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物归原主

章节字数:9312  更新时间:16-10-03 16: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丁莫痕向躺在地上的冯天霸走去,弯腰想扶起冯天霸,却被满脸怒气的冯天霸拒绝了,冯天霸缓慢的爬了起来向丁莫痕斜视了一眼向台前观众面前走去,十分吃力道:“各位乡亲父老,今天我冯天霸不幸败给这位丁少侠,从今天起这位丁少侠就是石柳镇的镇长。但我不会服输的,有朝一日我还会回来的。”说完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飞身消失在乡亲们眼前。

    冯天霸走后,台下立即欢声不断,有的人还高喊着,“丁镇长,丁镇长……”,这时老者走了出来,他双手捧着一条长达一米的红色丝带,走到丁莫痕跟前弯腰恭敬道:“丁少侠英勇不凡,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此条红丝带是石柳镇的阵宝,也是石柳镇的象征,丁少侠系上这条红丝带后就将成为本镇新一任的镇主,此红丝带是由石柳镇每个人的一滴血染成的,所以希望丁镇长不要辜负了全镇老百姓的期望啊,也希望丁镇长的到来能给全镇百姓造福。”话落老者站直身体近一步走到丁莫痕跟前为他系上红丝带,可丁莫痕拒绝了老者。

    丁莫痕并没有让老者为他系上红丝带,而是拿过老者手中的丝带飞下台,来到躺着的马白身边。丁莫痕弯下腰将丝带系在马白勃子上,他的这一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感到惊奇,接着丁莫痕伸手按在了马白背部,一道灰色光芒夹带着黄色气体缓缓输入到马白的体内。顿时只见一根细小的黑色针从马白的前左胸飞出来,接着一股黑色血液从马白口中吐出,这时马白睁开眼睛感觉好了许多。看到马白好起来古倩倩和胡善静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同时也对丁莫痕产生了敬佩之情,在场所有人也鼓起了掌。也就在胡善静正在高兴鼓掌的时候,一个让人不易看出的异常情况发生了,这时丁莫痕的噬心龙枪发生了微微震动,且噬心龙枪图案上的那条金龙在慢慢的移动了一下后恢复正常,并且可以看出一道微弱的金色光芒在闪动,这一现象其它人没有注意到,只有丁莫痕他自己能够感觉到。

    丁莫痕没有露出异常表情也没有什么举动,他只是向四周巡视了一下,仿佛在找什么似的,然后又回到了原地向所有人说道:“各位石柳镇的父老兄妹们,在下丁莫痕路过此地能有幸打败前任冯镇长,这并不意味着我就有资格能够当上镇长,我觉得这位马白兄弟比我更有资格,从他刚才比武的情况来看,他并没有输,他只是中了对方的暗算而已。冯镇长在与他对决时也受了伤,所以我才能轻易取胜,所以说真正打败冯镇长的应该是这位马兄弟。他才有资格当任镇长。”话落扶起马白一同飞到台上,顿时台下再次响起一片掌声,马白没有说什么只是深情的看了看丁莫痕又看了看台下的古倩倩和胡善静,可以看出他眼中含有一丝眼水,就这样一场激动人心的擂台赛结束了,马白也当上了石柳镇新一任镇长。

    马白为了感谢丁莫痕,古倩倩和胡善静三人,特意请他们来到石柳镇最有名的一家酒楼‘万福楼’,由于马白已是镇长,酒楼掌柜更加热情的招待他们,将他们安排到了酒楼后花园一座亭内。亭周边有着很鲜艳的花草,池塘中的荷花更漂亮,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而能够享受这种待遇的也只有贵宾才有资格。

    马白四人一同坐下,古倩倩和胡善静面对面坐着,马白跟丁莫痕也是面对面坐着,几碟酒菜上桌了,马白起身端起酒杯道:“今天我马白多亏几位相救,三位从今往后就是我马白的救命恩人,如有需要我马某的地方,马某尽当竭尽全力来报答各位的恩情,在此我先干为敬。”话落一口干了,接着丁莫痕他们三人一同举杯干了,由于古倩倩和胡善静两人不胜酒,所以以茶代酒。

