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生死之战

章节字数:5951  更新时间:16-09-17 12: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故人庄’是天山寺脚下最小的一个村庄,在江湖上颇有名气,地方不大但风景独具魅力,是切磋武艺的不二之选。

    夜色已晚,轻风略过,几片黄叶脱离树枝随着轻风缓缓飘荡着,淡淡的月光笼罩在了整个故人庄,在这淡淡地月色下故人庄的红连亭外出现了一男一女,男子看去已是而立之年、个子不高体格偏瘦、留有短须,女子与其年纪相仿但花嫣柳媚,两人穿着朴素、得体端庄,各背有一把剑,女子手中还抱有一襁褓,两人时不时向襁褓中望去,笑逐颜开。此时,一片黄叶飘落到了男子掌中,看了一眼后挥手抛出。同时已听到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这脚步声正向他们靠近速度之快,随着一阵风划过此人已出现在他们面前,转身后此人双指间夹住了刚才那片黄叶。

    男子与女子对望了一眼,露出淡淡笑意,将目光落到了眼前此人身上,女子开口道:“云天好身手啊!”

    此人含笑回道:“红梅大嫂过奖了。”话落,将目光转移到了她身旁男子身上,两人目光凝聚,一声大笑后紧紧簇拥在了一起。

    身后另一女子气喘吁吁赶了过来,“大哥,你可要替我做主啊,你看他听说是大哥邀约,便抛下我母子匆忙赶来,我可是抱着他的骨肉,你说我一个妇道人家容易吗?”

    “看来都是大哥的错,弟妹切莫责怪贤弟,只因我俩兄弟情深久别重逢,回头让你红梅大嫂给你做几件新衣衫,算是大哥陪不是!”

    “既然大哥都开了口,那我且饶他一回,上次红梅大嫂托人送来的衣衫我还没穿,就不必再劳烦大嫂。”

    红梅含笑:“紫云不必客气,回头我再给你做几件,他们男人之间就这样,不必理会,今日难得相逢,定要陪我说说心里话。”

    先后现身的两名男子名曰张易山和胡云天,红梅和紫云分别是其妻,胡云天夫妇年纪尚轻,胡云天同样个子不高但体格略魁梧,而紫云则更是花容月貌。张易山和胡云天虽隐居多年,但其名声未减,当年两人可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侠客。

    四人谈笑风生围坐到了红连亭内石桌前。

    胡云天道:“大哥今日邀约相聚在此实乃阔别重逢,自从五年前那场正魔交战后我与大哥就素未谋过面,今日还有机会相聚在此,定要与大哥好好痛饮一番。

    “好,今日大哥定与你不醉不归,不过在痛饮前我们先谈正事。”

    “大哥所言极是,大哥在书函中提及为幼子取名之事,可叹我们乃习武之人,为儿取个名实属难!”

    红梅略笑:“云天不必苦恼,今日相邀便是有备而来,我与你大哥同时想到一人,相信此人定能不负重托!”

    紫云与胡云天对望了一眼,紫云追问:“不知大哥大嫂想到的为何方高人?”

    红莲亭外,这时一股阴风袭卷而过,花草树木也随着这阵风摇摆着,并发出阵阵沙沙作响。在月光的照射下,十来个黑衣蒙面人已埋伏在了四周的草堆丛中,正向红莲亭慢慢靠拢。而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也在移动着。

    红梅回笑:“此人便是天山寺的主持方丈‘无休大师’。”

    “不错,无休大师可是一代高僧,求他定不成问题,还是大哥大嫂想得周到,只怪我愚钝不及大哥大嫂思虑周全!”

    “哈哈。。。何须如此自责,你们没想到的事情还不止于此。”这时在他们四周发出一阵阴笑声,四人这时才发觉已中埋伏,月光渐渐变暗似乎已被重重杀气所笼罩。接着那十几个黑衣人已经围住了红莲亭,那个若隐若现地神秘人也现出了真身,是一个老者看去已年过五十,整个人漂浮在半空中披头散发,目光怒视着他们。

    随后从他口中发出嘶哑的声音道:“你们应该没想到今日便是你们的死期?”

