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出类拔萃

章节字数:6174  更新时间:16-09-21 12: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年后

    胡善静己突破了‘青天诀’第五式,经过了每天的蹲马步后此时他的体魄比一年前结实多了,己不在是一年前那个虚弱的男孩,也不再是那个只蹲一个时辰就说累的男孩了,如今别说只蹲一个时辰就算蹲一天两天对于此时的他来说都是小菜一碟。

    这天天气不错,风和日丽。胡善静很早便起了床,因为今天与以往不同,今天是他在练武房学习一年后将要离开的日子。走出了大门伸了个懒腰,随后来到了以往的训练基地‘练武场’。看着这些平时和自己接触最多的木桩他微微笑了,双手轻轻地擦拭着木桩上的灰尘,而这些木桩也似乎感受到了他的这一份热情,在一阵风的吹浮下这些木桩全部被吹倒了,像是在行礼。胡善静二话设说急忙将这些木桩扶了起来,而这次他没有使用‘青天诀’而是用手将这些木桩一个一个扶了起来,这也许是对它们的回礼吧。目视着这些木桩微微叹了口气,转身来到了周边花草丛中躺了下来。

    望着天空那朵朵飘过的白云仿佛在心底流失,“一年了,没想到一年这么快就过了,回想当初我本不愿来,可如今心中又有点舍不得离开。在这一年里师兄对我很好,虽然有时对我很凶但那也是为了我好,还有老前辈对我照顾有佳,如没有老前辈的指点我也没这么快突破‘青天诀’第五式。虽然还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但总觉得身边的人就如亲人一样,也许大师兄说得没错我将来一定要干出一翻大事业来,不辜负了这些对我好的人。而父母为我取名为‘善静’也许有另一层意思吧,希望我有一颗善良的心有一颗上进的心。”想到这他轻轻地闭上了双眼。

    “善静,善静!”吴峰在练武场上着急的喊道。听到吴峰的喊声后,胡善静缓缓睁眼,仿佛这一觉睡了很长时间,起身向吴峰迎了过去。

    “你跑去哪了?前辈特意为我们做了他平生最拿手的一顿饭,现在就等你了。”

    胡善静微微低头:“师兄,对不起!我刚才出去散散心让你们久等了。”

    吴峰走过来抚摸着他的头:“只要你没事就行了,我们赶快进屋吧前辈还在等着我们了。”

    地魔谷,莫逆天家。

    经过一年的磨练后欧阳信和莫玲儿都变得成熟了许多,莫玲儿不会再耍小孩子脾气更增添了几分姿色,欧阳信变化不大唯一变了的就是对欧阳孤独有了一定的好感,不再是用以前那种陌生的眼光去看待,有时还会叫义父。欧阳信此时已经突破“斩断决“第四级,而莫玲儿则突破了第三级。

    莫玲儿今天心情特别好,一大早便把欧阳信叫到了前面那片树林。

    ”今天我要和你经比试一场,爹老夸你说你比我有天份,虽然你突破了“斩断决“第四级而我只突破了第三级,但我并不认为就比你差。如果我今天输了便服输,如果今天你输了那你以后都得听我的。”

    “玲儿,不得对信儿无礼。”这时莫逆天夫妇从他们身后走了出来,莫逆天指责道。

    “爹我哪有,我只是想和他比试比试,这有何不妥吗?既然学了如不常练和不学有何区别?”

    玉青:“逆天,咱们玲儿所说也不无道理,你就依了吧就让他们比试一场,也好让我们看出他们不足的地方以便指点。”

    莫逆天微微点头轻叹:“好吧,但玲儿你要记住只能点到为止。”

    “知道了爹,你就放心好啦。”话落莫玲儿走到了离欧阳信五尺外的地方停了下来。

    “欧阳信,你接招吧。”说完她的表情大变,不再是刚才得意的样子,变得很严肃、凶狠了许多。

    右手挥出石指向前,指间突现红色光点闪闪发亮,飞身而起指间直接刺向欧阳信,面对莫玲儿的的突然袭击欧阳信并没有退缩而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可让莫玲儿出了一身冷汗心想”他为何不躲闪?”可这并没打乱她头绪指尖如同一把利剑渐渐逼近,直接向欧阳信胸膛刺去。瞬间,欧阳信的周身突然出现了一团红色光膜将他与莫玲儿隔开,登空飞起缓缓漂浮在了半空。令莫玲儿击了个空后怒气冲天紧随跟上,此时的莫玲儿比刚才更加凶狠了,接下来的每招每式都狠而有力。面对着莫玲儿欧阳信却没有后退半步,但也没有反击只是在防守,莫玲儿每出一招都被他防守得死死的,让莫玲儿始终保持着离自己一尺的距离,使得莫玲儿无法靠近自己,莫玲儿却不死心,每出一招都将致命。

