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正式入派

章节字数:7818  更新时间:16-09-22 12: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微风吹过,脆弱的树叶的在微风的吹拂下随之飘落,将整个青山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地毯。此时青山山顶一处发出了一阵‘沙沙’作响之声,听似人的脚步从这层地毯经过之声。

    “大师兄,我们终于回来了。一年了,不知道师傅、师娘和师兄师姐他们过得好不好,也不知道其它六位师兄有没有想我们。”而从这地毯上经过的正是吴峰和胡善静。

    吴峰称赞:“善静,看来你真的长大了,知道关心他人了,师傅和师娘知道后定会很高兴的。”

    虽然吴峰的这句赞扬来得迟了些,但对于此时的胡善静来说却是很大的鼓励,脸上不经意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青山派大殿,大殿之上坐着古云龙夫妇。在古云龙妻子周玉身旁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这女孩正是古云龙之女‘古倩倩’,也是胡善静口中所说的师姐,大殿下面以前六名弟子为首站立两排。

    古云龙起身:“知道为师为何要临时召集你们来此吗?因为今天是你们大师兄和小师弟归来的日子。”

    周玉起身接着道:“转眼间一年的时间又过去了,也不知善静在那里学得怎么样,所以我和你师傅商量了一下决定举行一次比武大赛,一来想了解善静究竟学到了多少,二来也想了解一下你们在这一年中进步了多少。同时可利用此次比武从中挑选出六名杰出的弟子,代表本派去参加两年后的‘武林大会’。我‘青山派’弟子较少只有五十四名在其它派中是最少的。虽然我们人少但我们并不比别人差,在以往的几届‘武林大会’上我们的弟子都能进入前四强,所以也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去发挥,也希望在本届‘武林大会’上我们的弟子能进入前二强。此次比武大赛将在五日后举行,你们这几天就回去做好准备。”下边弟子顿时发出阵阵议论声。

    古云龙起身咳嗽了几声,才安静下来:“这件事暂且不要告诉你们的大师兄和小师弟,等一下他们回来了就当只是欢迎他们归来。”

    殿内弟子同时拱手:“弟子遵师命!”

    “师傅、师娘!大师兄和小师弟两人已在殿外等候。”这时一名弟子从门外跑进来拱手道。

    周玉起身:“快,快让他们进来!”

    两人缓缓走了进来所有弟子纷纷站立两边让出了一条道,两人走到最前边同时拱手:“弟子见过师傅,师娘!”

    古云龙双眼直盯着胡善静点了点头:“恩,很好!善静,看来你已经长大了。”话落和周玉对望了一眼。

    周玉接着道:“你此时的身形要比一年前硬朗了许多,看来你这一年没白去练武房,没让我们失望。”

    一旁默默无闻的古倩倩看到了这位和自己一年不见的玩伴,现在变成了一个强壮的青年,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种好奇感,从胡善静进门起就一直盯着他目光没有离开过。

    看了古云龙和周玉一眼后,将目光转移到了一旁吴峰:“师傅、师娘你们应夸奖大师兄才是,这一年在练武房全靠大师兄的精心教导,还有最重要的是师傅、师娘你们能够收养弟子,并细心照顾弟子,如果没有你们想必弟子现在是死是活都还不知道。”说到这泪水渐渐湿润了他眼眶。

    此时大殿内的气氛因胡善静的一句话而改变,由一开始的欢喜气氛变为悲伤气氛。

    周玉走了下来,来到胡善静身边轻轻抚摸着他:“孩子,从你踏入青山大门那一刻起这里就已经成为了你的家,青山上下的每一个人都成为了你的亲人,你要时刻都记住这里就是你的家。”

    古云龙此时也站起身:“好啦,难得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就不要把这种气氛搞杂了。如今善静已修成正果、众望所归也符合了本派弟子的要求,我宣布,从现在起胡善静将成为青山派第五十五名弟子,将得到青山玉佩一块。”

    其余弟子齐声拱手恭贺:“恭喜师傅、师娘又得一弟子。”

    古云龙从身后掏出一块闪闪发光的青色玉佩,玉佩上面刻着青山形状的图案,在图案右下边刻有两个小小的五字。随后走了下来来到胡善静跟前:“静儿,从今天起你正式成为了我青山派的弟子,这块玉佩你要好好保管,它将代表着你的身份。”

    看着手中的玉佩心中顿时化悲为喜,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之情,双膝脆地:“师傅、师娘,弟子日后定勤加苦练,只为光大我青山派!”

