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9.你在哪里-潘广益

章节字数:3062  更新时间:17-01-01 22: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在哪里-潘广益

    <流泪的时候我在哪里,我怎么可以让你如此伤心>

    桑靳迁下课前收到何坤榕的讯息,他已经预约四季饭店的包箱,让自己下课后去找他,。到了四季饭店,包厢的门一打开,就看见何坤榕已经喝了半瓶酒,看来他已独酌好一会时间,桑靳迁很纳闷,从认识他到现在,不曾看见他有过迷网怅然的一面。

    桑靳迁忍不住的问,「今天干嘛约我出来,你不是都往我家跑的吗?」

    何坤榕有些伤感对桑靳迁说,「我下礼拜去阿拉伯。」

    桑靳迁先是一愣,接着一脸漠然,「嗯。。。。。。」

    何坤榕埋怨,「你很没同学爱,我这一去。。。。。没四、五年不会回来。」

    桑靳迁当何坤榕无病呻吟,「你家有专机,想回随时都待命好吗?」

    何坤榕看着手里的酒杯,「我哥让我去阿拉伯帮他,这次过去是常驻。」

    桑靳迁才真的意识到何坤榕是认真的,不是开玩笑。正色的说,「你不是还没毕业。。。。。」

    何坤榕晃晃酒杯的酒,「你们兄妹不是也没毕业,就开始帮你哥。。。。」

    桑靳迁被打枪还真没法回呛,一想到何坤榕不久就要去遥远的国度有所感触,「起码我们兄妹都在。。。。同一个国度。。。。。」自己没立场挽留何坤榕,虽是说给何坤榕听,倒是像是说给自己知道。

    何坤榕像重复桑靳迁的话,「我和我哥也在同一个国度。。。。。。。」

    桑靳迁,「你跟我妹说了吗?」何坤榕很在意桑中熹,不然不会把自己叫出来。

    何坤榕彷佛充耳不闻,桑靳迁耐心的等着,他知道何坤榕很痛苦,他一直都很认真的经营桑中熹与他的感情。桑靳迁也不知如何安慰何坤榕,只好静静的陪他。

    何坤榕很明白,这一去他和桑中熹之间好不容易才冒出头的爱苗,可能就此烟消云散。

    何坤榕往沙发椅背一靠,头一仰苦笑道,「空有梦相随,除却天边月。我总觉得中熹和我现在像来如春梦不多时,未来如去似朝云无觅处。」

    桑靳迁知道何坤榕现在的情绪很不安须要发泄,静静的听着他无法对中熹说出口的话。

    何坤榕拿起桌上的酒瓶,对着桑靳迁豁达说,「来。。。。。今天不醉不归。。。。。。。。。。。。。」

    何坤榕就这样边喝边发泄,拿起酒杯对着空气干杯,嘴里还喃喃自语。

    桑靳迁看何坤榕喝已有八分醉,「回去吧!」

    何坤榕自言自语,「酒入愁肠,愁更愁。」

    桑靳迁回到家后,犹豫是否要告诉桑中熹何坤榕要去阿拉伯的事,从今天何坤榕的态度看起来,似乎不想告诉桑中熹。桑靳迁这几天,就陷入说与不说的拉锯战。直到何坤榕出发前一天。

    桑中熹从同学那里听到有关何坤榕转校的消息,「二哥,你这几天有看到何坤榕吗?」

    桑靳迁,「没有。」他知道,何坤榕这几天都在办理离校手续,两人没见过面。

    桑中熹想从桑靳迁确认何坤榕的讯息,「我听同学说何坤榕要转校。。。。。。。。」

    桑靳迁仔细看着桑中熹的表情,「何坤榕要不是转校。。。。。。。是去阿拉伯任职。」

    桑中熹整个人都蒙了,他要去阿拉伯,怎没跟自己提起。

    桑靳迁看桑中熹表情带着失落,决定告诉桑中熹,「他明天一早就走。」

    桑中熹在听到何坤榕明天一早就走,眼泪就瞬间从眼眶中飙出。拉着桑靳迁的手,喃喃自语,「他怎么都不说。。。。。。。。」哭着问桑靳迁,「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桑靳迁语重心长,「你是喜欢他,还是只是习惯。。。。。他在你四周游走。」一个是自己的妹妹,一个是自己的好哥们。

    桑中熹疑惑看着桑靳迁,「甚么意思?」

    桑靳迁,「你有想过,你是想要何坤榕,还是需要何坤榕?」桑中熹年纪还小,还不是逼她面对自己感情的时候,只能提点让她自己想清楚。

    桑中熹不明所以,「喜欢。。。。。还是习惯,须要。。。。。。还是想要。。。。。。。」她从没想过这些问题。

    桑中熹自从转山后,何坤榕的无所不在自己已经相当习惯,自己很久没想起白苏子了。白蔻见了自己,也绝口不提及白苏子,对于何坤榕有相对程度的默认。自己是喜欢。。。。。还是习惯,须要。。。。。。还是想要,谁来告诉她。。。。。。。。。。。。

