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8. Playing With Numbers-Molly

章节字数:2818  更新时间:16-12-25 14: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PlayingWithNumbers-Molly

    “在毒药的怀抱里,…。看清事实,………。”

    夏轻扬满脸思量,「听说夏秦盛开会开到一半,接到一通电话后脸色骤变,就抛下现场所有人离开。」接着幸灾乐祸,「夏秦盛的资产似乎被人坑了,听说还不少。」

    夏靳扬乐得很,「夏秦盛肯定发飙。。。。。。。。。。」

    夏轻扬斟酌的说,「到底是谁有这样的能耐,无声无息的操控六大家族」

    夏靳扬担忧的问,「这个人真可怕,希望不是我们的敌人,那我们有亏损吗?」

    夏轻扬摇头,「没有,你忘了前阵子因为夏秦盛的关系,爸爸还迁怒我们,妈妈为了讨好爸爸,把这大好的投资的机会让给夏秦盛。当时,我们还懊恼不已,我原本还想私下运作,被妈喝止,让我不要在这节骨眼上添乱。不过我们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们的资金得以保全,剩下的人可能就不乐观了,听说捅娄子的人和吴家有关。」

    夏靳扬惊讶的问,「为什么是吴家。。。。。。」

    夏轻扬,「Akila知道吧!」

    夏靳扬因路筱熹的关系,对Akila的事也有所闻,夏靳扬点头称目结舌,「Delano和吴家的人。」

    夏轻扬心生警惕,「据银行的说法是,Akila设立很多的人头公司,透过这些人头公司,坑杀这次的投资人。这个局真的很完美,连事情爆发出来都是同一个人搞的鬼,真心希望他。。。。不是我们的敌人,………。」

    夏秦盛盛气凌人的问郭艳光,开会开到一半,被迫赶回来签署文件,「那批海外投资发生甚么事,怎么就需要断尾求生。」

    郭艳光,「我们的上家被人头公司所骗,连带我们一起被拉下水,还被金融机关怀疑帮忙洗钱,只好断尾先求自保,目前粗估资金损失约2000万美金,另外3000万被冻结。卢定方寻线追查,初步发现人头公司是吴家的关系人所设立。」

    夏秦盛,「吴家?阻饶我回集团,现在又联合坑杀我,此仇不抱非君子。」

    郭艳光小心翼翼得看夏秦盛,「现在比较棘手的问题是………」

    夏秦盛喝斥道,「还有比我不能回去集团,更棘手吗?」

    郭艳光胆颤心惊,「3000万银行说法是冻结…………」郭艳光心里挣扎一下,「极可能拿不回来………」

    夏秦盛咆哮的问,「拿不回来是甚么意思?」

    郭艳光,「参与人头的公司中。。。。有一家的担保人是我们,我们有连带责任……………」

    夏秦盛顿时气馁,「…………」

    夏秦盛回想起,当初看好那批稀有矿产生意,在蔡家四处寻找资金时,那时怕自己的资金泄漏,才在国外临时开一家公司去投资,还因资本额过低,被银行卡关。银行团表示,若要进行交易,须要提供相对足额的担保资金,当时何家、古家、吴家、桑家和三房都挹注了不少资金,自己认为是一本万利的生意,没听郭艳光的话,还额外加码投资………。

    郭艳光看夏秦盛的表情,确定夏秦盛想起来,当时自己让他不要再加码,但是他不听自己的劝告,反而自行加码投资,而且是加码后才告知他……。

    夏秦盛忽然意识到,「那赔偿…………」

    郭艳光低头,声音有些微颤「卢定方正在估算中………大约1亿美金。」

    夏秦盛跌坐在沙发上,「赔偿……1亿美金。」

    郭艳光不敢抬头看夏秦盛,因为这是是初步估算,自己不敢说出口。

    夏秦盛思索问,「那何家、古家、吴家、桑家和蔡家的状况如何。」

    郭艳光有些顾忌,「桑家在第一期获利了结后,转投资医院和学校,何家也是。古家、吴家和蔡家各有亏损,目前还在统计中………。」

    夏秦盛反问,「桑家和何家为何会撤资…………」

    郭艳光,「桑大少找了我们和何家投资盖医院和学校,但后来何家的资金一直没到位,桑大少迫不得已才将资金转去医院和学校。桑大少转走后,何家在第二期获利后也跟着转,好像是因为桑家的路小姐在法国出了点事,急着把学校盖好。」