    胡云天怒斥:“欧阳孤独,你竟然还活着?”这个神秘老者正是如今称霸一方被人们称作为魔派,而正义派人士人人皆而诛之的地魔谷谷主欧阳孤独。

    欧阳孤独笑道:“老夫还没那么容易死,老天还要留着我这条老命来为你们送行。”

    “五年前,真不该留你活口!”张易山微微低头,一脸悔意。

    “活口?对啊,大哥你当年不是已经杀了他吗?怎么…怎么…?”几人顿时觉醒,胡云天急着问道。

    这时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张易山身上。

    张易山双拳紧握,切齿悔恨:“是我错。。。当年我向你们撒了谎。那场正魔交战后我便让你带着红梅和紫云先走,当时我的剑顷刻间便可夺他性命,只因后来他让我知道了一件事实,因此。。。”

    看着张易山一脸痛苦,红梅紧握他双手,轻声道:“山哥,你不必再自责了,不管实情怎样我都相信你是有苦衷的?”

    欧阳孤独轻笑:“看来张大侠是不愿说出口,就让老夫来告诉你们吧,也好让你们死得安心。不错,当年老夫是差一点就死在张易山剑下,只因我知道了他身世秘密方保住了性命。此事还要回到二十五年前,张易山母亲还没与他父亲张啸天结为夫妇时,当时他母亲还是我地魔谷的圣女,他母亲那时正当年轻美貌吸引了不少武林之士,而圣女那颗纯结的心一心归属于谷主,不少的武林之士都被回绝,就连老夫也是同样下场。直到在一次武林大会上圣女偶遇张易山父亲,见到张啸天第一眼便被他的凛然正气所吸引,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两人甚是要好如同前世有缘彼此间对对方产生了好感。可惜他们的奸情很快便被发现,传开于世。各帮各派都聚集一起来揭穿这一丑事,正魔双方各维护自己名声一时陷入争执之中。为不引起一场不必要的战争,张啸天和圣女最终持剑自刎,由此终结了这场争议。而在此之前圣女已产下一子,便是张易山,两人早已料到今日之果,在孩子出世不久便托付给无休大师,无休大师深知这是一祸根却又慈悲为怀,无奈将这孩子交给了一对农妇,想以此来保住他性命,恰好我路过此地无意中发现了此秘密,回谷后便撰写了一份存于谷中,也许是我命不该决,这个秘密让我捡回了一条命。试想张易山的身世一旦传开于世,他便是我地魔谷圣女的后代,那张易山连同他有关之人都无法在武林立足,我想这一点你们这些所谓的正义人士应该比我更了解…”

    “不要再说了。”张易山紧握双拳,更是痛苦。

    胡云天拍了拍他肩膀:“大哥,你不必自责,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只怪这魔头太奸诈。”

    红梅将他搂入怀中:“山哥,这不是你的错,过去的就过去了,现在就让我们夫妻来面对这个事实吧。”

    “大嫂,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你和紫云带着咱们孩子去找无休大师,孩子还小不能失去母亲。大哥,我们兄弟俩也好久没一起迎战了,也不知还有没有当年的默契。”话落,胡云天伸手拔剑。

    拔出一半时却被张易山拦住,“云天,我张易山能结识到你这位好兄弟此生已足矣,如今大哥有件事想托付你。”

    “大哥尽管说,大哥的事便是我的事。”

    张易山直言:“我想将你大嫂和小儿托于你,你带着他们到天山寺去找无休大师,既然这是我当年所造下的孽,就应由我一人来承担。”

    红梅将手中婴儿递了过去,:“山哥,我是不会走的,我们曾说过要同生共死,云天,你带着我们的孩子走吧,这里有我和你大哥顶着。”

    “可是…大哥、大嫂…。?”

    此时这些黑衣人已将红莲亭团团围住,欧阳孤独目光中充满杀气:“今天你们谁都别想离开,既然你们这么想在一起,那老夫就成全你们吧。上!”落音,这十几个黑衣人同时拔刀向他们四人砍去。

    “剑出削”张易山四人同时喊出,四道剑光形成剑影飞出,在他们外围形成一个圈旋转着,将他们四人环绕在其中。

    此时红梅和紫云手中的孩子发出了一阵哭叫声。

    张易山突然飞身而起拿起了自己的剑道:“云天,你好好保护好她们这里就交给我了。”说完转身直向迎面而来的黑衣人劈去,数道蓝光从张易山的剑中挥出,刀剑相撞之声随即响彻这夜空,这些黑衣人忽同时飞起至张易山上空同时挥刀砍下,张易山举剑用力顶住这一击,但在黑衣人人多强势下张易山渐渐处于下风,双膝已渐渐向下弯曲。

    双膝即将要脆下时,他心中的一团怒火似乎已被激发:“我本不想伤害无辜,但这是你们逼我的。”怒吼声后,双脚用力一登瞬间冲破重围,一道流光四射将黑衣人震退数尺,待黑衣人站稳住脚时张易山的身影已出现在他们头顶,挥剑数十道剑影四射直穿他们胸膛,黑衣人顿时无法动弹随即倒地。

    半空中欧阳孤独拍手叫好:“看来这些年你功力不但未减,反倒比起当年进步了不少,也罢,今日老夫就与你来决一胜负!”

