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0最后一夜-蔡琴

章节字数:2508  更新时间:17-03-08 09: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最后一夜-蔡琴

    "我也曾心碎于黯然离别,哭倒在露湿台阶,红灯将灭酒也醒,此刻该向它告别"

    Akila打给Delano说,「夏秦盛似乎想和我们合作,他的人最近一直想和我们连络上,Brian和吴家连手坑了他不少钱,可能狗急跳墙了,你怎么看。」

    Delano皱皱眉头,「当棋子吧,别太认真,能抛就抛,别惹事上身。」

    Akila,「会有分寸。你要出面吗?」

    Delano,「不了,不是甚么角色。」

    夏秦盛脸上隐藏不住的兴奋,费尽心思想和Delano搭上关系,今天终于如愿了。夏秦盛带着詹晓云和贺有祥出席,想利用詹晓云的美色来勾引Delano,贺有祥则是确保自己的人身安全。

    一行三人到达约定的夜店的包厢,走入包厢内夏秦盛却只看见到Akila一人,Delano并没有出现,脸色相当难看。

    Akila用笑脸迎接夏秦盛,「夏先生,您请座。Delano因临时有事回法国了,派我来和您接洽,希望您不会觉得失礼。」

    夏秦盛当然听得出来Akila的话中话,口气转为热城,「不会不会,只是有些失望。」

    Akila丢下伪装的笑脸,「夏先生,我们言归正传,以您的社会地位,我不太明白我们能帮上甚么忙?」

    夏秦盛看一眼詹晓云,詹晓云就开口道,「我们知道贵。。。。。帮生意涉猎甚广,触角遍布全球,才想跟桂帮合作。」

    Akila眼神阴暗不明,看着眼前的美人色心一起,左手就伸进詹晓云的大腿内侧,右手则蹂躏着詹晓云的右胸,詹晓云脸色大变,伸手想制止,就被夏秦盛凶狠的眼神制止,Akila的手就这样长驱直入自己的大腿深处,詹晓云强忍着委屈不堪,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而Akila对詹晓云的表情则视若无睹,手在詹晓云的裙子内肆意妄为起来。

    在一旁的贺有祥对眼前的情形相当震惊,激动的想出手帮忙,也被夏秦盛狠戾的眼神,逼着将手缩回,一脸的义愤填膺的看着Akila。内心对夏秦盛不满了起来,共事以来詹晓云一直很照顾年纪最小的他,现在她有难自己却只能袖手旁观。

    Akila在看见了夏秦盛的"诚意"后,才和夏秦盛谈起合作,但手仍就没有离开詹晓云,「不知夏先生想和我们合作哪项生意。」说着说着还用舌头舔了一下詹晓云。

    詹晓云感觉恶心难耐,眼眶内的泪水终于忍不住的掉了下来,于是闭着眼默默的承受这一切,心想有一天自己一定要讨回这一切。

    夏秦盛直言不讳,「有关女人的生意,我都想做。」

    Akila冷笑着说,「夏先生好大的口气。你现在没有了经营权,你要怎么和我们合作。」

    夏秦盛脸色紧了紧,没想到对方把自己摸的这么清楚,但补钱坑这件事对自己是势在必行,「你希望我怎么做,你才愿意和我合作。」

    Akila说到正事,双手才离开詹晓云,「我手里有一批货,如果你能成功的把它弄进美国,那就开起了我们的合作之门,具体的细节吴墨俪会和你说。事成之后,吴墨俪会告知你下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Akila说完后,站起来将桌上昂贵的酒打开来洗手,双手在夏秦盛的衣服上擦干,挑臖的看着夏秦盛,夏秦盛寒着脸看着Akila这一切的动作,Akila走前用手勾起一直低着头的詹晓云,詹晓云来不及收起眼里的恨意,这一切都被Akila看在眼里。

    Akila笑着对詹晓云说,「我喜欢有挑战性的事」接着转头说对夏秦盛说,「以后和我谈事情都要带着这美人,没有美人就不用谈了。」

    Akila说完重重的一个吻落在詹晓云的唇上,又很快的抽离詹晓云,「发怒的母狮子还是不要惹比较好。」说完人就离开。

    夏秦盛憋着一肚子气,一站起来就甩了詹晓云一巴掌,数落的骂着,「婊子的工作又不是没做。过,装清纯给谁看,这次的合作若失败,就送你去妓院。」

    詹晓云毫无防备的挨了夏秦盛一巴掌,清醒过来后憎恨的看着夏秦盛,若不是他自己怎会有这样的屈辱,想到以后还要让Akila这样摸自己,又听到夏秦盛这样污蔑自己,就更加愤愤。

    詹晓云站起来,冷言讥笑着,「如果我是妓女,那你就是嫖客。。。。。。。。彼此彼此。」

    夏秦盛满脸狰狞,抬起手往詹晓云的脸上招呼过去,却被贺有祥制止,转头恼怒喝斥贺有祥,「你这个杂种,放开我的手,你不配碰我。。。。。。」

    贺有祥深怕一松手夏秦盛又对詹晓云下毒手,紧抓着夏秦盛的手不放。

    夏秦盛震怒的吼,「杂种。。。。。。。。。。。。。。。」话还没说完

    詹晓云大声反博道,「杂种你也有两个。。。。。。。。。。」

    贺有祥没想到詹晓云今天胆子这么大,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直接把夏秦盛打晕,打电话郭艳光郭艳光和卢定方来接人。

    郭艳光和卢定方一进包箱内,先看见詹晓云红肿的双颊,身躯微微颤抖的模样,共事这么久,从没见过詹晓云这么狼狈的模样,两人纷纷用眼神询问贺有祥发生甚么事。贺有祥看着开门进来的两个人,自己不知道怎么说才适合,又不想说出实情,怕贺姐受二次伤害,吞吞吐吐又含糊的说,「詹姐被老板打了。。。。。。。。。。」

    郭艳光和卢定方才发现自家老板横躺在沙发上。两人迅速转头看贺有祥,异口同声的指着夏秦盛问,「你干的?」

    两人都用着你有种的眼神看着贺有祥,贺有祥抚额表示自己也是出于无奈。四人准备离开夜店包厢时。

    贺有祥对詹晓云说,「詹姐,你先回去休息,怕老板明天还会找你。」

    不明就理的郭艳光和卢定方,却要贺有祥先担心自己,明天怎么对老板交代。贺有祥帮詹晓云叫了部车,坚持让詹晓云先离开,这时候郭艳光和卢定方才觉得还有内幕。把夏秦盛带回住所后,交给管家陈明天,郭艳光和卢定方追着贺有祥问今天的事。

    贺有祥把今天和Akila说的交易告诉大家,但Akila对詹姐的事一字不提。

    卢定方愁着脸,「看来老板很认真看待这件事,势在必行了。」

    郭艳光两眼直盯着贺有祥,「说了老半天,我还是不明白,老板为何要打詹晓云?」

    贺有祥先是一脸的惊讶,原来郭艳光早知Akila的事,所以刚刚他的重点不在Akila,而是詹姐被老板打,一脸为难的模样,「我不想说!」

    郭艳光双手环胸,直盯着贺有祥,「是不是老板让詹晓云去伺候Akila,而她不愿意。。。。。。。。。」

    贺有祥低着头不承认也不否认,卢定方很惊讶的看着郭艳光,对自己老板的肮脏龌龊很不齿,恨恨的说「要小姐夜店多的是,干嘛非得詹晓云,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

    贺有祥这时候才抬起头来,「有办法救詹姐?」

    郭艳光咬牙切齿的说,「要救詹晓云就得配合Akila。。。。。。。。。。。」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