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5

章节字数:2702  更新时间:17-05-14 19: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桑轻迁离开法国前,小炳已经恢复意识,让小炳刘宇竤通电话报平安,刘宇竤让小炳接受桑轻迁的安排,小炳点点头。

    桑轻迁把手机还给小炳,让他康复后自己拿给刘宇竤。小炳执意把手机交给桑轻迁,让他转交给刘宇竤,里面有刘宇竤要他调查的信息。桑轻迁点点头表示会转交给刘宇竤,让小炳放心养伤,伤好了在回国。

    桑轻迁原本计划一周内回到国内,人算不如天算,小炳一周后才清醒过来,又等了两天小炳才能开口说话。等自己赶回国内时,机场上的大屏幕正播放昨天下午的帮派大火并。

    刘宇竤接获小丁货被劫走,还引起帮派大火并。当然刘宇竤也接到郭艳光的关切电话,对于事情败露和消息走漏,要刘宇竤须负担起一切责任,如果"货"出了问题,刘宇竤要一肩扛起。

    刘宇竤只好安抚郭艳光,说等自己查明一切真相后,一定会给他一个交代。

    刘宇竤叫小丁说明当时的状况,小丁身上带着血眼里有惊恐,「我们一路都没问题,就快到机场时,突然杀出三帮人马来,一句话都没说就开战,目标是朝着货来的。三派人马在大马路上就直接开战,暝帮的人多,其他两派不敌暝帮,最后都分开逃窜,枪战时有一个备两派人马拉扯时,被流弹所伤。。。。。。当场死亡,尸体我们带回来了。。。。。暝帮趁乱带走一个。。。。。。。。。。。」

    刘宇竤阴着脸问小丁,「尸体呢?」

    小丁低着头不敢看刘宇竤,「元莺去处理了。。。。。。。那个叫樱花的女孩在暝帮手上。。。。。。。。小兵说,他们出门没多久车就让人睹了,一群人围殴他们5个,把他们打晕后丢在郊外的寒洞里。。。。。。。。。」

    刘宇竤阴沉的问,「出货这件事只有美容诊所和我们三人知道,是谁泄漏出去的。。。。。。。。」

    小丁说有些惊慌,「出事后,元莺也打电话给我,问我相同的事。。。。。。。,同时也保证美容诊所不会出卖咱们。大哥,真的不是我。。。。。。。」

    刘宇竤寒着脸,对小丁说,「难道是我吗?」

    小丁赶紧摇头,「没。。。。没。。。。。,没那意思。。。。。。。」

    刘宇竤满脸不甘,用着狠戾的口气说,「我一定会调查清楚,是脽在后面扯我后腿。我要杀一儆百。。。。。。。。」

    小丁被刘宇竤狠戾的口气吓的,一直以来刘宇竤从未对他摆出大哥架势,这是刘宇竤第一次杀气外露,气场很吓人,小丁结巴,「大。。。哥。。。。。。您。。。。别。。。。。。。」

    刘宇竤打断小丁,「人家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要我忍气吞声吗?以后怎么带人。。。。。。。。」

    小丁心一慌,「大哥都是我的错,我没安排好,出了。。。。。纰漏。。。。。。。。」

    刘宇竤的杀气很重,「你是该罚。。。。。。。。。」

    元莺走了进来,「不关小丁的事。。。。。。。。。。。」

    刘宇竤脸色不善,「你来干甚么。。。。。。。。」

    元莺双手握拳,不畏刘宇竤,挺身替小丁说话,「那两个人之前都是暝帮的人。。。。。。。」

    刘宇竤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元莺明白刘宇竤眼里的含意,仍就无视刘宇竤的抹黑,压下心里的惧意说,「我问过里面的人,有人听到樱花和暝帮的人通话。。。。。。」。

