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0.心里有个谜-罗文(2)

章节字数:2945  更新时间:16-11-26 12: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心里心里有个谜难解难计心里心里有个谜长在心底"

    何擎楌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己衣物整齐躺在床上,用来遮蔽双眼的黑布被取下,搁在自己脖子上,被绑架时伺候自己的那些人,已经消失了。

    在环视四周时,缓缓起身,寝室的格局和装潢都和自己下榻饭店雷同,怀疑自己在同一家饭店,只是不同房号的商务套房。

    走到窗户边,打开窗帘一看,外面的景观和自己住的饭店无异,加深自己的设想,开始仔细检查一下房间的摆设,看得出来绑架自己的那伙人,退出房间时已经将房间全部处理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和线索。

    打开寝室门,直接走到房门边,打开房门,确认房号,确定自己在20楼,也肯定了刚刚自己的想法。

    没想到和自己住的只差一层楼,自己在法国只查了Delano,并未得罪任何人,Delano决不会因为调查过他就绑架自己,因为他还想和自己做生意。到底是谁要绑架他,绑架目的是甚么?自己怎会突然被释放?目的达成了吗?还是阴谋?一连串的问题,都困扰着自己。

    基本上这段期间除了自由受限外,绑匪没有和自己沟通过,定时送三餐,餐点都在水平之上,深怕对自己照顾不周,一般绑匪不会这样"招待"人质。若真有所求亲王还是集团,也会让自己出面,也没让他这个人质出面。还有,饭店的危安也没升级,和被绑架前没任何不同。

    已自己的身分被绑架犯,饭店应该加强戒备,却一点都没,太可疑了。李助难道没有任何行动,难道他是同谋?这些问题还是得见到李助后才会有线索。

    何坤榕听到敲门声,打开门一看,看到一脸神采意意的何擎楌,惊讶的问,「看你一脸容光满面,你真得是被绑架吗?还是去度假,然后谎报绑架。」想想不对,赶紧假装着急的问「不对……怎没人通报你回来了………,你从哪里回来的?」

    虽然李助一再表明告诉自己,表哥不会有危险,但总得装装样子,免的表哥怀疑。

    何擎楌冷眼看着何坤榕,「我不见了,你和李助似乎一点也不着急。」还装,一开门就看见桌子上还摆着零食,电视机还正拨放影集,你着急装给谁看,心里觉得李助的嫌疑更大了。

    何坤榕觉得苗头不对,赶快替自己脱罪,「我急阿!李助一告诉我,我就飞奔到法国来了。」

    何擎楌继续冷讽道,看一眼桌上,「赶过来看影集吃零食。」

    何坤榕视线一飘,证据确凿,无法开拖,还想解释,想到李助的威胁,决定闭口。

    何擎楌解开衣扣,看何坤榕一点也不紧张,应该已经知道自己不会有危险,眼神凌厉的看着何坤榕,「是谁绑架我?」

    何坤榕让何擎楌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虚,「李助,还在查。」

    何擎楌勃然大怒,「从绑架到被释放,你们还真会。。。。。。。视若无睹。。。。。。」

    何坤榕把李助交代的话说了一遍,和桑轻迁的对话也一并说了,只有录像被改的事,则是选择性失忆得忘了说。

    何擎楌眼神阴鸷,「桑轻迁让你回来等消息……」难道桑轻迁和绑架自己也有关。

    何坤榕一看何擎楌的表情,知道何擎楌会错意,「桑轻迁不知道你被绑架,是我告诉他的。」

    何擎楌眼神晦暗不明,怒斥「桑轻迁不是让你回来等消息……,没有把握他会这样说,不就表明他知道谁绑架我,他去交涉后,我才被放的吗?。」

    何坤榕反问何擎楌,「。。。。。。。是桑轻迁去交涉。。。。。。。。」心想,怎可能。自己没想到这层,看何擎楌的表情和反复思量,才明白过来。没胆子再替桑轻迁辩白,这下捅了”大舅子”的麻烦,静静的站在一旁,不敢吭声。

