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7.One way ticket-Neil Sedaka

章节字数:2954  更新时间:17-02-03 16: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Onewayticket-NeilSedaka

    ‘不得不上路,再也回不来我买了一张直达忧郁的单程车票”

    桑轻迁接到桑中熹求救电话,立刻打电话给刘宇竤,刘宇竤与和明清那时正好在"K歌"附近,两人一接到消息就火速赶去"K歌",往3楼女厕的途中,发现女厕的转角处和安全梯出口,都有黑衣人驻守。刘宇竤与和明清先后将黑衣人”处理”完毕,就赶着去救人。

    接近女厕门口,就前看见一个大约18岁上下的男孩,拿着枪站在女厕门口对着厕所内扫射,连续的枪声掩盖了厕所内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和惨叫声。

    刘宇竤暗示和明清等自己下令再行动,刘宇竤先拿出空气枪,对准男孩的肩膀和膝盖开了四枪,男孩一个吃痛就松开手上的枪,枪就掉在地上。刘宇竤指示和明清抢枪,自己则冲上去对付男孩,男孩还想反抗,刘宇竤急着救人,两三下直接就把男孩给打晕,立刻冲进去找桑中熹和尔稠林。

    厕所内受伤的人哀嚎声此起彼落,厕所内地上和天花板、门板、玻璃碎裂四散一片狼藉,血溅四处,刘宇竤很快的扫过厕所内的人,发现都是手脚擦伤居多,都不是致命伤,都是因为痛跌坐地板或是躺在地板上惨痛哀嚎。

    刘宇竤与和明清在第三间厕所找到桑中熹和尔稠林。尔稠林已经失血过多晕倒,桑中熹则平安无事,刘宇竤与和明清见状立刻将尔稠林救离现场。刘宇竤打电话给小丁,让他开车到"K歌"后们来接人,火速将尔稠林送至医院。桑轻迁在刘宇竤与和明清离开"K歌"后,将有关监视影像和内容全部处理掉。

    当警察赶到时,还以为是黑衣人帮忙制伏凶手,还请黑衣人到警局制作笔录。救护车也陆续抵达,受伤共八人分别送往医院治疗。晚间头条新闻不停播送,疑似争风吃醋引起枪杀案,警方正循现查办中。

    何坤榕连络上桑中熹后,赶去医院见桑中熹。看见桑中熹一身的血渍,双手微抖得坐在在手术房外的椅上。

    何坤榕问桑中熹,「他还好吗?」

    桑中熹听到何坤榕的声音,缓缓的抬起头,忧伤的说,「失血过多,医生正在抢救中……」

    何坤榕自责的说,「对不起……,没有及时去救你……」

    桑中熹被刘宇竤与和明清救出来后,逃离”K歌”的途中,看见不少的黑衣人躺在厕所和安全梯处,她知道那些人都是何坤榕的人派来保护自己的,第一时间没一个人出面救自己,反而是尔稠林、刘宇竤与和明清来救自己,这意味着甚么,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桑中熹笑的有些渗人,语气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别这么说,当时挺危险的,何况子弹不长眼,多一个人来,不见得能帮助……大家。」

    何坤榕原本伸出手想牵桑中熹的手,在听到桑中熹那冰冷的语气后,伸出去的手缓缓得放下来,原本还想解释,但现在的解释在桑中熹听起来,都会变成是”辩白"、”推诿”之词了,当时自己的确不顾她的安危,是另外一个人冒着生命危险冲进去救她。

    何坤榕隐藏心里的痛对桑中熹说,「我还是会派人继续保护你,不管你接不接受。我先回阿拉伯了,有需要帮忙还是可以找我,我们至少还是……朋友。」

    何坤榕不敢说我们还是一对”恋人”,经过这件事,桑家两兄弟怎看自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心里这一关自己都过不去。对的人,在不对的时间相遇,终究缘薄。可是,自己可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桑中熹………………,她是自己认定的女人……。

    何坤榕深情的望着桑中熹,最终还是没忍住,把桑中熹抱在怀里,轻轻的说,「自己保重。」

    何坤榕随即放开桑中熹,转身离开桑中熹,刚走一小段路,何坤榕喝斥黑衣人不要紧跟。黑衣人只好和何坤榕拉开一段距离。

    何坤榕刚走出医院,听见背对着医院大门,为首的黑衣人说,「已经照您的吩咐做了,二少爷没起疑………」

    何坤榕夺过电话,听见李助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做得好,尽快把二少爷安全带回来。」说完随即收线。