    刘宇竤冷笑一声,「死无对证,随你掰。。。。。。。」

    元莺将手里的录音档放给刘宇竤听,声音很小而且断断续续的,大部分都听不出说甚么,但有一句"暝帮的人"特别清晰。

    刘宇竤身上的杀气才渐渐散去,「这是从哪里拿到的。。。。。。。」

    元莺松了口气,「和樱花同寝室的人。。。。。。。」

    刘宇竤问元莺,「里面还有几个是暝帮的人。。。。。。。。」

    元莺摇摇头,「。。。。。。。。。。。」

    刘宇竤不耐的说,「是不知道还是没有。。。。。。」

    元莺,「还要再清查才知。。。。。」

    刘宇竤,「给你三天的时间,只能给你这么多。。。。。。。。」说完就转身离开。

    刘宇竤一走,元莺走过去小丁身边,「对不起,都是我管理不当,让她有机会对外传递消息。。。。。。。。」

    小丁摇摇头,抖着手拍着自己的胸埔对元莺说,「刚刚真怕老大把我宰了。。。。。。。」

    元莺看刘宇竤离开的方向,「我能理解,毕竟第一次接单,就出了这样的纰漏,以后谁还愿意和他做交易。。。。。。。」

    小丁缘埋怨道,「对方也不说清楚,出了这样的事,就找我们背黑锅。。。。。。。。」

    元莺没有附和小丁,在这道上做生意,都恨不得把对手大卸八块,解心头的郁闷,谁会顾及对手的感受。

    元莺扶着小丁,「带你去擦药吧,你身上也有伤。。。。。。。」

    小丁刚才吓的忘了身上的伤,松懈下来后来觉得疼。唉呦一声后,跟着元莺去疗伤。

    第二天一早,头条新闻不断放送,暝帮昨天晚上有一堂口让一队黑衣人给撬了。小丁一看到新闻就瞪大眼看着元莺。

    小丁用着颤抖的音调,对元莺小小声说,「昨天老大发狠说要去拔堂口,杀一儆百的。。。。。。。真的去了。。。。。。。」

    元莺看着电视上的新闻,原本对刘宇竤并不看好做黑的素质,看来她真的看走眼。。。。。。。。经过这一役,刘宇竤的名号算是打响了,但暝帮会这样就算了吗?

    两人震惊的看着眼前浑身是血的人,手里还抓着叛徒樱花,刘宇竤把樱花丢给元莺。

    刘宇竤阴騺的说,「再出问题,把你们两个也卖了。。。。。。。」

    元莺和小丁让刘宇竤身上的杀气,吓得忘了要回答刘宇竤。刘宇竤不理会两人,转身离开。元莺才想到被丢在地上的樱花,蹲在樱花身旁,把樱花的身体板正,发现樱花满脸满衣的血,也不知道是樱花还是刘宇竤的。。。。。。。。

    元莺让人把樱花清洗干净,清洗的时候,浴室不断传来樱花的凄厉尖叫声,听得让人都毛骨悚然起来,不断猜测樱花到底经历了甚么,才会发出那样的骇人的尖叫声。

    刘宇竤回到后住所后,将全身沾血的衣服丢进壁炉内焚烧,才去地下室清洗一身的血,自己虽有受伤,但都只是皮肉伤,这一场立威的战役,让自己能痛痛快快的打一场,那感觉真好。不管是竞技场还是格斗场,每次出手都不能尽兴,都得留一手,免得没有对手较劲。酣畅淋淋的打这一场,全身筋骨通体舒畅。

    清洗完后上一楼,就闻到香喷喷的饭菜香,饭厅没看见人,桌上留着一张纸条和打开的医药箱。纸条上写不是清单而是嘱咐自己要擦药完再去睡。

    刘宇竤看着纸条心中有一股暖流流过。。。。。。。。。。。。。。。。

    「看你笑的春心荡漾。。。。。。」桑轻迁的声音从客厅传了过来。

    刘宇竤,「你怎么来了,是小炳吗?」

    桑轻迁把小炳的手机拿给刘宇竤,「今早回来的,小炳让我把手机给你,他说里面有重要讯息。。。。。。。。。。。」

    刘宇竤将手机接过来后,译码后将影片放出来看,才知小炳为何会遭毒手。。。。。,「是他。。。。。。。。。」

    桑轻迁纳闷的问,「你认识。。。。。。。」

    刘宇竤把小炳收集到的影片和资料全都给了桑轻迁,自己开始坐下吃饭---思考。

    桑轻迁看完后,沉思好一会。

    最后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和你想的一样。。。。。。。。。。。。。。。。」

    接下来的一周,暝帮不断的让其他帮派围剿,最后将地盘拱手让出后,围剿事件才逐渐落幕。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