    丁莫痕笑道:“马兄你言重了,是冯天霸他暗算在先,所以我才会出手,其实并不是我们救了你,而是你的意志救了你,我只是想惩罚一下他那种卑鄙小人,我一路上也听说到冯天霸这人外热内冷,只为自己不管白姓,我之所以参加挑战也是想出这口怨气。”

    谈到这里,古倩倩看似激动:“没错,我们也听说了,像冯天霸这种小人人人得而诛之,该杀。”话落,只见其它三人都看着自己,古倩倩顿时感到一阵羞涩,立马合拢了嘴。

    仔细打量了两人一番,丁莫痕开口问道:“看两位年纪轻轻,男才女貌,不知两位是何方人士?”

    由于刚才的一时尴尬,古倩倩没有开口,而是让胡善静来回答,胡善静回笑:“我们是青山派弟子,奉师傅之命下山来买点东西,我叫胡善静,她是我师姐叫古倩倩,今天能够认识两位大哥真是我们的荣幸。”

    听到青山派这三个字,马白眼中流入出了羡慕之情:“你们真是青山派的弟子,没想到我今天能遇到青山派弟子。青山派一直是我崇拜的门派,我从小就想加入青山派,可没有成功过,后来我每次上山砍柴都会偷偷的去看他们练武,也偷偷的学,才有了我今天比武时所展示出来的青天诀,我很羡慕你们这么年轻就加入了青山派。”听马白说完后胡善静和古倩倩对视了一眼,也终于明白马白为何会青山派的武功了。

    马白接着道:“以前的事就不再提了,今天能认识各位也算是缘分,也是我马某的荣幸,在此我再敬各位一杯。”

    这顿饭足足吃了几个时辰,可马白不想结束这次宴席,但现在也将傍晚,由于古倩倩和胡善静还要赶着回去,所以他们只能结束这顿饭,马白起身道:“下次再见面一定要不醉不归。”在离别时,本来马白是想送他们两一程的,却被他两拒绝了,由于他是新官上任,胡善静不希望为了他们而误了马白的事。再加上丁莫痕的一翻劝说,马白最终还是先离开了,而丁莫痕长期流浪在外没什么重要事干,所也他决定送她两一程,也由于在这顿饭的过程中他的噬心龙枪又出现过先前那种异常现象,而他也观察了他们三人最终目光还是落到了胡善静身上,他也想更进一步了解胡善静,所以这也是他相送的原因。

    三人一路上有说有笑,丁莫痕说起了自己的身世和他这几年流浪在外的经历,他想以此来套出胡善静的身世。

    说到这将目光转移到了胡善静身上:“还敢问胡兄弟是否从小就在青山派长大?”问到这只见胡善静眼睛红了,因为他偷听到师兄说过他是一个被父母抛弃的孤儿,多亏了青山派收留他,他才能活到今天,所以每当别人问起他身世的时候,他就会想起把他抛弃的父母。

    丁莫痕似乎感觉到了胡善静这一异常立马说道:“也许是我多问了,不便回答就不说了。”

    胡善静回笑:“丁大哥,没关系,我确实从小就在青山派长大,因为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把我扔下,是青山派收留了我。”说到这里只见一大群人向同一个方向跑去,而且这些人还边说道:“听说那里死了一个人,没想到这位马镇长刚上任就出这种事,我们快去看看吧。”

    听完这话后三人都是一惊,也没多说相互看了一眼也跟着跑了去。只见一大群人围在一起。

    隐隐约约看到了马白的身影,他三人挤进了进去,看到躺在地上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大汉,嘴里还在流着血,只见他**的身上到处都是伤痕,好象被利爪抓过似的。而且还少了一左臂,真是掺不忍赌。

