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5冷井情深-林良乐(3)

章节字数:2669  更新时间:16-11-01 11: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冷井情深-林良乐(3)

    *再久的时间我可以等…再长的寒冷我可以忍…冷井情深…冷井情深…等一次最后的沸腾”

    桑靳迁在学校门口,遇到神色慌张匆忙的何坤榕,「发生甚么事?」

    何坤榕紧张焦虑,「我哥在法国失踪,一直联络不上,我现在要赶往法国?」

    桑靳迁反问,「你哥何时去法国?」对何擎楌于去法国的目的,心里存着疑问

    何坤榕心里着急不疑有他,「3天前,刚刚他的助理打电话来,说我哥失踪了一天了。」匆匆回答后就坐车离开。

    桑靳迁觉得事态严重,「哥,何坤榕说他表哥在法国失踪了。详细情形还不知道,何坤榕刚刚启程去法国。」

    桑轻迁,「好,知道。有消息会马上告诉你。」

    当桑轻迁说出何擎楌失踪时,大家都非常震惊。

    TA1疑惑的问道,「何擎楌何时来法国?」

    桑轻迁转头询问路筱熹。

    路筱熹回,「见局长那天我才知道他来法国。Guy打来时我正和何擎楌通电话,我告诉他警局找我,就挂了电话。」

    桑轻迁,「何坤榕已经搭飞机过来了解状况。」

    FB1,「何擎楌的身分摆在那儿,竟然还有人敢动。」

    TA1的手机响起,看来电是局长,「嗯。。。。嗯,好,没问题。」

    TA1担心的望着路筱熹,「局长让我们再走一趟警局,交代Renee你也要去。」

    桑轻迁猜测的说,「和何擎楌失踪有关吗?」

    TA1脸上也是不置可否的表情。

    TA1和桑轻迁陪着路筱熹去警局,FB1、DC1尾随陪同。TA1三人一到警局,马上就有人来接待,领着他们去局长办公室。他们一进局长办公室,局长连客气寒暄的话都省略,直接说重点。

    局长,「这是照片。」把何擎楌失踪的照片,给TA1一行人看。

    TA1和桑轻迁看完后,两人互看了一眼,由TA1把照片还给局长。

    TA1看着局长表情冷淡的说,「对方的条件是Renee?」

    局长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回答,「是。」

    TA1神情凝重,「你我都知道,Renee一交出去,没有活路,Hannah就是例子。」

    局长,「我不否认有这点的可能性。我们也正在积极营救何擎楌,这次请你们过来,是因为对方留了口讯。」

    局长放了一段影片,看起来像地下室,何擎楌让人绑在一张椅子上,眼睛蒙着,看起来很像吃了药,头垂在胸前,人一动也不动。接着何擎楌背后的墙上,出现字幕。

    影像和声音都经过处理,屏幕上只剩不断的重复,拿路筱熹来换何擎楌,这句话。

    TA1问局长,「何擎楌在哪里失踪?」

    局长,「在他下榻的饭店,他的助理每天早上都会去找他,前天照往常去饭店,才发现何擎楌不见也连络不上,在何擎楌的饭店床上发现照片和影片,第一时间找上我们帮忙,拜托我们先将消息封锁。」

    TA1疑惑的问,「是Delano?」

    局长,「目前还不肯定,没有要求赎金或其他,却要先和你们谈条件,指明要Renee。现在最想要Renee,就是Delano了。我们才会怀疑Delano,也正积极营救何先生,你们有答案后,尽快回我消息。」

    TA1一行人,回到农庄后。

    TA1看着桑轻迁犹豫的说,「局势越来越不利Renee,局长不想得罪我也不想得罪何家,给我们一些缓冲的时间,一但何家知道了,可能不会顾虑Renee的死活,也要换回何擎楌。」

    一直沉默的桑轻迁,表情越来越担忧和沉重。「交易名册和筱熹,无论如何都不能交出去,一旦交出去,Delano绝对会血洗我们。」当局长交代筱熹必须一同前去时,心里就已经有不好的预感了,只是不知Delano怎会将筱熹和何擎楌连想在一起,这点有点奇怪,凭交情吗?桑轻迁觉得不可能,怎也想不透,整件事透着诡异。

