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4.面具-韦礼安(4)

章节字数:1861  更新时间:16-10-04 22: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面具-韦礼安(4)

    "抬起头一张天真的脸孔。。挥霍快乐笑出一座牢笼。。。。。这么做真心才不会泄漏"

    第二天的路程,海拔越来越高,路也越来越陡峭,因邻近秋冬,冷云满空,雪花开始飘落,有寒风刺骨之感。一路行来虽不崎岖难行,但路上上大小石头遍布满地,有举步维艰感。原本溪水潺潺的流水,现在也已经让薄冰给覆盖了,仔细聆听还有溪水和冰层激荡碰触的声响,属北方景色,霰雪无垠的世界掩盖的大地。

    仰望天空的霭霭白云,和一望无际的雪白路径相互呼应,远望看不到尽头,壮举仍得靠双脚来完成。

    因为体力的关系,走走停停好几回,桑中熹体力不济最为明显,途中因为疲惫耍赖数次,多亏何坤榕细心相伴,才能撑到现在。大家的高原反应虽有缓和的趋势,但路崎岖难行,所以只能缓缓前行。

    白寇这一路上,看见何坤榕是如何对待桑中熹,身为朋友的她很是感动,庆幸在这苍茫大地上,还有一个人愿意为桑中熹,这么无怨无悔的付出。虽然很希望桑中熹可以当哥哥的女友,可是哥哥忙着研究,根本无暇做这些浪漫感人肺腑的事,说不定何坤榕更适合桑中熹,也就不在阻挡何坤榕追求桑中熹。

    途中看见一堆石头上有很多旧衣服,FB1说那代表着经历过死亡,之后可以新生,就是有名的死亡之地。我们继续缓步往前,山路仍旧陡峭,经过白茫茫的冰川后,终于到了转山最高点卓玛拉山口玛尼堆(海拔5,630米最高点)。经过山口时,成片得经幡在阳光下,五彩斑烂甚为壮观,经幡有多壮观,就如信仰有多坚定一样。。

    站在转山点上,这时候离天空最近了,雄壮而宽广、波澜壮阔都ˊ无法形容眼前的景色。山顶上没有云雾缭绕,可见霜降雪落于霭霭山头,此时日光从云层射出,照映在每个人的脸庞上,让人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跨过转山点,继续往前,是一段陡峭的碎石泥土下坡路,非常得险峻,每走一步都再三蹴蹰。

    这段路由FB1带头,路筱熹和SK2三人小心谨慎的扶持着,DC1领着桑靳迁,七毛细心的护着白蔻,何坤榕则小心翼翼的握着桑中熹的手,一脸幸福。

    这段路上因为碎石易滑,路筱熹虽有FB1和SK2照看,仍就跌坐坡上好几回,唉哟!此起彼落,这路上大家相互"勉励下",似乎较亮着谁跌坐得次数谁最多,就在跌跌撞撞的情形下,我们一路下山到达冰碛湖,藏民口中的大慈大悲的湖。

    欣赏过美丽的湖光山色,先前我们的脚程过慢,FB1怕天黑前赶不及到扎营地点,催促大家继续往前,路依旧陡峭又加上湿滑,我们没幸免得摔了几跤,直到了河谷,一行人笑着细数滑倒的次数,虽然大家都瘀伤无数,确无损我们的兴致。

    路筱熹发现,大家互相取笑时,桑中熹脸上始终无笑意,静静且担忧的看着何坤榕,而何坤榕却数度避开了桑中熹的视线,和何坤榕的个性相违背,已为两人又闹别扭,就笑笑没理他们。

    行进河谷时,为了避开结冰得溪川,我们持续跳跃前进,我们到达第二天扎营的营地已经傍晚了。

    DC1突然提议,「要不,我们批星戴月的赶完最后的行程。」

    桑中熹在第一时间反对,坚持在这里扎营,我们讶异的看着桑中熹的反常。等大家扎好帐棚后,桑中熹不顾男女有别,马上拉着何坤榕进帐棚,大家对桑中熹的举止感到意外,路筱熹和桑靳迁互看一眼后,也随着进帐棚。

    看见桑中熹正拉扯何坤榕的衣服,桑中熹要何坤榕脱掉衣服,何坤榕却不愿意,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路筱熹问桑中熹原因,桑中熹热泪盈眶说,「在滑石路段,我好几次几乎滑倒,都是他把自己当成肉垫,让我没磕碰到石头,冰川时也是,结果他自己受了不少伤。」

    桑中熹异常的坚持,路筱熹和桑靳迁这时才明白,可这一段路都没听到何坤榕吭半声。是太逞强还是。。。。。。。。。。。。。。,路筱熹看桑中熹的眼神,知道有些事情已经产生变化了。

    桑靳迁轻轻捶一下何坤榕的背和胸,何坤榕嘶了几声,但仍就闭口不喊痛。

    桑靳迁握着何坤榕的肩膀,「兄弟谢谢你了。」

    何坤榕脸色不变,沉稳的说,「你把你妹交到我手里,我总不能辜负你的期待。」

    桑中熹忍不住抱着路筱熹哭了出来,「姐。。。。。。。。」

    果然危难中最容易产生感情认同感,路筱熹不得不配服何坤榕。路筱熹出了帐外,对其他人说明原由,大家对这纨裤子弟另眼相看了。

    何坤榕硬撑到下山,我们到达山下时,已有车子等后,何坤榕上车后,直接由车子送往医院,令人意外的是,何坤榕拒绝桑中熹陪同。

    后来由桑靳迁陪同何坤榕前去医院治疗,桑靳迁从医院打电话给桑中熹,医院检查过后发现何坤榕身上有不少挫伤,加上左肩膀脱臼,因须要长时时间休养,何家已派专机接他回去。

    路筱熹看一眼桑中熹,又看看白蔻,白蔻正想说点甚么,被七毛制止了。我们回程的途中,收到何坤榕的简讯,表示他罪孽不重,所以能安然返家。

    桑中熹只回一个字,笨!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