    “马大哥”,马白看着他们点了点头。

    “马大哥,这是怎么一回事,方才还好好的?”丁莫痕问道。

    马白轻叹:“我也不清楚,我和你们分开后就回到了自己房间,刚一坐下就有人来汇报说一个打猎者在前方那绵影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然后把那尸体背了回来,接着就是你们现在所看到了这一情形了。”

    胡善静仔细观察了一下尸体,说道:“既然这尸体是在前面林中被发现,那定是这林中有什么东西再作怪,不如让那位打猎者还我们前去看看,也许能找到线索?”

    马白轻轻点头:“也好,我也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所为,也好还死者一个公道。”

    四人跟着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的年轻大汉向那绵影林走去。一走进树林就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走到离路口约三十尺远左右的时候都停下了脚步,只见地上一滩血迹还有几根零散的骨头。

    那位大汉指着地上道:“我当时就是发现他躺在这里的。”

    “那你当时发现他尸体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周围有什么异常情况?”丁莫追问道。

    大汉回想后摇头:“没有,和我平时来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马白上前接着道:“好,那你先回去吧!告诉乡亲们说我一定会找出真凶还死者公道的。”待此人离开后四人分散开来四处搜寻。

    胡善静找到了一个杂草较多的地方,他弯腰低头很认真的找着。突然脚步停了下来,似乎发现了什么,仔细一看发现草丛中有几滴血迹,往前几步又发现了几滴,他也没多想继续跟着血迹走下去,走了大约一百尺左右,这些血迹没了,然而胡善静也停止了脚步,向四周巡视一番没发现什么,只觉得这里比刚才来时的阴气更重了,就当他回头看前方时,突然一个人影披头散发的,身穿一件白色长衣正向他飘过来,胡善静见到这一幕有些毛骨竦然,深呼吸一口冷静下来,心里念着:“在幕中见到活死人的师公比这更恐怖,应稳住沉住气,不管是人是鬼都要揭穿她的真面目。”

    这身影离他越来越近了,胡善静依然在心中默默念着丝毫没有后退之意,目光凝聚想看清楚此人的真实面目,这时身影加快速度向胡善静飘来,脸色就跟白纸一样,此时的胡善静全身发出刺眼的金色光芒,披发被吹散两眼狰狞目光呈现血红色和女鬼没两样,女鬼伸出利爪疯狂向胡善静抓去,却被他身上的金光反弹了回来,女鬼再次飘浮起来头发比先前更乱,由于胡善静身上的光芒还在继续闪烁着,女鬼似乎有点畏惧不敢再靠近,始终保持一定距离。

    “这位少侠,可否告知你施展出的这道金光是来自何种法诀?”女鬼突然发出了声音。

    胡善静沉思了一会回道:“莫非姑娘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鬼吗?我听别人说过一般鬼都是披头散发在空中飘浮着,就跟你差不多。”

    “没错,你现在见到的只是我的灵魂而已,而我的真身已被埋藏起来,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胡善静顿时冒出一身冷汗,心想:“看来这回真的是遇到鬼了,也奇怪,刚才自己明明没施展青天诀为何会出现这道光,既然她害怕这道光,不妨就将计就计装作不知!”深呼吸一口依然保持镇定,回道:“你误解了,我只是个平常人根本不懂的什么法术,为何你刚才靠近我就把你吓成这样?”

    这时女鬼性情大变,脸上呈现出了一丝微笑,样子也没刚才那么恐怖了,且令胡善静感到意外的是她双膝落地跪拜道:“恩人,我终于等到你了,我已经在此等候你百年,今天终于等到了,恩人,您一定要救我,只有你才能够帮助我还阳,也只有你才能让我脱离鬼界重新做回凡人。”

    这令胡善静感到糊涂,心中思索:“之前在墓穴中师公说等了自己很久,现在又遇到一个等了自己更久的女鬼,还叫我恩人,看来我胡善静与鬼倒是蛮有缘的,还是先问个明白再说?”

