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2.举棋不定-张清芳

章节字数:2567  更新时间:17-01-07 21: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举棋不定-张清芳

    "悠悠我的情,猜猜你的心,男女之间的事没有规则可循"

    白寇,「哥。。。不是我不想帮你,我亲眼看见何坤榕怎么为了中熹付出。。。。。」

    白苏子沉默一会,低声的哀求,「你只要帮我约她出来就好。」

    白寇拒绝,「哥你会让她为难,何坤榕安排护卫在中熹四周,说是保护另一方面也是监视。」

    白苏子,「帮我约在图书馆就好,我在中熹学校兼讲师。」

    白寇,「哥。。。。你放弃吧!」没想到哥为了追回中熹,竟然去中熹学校当讲师。白蔻不忍心告诉白苏子,桑中熹在何坤榕出国前已经有了约定。

    白苏子双拳紧握,垂头低泣,「帮我。。。。。。」

    白寇觉得应该让哥哥死心,中熹已经拒绝哥在先,现在自己衡插一脚,她和中熹的友情可能会生变,「哥。。。。。。。。。。。。何坤榕出国前和中熹已做了约定。」

    白苏子眼里暗了暗,「她拒绝我的时候,我已经猜到了。」

    白寇气馁的说,「哥。。。。。。现在这么做有何意义。。。。。。。。。」

    白苏子抿了抿嘴唇,「就当我是垂死前的挣扎。。。。。。拜托。」

    白寇禁不起白苏子的哀求,打了电话给桑中熹。

    中熹一接电话,白寇不拐弯抹角直接挑明,「中熹,我哥想约你见面。你可以拒绝,没关系。」

    中熹惊诧白寇这么挑明的说,正犹豫如何回答。尔稠林在一旁看桑中熹似乎遇难难题,用口型问怎么了。桑中熹看了一眼尔稠林后,有的决定。

    桑中熹对白寇说,「我等一下发时间地点给你。」

    白寇没想到桑中熹会答应,不想让中熹为难,「中熹你可以拒绝的,没关系的。」

    桑中熹明了白寇的担心,「白寇,没关系。我没有一丝勉强,别担心。」

    白寇听桑中熹这么说,才放心。说了对不起才挂掉电话,她没法认同哥哥的做法。

    白寇对白苏子发火的说,「中熹会传时间地点给我,我会传给你。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尔稠林看着桑中熹,「你有事求我帮忙。。。。」

    桑中熹也不隐瞒点点头,她不能找二哥帮忙,更不可能找大哥。

    尔稠林想了一下,「是和你上次在图书馆外说电话的人。。。。。。」

    桑中熹崇拜的看着尔稠林,「你怎猜到。。。。。」

    尔稠林耸耸肩,「你刚刚的表情和上次如出一辙」

    桑中熹把他白苏子这段还没萌芽的初恋,做简单的交代。

    尔稠林,「你不能找你二哥帮忙,因为何坤榕。更不会找大哥帮忙,大哥会说自己的事自己解决。找我最安全了。。。。。。,还可以避嫌。」

    桑中熹傻笑的看着尔稠林,没错自己正是这样想。

    尔稠林笑了笑,「小事一桩。」

    桑中熹将地点约在图书馆,最安全。因为何坤榕的保安进不来,时间在10点,可以利用要和哥哥吃饭提前结束,打算发出去时,让尔稠林制止了。

    尔稠林,「地点我没意见,时间改在下午4点。」

    桑中熹猜不透的问,「为什么是下午4点。」

    尔稠林态度模棱两可的说,「等待是一种折磨,折磨会带来痛苦,他有多爱你,他的脸上就有多不安和痛苦。你不想知道吗?」

    桑中熹瞪着大眼看尔稠林,「那种得不到响应的爱很痛苦,我经历过。他是我的初恋,即使我不爱他了,我也没想过要报复他。我只是想和他说清楚,我现在喜欢的是何坤榕,不是他。就这样而已。。。。。。。」说到最后有些泣不成声。

