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9.胡雪岩-刘欢 (1)

章节字数:2866  更新时间:17-02-17 11: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胡雪岩-刘欢(1)

    “人鬼天地万金似慷慨浮生若梦安载道……钟鸣鼎食散一朝空守昨日财”

    刘宇竤责问小丁,「元莺不是只安排吵架,怎会变成枪杀……」当时自己不放心,所以和小丁留守在外,以防有变。没想到事情的变化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还差点让桑小姐受伤,不搞清楚怎对桑轻迁交代。

    小丁很是慌张,「我也不清楚,元莺只告诉我,她安排好了。我……就没多问:」

    刘宇竤问,「能连络上她吗?」

    元莺有告诉自己要去美容了,但不知道去哪里美容。小丁赶紧拨电话连络元莺,小丁忐忑得看着刘宇竤,心里默念元莺快接电话,可是元莺的电话一直不通。

    刘宇竤,「连路不上?」

    小丁摇摇头,继续拨打给元莺。

    刘宇竤尴尬的问,「知道他在哪家做……」好像侵犯别人隐私一样,还是女人,很是别扭。

    小丁还是摇摇头,怯怯的问,「还要继续打吗?」

    刘宇竤黑着脸,「打,直到连络上她。」

    这时候刘宇竤接到线报,Delano悄悄来到国内和Aklia密会。

    桑轻迁接到消息后,请”某人”加派人手注意Akila的动向,并请刘宇竤随时注意夜店的情形,想趁这次抓住Delano。

    桑轻迁问刘宇竤,「有Akila的下落吗?」

    刘宇竤回答,「我的人盯得很紧,他这几天都在声色场所留连,没有和其他的人会面。倒是有一天去了一家美容诊所,但很快就出来。」

    桑轻迁带着戒心怀疑的问,「他去美容诊所做甚么?」

    刘宇竤,「听说是想去除手背上的刺青。」

    桑轻轻心想,去除手背上的刺青。Akila是一个亡命之徒,怎会在意手背上的刺青。

    桑轻迁谨慎得问刘宇竤,「你查过这家美容诊所?」

    刘宇竤点点头,「他去之后,马上叫人去查。诊所内有两个医生分别是50多岁和20多岁的医生,两人是父子关系,这两人目前还看不出问题。美容护士倒是挺多有10来个,来来去去都待不久,最长的只待1年半,最短的3个月。客源大部分都是老主顾,有时候会来一些新面孔,听说都是老主顾介绍去的。若要说有问题,护士的流动率大到让人怀疑。」

    桑轻迁沉吟了一下,「那查查看,那些护士都到哪儿去了?还有客源也查一下,里面应该有问题。」

    刘宇竤,「已经派人去查,还没有消息。」

    桑轻迁怀疑的问道,「和Akila见过面的人,都没问题吗?」

    刘宇竤,「Akila最近都是和不同地盘的老大见面,见面时都一定会叫上小姐,不像一般老大的会避开小姐得做风。」纳闷归纳闷还是找不出Akila的破绽。

    桑轻迁更加怀疑,「能打探都谈些甚么吗?」

    刘宇竤有些犹豫,「……好。」他第一个就想到元莺,透过元莺是最快的,但元莺目前行踪不明。

    两人分开后,刘宇竤找上小炳,小炳打探消息还是有一定的水平,当初当混混时,小炳在刺探消息这方面,道上有一定的口碑,当初自己曾经救过他,找他入伙时他也二话不说,就脱帮过来帮他,找不到元莺的情况下,只好请小炳出马。

    刘宇竤,「阿炳,麻烦你一件事。但是一切小心,人安全最重要。」小炳毕竟在道上有些名声,被发现就危险。

    阿炳,「给我点时间……」

    刘宇竤,「只要知道商谈的内容即可………」

    阿炳腼腆的说,「我知道……,会小心的。」

    刘宇竤和阿炳分开后就住处走,路过自家小区前的饭店,看见一个熟悉的侧影,感觉好像元莺,就快步追上前去打招呼。

    刘宇竤拉住”元莺”的手,「元莺………」

    当被刘宇竤拉住手的女人转身面对时,刘宇竤愣住了,她只是长的像”元莺”……,并不是元莺。

    刘宇竤赶紧放手并解释,「对不起……,你和我的朋友相貌很像。」

    陌生女人对刘宇竤微微笑着几秒钟,摇头表示不在意,就转身离开。虽然短短几秒,当她那凌厉的眼神盯着自己时,自己有短暂的压迫感,心里有了丝丝的涟漪,刘宇竤了警惕的心油然生起。