    古云龙回到了大殿之上看向所有弟子:“好了,大家都散了吧,静儿你一路上也辛苦了也回去休息吧,峰儿你留下。”

    此时的青山大殿内变得冷清许多只剩下了古云龙和吴峰两人,就连周玉和古倩倩母女俩也离开了。

    “峰儿,知道为师为何要将你留下吗?”

    吴峰拱手:“弟子不知,还请师傅明示。”

    “峰儿,你可还记得为师当年和你说过千年一遇奇才之事吗?”

    “记得,师傅还说如果遇到了此人就将他带回来。”

    古云龙微微点头:“没错,此人现在已经出现了而且就在本派中,我想你应该能够猜到他是谁。”

    吴峰深思了一会儿:“难道…是他…小师弟?””

    古云龙略笑:“其实在这一年里为师一直都在你们身后,只是未现身过。通过观察发现静儿不仅悟性高是块习武的料,且他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本领,他能够将体内的真气协调均衡,即使是受到冲突时也能够转危为安,这也促进了他在短短一年内能突破青天诀第五式。你可知道为师为何要将此事告诉你吗?”

    “弟子不解,还请师傅明示。”

    古云龙靠近拍了拍吴峰肩膀:“因为你是本派大弟子在所有弟子中能独挡一面,且你在为人处事方面也是其它弟子不可及的。从各方面来说你都有能力掌管好‘青山派’,所以我和你师娘、邱师叔商量过了,决定把你定为青山派第一百零八代掌门人作为我的接班人。而有些事情为师必须要早点告诉你,也好让你心中有个底。”

    吴峰突然跪地:“师傅,弟子虽为本派大弟子但比我有能力的师弟有很多,弟子觉得关于接替掌门之事还请您三思!”

    古云龙微微叹了口气:“你先起来,为师早已料到你会如此,你是为师一手带大的为师还不了解你吗?你关心其它弟子固然是好但是掌门之事可不是儿戏,从本派创派至今哪一代掌门不是由大弟子来接任,这是祖训不可违背,所以峰儿你不必再推托,此事为师心意已决。”。

    “师傅,弟子从命就是了,弟子定当不辜负了各位祖师和您的心血,继续光大我‘青山派’”

    古云龙含笑:“有你这句话为师就放心了,刚才我和你说到善静是矿世奇才之事,你暂且不要告诉其它弟子包括善静在内。五天后将举行一次比武大赛,将选出六名杰出的弟子去参加两年后在本派举行的‘武林大会’,为师希望这六名杰出弟子当中能有你和善静。同样此事先不要让善静得知以免给他造成压力,你回去后依然像平时一样指导他,我相信以他的天资能够领悟到‘青天诀’其中的奥妙,好了,你一路回来也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看着吴峰离去的背影古云龙长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淡淡微笑。

    青山派弟子的卧室。青山派弟子的卧房遍布在青山的八个方向,即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将青山大殿围绕在其中,而房间号是按弟子的身份不同来排列,排名前七位弟子住在‘东’字号房,八至十四住在‘南’字号房以此类推…而胡善静较特殊和前七名弟子一起住在了‘东’字号房。

    胡善静跟随着和他一年不见的六位师兄(青山派二弟子胡云、三弟子李刚、四弟子曾浪、五弟子刘剑、六弟子萧青、七弟子张泉)一起从青山大殿回到了东字号房。

    见胡善静一幅闷闷不乐的样子胡云开口问道:“小师弟,你有心事?见你一路回来一直都是闷闷不乐的,能否说给二师兄听听。”由于胡云和胡善静同姓,所以胡云对胡善静特别的好像对待亲弟弟一样,每次胡善静有什么不开心的时候都是胡云第一个开口问并安抚他。

    其它五位弟子也围了过来:“小师弟,你有什么难事就说给我们听,做师兄的来帮你解决。”

    抬头看了一眼这六位犹如自己亲哥哥一般的师兄,心中感到欣慰:“师兄,谢谢你们的关心,我只是有点担心大师兄。”

    曾浪笑道:“原来你是担心大师兄,你就不用担心他了师傅和师娘最疼他,你就放心好啦,说不定师兄现在正受到师傅的表扬了。”曾浪的话刚说完,这时门口出现了一个身影。

    胡善静见到这个身影后第一个跑了过去:“大师兄!”

    其它六名弟子也随即走了过来:“大师兄你可回来了?”话落都用一种疑神看着吴峰。

    吴峰见所有人都看着自己没好气道:“你们不必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师傅叫我留下只是问了一下善静在练武房学习的事,谨此而已!”

