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5. 广岛之恋-张鸿量

章节字数:3237  更新时间:16-10-06 13: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广岛之恋-张鸿量

    “越过道德的边境我们走过爱的禁区享受幸福的错觉误解了快乐的意义”

    路筱熹和FB1他们一起回法国,在转机的途中遇到了饶斯棋,对于饶斯棋的出现,路筱熹心想这巧合为免太凑巧了些。

    路筱熹问饶斯棋,「你们事情办好了。」

    去西藏前桑轻迁告诉路筱熹,他和饶斯棋有事要办,两人就离开了。

    饶斯棋脸色有些不自然,,「差不多。。。。。。。。。。。。。。。。吧!」

    路筱熹不以为意,「你也要回法国吗?专程在这等我?」

    饶斯棋点点头,又说「要不。。。。。。我们先去冰岛,晚些回法国。」

    路筱熹因为上次合照的事,还心有不甘,先问清楚,「去冰岛。。。。你有工作?」

    饶斯棋摇摇头,「没有。。。。」

    路筱熹觉得饶斯棋怪怪的,心里有着不详的感觉,因为饶斯棋从没对自己这么客气过,「你是不是有么事瞒着我。。。」

    饶斯棋点点头,桑轻迁已经教训过他了,也知道这次没处理好的话,桑轻迁绝对不会放过自己,招是一定要招,只是怎样个招认法比较好。

    饶斯棋,「你还记得离开法国前拍的照片吗?」

    路筱熹点点头,知道杂志刊了,那天在饭店大厅,太匆忙只看了一眼封面,内容倒是,没机会仔细看。

    路筱熹,「有甚么不对?」

    路筱熹这么一问,SK2反问,「恩!你不知道吗?」

    路筱熹看着SK2,「知道甚么?」

    SK2讶异的说,「我们很讶异你们感情何时转好的,竟肯为了五毛,做这么大的牺牲。」sk2稍稍陷害饶斯棋。

    饶斯棋看着SK2笑,还真会落井下石。

    路筱熹看着SK2,「牺牲。。。。。。很大?」满脸的求解。

    SK2觉得苗头不对看着五毛,「。。。。你自己说。」

    饶斯棋一脸愧疚和讨好看着自己。从饶斯棋的脸上的愧疚和讨好程度,觉得事情应该比自己想的还要严重。

    饶斯棋避重就轻,「那个。。。。。。发行量很不错。」

    路筱熹,「然后呢?」

    饶斯棋继续避重就轻,「你的知名度提高了。。。。。。。」是很高很高很高。。。。。。。。

    路筱熹咬牙切齿,「多高?」路筱熹心里有些底,应该是照片造成轰动,毕竟Andrien的知名度本身就高。饶斯棋故意利用照片炒做,路筱熹目前还不知道。

    饶斯棋拈轻怕重,「帮你提高行情。。。。。。。」

    路筱熹终于忍不住低喝,「说重点。」

    饶斯棋,「机场有大批记者等着。。。。。。。。。。。。。。我们。」

    路筱熹想象机场暴动的场面,内心也知道饶斯棋是借此事捉弄自己,但也有部分是想让佟姐释怀五毛对她的爱慕,加上桑轻迁和她也须要事情,来转移敌人的目标,桑轻迁的一石二鸟。明白归明白,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路筱熹用很小声的音量,「若复有人临当被害,称观世音菩萨名者,彼所执刀杖寻段段坏,而得解脱。若三千大千国土满中夜叉罗剎,欲来恼人,闻其称观世音菩萨名者,是诸恶鬼尚不能以恶眼视之,况复加害?。」

    饶斯棋,「你念甚么。」

    路筱熹恶眼看着饶斯棋,「经文,让夜叉罗剎,不来恼人。」

    饶斯棋,「。。。。。。。。。。。。。」转头看SK2。

    FB1冷冷的看着饶斯棋,「别打她的主意。」

    饶斯棋,「。。。。。。。。。。。。。」转头看路筱熹。

    路筱熹恨恨的说,「早晚都得面对。。。。。。。还好离开学还有1周。」

    路筱熹惊醒的问饶斯棋指指自己和饶斯棋,「这师生恋,你我哪个有事。。。。。。。」

    饶斯棋看路筱熹,「你不是我直接指导的学生,无事。」

    路筱熹点点头,没事就好。

    饶斯棋脸上挂着微笑看着路筱熹,没说出口的话是,你和我住在一起,对记者就有事,这件事等你发现再说。

    FB1下机前对饶斯棋说,「今天不跟你们一起走,你们太醒目了。」

    饶斯棋和路筱熹苦笑,飞机上机组人员还算敬业,只对他们俩频频的微笑和注目,饶斯棋还好,本身就公众人物,对于这样的注目礼,早已习惯。路筱熹觉着自己很像动物园里的熊猫,每个人走到橱窗前都会停下脚步,用着观赏稀有动物的眼神关爱自己,自己还得微笑面对。