    竹林深处出现了两个身影,其中一个身影说道:“谷主,看来少主并不比玲儿差,虽然没有反击却能将对方防得死死的。”这俩人正是欧阳孤独和心魔。

    欧阳孤独摸了摸下巴胡须轻叹:“信儿的确不在玲儿之下,从刚才出手来看信儿突破了‘斩断诀’第四级,而玲儿只突破了第三级而已,所以信儿能防住玲儿的每招每式。看来老夫没有看错,一般人在一年中最多也就突破第三级,而信儿却能在无先天基础的条件下,在这短短一年中突破四级,可见他和他父亲一样是块习武的奇才啊!”

    “谷主,这是好事!能得到少主这样的奇才可见老天都在帮您,可您刚才为何叹气?”

    欧阳孤独回笑:“你也看到了,玲儿每出一招都将要对方致命,而信儿面对致命的敌人虽不后退却也不主动去攻击,从这一点虽然可以看出信儿是个不怕死的人,但同时也暴露出了他的致命点‘心善’,也许是留有他父亲的遗传,这一点也正是老夫所担心的。”

    欧阳孤独接着道:“‘斩断决’是本谷独门武功修练时须要讲究一个‘狠’字,不够狠就不能发挥到最佳。此决的第六、七级更体现出一个狠字,当突破第五级后要想突破第六、第七级就必须把狠字放在首位,否则的话不但不能突破反而会造成‘走火入魔’。老夫是担心信儿突破第五级后由于他不够狠导致在突破更高级层上‘走火入魔’,这是其一。其二则是由于他的这种性格,或许将来会有背叛我的一天!”

    心魔:“属下明白了,还是谷主想得周到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这件事先暂且搁一边,老夫现在要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修练‘阴阳界’上,只有练成了‘阴阳界’到时就由不得信儿不服从,如他真不服从便是自取灭亡,老夫要他们顺我者苍,逆我者亡!”

    心魔拱手:“属下预祝谷主早日休得正果,早日登上武林宝座。”

    此时两人在半空中打斗的更加激烈了,莫玲始终保持着进攻的招式而欧阳信则保持着防守的招式,他虽然没有受伤但在莫玲儿的强烈攻式下被逼得步步后退。然而就在欧阳信被逼得走投无路时突然在他们中间出现了一双粗大而有力的手,一只手抓住了莫玲儿而另一只则抓住了欧阳信使得他们两人动弹不得。

    “爹,我们还没比完了,你干吗拦住我们啊?”

    莫逆天怒道:“玲儿你太不像话了,比之前我就和你说过只能‘点’到为止,可你…?”

    莫玲儿没好气道:“爹,这不是你说的吗,‘斩断决’只有狠才能够发挥到极限,我只是想知道将‘斩断决’发挥到极限到底有多厉害而已。”

    莫逆天平浮心中怒气:“好啦,从刚才的比武情况来看,你一直都是处于玫击已经把‘斩断决’发挥到了极限,而信儿却一直都是在防守。如果是一个比你低级或平级的人在这种攻势下他不死也会受重伤,可信儿在没还击的情况下丝毫无损,这只能说明一点信儿的武功要强过你,你现在应该心服了。”

    莫玲儿被父亲的这翻话说得无话可说,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当之处,看向欧阳信一脸歉意:“我刚才出招是太狠了点,你…你不会怪我吧?”

    欧阳信的脸色顿时突变,增添了两朵红润,微微低头,嘴角不经意间流露出笑意:“不…不会。”

    “从你的状态来看几乎没有事,现在我也完全服输,以后我也不会再逼你比武,除非是你先提出那我只能舍命陪君子。还有一点我不解的是,我刚才攻击你时你为何不还手?”

