮堙就说了这句,人家上演是浪漫喜剧,我的则是恐怖悲剧

    桑轻迁正开启房间门时,路筱熹看这房号是自己的房号,桑轻迁怎知自己的房号,还有怎拿到房门钥匙。两人进房后,桑轻迁反锁好门,接着把西装脱了丢在沙发上,还松开领结,长辈的架势十足,老半天也不说一句话,路筱熹不知道桑轻迁盘算甚么。

    桑轻迁坐在床上,「看完球赛,去西藏找FB1他们。」说完抬抬眼看了路筱熹,「还是想回法国受人”拥戴”………。」

    路筱熹,「去西藏。」

    桑轻迁看看餐车又看看路筱熹,「想借酒消愁?」

    路筱熹,「不是,酒是用来激发灵感用的。」

    桑轻迁走到窗前,把落地窗的窗帘拉上,房间气氛瞬间变的浪漫起来。

    桑轻迁把餐车推到餐桌前,把食物摆放在桌上,看路筱熹没动作,「肚子不呃?」语带威胁。

    路筱熹看到餐桌的餐点才知道,餐点是有两份的,「你不是………」话还没说完。

    桑轻迁马上打断,「不是。我和吴墨俪从苏俄过来的,出发前才知道你坐哪班飞机,住那家饭店。机场看见你们也是意外,摆架子。。。。。。纯粹不想你去住何家。」

    路筱熹听明白了,飞机的事,桑轻迁也不知道,到了机场看到了何擎楌和何坤榕,心思一动,猜到何坤榕可能早已经安排好,我们三人的住处,如果不用离间计,我肯定跟着桑靳迁和桑中熹去何家住。

    桑轻迁,「先吃吧!吃好了好办事。」

    路筱熹,「你还有事要办?」

    桑轻迁看一眼路筱熹,「是我们还有事要办?」

    路筱熹一听,想起了何擎楌和饶斯棋,死罪可免,活最难逃。总得想办法扭转,路筱熹奇怪的看着桑轻迁,他怎知餐点有两分,难道服务生是他的人。

    路筱熹,「餐点是你让"人"送的。」

    桑轻迁笑笑,「对。」

    路筱熹,「那个服务生挺不错的,反应挺快。」

    桑轻迁还是笑笑,「是阿。还不吃?」

    路筱熹知道自己的计谋被识破,乖乖就范。

    桑轻迁,「要先说哪个?」

    路筱熹,「等吃饱再说。」我怕你会消化不良。

    桑轻迁,「也可以,我时间多的是。」

    这顿饭两个人各有各的心思,路筱熹觉得自己是盘中飧,而桑轻是那个屠夫。

    桑轻迁双眼凌厉盯着路筱熹,路筱熹眼珠不敢乱飘,怕被误会找借口想掩盖事实。路筱熹马上一五一十的,从那天被饶斯棋以助理名义被骗去拍照,还有何擎楌将机位升等的事,由头至尾巨细靡遗汇报。深怕漏掉某个环节,冠上一个没有据实以告的罪名。

    路筱熹说完后,用眼角偷看桑轻迁,看桑轻迁没看自己,也不知在想甚么?

    桑轻迁突然冒出这一句,「吴墨俪是我用来掩人耳目。」

    路筱熹对于桑轻迁的解释不甚满意,自言自语的说,「这次手牵手,下次不就嘴对嘴。」路筱熹想,你搞男女关系就可以。我只不过牵牵小手,拍几张照,你就冷眼以对,火山大暴走。

    桑轻迁看路筱熹表情,感叹的说,「原来……我破坏了你的好事。」

    路筱熹惊悚的看着桑轻迁,「没,我正想怎样感谢大侠相救之恩。」路筱熹觉想起那个服务生,因为桑轻迁看都没看就支两分餐点,「那个服务生,是个练家子。。。。。。。」

    桑轻迁了然看一下路筱熹,「他的确不错。」

    路筱熹一脸失望,桑轻迁并不想告诉她服务生是谁。

    刘宇竤的黑道气息还没完全消失,遇到危险时混黑道时那种狠劲会不自主的流露出来,不打算让路筱熹接触刘宇竤。

    桑轻迁睥睨看着路筱熹,「心情好了,还要喝酒吗?」

    路筱熹正色的说,「酒是激发灵感用的」桑轻迁长辈的架势还端着没放,得赶紧转正。

    桑轻迁,「有灵感了?」

    路筱熹深觉这句话有陷阱,回答是也不对,不回答也不对。突然开窍,自己看了桑轻迁和吴墨俪都会吃味,说不定桑长辈也会吃味。

    路筱熹大声回,「有。」

    桑轻迁被路筱熹大声回应吓了一下,看来她读懂他的心了。

    路筱熹高兴的说,「那我们也手牵手拍张甜蜜照。」这样两条罪都可免了吧!