    夏秦盛反复思索,「…………何家对盖医院和学校为何出尔反尔。桑二少和何家二少关系不是很好吗?」

    郭艳光,「何家第二代当家做主的是何擎彦。」

    夏秦盛口气阴冷,「何擎彦改变主意和这次投资有没关系查让卢清楚。这次坑杀我们的是谁?」

    郭艳光,「是一位法国人叫Akila,卢查到Akila在美国时和吴墨利有过交谈,交谈过后桑家小姐就差点被绑架。起因是因为路小姐去美国前在法国救了何擎彦,坏了Akila的计划。桑何两家为此闹得沸沸扬扬的。卢进一步查到Akila除了和吴家有挂勾,和一位叫Delano关系也很深厚。Delano的来头不简单,除了做音响生意外也经营黑道上的各种生意。」

    夏秦盛咬牙切齿,「能透过Akila连络的上Delano?」

    郭艳光愣了一下,难道夏秦盛想…,赶紧制止,「万万不可……」

    夏秦盛反问,「难道1亿五千万美金就这样化为泡影吗?你有甚么办法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赚到1亿五千万美金,甚至更多……吴家可以,为什么我们不可以。。。。。。」

    郭艳光担忧的说,「。。。。。。。。。。和Delano合作是为万万不行。」

    夏秦盛不耐烦的表示,「赚够了就收手………」

    郭艳光看夏秦盛的表情,自己太清楚夏秦盛的为人一但尝到甜头,根本不可能松手,自己真的要为虎作伥吗?

    夏秦盛看郭艳光脸上有厌恶的神情,出言恐吓郭艳光,「这件事你敢泄漏半句,自己看着办,我知道你是个孝子,你妈则是”火山孝妇”,你不多赚点,怎够你妈花费,你自己看着办。」

    郭艳光双拳紧握,微微发抖,拼命的压抑自己,不想在夏秦盛面前暴露自己的情绪。

    夏秦盛看自己的话似乎有的效果,「这件事由你负责,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尤其是三房和老爷子。等把1亿五千万美金填平后,我不会强迫你继续做。」管人得时松时严,逼太紧也不行。

    夏秦盛目前只想把1亿五千万美金的是摆平,那是老爷子停止过户前给的,突然一下成为泡影,将来哪来的资金东山再起。让老爷子知道自己偷偷投资亏损这么大,集团绝对回不去,还会被逐出家门,三房就完全得利。

    夏秦盛口气不悦,「三房这次不就毫发无伤。」

    郭艳光平复一下心情,口气稍冷「当初老爷子怀疑三房设计你,不让他们参与这次投资,强逼三房把机会让你。」

    夏秦盛冷嘲热讽道,「那不就是因祸得福。」

    郭艳光现在心情有些抵触夏秦盛,沉默以对。

    夏秦盛看郭艳光一脸漠然,心里有气,打发的口吻,「你先去想办法连络Akila。」

    郭艳光一转身,眼里的恨意展现无遗,他应该恨谁,恨自己的母亲,还是夏秦盛,有因才有果,没有这样的母亲,自己怎会沦落至此。尤其是母亲这一年的行径更是变本加厉,身边的人一个换过一个,一个比一个还年轻,有的甚至比自己还小…………,污秽不堪都无法形容自己的母亲。

    郭艳光打电话给卢定方,「卢能帮我弄到Akila的电话吗?」

    卢定方,「传到你手机里了,你要他电话干吗,他不是我们可以沾惹得人。」出于担心提醒郭艳光,

    郭艳光不打算瞒卢定方,以他的技术现在查不到,以后还是查到的,「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卢定方着急,「他疯了吗?他知道Delano是什样的人吗?」

    郭艳光冷笑,「就是知道才要找他合作」

    卢定方叹息,「他已经没有底线了。。。。。。。。,你有任何须要跟我说,我会帮你。」卢定方也清楚夏秦盛的为人,根本是把郭艳光推入死境。「你自己小心点。。。。。。。。。」

    郭艳光对于这难能可贵的有情,语带感激,「谢谢你。。。。。。。。」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