    环绕女鬼一圈,仔细掂量了一番,开口道:“我不明白你此话何意,你说我就是你等了百年的人,来过这里的人有很多很多,你怎么就能肯定我就是你要等的人呢?你刚才还说我能帮你还阳脱离鬼界,谢谢你看得起我可我只是个凡人而已,我哪有能力帮你脱离鬼界?我想你是弄错了,也许你要等的人还没出现。你还是先起来再说吧!”话落,胡善静走过去想扶她起来,却被她拒绝了,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碰她只会伤到她,所以又退了回来。

    女鬼慢慢的站起身:“那好,等你听我把话说完后你就会明白了,当年我们一家人过着很幸福快乐的生活,但这美好的日子并不长久,当时我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少女,我家就住在此地,我记得那天晚上是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都已息灯休息了,只有我还没有睡着,这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那晚也成为了一个不眠之夜。突然外面亮起了几道火光,五六个土匪闯进了我家,并拿着大刀,把我家一些值钱的东西全拿走,还把我的家人都杀掉了,我当时吓得跺在了床底下才幸存活了下来,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我家毁掉。他们离开后,我把家人的尸体拖出去埋了,无家可归的我感到很无助,有了寻死的念头,于是我上吊自尽就吊死在这棵树上。”

    “后来一个好心的道长经过这里,他将我的尸体埋藏了。还给我立了块碑,你看这就是。”女鬼手指向一处,那里确实有座坟墓,那墓碑上还可以模糊的看到几个字无名女之墓。

    女鬼接着说道:“后来我也不知道这道长用了什么法术把我的灵魂从鬼界救了出来,我也不知道他为何要帮我,后来道长告诉我说:他帮我看过相,说我阳寿未尽,还有还阳的机会。还让我在这里等候一个人,一百年后将会有一个和我同龄的人出现,还说那青年充满阳刚之气,是天下奇才属阳,只要他将自己身上的阳刚气输入到我的真身,我就可以从返人间做回凡人,让我遇到此人后要尽量的接触他,当接近他时他身体就会发出一道强烈刺眼的金光,道长还说这金光是从他体内自然发出的,而不是他所施展出来,如有此现象的人就可以帮助我还阳,一开始我也不相信真有这种事,可我觉得那道长是好心帮助我,我应该相信他所说的,于是我就在此等候那个人出现,现在看来,真是老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等到了。”说完只见女鬼再次双膝下跪想胡善静哀求道:“恩人,我敢肯定你就是那个人,从你的年龄和你刚才身上冒出了那道金光就可以证明,你一定要救我,我做回凡人后可以为你做牛做马做什么都愿意,如果今天你不救我的话我就天天缠着你。”

    胡善静听完了女鬼的这翻话后对自己就是此人的相信度也添增了几分,看出女鬼并非在欺骗他,回笑:“既然你这么相信我那我可以试一试,如果不成功的话那就证明我不是你要等的人,你先起来吧。你也不要再叫我恩人,我叫胡善静。”

    女鬼此时白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好的,只要你答应救我就行了,如果不成功我也不会怪你,那只能证明我与凡人的缘分已尽,我也会做个快活鬼。我生前的名字叫林水莲,你就叫我水莲吧!”