    TA1看一眼桑轻迁,没想到只在商场拼斗的他,对黑道运做的方式,还知道不少。

    桑轻迁考虑了一下,「等明天见了何坤榕,问过他的说法,再做决定。筱熹,跟我来。」

    桑轻迁拉着路筱熹一起回房间。所有人对桑轻迁突如其来的举动有些错愕,但也没多说甚么。路筱熹纳闷桑轻迁有甚么话要避开大家。

    桑轻迁,「来法国后悔吗?」

    路筱熹虽迷惑但还是回答,「刚开始不会,但现在有一些。。。。。。。」桑轻迁只为了问这个,把自己叫进来。

    桑轻迁将路筱熹搂在怀里,事情已经无法掌握了,心里有些话有些事,如果现在不说,万一何擎楌的事情没有处理好,何坤榕一到,几乎没有商量的余地,那他和路筱熹可能会因此被迫分手的机率很高。

    虽然都不是他们两的意愿,但是现实就是如此,唯一选择根本不是选择,他不想把眼前的选择当成结果。也不想以后自责后悔,自己不曾对路筱熹说自己爱她。

    桑轻迁双眼满满的爱意,用着让人心痛的语气,轻柔诉说,「你曾问我,我的承诺有变吗?我现在回答你,无论沧海桑田,事事变化无常,我的心永远不回变。认识你,是我今生的夙愿,爱上你,是我今生不悔的执念。」

    路筱熹对于桑轻迁突如其来告白,心里虽了高兴脸上却有着担忧。是不是何擎楌的事,让整件事变得更复杂危险,让桑轻迁无法掌控和预料,否则以她对桑轻迁的了解,这些话桑轻迁是不会轻易说出口。

    路筱熹着急的拉着桑轻迁说,「不管将来如何,拜托不要把我推开。」

    桑轻迁苦思了一会,想着该如何告诉路筱熹,对未来他已经没太大把握,又不想路筱熹胡思乱想,还是决定先说明白,未来的可能,「未来不是我想不想推开你,可能是现实会逼迫你离开我。如果真的到哪样的地步,不要留恋过往,我要你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路筱熹当桑轻迁一说完,忍不住哭着说,「你这不是告白。。。。。。。。。是诀别。」路筱熹伤心得无法思考,下意识的说出自己的感受。

    桑轻迁深情的看着路筱熹,「我只是不想后悔,没告诉你我爱你,这是我的用意。」路筱熹只要遇到自己的事,总会方寸大乱

    路筱熹一脸不信,「这些话以前怎不说,为什么等何擎楌失踪你才说。你是不是怕以后有甚么变卦,所以现在说。」

    桑轻迁直言不讳,「没错,以后有甚么变卦,我的确无法预料,所以我现在说。因为,我不想有遗憾。」没错变卦就是你必须去黎家,目前只有黎家能保护你,桑轻迁利用虚虚实实的话,来隐藏真正的用意,这样路筱熹才不会猜到,他和TA1的用心和未来对她的规画。

    路筱熹对于桑轻迁的坦白震撼到,心痛的问,「不想有遗憾吗……。这次你真的无方法。。。。。。。。。可解吗?」

    桑轻迁笑笑的说,「目前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

    路筱熹意识到桑轻迁离别的的用意,「我可以忍相思之苦,但是不要让我承受,死别之苦。」意思是生离我接受,只求你活着。

    桑轻迁,「君子一诺,必履约践行。」

    路筱熹虽不清楚桑轻迁的打算,只知道桑轻迁已做最坏的打算,他不会把自己交出去,那他拿甚么去交换。

    今晚两人同榻而眠,两人都带着离别的情绪,桑轻迁半隐忍半发泄似的。不停的吻着路筱熹,沿着额头、眉毛、眼、鼻子、嘴巴到锁骨。路筱熹也着豁出去的心里,除了在桑轻迁身上探索外,急于将自己交给桑轻迁,说不定这样做,就能绊住桑轻迁……。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