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面具-韦礼安(1)

章节字数:3248  更新时间:16-10-01 14: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面具-韦礼安(1)

    "抬起头一张天真的脸孔。。挥霍快乐笑出一座牢笼。。。。。这么做真心才不会泄漏"

    路筱熹转过身,笑着看饶斯棋,路筱熹觉得自己是面善心恶,脸上挂着笑,心里却想着阉了某人。

    饶斯棋本身就有名,今天又是一身Andrien的打扮,路筱熹一看就知道他在甚么主意,站在原地不动看饶斯棋眼独角戏,饶斯棋也不管面瘫的路筱熹,面带春风走向路筱熹,在众人注目下给路筱熹“一个熊抱。

    饶斯棋贴着路筱熹耳旁,咬牙切齿,「配合点,除非你想在大庭广众下让我吻你。」

    路筱熹咬着牙,「你敢,桑轻迁第一个阉了你。」

    饶斯棋根本不在意,「桑轻迁只想阉了我,有人却想杀了我。你说我会选哪个」

    路筱熹想,还有谁能让饶斯棋这么害怕?佟姐通常只是口头恐吓,饶斯棋虽在意,大都是得过且过,反正天高皇帝远,佟姐一时半会也杀不过来,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让饶斯棋这样害怕。

    路筱熹,「Joaquín?」佟姐男友。

    饶斯棋,「不用猜,我不会告诉你。」

    除了夏靳扬,在场的每个人都被这幕给雷到,桑靳迁震惊的都忘了有该所行动,心想这次饶斯棋和自己无关,路筱熹不会又误会了吧!

    「这次和我无关!」桑靳迁和何坤榕异口同声的急于表态。

    饶斯棋,「我泡女人,关你们甚么事,滚边去。」

    饶斯棋说完,拉着路筱熹高调又张扬的离开大厅,去搭车。桑靳迁、桑中熹和何坤榕想跟着路筱熹上车,被饶斯棋凶狠拒绝,叫他们滚去后面那辆车。

    一上车,饶斯棋不情愿对着路筱熹,「有人觉得我当你男友,比何擎楌来的安全,反正何家和夏家都已经同意合作了,不需要在去讨好何家。」

    夏靳扬在一旁憋笑着,「他被人修理得很惨。。。。」

    路筱熹明白过来,原来还有人治的了这妖狐,真想知道是那位大师,这么法力无边,把这妖狐收拾的这么安分。

    夏靳扬对路筱熹,「白苏子的事,夏秦盛对生技这方面很有兴趣,找人评估过白苏子的研究,决定和白酥子合作,现阶段已经开始做规划了。至于是买断还是赞助,双方还没达成共识,还有变数在。」

    路筱熹,「法国普罗旺斯那边怎么办?」

    夏靳扬,「法国普罗旺斯,夏秦盛也有股份。当初投资,就是夏秦盛提的。只是转回来国内做,因为夏秦盛觉得白苏子中药研究很有市场潜力,但中药在欧洲还不普遍,才想转回来国内。」

    路筱熹,「谢谢你。」可是白苏子的老师是幸福小区的人,「你们不会想截胡。。。。。。。。。。。」

    夏靳扬,「我哥正等时机,一个关键时机。」

    饶斯棋懒洋洋,「到了,准备下车。」

    夏靳扬带着大家走VIP通道,最高兴莫过于何坤榕,可以和他的偶像陈泱丞近距离的见面,梦寐以求好久了。夏靳扬和路筱熹决定把最前排的位子让给桑中熹和何坤榕,饶斯棋说他没意见,坐那儿都无所谓,反正路筱熹坐哪他就坐哪。

    饶斯棋想自己要和路筱熹绑在一起,做假情侣,时间无期限,看球赛的兴致都没了。老四的球赛,看过好几回,每次比赛都会给贵宾券,他都拿去做公关。这回也没例外,自己的票还夏靳扬给的。

    前排位子依序是桑靳迁、桑中熹、何坤榕。夏靳扬、饶斯棋、路筱熹坐后排。球员在场上热身时,大家的眼光都集中在场上的球员上。这时候,桑轻迁带着吴墨俪出现在贵宾区,桑轻迁的目光轻轻扫过他门,就和吴墨俪坐在另一区的贵宾席上。