    何擎楌看一眼何坤榕,「你伤都好了?」

    何坤榕支支呜呜,「差不多了。」

    何擎楌讥笑,「有美人相伴,伤好得慢。看来美人是毒药。。。。。。。」

    何坤榕干笑两声,「都好了,就不会来看我。所以,我这次来法国,是"抱病"前来。」说大舅子也就算了,连桑中熹都要批判,人家哪里得罪你。

    何擎楌一听,何坤榕还真把自己当病人,「"抱病"来吃零食。」

    何坤榕又干笑两声。

    何擎楌,「李助呢?」自己满肚的疑问,等李助一来,一个一个问清楚。

    何坤榕,「还在当蜜蜂呢?」

    何擎楌语气不善,「别打哑谜。。。。。。」

    何坤榕,「飞到东又飞到西。。。。。。。。」

    何擎楌三条线,「通知他…我回来了。。。。。。。」

    何坤榕不屑的说,「不要,我和桑中熹损失多少时间,就让他跑多少时间。」

    何擎楌咬牙切齿的说,「把他给我叫回来。。。。。。。。。。。。。。。。。」

    何坤榕很不情愿的拿起手机,电话一通,就喝斥对方,「人都回来多久的,还不滚回来。」

    李助一回来,看见何坤榕还在,眼珠一转,桑小姐被绑架,难道他不知情,报复的心油然生起。

    何擎楌看李助盯着何坤榕,自己正因为李助的不尽心,闷气无处发,又看到李助瞧何坤榕的神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披头盖脸得先将李助数落一顿。

    何坤榕看李助被何擎楌骂得狗血淋头,心里一阵乐。

    李助自知理亏,只好随人处置。一切的事,等何擎楌气消了,在说了。过了五分钟,看何擎楌骂累了,恶狠狠的盯着自己,才缓缓开口。

    李助,「您安全归来,真是万幸,属下办事不力,让您受到惊吓,都是属下未尽本分,还请您责罚。。。。」

    何擎楌刚刚骂得太凶声音有些沙哑,「别来表里不一的那套。。。。。。。。。。。」

    何坤榕一脸看好戏的看着李助,总有人治的了你。

    何擎楌语气调侃眼神睥睨,「你查到甚么,说来听听。。。。。。。。。」

    李助一听何擎楌这样说,知道他除了怪己保护不周,还带着怀疑的眼光看待自己,心里一惊,何擎楌从哪里回来,何时回来,自己还不知道,得小心应对,得先让他消除疑虑。

    李助,「您失踪后,我查了您的通话记录,才知道是路小姐是和您通话的最后一人,我想从她身上,说不定能查出蛛丝马迹。没有惊动饭店是怕打草惊蛇,在知道您失踪后,第一时间通知了警方,和二少爷。警方没有大动作,也是怕。。。。。。。成为外交事件,必竟您的身分。。。。。。。。。」

    何擎楌看一眼李助,对于李助想把责任推给警方的说法,眼里满满的不相信,但仍旧不动声色,看听李助接下来怎么说。

    李助知道何擎楌疑虑未除,「路小姐和您通完电话,就由黎先生陪同一起去见局长,之后黎先生把路小姐带走藏了起来。听我们的内线说,是因为Delano悬赏1000万美金换路小姐。」

    何擎楌默默审视李助,「绑我的人,肯定不会是Delano,他没那么蠢。是谁把两件事兜在一起。」对于李助想把两件事硬扯一起,推卸责任感到好奇。

    李助,「所有事证,都指向Delano。还有你不好奇到底甚么东西值1000万美金?」,差开话题是本能,还有不管何擎楌信不信,都打算死咬着Delano,要把帐丢给Delano。

    何擎楌冷眼看着李助,「看来你打算咬死Delano,不打算说出绑架我的人是谁?我不好奇是么东西质1000万美金,我知道的命不只1000万美金。」

    李助面不改色,「我目前查到的线索都是和Delano有关。您的性命是无价的」

    何擎楌面带微笑口气冰冷,意有所指,「桑轻迁都知道谁绑架我,你还不知道,是技不如人?还是他就是绑匪?还是你们两个狼狈为奸。」

    李助明白何擎楌用激将法,「桑大少是人中龙,下属不敢和他相提并论。」不上你的当。又往下说,「你失踪后,路小姐又见了局长一次,这次是桑先生和黎先生一起陪同,是由局长转告桑先生有关您失踪的消息。」

    李助,看一眼幸灾乐祸的何坤榕。

    李助做好准备,「我肯定桑先生是不是绑匪,是因为。。。。。。。。。二少爷离开国内没多久,桑小姐就被绑架了,……」李助还想往下说,何坤榕没给他这个机会。

    何坤榕一个箭步往前想逮助李助问清楚,横眉竖眼,「你说桑中熹被绑架……你怎没跟我说…。」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