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1各自幸福-苏永康

章节字数:2427  更新时间:17-01-07 16: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各自幸福-苏永康

    "。。。不忍苛责传说妳有暧昧对象。。。。"

    尔稠林看了桑中熹的汇整资料,桑中熹对事件的条理分析相当的讶异。

    尔稠林问桑中熹,「你分析事情的条理逻辑和你两个哥哥不同。」

    桑中熹纳闷反问,「你不习惯还是不能接受这种方式吗?你要我用大哥他门的方式整理给你吗?可是大哥说你不会喜欢阿!」

    尔稠林惊诧问道,「你说。。。。。你。。。。你哥说。。。我不喜欢他的汇整方法。。。」

    桑中熹点头,「他让我按照我的想法去整理。」

    尔稠林吞吞口水,桑轻迁多可怕的一个人,连这样的心思他都能发现。瞠愣的说,「我很喜欢。。。。。。。。。也很习惯。」

    桑中熹看着尔稠林,「大哥说用数字和图表及公式来阐述说明,你一定很快就能抓住重点。」

    尔稠林心想这是好还是坏。。。。。。。。。。。。。。。

    桑中熹突然接了一句,「做给当事人看,当然是用他看得懂的方式。」

    尔稠林这时心里有些膨胀起来,对呀应该这样没错。

    桑中熹接下来的话,把他打入地狱,「不过这样要看懂敌人的报表就有困难了,因为每个人的分析条理的方式和逻辑都不一样。」

    尔稠林听了这段话才知道桑轻迁的用心,他身为尔家的接班人,除了别人须配合适应他,他也得适应配合别人,从中抓住每个人的重点,了解分析每个人,才能为自己所用。

    尔稠林若有所思的说,「谢谢。」

    桑中熹愣了一下看着尔稠林,「大哥说如果你说了谢谢,表示你还又有救?你有甚么须要大哥拯救的?」

    尔稠林满脸黑,桑大哥你有必要这么黑吗?

    尔稠林没继续惆怅,跟桑中熹讨论内容后,让桑中熹针对铁矿的投资公司,针对吴、古、何三家交叉持股比例重新整理,并查出这三家在是否有内线或是内亲和姻亲安插在公股银行中。

    当桑轻迁听到讯息时,感叹的说,「我们的天才终于醒了。」

    站在帷幕玻璃旁,桑靳迁远远的看着桑中熹和尔稠林,两人有说有笑,应该说是眉来眼去。这三周的变化,从一开始的不合拍到现在,两人的默契十足,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猜到对方的心思。。。。。。,桑靳迁感觉两人的情愫,悄悄的在萌芽中,只是当事人还未发觉,他突然意识到某件事。