    曾浪走过来拍了一下胡善静的肩膀:“善静,我就说了吗,大师兄他会没事的。”同时胡善静的睑上露出了笑容。

    已是夜晚时分,胡善静躺在自己的床上,房间里面呼噜声不断。除胡善静还没入睡外其它人都已进入了梦乡。

    在呼噜声的影响下胡善静没有继续睡,而是独自一人悄悄地走到了外面。一阵微风吹过将他的乱发吹起,抬头看着那挂在天空的一轮圆月眼中流露出一丝伤感。暗淡的月光照在了他的脸上将他那张帅气的脸旁展现出来。

    看着这美丽的星空,胡善静想起了自己从未见过面的父母。心中呐喊:“爹,娘你们在哪里?是不是孩儿不听话做错了什么你们才不要我?爹、娘孩儿现在很想念你们!”泪水瞬间从他眼眶渗了出来。

    就在胡善静处于伤心的时候,一道光芒从他眼前划过顿时引起了他的注意。那道光芒朝青山南方飞了过去,此时胡善静从伤心状态清醒了过来,飞身而起向那道光芒追去。这道光芒很狡猾在一片树林里左右穿插弟弟而且速度也变慢了些,好像是在故意引诱他。然而胡善静不但没有放弃反而对这道光芒起了兴趣瞬间加快了速度追去。跟随着这道光芒在这片树林穿插了十几圈后,这道光芒终于在了一个山洞的洞口处停了下来。胡善静跟上后见到了这个洞口却不见了刚才的那道光芒。

    胡善静小心翼翼地朝那个山洞走去。这个山洞的洞口有一尺多宽,山洞里面隐隐闪现出点点光芒。胡善静也没多考虑直接朝山洞里面走去,里面两边的墙壁上很潮湿有水从墙缝里流出,洞的顶上也有水滴滴落下来。越往里走空间变得越大。回头望去已看不到了洞口处,这时四周的墙壁发生了变化,墙壁上的石头自动移动了起来,这边墙壁上的石头向那边墙壁飞去,那边墙壁上的石头朝这边墙壁飞过来。看到这一幕胡善静瞬间施展出‘青天诀’,一道黄色光芒从胡善静体内而出将他包裹起来。紧接着飞身而起向洞内一角飞去,由于有‘青天诀’护体那些石头无法击中,接近他身体的石头都被‘青天诀’震了回去。随后他飞到了墙角观察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

    一阵后,这一幕突然停止了,石头也回到了墙壁的原位。然而发生变化的是墙壁上的这些一条条裂缝由刚才的不规则变为了现在的一幅幅图案。胡善静十分小心的走到了洞的中间,十分好奇地看着这些墙壁上由裂缝构成的图案。此时一股水流从这些裂缝中流了出来将这些图案完全展现出来,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些图案上面印出来了许多人在习武,只是所用的招式各不相同,像是一本分散的武功秘籍。

    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令胡善静更加吃惊,这些由裂缝构成的人物图形突然动了起来仿佛都活了一般,全部都从裂缝中飞了出来,数万个小人物在山洞中飘浮着将胡善团团包围。缓缓上升飘浮在洞中,胡善静将‘青天诀’施展到极限来保护自己。而此时这些小人物再一次发生变化,仿佛受了人的指示一般所有的小人物都一起向胡善静发动攻击,所有小人物都全部聚集起来向胡善静进行围攻,由于有‘青天诀’的护体这些小人物一开始没有办法接触到胡善静的身体被一层黄色保护膜挡在外面。而这些小人物并没有因此而停止攻击,仿佛攻击性变得更加强烈了。此时从胡善静的额头上可以看出一颗颗闪闪发光的汗珠,从脸部可以看出他非常吃力的表情。由于在此之前胡善静从来都没受到过这么强烈的攻击,最多也就是和大师兄吴峰切磋切磋一下武艺而已,而这次面对的是真实的致命攻击,随着黄色保护层的光芒越来越暗,胡善静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目光直视前方仿佛看到了什么。

    只见他眼前出现了一男一女,女的还一边招手一边笑着说道:“孩子过来,到娘这里来。”话落就慢慢消失了。胡善静收回了双手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心中抛开了一切任凭着数百万个小人物将自己吞噬。

    “少侠,欢迎你来到这里。”此时空中传出一个声音。

    老者的声音将他从异境中唤醒缓缓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还是漂浮在洞中央的位置,抬头向四周扫视了一圈,发现和刚进来时看到的一样没有变动。伸手摸向自己胸口还有心跳,心中匪夷所思:“为何我还没死,方才似乎听到有人在和我说话,莫非是他救了我?”

