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9追追追-黄妃(1)

章节字数:2666  更新时间:16-10-13 10: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追追追-黄妃(1)

    "追追追追着你的心追着你的人追着你的情追着你的无讲理"

    何擎楌不甚在意,「何坤榕摔得怎样?」

    李助,「肩颊骨有些移位,挫伤和瘀血比较多,人算是平安。桑小姐现在每天都去医院陪二少爷。」说完拿出一份资料给何擎楌,「这是Delano的资料。」

    何擎楌看完材料后,抬头问李助,「Delano除了做音响,还经营…高级会馆。。。。。。,还真的”有声有色”。」

    李助,「音响贸易只是幌子,实际是用来藏毒和洗钱。」

    何擎楌,「哼哼!那我”中毒”也不意外了。有打听出Delano打算怎处理路筱熹吗?」

    李助,「还没。不过路小姐身边不乏保护的人,目前Delano先生还找不到机会。我们查出Delano先生在找一份很重要的东西,很保密。。。。据说是一本册子。」

    何擎楌怀疑道,「一本册子需要动用这么多人,甚么册子这么重要,去查查看。。」

    李助心理想,要能说早就说了,就是不能说才这么保密。要是随随便便就能查到就不叫秘密了,还是从命的应下,「是。」

    何擎楌接着问,「路筱熹和册子怎会有关系?难道Delano怀疑册子在路筱熹手上吗?如果是这样绑架桑中熹,就说得通。Delano这么急,一定还会找机会绑架路筱熹。找人盯牢点,说不定还可以卖人情给桑家和黎家。」

    李助很想说,您去问问路小姐,我们就不用这样东忙西忙了,谁叫我们是奴隶,再次点头,「是。」神情厌厌的拿出一份资料给何擎楌,「这份是夏家的。」

    何擎楌看李助表情生动无比,用话酸了一下,「呦!这么主动!真难得。还以为…我还要再等一阵子。」

    何擎楌照例翻重点数据,「夏老头的打算是甚么,夏老头的海外资产不少,不就是打算万一夏秦盛回不去,那些就当夏秦盛翻盘的资本?」

    李助,「海外资产的部分已经暂停过户,毕竟和夏先生的生命有关。夏先生若有个万一,资产就落入初家了」

    何擎楌表现吃惊的么模样,「那初家……不就等到一份,天上掉下来的礼物。」

    李助有些无语,「夏老爷…不至么做。」

    何擎楌白一眼李助,我会不知道吗?

    何擎楌,「桑家没什动作………在美国两家互动的样子,不是应该搧风点火一下,或是落井下石才对,不应该都没。」

    李助,「据我们的人传话,桑轻迁先生最近忙路小姐的事。还有二少爷和桑中熹的事。」

    何擎楌纳闷,「路筱熹说得过去,怎扯到何坤榕。」

    李助,「听说二少爷受伤的事让桑先生很不高兴,在医院狠狠的凶了桑小姐,怎可以让二少爷发生这样的事。」

    何擎楌嘴角微扬,「礼数到了,目的呢?」

    李助把前因后果如数会报,「看篮球赛时桑小姐被迷昏在女厕,厕所里面没有监视器,进出的人太多也看不出哪个有嫌疑。倒是看完球赛后,二少爷也查了Delano。因为,桑大少对二少爷说,桑小姐会被绑架,是因为路小姐救了您的缘故,破坏了Delano和您的。。。。。。。好事。加上现在桑小姐又每天都去看二少爷,于是二少爷就派人24小时保护桑小姐。」