    尔稠林没想到桑中熹是这样想的,心里有莫名的震撼,「你和你大哥的感情观差很多。。。。。」

    桑中熹越听越胡涂,「这和大哥有甚么关系。。。。。,我的感情观是小熹姐教的。」

    尔稠林第一次听到路筱熹的名字,「她是谁?」

    桑中熹,「看你一副不怀好意,才不告诉你。。。。。。」

    尔稠林撇撇嘴,「我是好奇好不好。。。。。。。」

    当桑中熹和尔稠林出现在约定的地方时,白苏子从满怀希望到失望,一脸的怅然。桑中熹和尔稠林都出白苏子那失望的神情,桑中熹有些不忍,转头看着尔稠林,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些力量去拒绝白苏子。

    没想到尔稠林只是冷冷的看着自己,似乎不打算帮自己。桑中熹不知所措的神情,映入了白苏子和尔稠林的眼里。

    白苏子不忍心看桑中熹陷入两难,强忍心痛的情绪,微笑的说,「中熹你好,这学期来这里当讲师。好久没看见你,才拜托白寇约你出来。见到你很好,我也就放心了。」

    桑中熹和尔稠林很意外白苏子改变了原来的来意,变成只是单纯的打招呼。尔稠林看桑中熹愣着不知所措,紧抓着自己的手背不放,轻轻的叹了口气。

    尔稠林硬着头皮当"开释大师",「白先生,中熹不希望你继续为情所苦,期望你未来有更好的发展。」

    白苏子看因为自已的鲁莽,把桑中熹弄得慌张失措慌乱不已,于心不忍,「我还有课先离开。有空来找白寇聊天。。。。。」说完就匆匆离开。

    尔稠林低头看桑中熹,发现她抓自己的手微微发抖着,还好当初挑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来往的人不多,不然三个人怪异的表现,肯定会传上网会声会影跨大一翻。

    尔稠林扶着桑中熹避开人群走到墙边,让桑中熹的情绪缓和下来,一旁轻声安慰着。没想到桑中熹开始低声啜泣,换尔稠林开始慌张了。

    尔稠林无奈拍拍桑中熹的背,柔柔的说,「不哭好吗?」

    桑中熹一听反而哭得更起劲,尔稠林手足无措,无计可施,「要不我追白苏字回来哄你。。。。。。。」

    桑中熹怕尔稠林来真的,泪眼婆娑的说,「不要。。。。。。。。。」

    尔稠林,「那你别哭了。。。。,你哭肿了眼,回去二哥看到了肯定剥我皮。」

    桑中熹听到尔稠林说,桑轻迁会剥了他的皮后,才破涕为笑。边掉泪边笑着说,「今天谢谢你了。。。。。。」

    尔稠林看桑中熹满脸泪痕,拿自己的手帕,轻轻的帮她擦掉脸上的眼泪。确定脸上诶有泪痕,才牵着桑中熹离开图书馆。

    一走出图书馆,尔稠林问桑中熹,「回去,游荡,吃东西,看电影,选哪个。」发泄情绪不外乎这几种。

    桑中熹选了个包箱,把尔稠林当隐形人,大肆高歌发泄起来。尔稠林也随着桑中熹,自己拿出计算机继续做桑轻迁要自己整理的数据。这中间帮桑中熹点了两次饮料,一次餐点。就由着桑中熹就这样一直唱到月亮高挂,仍就欲罢不能。

    尔稠林拿起手机看一下时间,发现有好几通未接来电,都是桑靳迁,头皮有些发麻。

    尔稠林面有难色,打断还在高歌的桑中熹,「该回去了,二哥打好几通电话来了。」

    桑中熹才放下手中的麦克风,「心情好多了。。。。。。」

    尔稠林想着你好我可不好。。。。。。。。。。。。,尔稠林因为太晚,就把桑中熹送回桑家。在大门口就让桑靳迁给赌了。。。。。。。。

    桑靳迁对桑中熹说,「你回房去。」转头对尔稠林说,「跟我来。。。。。。」

    尔稠林开始后悔,答应陪桑中熹去见白苏子了。。。。。。。。。。。。。。。。。。。。。。。

    桑中熹愧疚的看着,尔稠林跟着二哥进房里。。。。。。。。。。。。。。。。。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