    这个声音再次传出:“对,你没死,还活着。”

    感觉这声音从身后传来,慢慢转过身去发现身后的这座墙动了如同门一样慢慢向外敞开。尽收眼底的是一个盘腿闭眼静坐的老者,看上去已上了一定的岁数,满脸的皱纹清晰可见头发和胡子完全凌乱,此翻模样着实令人心惊。

    仔细掂量了一番后慢慢靠近拱手道:“前辈,刚才是您在和我说话吗?”

    “没错,刚才正是我在和你对话,是不是我这幅模样吓到你了?”此声音再次传来时令胡善静后退了几步,因为出声时老者并没有开口,表情也无变化完全和死人一般。

    胡善静心跳加速有些颤抖道:“前辈,为何刚才不用开口就可以说话,恕晚辈斗敢问一句,您是人还是鬼?”

    一声冷笑传来:“可以说我是人,也可以说我是鬼!”

    胡善静心跳的更快,颤抖的厉害:“看来晚辈是来错地方了,不便再打扰,就此告辞!”

    胡善静转身拔腿就跑,一阵风突然从他身边穿梭过,老者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跟前,散发此时已被分开露出了尊容,面貌着实丑陋无比。胡善静惊慌过度跌倒在地:“前辈,我并非有意要冒犯您,是刚才不知从哪冒出一道光将我带到了这,您放我出去吧!”

    一声含笑传来:“你无须惊慌,我已是一个活死人,你所听到的回话是我的心声,以你目前的实力我也奈何不了你,只是你现在还不能离开。”

    听到老者此话,一股怒气从他心中涌上,起身道:“你此话何意,不让我走难道想让我留下陪你不成?这我可不干,师傅和师兄们都在等着我回去,你快让开,否则恕我无礼了。”

    “放心吧,你迟些回去古掌门也不会怪罪你的,此时洞口已封你想出也出不去了,难道你不想知道我为何要将你留下?”见胡善静不语,老者接着道:“孩子,不妨静下心来陪我解解闷,我在此已有近十年,我本已死去但心愿未了在此等候一个有缘人。今天终于让我等到了,你就是那个有缘人,先前你所见到的那道光芒也是我发出的,是我故意将你引来此地。”

    “看来他还认识师傅,可我与他素不相识从未谋面,怎么会是他要等的有缘人?还真是个怪人,刚才对我进行攻击的那些小人物想必也是他弄的?且听他唠叨一翻,再趁机溜走。”胡善静在心中疑惑道。

    “你错了,我并非怪人,且听我说完后自会让你离去,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只是你的幻觉而已,是我将毕生所学传授于你时你所产生的幻觉,你在幻觉中所见到的每一个小人物都是一种招式,总共有五万个招式都被你一招不漏的全部吸收了,此套决学名为‘行云漂缈决’是我在此洞近十年中所领悟出来的一套绝学。如今你的‘青天诀’已突破了第九式,‘行云漂缈决’不仅有助于你修练青天诀,还有助于你提高修为。”

    胡善静随即在原地摆动了几下,发觉自身的修为、和体能都提升了不少,随即一脸歉意,微微低头:“前辈,是我错怪您了,只是我依然不明,为何您这么确定我就是您要找的那个有缘人?天下英雄无处不有,我只不过是刚入‘青山派’的弟子而已?”

    含笑声回道:“你又错了,天下英雄并非个个都能善恶分明,只有能造福百姓、安定天下者方为英雄。而从你身上我可以感受到你有一颗行善除恶的心。”

    “您过奖了,您不但不计较还传授我武功并开导于我,晚辈实属惭愧。前辈,能否告诉我您的名讳?也好让晚辈永远记忆住您的恩德。”

    “你能懂得感恩,甚好!你过来,在我衣衫角处有一块腰牌,你看完后便知道我是谁了。”

    胡善静小心翼翼地从老者衣角处拿出一块青绿色的腰牌轻声念道:“青山派第一百零六代掌门人‘连云子’”读完最后一个字后心中掂量“师傅是青山派第一百零七代掌门,那他就是师傅的师傅,岂不是我师公”全身顿时发抖急忙跪下叩首道:“师公,弟子有眼不识泰山,望师公恕罪!”