    刘宇竤默默看着陌生女人的离去的背影,自言自语起来,「两人长得真像,只差脸上的胎记……。」。

    刘宇竤打电话给阿炳,让他去调查元莺的身世背景,不要惊动元莺和小丁。刘宇竤本想通知桑轻迁,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有确定消息在告诉桑轻迁。

    某人打电话给桑轻迁,并调侃起来,「你跟我调的资料,让人拿过去给你了。早早跟你说过,李氏三兄弟不是软柿子,你不听。把自己的妹妹也搭进去了,当天”K歌”和附近所有的影像数据都给你。」末了还沾沾自喜的说,「我还开放一些路权调阅权限给你,怎样对你不错吧!」

    桑轻迁不领情,冷冷的回,「你不是说”一定”会确保我家人安全无虞吗?让我无后顾之忧吗?」

    某人吱吱呜呜,「这怎能怪我,……人家小情侣约会,……我们还当电灯泡吗?」

    桑轻迁不予理会,「若还有下次,我们之间的交易取消。」

    某人紧张的说,「………不会有下一次。」

    桑轻千刚和某人结束电话,就接到自家纺织厂经理的来电,说当初设计开发的特殊布料已经有了结果,让他回一趟公司。

    黄经理说对桑轻迁说,「这是最新研发出来不用清洗的材质布料,您请过目。」

    桑轻迁在看过成品后,心里很讶异,表面却不动声色。他很清楚明白自家公司的研发人员,没这样的背景与能力可以开发出来这样的产品,而且公司账目里也没这款的研发经费。

    桑轻迁疑惑的问黄经理,「这产品何时投入研发的?」

    黄经理想桑总是最近一两年才接公司,所以不知道状况,「六年前桑董委托茂有开发公司开发的,有关茂有开发公司一直以来都是桑董亲自督办。」

    桑轻迁接公司的时候没特别注意权利金这件事,没有合约可以参考,猜测以为是原料配方或是设计的权利金,看来不是这回事,回去得好好的看看这笔权利金的来龙去脉。

    桑轻迁试探的问,「你是说权利金?」

    黄经理,「对。」

    桑轻迁看黄经理似乎有知道不多,交代继续测试布料,必须确定布料能排除所有脏污,希望此事能尽快完成。

    桑轻迁笑笑的说,「如果可以的话,这批布料我想3个月后上市,是否可行。请通知各部门将预算交给财务,请财务汇整给我。有关布料的保密协议请大家都签署一份,将违约罚款提高至三亿。」

    黄经理维维诺诺,想这位大少爷比桑董更难应付,眼神看人的时候,像能看穿人一样,在听了桑轻迁说出违约金额后,更是吓出一身冷汗,硬着头皮,「好,安排好后,会通知您。」

    桑轻迁继续笑笑的说,「希望两周内,报告能放在我桌上。」

    黄经理一听脸都绿了,两周----这不是人仰马翻了吗?

    桑轻迁回到自己租赁的办公室,马上查阅有关权利金的文件,怎么找都没有相关合约与文件。只是每年都固定支付给叫茂有开发公司一笔金额。于是,又去调查茂有开发公司,发现这家公司只有5个人,资本额也不到200万,桑轻迁得好奇心更重了。

    桑轻迁着手查一下这5个人的资料,发现这这五个人都是一般的机械背景出身,没有化学或化工的背景和材料开发更搭不上边。在深入调查后有更惊人的发现,这五个人目前都居住在加拿大的温哥华,最近5年在国内都没有出入境的资料,更没消费和就医记录,他怀疑这家公司根本是个空壳兼人头公司。

    只是父亲为何每年付几千万的权利金给这家空壳公司,因此对茂有开发公司的内幕越来越有兴趣。桑轻迁又骇入银行查询茂有开发公司的金钱流向,发现支票一兑现后,化整为零转换成不同的币别后,再转至英属维尔京群岛上的某家公司,这家公司又再转到最保密的瑞士银行。

    金钱的最终流向还是不明朗,不知道最后流入谁的手中。看来这是一件大工程,因此桑轻迁私密了TA1,约好密会地点后,展开另一波的调查行动。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