    张易山并未多说,挥剑直接向他刺去,欧阳孤独身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屏障将剑抵挡,同时挥一道雾气团而出将其震退,张易山被震退不远便停止了,在他身后突现一只手将其扶住,“大哥,记得当年你我并肩作战除恶无数,今日就让我们重返当年,为天下苍生而除恶。”

    张易山深情的看向胡云天重重点了点头,转眼间两人已消失在原处如两道幻影极速转移,此时两人的身影已出现在欧阳孤独一前一后。忽风云变色,乌云迷漫,一触即发,两道剑影疾驰前进直指欧阳孤独,欧阳孤独双手挥起手掌间两道流光显现,此时他两手掌如同两魔爪将两道剑影抵挡。两人奋力刺去却无法刺穿魔爪,掌间的两道流光形成了两道波光,突然波光极速上升三道身影紧跟其上,在欧阳孤独的掌控下波光极速旋转渐渐形成了两道漩涡,两人已感觉有些吃力手中剑也已开始被卷入其中。眼见剑身已被卷入只剩剑柄时,忽两道怒吼声起,一蓝一绿两道流光从张易山和胡云天两人周身爆发四射出,这一刻四周随之动荡,两人手中的剑随即脱离漩涡而欧阳孤独被震退。被震退数尺后欧阳孤独稳住脚似安然无恙,回过神时眼前两人已消失同时已感觉到两股气流在逼近,抬头望去张易山和胡云天两人已出现在他头顶,两人对望一眼后挥剑同时喊出‘剑啸四海’,两人手中剑同时飞出幻化出万道剑影,在上空盘旋一周后直接向欧阳孤独射去,在这万道剑影的冲击下欧阳孤独已无法抵挡被直逼后退,一声响后欧阳孤独直接撞到了山石上,落地后嘴角处已留有血丝。这万道剑影逐渐收拢最终化为两把剑原形回到了两人手中。

    几人脸上已露出了笑意,两人刚想漂落时,欧阳孤独突然站起了身,嘴角同样含笑意:“你们未免高兴的太早了,以为这样就能将我打败?不过你两的‘剑啸四海’比起当年的确有很大进步,老夫算是已领教,接下来该是让你们领教的时候了!”

    话落,只见他的身体发生了变化,一层层红色的雾气从身上飘然而出飘浮在他身体四周,随后将他包裹在了里面形成了一个红色的圆球飘浮而起。同时他身体发生了微变,魔爪再次现出,周身血红色光芒将这夜空照亮,在流光的映射下此时的欧阳孤独如同一个恶魔。

    “阴阳界?”张易山一声惊讶。

    胡云天也心存疑虑:“大哥,难道这就是消失已久的魔功‘阴阳界“,难不成他。。。?”

    此时欧阳孤独外围的圆球突然消失变回了人形出现在两人身前,已变得阴阳怪气,样子比刚才更可为可怕,身体时隐时现发出血红色的光芒。

    “不错,老夫所修练的正是“阴阳界“。五年前我惨败于你们之手,当时我便已立誓如能生还定报此仇,在这五年里我毕门修练,皇天不负有心人让我练就成了魔界之霸。此时他的声音变得更加沉重了接着道:当年你们毁我的一切今日我要让你们一并偿还。”

    话落,他右手一挥一团红色雾气如同一条蟒蛇一样成直线形冲向他们,张易山登空直接迎上只是他这次没有用剑而是将右拳伸出,慢慢形成了一个十倍大的拳头夹带着蓝色光芒直击迎面而来的红色雾气,在拳头与雾气接触的那一刹那发出了巨大的威力,张易山整个身体在半空中摇晃着后退了数尺。这时那团红色雾气发生了变化,雾气再次慢慢聚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蛇头。胡云天见形式不妙飞身持剑直接向蛇头刺去,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当他们联合出击将要击中蛇头时,这蛇头突然消失,等这蛇头再次出现的时候它已张开了大嘴将张易山的拳和胡云天的剑咬在了口中,随后蛇头一摇摆将两人甩了出去,被甩出瞬间两人想再次合力可为时已晚,欧阳孤独的身影已出现在他们眼前,不等两人有还手之机,两道魔爪已挥出凝聚四周血色气流形成两道巨爪重重击向两人胸膛,两人顿时被击出重重撞在了十尺外的石壁上,跌落后‘噗“的几声吐血不止。