    桑轻迁一推开玻璃大门,就看见桑靳迁着桑中熹和尔稠林两人,表情变化相当大,他知道桑靳迁有话要问,走近桑靳迁和他一起看着。

    桑靳迁怀疑的问,「哥,你让桑中熹和尔稠林一起工作,除了训练没别的用途吗?」

    桑轻迁没有正面回答,「喜欢。。。。。不见的是最适合。。。。。。。。,」

    桑靳迁第一次对桑轻迁发怒,「你说过,你不会向爸爸一样,拿我们的未来去交换。」

    桑轻迁笑着看着桑靳迁,「我没有。。。。。。」

    桑靳迁看不出来桑轻迁这时候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他有些害怕桑轻迁。。。。。。

    桑轻迁正色的看着桑轻迁,「我只做。。。。最有利的安排。」

    桑靳迁盛怒的问,「是对你有利还是对中熹有利。」

    桑轻迁突然转移话题,「何坤榕还有一个劲敌白苏子,你说他门三人谁的赢面大?」

    桑靳迁愣了一会,「白苏子。。。。。。」

    桑轻迁只是笑笑,并没回答桑靳迁。

    桑靳迁看着大哥的背影,桑中熹去找何坤榕时,大哥是知道,他并没阻止。白苏子的出现,何坤榕的离去都不是大哥能控制的。尔稠林也不是大哥要来的,是别人强塞给大哥的。

    中熹选的是何坤榕,大哥你说最有利的安排,是指白苏子、何坤榕还是尔稠林?难道你不怕伤害中熹吗?你说过不会干涉我们的爱情,你反悔了吗?越想越生气。

    桑靳迁冲进会议室,口气不悦的对尔稠林说,「你计划书写好了吗?」

    尔稠林和桑中熹一愣,都感觉到桑靳迁像吃了炸药。

    尔稠林小心翼翼的说,「快好了,和中熹整理得差不多了。已经在做结论分析和备案整理。」

    桑靳迁怒气难消,「桑中熹来我办公室。」

    桑中熹和尔稠林互看一眼,尔稠林在桌子下碰碰桑中熹的手,暗示桑中熹赶快去,两人的小动作还是让桑靳迁发现,桑靳迁脸色就更不好了。

    桑中熹一进桑靳迁办公室,「你干嘛发脾气」桑中熹对桑靳迁莫名脾气,也有点不高兴。

    桑靳迁沉淀一下心情,「你最近还有和何坤榕连络吗?」

    桑中熹原以为二哥是要责备自己不够努力,让事情延宕。没想到是问何坤榕,「每天都会视频阿!」

    桑靳迁一听,纳桑中熹和尔稠林是怎么回事,「你不觉得你和尔稠林走太近了吗?」

    桑中熹头一歪,反问道,「我们每天一起整理资料做计划书,不走近怎么一起做。」

    桑靳迁咳一声掩盖尴尬,「你们两看起来太有默契了。」

    桑中熹想也没想,「我把他当闺蜜,我和何坤榕的事,都问他意见呢?对何坤榕挺受用的。」

    桑靳迁想了很多的答案,就是没想过这个,「你是说尔稠林是你的爱情军师?」

    桑中熹,「是阿!何坤榕刚去阿拉伯时,情绪很不稳,我又忙。尔稠林看我精神不集中就问我怎回事,我本不想说,但是后来何坤榕越来越严重,弄得我也无法集中精神,报告错了好几处。都是尔稠林帮我修正的,后来我告诉他怎么回事后,他就教我怎么安抚何坤榕。」

    桑靳迁,「有用吗?」

    桑中熹大力点头,「有用,他的心定了,我就能心无旁骛的工作。」

    桑靳迁怀疑的问,「他告诉你用甚么方法?」

    桑中熹突然害羞起来,责怪桑靳迁怎能问这么私密的事。跺跺脚红着脸,就跑了出去。

    桑中熹红着脸回到会议室,尔稠林看情形诡异,自然不会放过。

    尔稠林靠近桑中熹,「二哥跟你说什?」

    桑中熹对尔稠林还比较友好,必竟帮字几摆平何坤榕,还有甚么话不能说,就把二哥问的话说了一遍。

    尔稠林对桑靳迁问话的动机,高度的怀疑。思前想后,又看着满脸红晕的桑中熹,尔稠林对桑中熹并没其他的想法,但让桑靳迁这么一说,心中一条诡计缓缓上心头。

    尔稠林,「二哥和何坤榕是甚么关系?」

    桑中熹,「他们算是。。。。。好朋友。」

    尔稠林,「很好吗?」

    桑中熹,「说不上犯难之交,但也不是泛泛之交。」

    尔稠林对中文成语有些障碍,「你是说他们是吃饭交的朋友。」

    桑中熹看着尔稠林一会,才缓缓的说,「不是那意思,是有困难会相助的朋友。」

    尔稠林喔喔!表示自己懂了。「两肋插刀的那一种。」

    桑中熹犹豫一会儿,「还不到那么好。」

    尔稠林一听,一脸的春光明媚,桑中熹很担心尔稠林会错意。

    桑中熹想也不想就吐槽,「你有病,听到男人发花痴。」

    尔稠林笑嘻嘻的说,「有病有病。。。。。。。。。」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