    桑靳迁看桑中熹一脸迷茫,「他很怕告诉你后,你的反应不是他所希望的。。。。。。。。,而且你还小,他这一去非短期能回,对于你们的未来,他没自信。。。。。。」

    桑中熹不明白,「喜欢就是喜欢,年纪和距离怎会是问题。。。。,为什么白苏子和他都一样,都是拿年纪来塘塞我。。。。」

    桑靳迁打断桑中熹,「不是塘塞。那是他们选择爱你的方式。」他不想桑中熹误会何坤榕。

    桑中熹更加不认同,「只因为我年纪小,选择放开我。。,我不懂。。,他们为何不能像大哥那样守候筱熹姐长大。。。。,不畏任何困难。。。。。」

    桑靳迁对桑中熹的这番话感到惊讶,大家都自以为的认定,中熹年纪小,不懂感情,没想到中熹对感情已有自己的想法看看法,完全不输大人。

    桑靳迁,「这些话你该说给他们听。。。。。有时候爱一个人,会因为太在乎,失去原有的自信和判断力,不是所有人都有大哥那样的智慧。。。。。。。。」大哥是"智取"筱熹姐。。。。。。。。。

    桑中熹没法体会和了解桑靳迁的话,但她知道若自己不想失去何坤榕,一定得有所行动。爱不是只有被动接受,也须要主动付出。

    桑中熹,「二哥虽然我还是不太懂你的意思,但我知道我不想失去何坤榕。」说完后就离开了。

    早子夜时,收到何坤榕的讯息,中熹和他在一起,他晚点会亲自送中熹回家,并谢谢自己。

    过了后半夜管家敲桑靳迁的房门,「二少爷,小姐还没回来。。。。。。。」

    桑靳迁交代管家,「不用等门,我知道她在哪。。。。。。」

    桑中熹隔天中午才回到家里,桑中熹一切如常,桑靳迁从桑中熹的脸上看不出有离别的感伤情绪。

    桑中熹,「二哥,别担心我。我是筱熹姐带出来的,没这么脆弱。」

    桑靳迁恍然大悟,桑中熹对感情执着,和路筱熹是一样的,一旦认定,就不会轻易放手。白苏子……你会后悔吗?

    夏氏集团的大楼里,夏轻扬拿合约给白苏子,「你看合约有什么需要改的。没有的话签了名,我们的合作正式开始运转。」

    白苏子浏览一下,合约基本上都已经按照老师和他的要求修正,「我会拿给老师,基本上应该不会有问题了。」

    夏轻扬伸出右手和白苏子握手,「静待您的佳音。」

    白苏子出了夏氏集团的大楼,今天的阳光很耀眼,自己的前途是否也会和今天的太阳一样。和老师一起辛苦钻营多年的成果,终于获得肯定。夏家提供一个自己可以继续研究发展的机构,让自己的专长得以运用发挥,不再是纯学术,而是真正的投入市场。这样的结果和自己这个阶段的蓝图已经完全贴近,可以迈入下个阶段了。

    白苏子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思索着如何把失去的疆土夺回。以前的自己没有多余的能力给桑中熹幸福,即使知道桑中熹喜欢自己,也不敢响应,现在确认自己已经具备给中熹幸福的能力,白寇虽没有明说,但也暗示过好几次,桑中熹现在已有喜欢的人。自己打定主意,不管未来的结果如何,他都不想在将来后悔或懊恼。

    白苏子鼓起勇气,把标明”挚爱”的电话,拨了出去。

    桑中熹今天没课,在图书馆里找大哥给自己作业的数据。看到来电时,眼里有诧异,她手机里的这个号码,还没遇到何榕坤时,自己打出去几次,就被挂掉几次,因为对方从不接她的电话。被自己标注”不来电”的号码,今天很神奇的,在手机里一闪一闪的显示着,它”来电”了。

    桑中熹想难道白苏子的手机被偷了,不明白怎会打给自己,难到是诈骗电话。心里堤防着接起电话,「您好。」

    白苏子听到桑中熹的响应后,心里有着雀跃,她还愿意接,「你好,我是白苏子。」

    桑中熹敷衍应付,「我是川七。」

    白苏子一愣,「川七……不是中熹吗?」

    桑中熹仔细辨认,真的是白苏子,「白大哥………」他找自己有么事,难道是白寇有事,着急的问,「白寇发生甚么事?」

    白苏子苦笑,自己早预料不会很顺利,没想到桑中熹已经将自己列入朋友的哥哥行列中,看来前途相当坎坷………,风水轮流转,轮到自己苦苦追寻,那一片红彩。

    

    作者闲话:

    抱歉,顺序错,重新发文更正。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