    何擎楌了然,「除了美人计,还卖人情,狡猾的狐狸,若不耽误正事就随他。」

    何擎楌看一眼李助笑了笑,「你确定我中毒和桑轻迁无关。何坤榕和桑靳迁设计我去法国,桑轻迁一点都不知情。」

    李助毕恭毕敬,「二少说,那是他和桑二少私下运作,桑大少事先并知情。」

    何擎楌,「总觉得我中毒这件事背后有人操纵着,没那么简单。」

    李助,「那还要继续查吗?」

    何擎楌,「查,为什么不查,难道让我每次都等中毒吗?」

    李助这时才上报,「上次的毒化验出来,是二级春药。」你能忍住,还忍这么久,真不简单阿!柳下惠都没你强。

    何擎楌搔搔额头,「报告早出来………」

    李助不慌不忙,「昨天我才收到报告。已经吩咐去查药是哪里制造的还有管道。」

    何擎楌想发怒又无法发做,咬着牙,「办得好………。。」

    李助谦虚表示,「您过奖了…………」

    何擎楌想若不是母亲临终前有交代,要好好待你,我现在一定踹你两脚,让你滚边站去。

    何擎楌恢复冷静后,「有问何坤榕那几个人是谁吗?」

    李助,「二少说是夏靳扬的朋友,和路小姐一起去谷瓦堤道时认识,路小姐当时也表示第一次见面,是透过饶斯棋介绍。」

    何擎楌逮到机会,毫不犹豫损李助,「说这么多。。。。。也就是查不到。。。。。。。。。。能力不怎样?」

    李助不理会何擎楌,「。。。。。。。。。。。。。。。。。。。。要查饶斯棋?」

    何擎楌,「不,先让何坤榕去办,看能不能用学校和医院提前完成做交易,反正这笔钱早晚都要花,而且拖很久了。下周我跑一趟法国,你安排一下。」

    李助,「亲王那边。。。。。。。。。。。。。。。。。。。」

    何擎楌,「我自己会去说。」

    何擎楌到了法国,这趟纯属他私人行程,李助并没有替他安排公事,没想到当地的外国主管Tom和一批人还是来接机。算了,为难属下不是好主管,顺从民意吧!和接机的Tom和一伙人一起到安排好的饭店,途中想了想,会不会到到了饭店又要一顿,这个Tom超喜爱喝酒,每次来接机,都趁机喝掉不少酒,还是找机会拒绝比较妥当。

    何擎楌对接机的Tom一伙人,「非常感谢您的招待,我今天有点累就不和你们餐叙了,你们自便。」说完也不给Tom机会,拿了房间钥匙就走人。

    留下Tomu一行人,望着何擎楌的背影兴叹!没酒喝。

    何擎楌站在饭店窗前,犹豫要不要打给路筱熹,机场不欢而散的情景历历在目,舞会上对自己也是轻忽的紧。路筱熹在自己面前从不隐藏自己的喜欢桑轻迁,如果她单单只是桑家的女儿,大可不必在意,现在她和黎家扯上关系,就不能怠慢了,得修补关系,还得想办法套上交情。

    一般泡女人的方法不适用路筱熹,还得投其所好才行。再打与不打电话,给路筱熹中犹豫不定。

    路筱熹的电话传来简讯,有五通未接电话,一看是饶斯棋。路筱熹将手机丢到旁边,不予理会,又不是真的女朋友,须要打这么多通?真怀疑。自己那么多通没接,一打过去肯定会被飙,自己现在正须要补充正能量,绝对不要去找雷劈。

    何擎楌拿起手机拨了出去,电话响了很久,大拇指正要按下拒绝键时……。

    路筱熹被不依不饶的铃声,烦的火都是上来,拿起电话想直接挂掉,一看是陌生的电话号码,又怀疑是饶斯棋借别人手机打给她,只好不耐接了起来………

    路筱熹,「嗯………」很不想接饶斯棋的电话,表现无遗。

    何擎楌听到路筱熹的声音传了过来,语气不是很情愿,「嗯…」

    路筱熹是用"喂"而是"嗯",而且很不耐烦,对自己这么不耐烦吗?只好抱歉的说,「看来我打扰你了……。」正想挂掉电话。

    原以为是饶斯棋,结果不是。路筱熹乍听之下,听不出来是谁,仔细一看号码陌生又有点熟悉,想不到是谁。

    路筱熹,「您是哪位?」

    何擎楌心想原来是不知道,一转念心情更低落,讨厌一个人起码还记得对方是谁,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对自己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心情就更糟了。

    何擎楌,「我是何擎楌。。。。。。。。」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