    “善静,善静,你在那里?”这时传来了马白几人的呼喊声。

    胡善静此时才意识过来自己来这里的真正目的,所以暂且只能把救水莲的事先放到一边。他忧郁了一会,对林水莲说:“水莲,刚才叫我的那几个是我的朋友,其实我这次不是路过这里,而是为了寻找一个杀人凶手,在这森林外有个镇,叫石柳镇,今天在镇上死了一个人,听说是死在这片森林里,后来经过的一个猎人把他的尸体背了回去,而且还少了一只手,我猜测这个凶手应该是一种食人动物,随刚才一路寻找中还发现了许多骨头,水莲……”胡善静话还没说完就被水莲打断了。

    “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让我帮你找到元凶,据我对这一带的了解,这一带确实有一些食肉动物,但在三十年前的那场正魔交战中,已死了不少,后来的这几十年里它们都没出来作过怪,直到去年这个时候,这些食肉动物突然作怪,从那以后它们每天白天都会出来活动,你刚才所说的那个死者我想很有可能就是它们所为吧?我现在就化身躲藏在你衣服里,到时我会说话为你指路,我说话时其它人是听不到的,只有你才能听到。”话落只见水莲化作一道青烟转进了胡善静的衣服里。

    不远处只见马白他们三人气揣须须的向胡善静跑过来,见到胡善静后古倩倩第一时间询问道:“善静,你没事吧?害得我们都担心死了,还以为你遇到危险了呢?”

    这边马白和丁莫痕同时笑道:“是你担心而已吧!我们可没担心哦!”这时只见古倩倩脸上露出了微红。

    “看来这位姑娘对你不错哦。”躲在胡善静衣服里的水莲这时开口道。胡善静刚想用心声给解答,却被马白的问题给打断了,“对了善静,你有什么发现没有?”

    “我发现了有血迹,我刚才就是沿着血迹一路过来。走到这里血迹就消失了。”马白几人走近了一步,看着这几滴终止的血迹。

    “善静,你们再往前走,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处,向右大约一公里左右,就会看到一个洞口,那些食肉动物就住在里面。”这时林水莲开口道。

    胡善静用心声谢过水莲后,接着向马白三人说道:“马大哥,丁大哥我刚才也在这附近找了许久也没发现什么洞之类的,我想这食人妖怪的住处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我们不妨到前方去看看吧!

    马白点头认同:“不错,善静说的有道理,从这血迹的终止来看我想应该是妖怪将尸体拖到住处附近,而它又不想让别人知道它的住处位置,所以才没有直接拖到它们住的地方,因此血迹就在这里消失了。而我们刚才看到的那几根骨头,应该是这妖怪故意留下的,主要是想引开人们的注意力,所以我同意善静的看法,我们去前面看看。”

    四人前行不远,正如水莲所说眼前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此时胡善静心中十分清楚该走哪一条路,而其它三人看着这十字路都犹豫起来。

    胡善静上前一步道:“既然前方出现了交叉路,我们不妨分头行动,找到后以口音为信号。”马白和丁莫痕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此时已进入傍晚,四人都点起了火把分别朝左右两个方向走去。

    马白和丁莫痕向左行都观察得很仔细,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再看看右边,由于已是傍晚,加上森林里的一种凄凉的叫声,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无疑不是一翻恐惧的景象,一路上古倩倩紧紧的抓住胡善静的手臂,很快一公里的的路程就走完了,林水莲所说的那个洞也出现在两人眼前,这时胡善静发出了一声口音。这个洞口不大,一尺来高,八公分来宽,很快马白丁莫痕也都赶了过来,四人一同进入了洞中。

    一进洞中就可以闻到一股血腥味和尸体腐烂的臭味,只见地上到处都是骨头,四人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这时在前方出现了一道石门,四人运功强行推开了石门,石门一开只见数百只蝙蝠从里面飞了出来,顿时把四人吓了一跳,走进石门一看,里面好大,像一座宫殿一般。

    马白说道:“这里应该就是它们生活的地方了,可是不见一个人影,大家小心点,我们现在向四周去看一看。”四人沿着墙壁慢慢的向前走着。

    突然从空中发出一丝嘶哑的声音:“愚蠢的人类,没想到你们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今天你们既然来了就别指望出去,你们都将成为我的一顿美餐。哈哈…”这声音刚说完只见四周墙壁都动了起来,像一道道门一样向外打开,从门内跑出来数百只形态各异的野兽向他们四人攻击过来。