    欧阳信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位美女师姐,接着又低下头:“你…你出的招式太快,我来不及还手。”

    莫玲儿心中默默想到‘我知道是他让着我才不还手的,只是他不愿说实话而己。’

    这时玉青走了过来:“好了,都别呆在这里,玲儿你也服气比式就此罢了,见你们两个没精打采的估计打累了,今天你们两个就不用修练了此事我说了算,等回去了给你们两个做点好吃的就当作是奖励你们在这一年中所努力的成果。”

    莫玲儿听到这个好消息后高兴的抱住了欧阳信,欧阳信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全身突然僵硬,一阵后莫玲儿才从高兴中回过神来,立马收回了头低头跑到了母亲身边。两母子走在前方有说有笑不时发出笑声,跟随其后的莫逆天与欧阳信则鸦雀无声,欧阳信脑海中不时回忆起莫玲儿投身怀抱的那一幕,心中默默念道‘不能,我决不能对师姐有任何想法,他们一家人将我养育长大是我的恩人,我只能将她当做恩人一样看待决不能有任何非份之想。’想到这他抬起了头跟随而去。

    此时暗中的两个身影欧阳孤独和心魔也消失在了。

    欧阳孤独的房间,只见莫逆天走了进来,拱手道:“不知谷主急着把我叫来所谓何事?”

    欧阳孤独缓步走到莫逆天跟前:“十年一次的武林大会你应该没忘记吧?虽然还相隔两年但我们还是要事先做好准备,毕竟这是武林各大门派展现自己实力的时候可忽视不得,如今各大长老都一致推荐信儿和玲儿也跟随去参加,老夫昨晚一夜未眠想着此事,觉得他们两个虽然还小没见过事面,但从他们这一年的学习来看的确是块习武的料,所以老夫也认为可让他们两个能借此机会出去锻炼锻炼,一来可以见见事面,二来可以与他人切磋中找出他们的不足之处,因此日后仍要辛苦你和弟妹了,如果老夫没猜错的话他们两个应该已突破第三级了吧?”

    莫逆天回道:“确是如此,玲儿不佳才刚突破三级,而信儿却不付重托已突破了第四级。”

    欧阳孤独微微一笑:“好,信儿果然是块上等的料,也不愧是张易山之子有着他父亲的遗传。”

    听到张易山恩人的名字莫逆天表情微变:“那要恭喜谷主了能得到此人才。”

    欧阳孤独微微点头:“既然信儿已经突破了第四级那突破第五级也自然不在话下,日后再突破第六、第七级就没那么简单,‘斩断诀‘必须得讲究一个‘狠’字,如果不够狠就容易造成走火入魔。相信这一点你应该比老夫更清楚不过了,记得你当年在突破第六级时就因为心存一点善意差点造成走火入魔。”

    “谷主所言甚是,那都是我当年的丑事,让谷主见笑了。”

    欧阳孤独接着道:“也正因如此老夫才放心将信儿交于给你,相信你不会让你那件事在他们身上重倒覆则?”

    莫逆天此时在心中想道:“真没想到他会用这招来压我,哎,这也只能怪我自己当初太过偏信于他,被他玩弄于手掌之中,如今此事成为了他手中的把柄,暂时唯有听信于他了。”

    见莫逆天一幅走神的样子,欧阳孤独接着轻声问道:“逆天,你说是吗?”

    莫逆天拱手回笑:“谷主说的是,我知道怎么做,如果没其它事情那我先告辞了。”

    “逆天那辛苦你了,信儿我就此托付给你。”话落莫逆天敬意后向门外走去离开了房间。

    这时心魔从衣柜后面走了出来:“没想到谷主您还有这一招,这下他不明白都不行了,还是谷主英明以谷主的才智别说只做武林盟主就是做皇帝那也措措有余。”

    欧阳孤独脸色微变轻笑:“看来你的理想比老夫的还要大,不单要做武林盟主还要做皇帝!好了,你也先下去吧没我的吩咐你暂且不要来找我。”

    玉青见丈夫一脸不悦的回来连忙倒了一杯茶递过去:“天哥,欧阳孤独叫你去所谓何事?看你一脸举丧他究竟和你说了什么?”

    听完了莫逆天的诉说后玉青勃然大怒:“他还有脸提及当年的事,当年如不是他从中捣鬼你也不至于落到差点走火入魔,那时说不定我爹还会将谷主之位传授于你,爹也不会遭他毒手。”说到这使她内心触动伤寒。

    莫逆天叹息:“算了,当年的事过去了就过去了,现在我已是别无选择。信儿将来的命运会是怎样只能靠他自己去打造了,希望他父母在天之灵能保佑他。”话落,心情十分沉重走进了卧房。

    青山,练武房,吴峰和胡善静正在收拾着行李。

    “大师兄,我们这次走后日后还能不能在来玩啊?”

    看着紧皱眉头的胡善静吴峰笑道:“怎么,舍不得走?当初我可记得好像有人还不想来呢?”

    “大师兄,你就不要再取笑我了啦,说实话我是真的有点舍不得,尤其是前辈,他对我这么好!”