    欧阳孤独突然转移了目光,将目光转移到了红梅和紫云手中的孩子身上,蛇头再次发动攻击直接冲向红梅和紫云。眼前蛇头已逼进红梅右手用力一推将一旁的紫云推了出去,紧接着在孩子手臂上咬了一口后将孩子抛向了紫云,大声道:“紫云接住,好好照顾我的孩子。”接着持剑而起刺向那蛇头。

    看着被抛过来的孩子紫云转身飞向孩子。就在紫云将要接住孩子之时,‘啪’!的一声紫云被一掌击中,欧阳孤独突然现身一掌将紫云击飞,一个转身将孩子抱在了手中。紫云被击出数尺远跌落地,婴儿声嚎啕大哭回荡四周。

    见到自己的孩子被欧阳孤独抱在手中,也顾不得再和蛇头周旋,红梅使出了她全身的力气用剑刺向欧阳孤独。可是就在她转身刺向欧阳孤独地那一刻,蛇头突然变成了一把利剑从红梅的背后直穿而入穿过了红梅的身体,‘砰“的一声红梅从空中跌落在地。看到这一幕张易山悲痛欲绝。

    欧阳孤独突然挥手,那把由蛇头变成的利剑忽回转向躺在地上的紫云刺去,当剑离紫云还有一尺远时,一个身体突然现身挡在了她身前用双手狠狠抓住了那把剑。

    看着血液从胡云天的双手中一滴一滴流出,紫云心中巨痛泪水流出了她眼眶,悲痛欲绝道:“天哥!”

    胡云天用尽力气,大声道:“快。。。你快带着孩子去找无休大师!”

    “不。。。不,要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这边张易山也缓缓来到了红梅的身边将红梅扶起紧紧贴入自己怀中,渗满眼眶的泪水滴落到了红梅的脸上。

    红梅缓缓睁开了双眼用尽最后一口气对张易山道:“救。。。救我们的孩。。。孩子。”说完整个人倒了下去。在倒下的这一瞬间,红梅凝视着他露出了微笑,张易山双膝落地。

    胡云天用尽力气将紫云推开:“不要管我,你赶快走啊!要让我们的孩子好好活下去!”

    “天哥,你等着,等我将孩子安顿好后我就来陪你。”紫云抱着孩子一边后退一边泣声道。

    直到紫云的身影消失,胡云天心中才松了口气,再次站起身持剑向欧阳孤独刺去,不料蛇头再次形成出现在他跟前,蛇头连同剑将他双臂死死咬住,蛇头用力摇摆奋力将其甩出,张易山飞出将其接住,但此时胡云天双臂已断,生命危在旦夕,看向张易山胡云天嘴角依然露出微笑:“大哥,能与你相识是我此生荣幸,可惜我不能再和你并肩作战了,望来世我们再做兄弟。”紧接一声大笑后,胡云天已双眼紧闭躺在了张易山怀中。

    看着渐渐远去的紫云欧阳孤独正想去追,却被一个充满杀机的身影挡在了面前,“还我孩子!”张易山愤怒道。

    欧阳孤独冷笑:“五年前,你们杀向地魔谷时可有想过我的亲人,你们毫不留情不留活口,今日我就要让你孩子成为我地魔谷的人,我要将他培养成一个杀人魔,把你们这些所谓的正义派人士统统杀尽!”

    话落挥手向张易山抓去,张易山也挥剑刺去。此时欧阳孤独的魔爪如同钢铁般,剑根本无法刺入,魔爪狠狠抓住了剑身,两人在半空僵持着。忽听‘砰‘的一声,张易山手中的剑突然破裂,瞬间,眼前魔爪已穿入了他的身体。此刻张易山呆住了,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刻,直到魔爪收回,整个身体从空中缓缓飘落,血液从他胸口处不断流出,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爬到了红梅身上倒下了。

    “谷主,胡云天的妻子跑了我还要不要去追?”一个身影出现在欧阳孤独的身后问道。

    欧阳孤独将手中的孩子交给了此人,挥了挥手:“逆天,不用了,有了他就足够了。”而此人正是地魔谷的副谷主莫逆天。

    欧阳孤独刚说完就从口中吐出一口淤血,接着对莫逆天做了个手势:“不用问了,回去再说。”

    欧阳孤独手中的婴儿依然嚎啕大哭响彻这夜空。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