    “你起来吧,不知者无罪,从我将掌门之位传授于你师傅那一刻起我便已不再是青山派掌门。如今我心愿已了,但还有几点嘱咐希望你能切记。”

    “师公请明示,弟子一定牢记。”

    连云子接着道:“今天所发生之事你不许向任何人提起包括你师傅,另外希望你将来多多行善能够造福百姓,我传授于你的‘行云漂缈决’在必要时才使用,一定要用在正当地方。洞口并未封住方才是把你留下才不得已说洞口已封,你出去后便将洞口封住让此洞永远消失。”话落连云子的身体倒下了,最后变成了一堆散骨。

    看到变成一堆散骨的连云子泪水从眼眶渗出,坚定道:“师公请放心,弟子日后定会多多行善造福百姓,绝不会令您失望!”说完,胡善静将连云子的遗骨移到了一起用周围的石头堆成一座坟墓,随后向洞外走去。来到洞外黄光遍布他全身双手挥舞顿时周围的石头飘起向洞口处聚集,洞口封住后拾起一块木牌用手指鲜血写上‘青山派第一百零六代掌门人连云子之墓’,插上木牌三叩首后恋恋不舍离开了。

    此时已是清晨,青山派所有弟子都已起床,都在宿舍外进行各自的修练,只有吴峰还在门口四处张望着像是在寻找什么。突然吴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眼神也固定在一个地方,盯着前方不远处的一个人影。胡善静无精打采低着头慢慢走来,吴峰随即迎上。

    “善静,你昨晚跑去哪呢?”吴峰急切问道。跟随其后的其余六位弟子也走了过来,都用一种疑神盯着胡善静。

    “小师弟,见你疲惫不堪昨晚定是没休息吧?昨晚你不打招呼便擅自离开,这可是犯了门规,大师兄不责怪你算好了,究竟为何事?”胡云接着追问道。

    此时在他脑海中回想起了连云子的遗言‘不能将这事告诉他人,包括师傅在内’,微微抬头一脸歉意:“对不起,让各位师兄为我担心了,我没事。只是昨晚睡不着就出来走走,随之走着走着就迷路了,天又黑我一时找不到出路就随便找了一个地方睡了一觉,直到刚才听到师兄们在修练时发出的声音我才顺着发声的方向走了出来。”

    吴峰轻轻拍了拍他肩膀道:“没事就好,以后一个人出去时要和我们说一声,这次就算了但下不为例,馒头放在桌上了去吃完后就来修练吧。”

    “谢谢大师兄,下次我不会再犯了。”看着他蹦跳离开背影,七位师兄们都露出了笑意。

    曾浪得意对李刚道:“三师兄,怎么样,现在认输了吧?以我的聪明才智一猜就能猜到善静肯定是迷路了,看在我们多年的师兄弟份上我就少收你三钱好了,这三钱就等于是孝敬师兄你了。”

    李刚不情愿的从兜中掏出一个钱袋拿出了五个铜币重重地交到了曾浪的手中,曾浪看了一眼手中的五个铜币兴高采烈地向一边走去修练起来。

    萧青笑着对李刚道:“三师兄,你每次和四师兄打赌每次都输,下次还是不要再赌了,大师兄平时虽不说,但也不能坏了规矩。”

    “萧师弟说得对,还是静下心来认真修练吧,毕竟获取武艺和修为才是我们真正的目的,如让师傅知道了,定不会轻饶的。”胡云接着道。

    李刚一脸不服气:“我就不信我永远都输,总有一天我会赢的,二师兄,你放心吧虽然我爱赌但我还是知道轻重的,我和曾浪赌也就是玩玩而已。”说完给曾浪投了一个眼神。

    曾浪随即也明白了李刚的意思:“二师兄,我和三师兄只是玩玩而已,你可要大发慈悲千万不要让师傅和师娘知道了,否则你以后就永远见不到我这位好心善良的师弟了。”

    吴峰直摇头叹息:“就你还好心善良,你如真是好心善良那天下就太平咯。好啦,都别嘻笑了,抓紧时间修练吧!”

    这时站在旁边一会儿的胡善静发出了笑声。曾浪此时才发觉到小师弟的存在,见吴峰走开后,轻声道:“小师弟,师兄刚才所说的话只是说笑而已,你不用当真。”

    “呵,呵!四师兄你也有害羞的时候?四师兄你放心我不会当真的。”

    “只是在需要你帮助地时候会提一提。”这一句并不是从胡善静口中说出,而是从胡善静身后走出的古倩倩口中说出。

    曾浪此时的表情顿时变得焦急起来,因为他知道其它的师兄弟都好应付,可就有一个人难对付,这无疑不就是这位娇生惯养的小师妹了。曾浪叹了口气心中想道:“哎,这次死了,被小师妹抓到了把柄,以后也只有任劳任怨做牛做马了。”

    直到吴峰再次走来,两人才下意识的离开,不过在离开时古倩倩向曾浪留下了一个眼神,这个眼神并未让曾浪心中感到惊喜,而是充满恐慌。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