    下了飞机,路筱熹站在二楼的VIP室往一楼看,给一楼大厅记者的阵仗吓的瞪大眼,对饶斯棋说,「这和暴动没两样。。。。。。。。。。。。」

    饶斯棋若无其是说,「等Kuwata来。。。。。。。。。。。。」

    Kuwata来之后,也让在场记者的阵仗吓的有些结巴,Kuwata照着饶斯棋给的文稿做简单的说明,大意是饶斯棋晚点本人,会招开记者会说明一切,请记者们移往记者会地点。大部分的记者也愿意配合,只有少部分的记者想跑独家新闻,逗留机场没有离去。

    饶斯棋让路筱熹先走,留下自己面对记者,自己做的孽得自己担。

    饶斯棋一走出去,引起记者们的骚动,路筱熹则走公务门离开机场,避开记者,赶紧回到久违的家。

    路筱熹一回到家就看见茶几上摆着自己和饶斯棋的合照,上面的标题---掳获Andrien心的少女。路筱熹打开杂志内容,看着自己和饶斯棋的合照,用专业眼光来看,其实照片拍得不错,不管是衣服还是化妆,得配服饶斯棋精准的眼光。

    没想到饶斯棋这么了解自己身材的优缺点,透过滚边的服饰,掩饰路筱熹不是很丰满的上围,却营造出秾纤合度的九头身的身材。加上清纯带点媚惑的妆容,若没有饶斯棋爆炸性的诽闻,服饰和妆容应该是杂志的焦点。

    只是世俗的人们被饶斯棋的反向操作,反而忽略了服装、化妆还有摄影这些的重点。

    路筱熹拨了电话给饶斯棋,「其实。。。。。。拍得不错。只是。。。。。你报复得不是时候,服装设计师会恨死你。」

    饶斯棋听出路筱熹的意思,「打算把目光引回正轨。。。。。。。。。」心里有些讶异,原本以为路筱熹会暴怒,没想到她还能这么冷静看待这件事,该失望自己的计谋没得逞,还是庆幸自已的眼光没错。

    路筱熹,「穿封面上的衣服一起出席吧!」

    饶斯棋,「你不怕永无宁日。。。。。。。」

    路筱熹大笑,「一路有你相陪。。。。。。本就无宁日。。。。。。」

    饶斯棋这时候说不感动是骗人,也了解桑轻迁对路筱熹爱不释手的原因了。

    当饶斯棋和路筱熹连袂出线记者会,路筱熹落落大方和不扭捏的的态度,获得不少好评。记者要求照相时,路筱熹也不拒绝,把和饶斯棋一起合照时的学的姿势,再重新展现一次,路筱熹不想让服装设计师的苦心白费,摆姿势时总会把衣服呈现正面,自己尽量侧面对摄影机,让重点摆在衣服上。

    饶斯棋和路筱熹面对记着的提问,来者不拒,最后还会俏皮的问,衣服好看吗?让记者的焦点回到衣服上。饶斯棋的眼光也刻意的放在路筱熹身上,就这样焦点慢慢的聚集在衣服上,虽然诽闻的焦点还在,起码衣服已经引起在场记者的注意。

    饶斯棋,「谢谢你。。。。。,不然还不知道如何和设计师解释。」

    路筱熹,「我接受,这次你是很诚心的。」

    两人耳语交谈时,记者们的闪光灯,再次此起彼落的闪烁着。两人终于把众人目光从诽闻中拉回服装,记着会也圆满的落幕。

    桑轻迁看着屏幕上的饶斯棋和路筱熹,心里有了主意。

    桑轻迁,「夏秦盛那边有消息吗?」

    刘宇竤,「有,正在做最后的确认,两天后会有消息。」

    桑轻迁说的时候看着屏幕露着微笑,「知道怎样处理吧!」

    刘宇竤也看着屏幕吞吞口水,「知道了。」

    一周后,一桩师生恋的诽闻,弥天盖地的席卷商界和杏坛,逼的夏家二房紧急出面做切割,不得不免除二房长子夏秦盛的所有职务。

    二房长子夏秦盛在一所大学当客座教授,在校期间和某位女学生过从甚密,照片和金屋藏娇的地点都被狗仔刊登在杂志上,大篇幅的报导和萱染,两人的交往被摊在阳光下一一被检视。这样的丑闻,在商界也不算甚么,有钱人三妻四妾很多,大家也都紧守低调生活这个原则,就相安无事。

    偏偏这位女学生,在事发后写了万言谏言书给夏家二房的大家长,捅了马蜂窝,让夏家主事者,以有辱师德,不配当夏家董事,除了逐出家门外,拔除夏秦盛在集团内所有职务。

    二房中最有能力的就算夏秦盛,他本身除了精准眼光和判断力,还有一个重金礼聘的五人智囊团,帮他做决策和分析。所以,只要他经手投资,都给财团带来相当大的利益,在夏家主事者的眼里,是第一顺位的集团接班人。经过这件事,夏家二房的势力重挫,三房势力趁机崛起,但是二房和三房的角力仍持续进行中。

    刘宇竤,「事情办妥了。」

    桑轻迁,「还不够,要让夏秦盛无翻身的机会。」

    刘宇竤,「是。」

    桑轻迁,「那五人小组,得小心提防。能混的风生水起,为首的郭艳光绝对不是简单得人,去摸清楚他们的底。」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