    吴峰抚摸着他的头:“我当然知道你舍不得,当年我来此学习时何尝不是如此,到后来走时心中也恋恋不舍。日后你如还想来只要师傅同意那你随时都可以来,我相信师傅他会答应的,别胡思乱想了。”

    “你师兄说得没错,你想来我随时都欢迎,这里的大门随时都为你们敞开着。”这时老者邱冠生走了进来一脸善意道。

    “多谢前辈,您的好善静会明记于心,日后有时间定会来看您的!”

    “年轻人不应为区区小事而堕落,应坚强,就让我送你们一程吧,我也还有一些话要对善静说。”

    三人离开了练武房,再次踏上了来时那条熟悉的路上。吴峰向邱冠生开口问道:“前辈,您刚才说有话要对善静说不知是何事?我是否应避开?”

    “我是想给善静在日后人生路上提个醒。”说完给吴峰做了个手势,吴峰也已明白,转身向周边的一块草地走去。

    见大师兄离开后胡善静恭敬道:“前辈请明示,晚辈一定洗耳恭听。”

    邱冠生微微点头:“从这一年我对你的情况观察来看你在武学上是有天赋的,一般人要在一年内是很难练成‘青天诀’第五式,而你却能够在一年内轻易的突破第五式,可见你在武学上极有天赋。当然这也少不了你的用功,在这一年里看得出你非常用功去学习,这一点也是肯定的。因此以你的天赋再加上你的用功我断定在以后的三年内你能突破‘青天诀’第十三式。下面我就教你一套增强修炼的方法希望你要切记。修炼‘青天诀’时每突破一式就要吸收一定的阳气,因为当‘青天诀’突破第五式后要再提升层次就必需吸收阳气来补充能量。‘青天诀’从第六式起便一式比一式难,在修练时必须要一定的能量来平衡,这能量便来自天地间的阳气。每次吸收阳气都要在一天当中阳光最充足之时,也就是中午时分为最佳时段,那个时候的阳气是最纯净的。吸收阳气时只需站在有光照射的地方运行‘青天诀’便会自行吸取,所吸收到的阳气不仅能提升‘青天诀’还能助其发挥到最高境界。这方法是青山派的机密,如今也只有你师傅和你我知道这方法,因此还望你日后在运用此方法同时切记保守此机密。至于我为何要将这方法告诉你,我现在不会说你以后自然会明白,这是我要提示你的其一。

    其二,是当你以后有缘得到了其它武功秘籍修练时不能将其与‘青天诀’一起运行。因为‘阳气’可以蒸发一切,如果两种不同的武功一起运行的话,则另一种武功将会被‘青天诀’蒸发,如此不但修炼不成反而会造成走火入魔。特别是以‘阴’为主的武功万万不能与‘青天诀’一起修炼,阴阳相克且相容。以上这两点有助于你日后修行,你也不必多问我为何要告诉你,日后你自会明白。”

    “前辈请放心,我一定会牢牢记住的。还有…前辈能否透露您的身份,日后我便于记住您。”

    胡善静的话刚说完,只见邱冠生飞身而起在空中留下一句话:“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记住我所说的话,希望你成就大业之日能够维护正义创造和平,将来有一天你自然会知道我是谁的。”

    “善静,前辈呢?”吴峰走了过来,只见胡善静一个人发着呆。

    全身一震,这才回过神来:“大师兄,前辈交待完后便离开了。”

    “既然前辈已经离开,那我们也不宜久留,说不定现在师傅正在等着我们回来。”

    就在他们两人刚离开不久,这时突现两个身影着落到了此地。而这两人正是古云龙和邱冠生。

    “师兄,当年师傅所交待的如今也算是完成一半了吧,相信师傅他老人家也应该安息了。”

    看着渐渐消失的两个身影,古云龙微笑:“当年师傅临终前叮嘱我们如遇到了千年一遇的旷世奇才,就让我将他收为徒好好培养,并将本派修练‘青天诀‘的机密相告,师傅还交待我们一定要助他登上武林宝座,只有此人统领武林天下方能太平,百姓才不会置身于火热之中。如今师傅交待的已完成一半了,日后我们助他登上武林宝座便已完成了师傅的遗嘱,但愿我们没看错这孩子真是千年一遇的奇才,那我们所做的一切也就没白费。”

    邱冠生微微点头赞同:“师傅临终前说过千年一遇的旷世奇才将有两个,一个属‘阳’一个属‘阴’,如今已确认善静就是属‘阳’,而他最大的敌人将是那属‘阴’之人,现在还不知道属‘阴’之人身处何处,看来一切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