    何坤榕铁青着脸将话机还给为首的黑衣人,冷笑的说,「最好给我交代清楚,不然我不会回阿拉伯。」

    黑衣人苦着脸,没想到功亏一篑,在最后关头被发现了…………。

    这时桑轻迁和桑靳迁出现在医院大门,经过何坤榕时看他铁青着脸,桑轻迁是完全无视何坤榕,桑靳迁则故意落后大哥几步,轻轻的对何坤榕点头,随即跟上大哥得脚步。

    桑轻迁在手术房外看见桑中熹,「医生还在抢救吗?」

    桑中熹看见大哥,眼泪忍不住的肆意狂流,抱着桑轻迁哭着喊,「哥…哥…」

    桑轻迁轻轻拍着桑中熹的背,「他还在门口,你……」你做了选择,就绝对不要让自己后悔,这些话对妹妹而言还是沉重了点,桑轻迁选择不说。

    桑中熹躲在桑轻迁的怀里拼命摇头,桑轻迁知道桑中熹哭的原因,除了尔稠林的受伤外,决定和何坤榕分手,是桑中熹心里最痛的主因。

    尔稠林经过3小时抢救,终于抢救成功。医生出来说明,尔稠林目前生命迹象稳定,已推至恢复室静养,观察没问题后,就会送回病房。

    桑轻迁拿起手机通之TA1,并对TA1稍微说明一下情况。

    TA1,「这小子福大命大。。。。。,只是为什么尔稠林会冲进去?」

    桑轻迁镇定从容,「那可能要问他本人了,我只让他接人,没让他救人,可能他的中文理解能力不太好。」

    TA1,「。。。。。。。。。。。」得了便宜还卖乖。

    桑轻迁,「醒过来,让他打电话回去报平安。」

    TA1苦笑,「请善待我们尔家未来的接班人。。。。。。。」

    桑轻迁毫不犹豫,「我一直都善待着他,不信你可以问他本人。」

    TA1,「。。。。。。。。。。。」

    桑轻迁,「她还好吗?」

    TA1会心一笑,桑轻迁只有对路筱熹才会有"人性"的表现,「很好,也很努力的隐瞒自己的实力。。。。。。,若你是担心Delano,虽有几次零星枪战,但都不足为惧。」

    桑轻迁露出得意的笑容,「她的安全最重要。。。。。。,自小她就知道要隐藏自己的能力。。。。。」这样才能平安。。。。。。。。

    TA1,「这我不否认,你。。。。。。。。要。。。。。。。。见。。。。。。。。她?」

    TA1虽未明言,但桑轻迁还是懂的话里的含义,「短期内最好不要,免的他分心而功亏一篑。我会找机会安抚她,不用担心。」

    TA1,「对症下药。。。。。。。。。。。。,就麻烦你了。。。」

    桑轻迁,「尔稠林。。。你不用担心,我妹会照顾他直到康复为止。」

    TA1眼珠一转,「你有别的意图。。。。。。。。。。。。。。」

    桑轻迁,「就算我有。。。。。。。。。。。。。,也得别人肯"心甘情愿"配合。。。。。。」

    TA1轻轻叹息,「。。。。。"心甘情愿"。。。。。」尔稠林的"心甘情愿"。的代价太大了点。

    桑轻迁的手机突然有插播,一看是刘宇竤,就收了TA1的线。

    桑轻迁问电话那头的刘宇竤,「发现甚么吗?」

    刘宇竤简单的述说,何坤榕在医院门口发生的情况。

    桑轻迁的表情变为深沉,「我待会给你对方的数据,请你务必好好的"善待"对方。」

    桑轻迁表面沉静,内心却非常的愤怒,三番两次的挑臖,伪造影片还有和中熹绑架的帐没算,又来伤害中熹和尔稠林,那我就加倍奉还给你。桑轻迁联络了某人,传了所需工具,让某人准备好通之他一声。

    某人很快回应,「你搞什?要这么多?你要剿匪吗?。」

    桑轻迁冷漠的回,「我是要剿匪,按照你说的去做。。。。。。。。」

    某人纳闷了,「我甚么时候让你去剿匪。。。。」

    桑轻迁也不回答,直接问「给。。。。。还是。。。。不给。。。。」

    某人更郁卒,咬牙切齿的说,「给。。。。。。怎会不给。。。。。」给了上头不能交代,不给上头交代下来的事无法交代,真是命苦。。。。。。。。。。。。。。。。。

    刘宇竤收到桑轻迁的清单时,瞪大了眼,心想桑轻迁准备一个军团的火力,是准备打谁。。。。。。。。。。。。。。。。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