    饶斯棋靠近路筱熹,「桑轻迁来了和吴墨俪一起,在隔壁区的贵宾席上。」

    饶斯棋紧盯着看路筱熹,就看见路筱熹的的瞳孔渐渐放大,双手紧抓着路筱熹双臂,紧张的问「你会不会又失常?」

    路筱熹低头掩饰伤心,「如果我还爱着桑轻迁,就不可能不失常。」

    饶斯棋拿起电话,说了几句。FB1、SK2和DC1很快出现在场上。

    SK2,「Renee,好久不见。」

    路筱熹的注意力被SK2和FB1吸引过去,「你们也来。」

    DC1,「四毛的球赛有看的价值。」

    SK2,「球赛完,和我们一起去西藏。五毛本来不去,为了你,他死命陪佳人。」

    饶斯棋对着路筱熹挖苦的说,「请保持我女友的形像好吗?」

    路筱熹打起精神,知道sk2出现是为了自己,总不能让饶斯棋和SK2的苦心白白浪费。

    路筱熹强颜欢笑的看着饶斯棋,俏皮的说,「我们来一段。。"高校教师"之恋如何?」

    饶斯棋不耐烦,「抽风了吗?比赛开始了。」

    场上四毛和一另一为球员准备抢球,待裁判将球往上一抛,看简两人奋力往上一跃,四毛的弹跳力惊人,比对方多了半截手的高度,在空中将球给捞了

    过来。

    四毛迅速判断了一下情势,只见四毛做了一个假动作,骗过对方球员,对方球员也很快的移防,一开赛对方就对四毛采紧迫盯人战术。

    四毛利用后拉过人,创造出空间,又假装出手投篮,在空中将球抛给队友,自己快速甩开对方球员,钻入蓝框下,加上队友妙传,一个进阶上篮,球进还造成对方犯规。

    四毛加罚两球,路筱熹看前排的何坤榕和桑中熹两人对篮球这么合拍,还有些讶异。两人因为四毛精彩的表现,已经多次击掌,还互相拉手。

    饶斯棋问路筱熹,「你妹妹真的喜欢白苏子吗?我看他俩在一起多看几场蓝球,白苏子就危险了。」

    路筱熹白一眼饶斯棋,饶斯棋的注意力又回到场上。

    两队你来我往好一阵子,尖叫声和欢呼声此起彼落,四毛在倒数2秒出手,后仰跳投3分球进,哨声在球进篮框时响起,上半场结束75:72。

    因为担心路筱熹,桑靳迁并没有专心看球赛。等到中场休息20分钟,桑靳迁看向路筱熹又飘向桑迁迁,桑靳迁深怕机场那幕再度上演。可是路筱熹好像没甚异状。

    路筱熹知道桑靳迁频频望向自己,就给桑靳迁一个微笑,「我们去打个招呼。」

    桑靳迁还有些担心,饶斯棋在一旁看不下去,吆喝大家一起过去和桑轻迁打招呼。这时候桑中熹和何坤榕才知道桑轻迁也来了。

    饶斯棋非常"尽职"的握着路筱熹的手,走到桑轻迁面前。

    饶斯棋佣懒得说,「桑先生,您好。过来知会一声,球赛完您弟妹们会和我一起去西藏。」

    饶斯棋不等桑轻迁回应转头对吴墨俪打招呼,「您好,我是饶斯棋,这是我女友路筱熹。」就是你修理路筱熹,让我没好日字过,此仇必报。

    吴墨俪落落大方,「久仰大名。」

    饶斯棋用眼神暗示桑靳迁和桑中熹。桑靳迁和桑中熹兴趣缺缺的叫了声吴小姐,没了下文。

    饶斯棋被这两人爱理不理的态度气的快吐血,还是很有风度,「他俩还有时差,还请吴小姐别介意。」说完叫这两人滚蛋,别在这儿碍事,桑中熹本就不想待,而桑靳迁看饶斯棋可以照顾好路筱熹,两人就一起回位子去了。

    吴墨俪摇头,说自己不会介意。眼睛却一直盯着路筱熹,饶斯棋看吴墨俪眼神不太对劲。

    饶斯棋,「我女朋友很漂亮吧!让吴小姐看的目不转睛。」

    吴墨俪微微一笑,「何擎楌和路小姐是甚么关系,在机场里和何先生手牵手,在这里和你又和你手拉手,谁才是她的正牌男朋友?」说到男朋友时,还看了桑轻迁一眼。

    饶斯棋一脸对不起的表情对路筱熹说,「Renee,你要怪就怪我,都是我这个男朋友保护不周,才害你被人误会。」饶斯棋一语双关的说。「我们桑何两家交好。。。。。」说着眼睛飘向桑靳迁和何坤榕,「那天阿我因为拍照的事要收尾,Renee说她想桑中熹,要提前来美国,我才托同班机的何大公子照顾一下,没想到引来这么大的误会,这都怪我。」

    饶斯棋语气温柔对着吴墨俪,「多亏吴小姐您的提醒。。。。。」接着语气微扬,「不过,瞧您说的。。。。。。要不是我们正面对面“的说着,只听您的语气,我还以为您是何大公子的女友之一呢?。。。。。吃味来着!」

    路筱熹在一旁听得胆战心惊,这饶斯棋睁眼说瞎话的功力还真是。。。。。。。。。。。。。。。

    饶斯棋不依不饶的接着说,「不过也亏桑大哥“肚量大,"女友"在自己面前,吃其他男人的醋,一点都不生气,连句话也没说。」

    吴墨俪让饶斯棋一呛,脸色不悦,转头看桑轻迁,桑轻迁眼睛余光轻扫饶斯棋一下,还是不吭一声。

    吴墨俪原本想挑拨的,没想到饶斯棋反将脏水泼向吴小姐,吴墨俪脸色发白,一脸怒气看着饶斯棋和路筱熹。

    饶斯棋又对吴墨俪发难,口气严厉冷淡,「还有我自己的女朋友,我自会管教,就不劳吴小姐您了。」

    转身对路筱熹,「走了,回去看球赛。」

    路筱熹顺从的跟着饶斯棋离开,回到自己位上,对饶斯棋说,「老师我敬爱您、我崇拜您、我支持您;您教化又洗净人间,是我的偶像、我的救世主、我的天使。」

    饶斯棋给路筱熹一张臭脸,「我是让你。。。。。膜拜用。。。。。。。。。。。」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