    桑轻迁哼哼两声,「这样就想打发我。」

    路筱熹不高兴了,「那要不请吴小姐和你手牵手,拍甜蜜照。」

    桑轻迁看路筱熹小女人姿态,会心一笑,为了将来他得忍着,但他不是柳下惠,美人在旁不是没感觉。只是未来的路,是一条现在还看不到尽头的不归路,,不想路筱熹也淌混水。但一想到她和何擎楌手牵手,内心还是很挣扎,想把路筱熹放在身边。

    桑轻迁猜早知道桑靳迁会透漏消息给何擎楌,但万万没想到何擎楌的动作这么快。自己的势力还在培养中,还不够足以让他们见光。在等几年自己的势力一定可以成为自己手中的一把剑,那时候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家人。。

    路筱熹看见桑轻迁两眼望着自己许久,桑轻迁已经好几次这样看着自己,路筱熹其实是心惊胆跳的,看似深情的眼眸,其实是离别的前兆,而他要走的路没有她。

    这个问题两个人已经讨论过很多次,桑轻迁对这点完全也不肯让步,做甚么都不肯说,只让自己去胡乱猜想,只要自己坚定着信念,桑轻迁也无法不管不顾,只怕加重他的负担。

    桑轻迁从路筱熹眼里读出她的想法,她一旦知道自己的决定,一定死命跟随。以她的聪明,他能瞒多久呢?

    路筱熹语气坚定,「记得在我小四时,知道自己和家里人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桑轻迁对于路筱熹提起小时后的事,是为了下面话铺陈,以往他会打断路筱熹,今天看见何擎楌拉着路筱熹的手时,才明白自己根本无法承受路筱熹投入别人的坏抱,即使牵手也不行,演戏也不行。

    路筱熹想对自己做承诺,桑轻迁这次不想拒绝,也明白路筱熹一旦做了承诺,两人的结局是悲剧还是喜剧,就不是自己单方面决定的了。

    路筱熹,「当时你说没有血缘,不代表不能当亲人。爸爸和妈妈也没血缘关系,他们现在也是亲人,你很高兴,我们没有血缘关系。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你说是甚么意思。长大了,渐渐体会出你话里的涵义。我想问的是,你的想法有改变?」

    桑轻迁讶异的看着路筱熹,她想告诉自己的是她不后悔也不会改变。若自己还想一意孤行的推开她,是没用的。

    桑轻迁把路筱熹搂在怀中,「我说过,让你等我5年。」

    路筱熹不乐意,「5年后,你成功了就回到我身边,若失败呢?」

    桑轻迁才终于承诺,「5年,不管结果如呵,我一定回到你身边。」

    路筱熹霸气宣言,「5年后你完全归我。」

    桑轻迁对路筱熹的霸道宣言,没有不高兴,反而觉的动人心魄。没枉费自己10年的小心呵护。桑轻迁嘴角一扬,把路筱熹扑倒在床,毫无顾忌的蹂躏起路筱的唇,直到路筱熹求饶。

    路筱熹待桑轻迁放过自己的空档,短暂休息后,卯足全力反击桑轻迁。桑轻迁让路筱熹这么一撩,更加肆无忌惮,从唇移到耳垂在到锁骨,桑轻迁的手已经迫不及待的伸进路筱熹的衣里,贪婪的抚摸着。

    听到路筱熹和自己的喘息声不断的交错着,桑轻迁撑起双手想让自己的身体短暂降温,没料到路筱熹,竟一脸委屈问了一句,「你对我的表现不满意吗?」

    桑轻迁大笑然后紧贴着路筱熹躺着,「进步空间很大,没关系我会慢慢调教。」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磨人的小妖精阿!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