    四人急时展示自身本领向对面狂奔而来的野兽迎攻而上,如果是平时这些野兽对他们根本造成不了多大危险,但现在不同,由于在洞里,他们的活动范围受到了限制,在加上数量众多源源不断的野兽从四周门内跑出来,一时对他们造成了一定的威胁,经过这一番苦命拼搏后,消灭了三分之二的野兽,剩下的将他们四人团团围在中间,这时地上以是血流成河,野兽尸体满地都是,他们四人也已精疲力尽了,如果再这样耗下去他们肯定要吃亏的,再加上野兽还在不断跑出来,一时让四人陷入一片僵局。

    这时胡善静灵机一动想到了身上还带着一个林水莲,想她一定知道这其中的奥秘,于是用心声向林水莲问道:“水莲,你可知道这些野兽为何源源不断的从四周跑出来?”而他的这一反常也被其它三人看在眼里。

    林水莲没好气回道:“你终于想起我来了啊,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在你身上还有我的存在了呢,其实这很简单,既然这些野兽是从这四周洞门口出来的,你们就将这些门封住,那它们就出不来了,不过你们消灭了这些野兽后将面临一只更强的野兽,那就是这里的首领,它是由狮的头和人的身体构成,也可以称它为狮人,也就是刚才跟你们说话的那个人,至于怎样才能消灭它我也无能为力了,只能靠你们的实力了,不过在必要时我会助你一臂之力,因为你不能死,如果你死了我就不能还阳了。”

    胡善静听完林水莲的话后,第一反应就是注视这四周的洞门,而其它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他身上都在为他刚才心神不宁感到不解。

    “善静,你刚才心神不定样子,你是否想到了什么法子?”

    被马白这一问胡善静顿时回过神来回道:“马大哥,你看这四周的墙,我们来时还好好的,也没有野兽跑出来,自从这墙壁变成一道道门后就有那么多的野兽源源不断的从里面跑出来,所以我认为这问题就出在这四周的墙壁内,我看我们如果这样打下去恐怕打到天亮也打不完,既然是这墙壁发生了变化后导致这些野兽的出现,那我们就将这些墙壁恢复原貌。”

    “善静说得有没错,看来只有将墙壁恢复原状才能终止这些野兽的攻击。”

    “善静,看来我们还不够了解你啊,原来我们身边还有一位智勇双全的人。”被丁莫痕这一夸他低下头,因为他清楚这全是水莲的指点,才能找出突破点,而另一边古倩倩用一种仰慕的眼神看着他,仿佛对这从小玩到大的同伴又增添了一丝好奇心。

    事不宜迟,只见四人飞身而起,分别向四周的门飞去,在四人的强行攻击下,终于打破了这八道门的防护膜,使八道门由外向内合拢恢复了墙壁的原状。而还在围攻他们的那些野兽也在那一瞬间变为几道光点消失了,洞中一片安静恢复原样。四人惊魂未定在他们正前方出现了一道黑色光芒,这光忙慢慢的向他们靠近,越来越大慢慢的这黑色光芒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一个人形状,不一会只见一个身高三尺左右有着狮头人身的怪兽出现在四人眼前,这也正是林水莲所说的狮人,看这狮人高大威猛、凶狠无比,看了着实叫人恐惧。

    这狮人开口道:“人类,看来我是低估你们的实力了,没想到你们居然破了我的‘万兽阵’,看来还得我亲自出马铲除你们。”

    马白上前一步怒视这怪兽:“不管你是一只什么怪兽,你作恶多端,十恶不赦,今天不把你铲除你还会继续作恶,我已答应全镇子民要将你人头带回,所以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就凭你们?那我倒要见识见识你们有何本事?”

    狮人刚把话说完,只见马白飞身而起挥剑向狮人头顶刺去,紧接着丁莫痕,古倩倩,胡善静三人同时飞起向狮人头部砍去,这时只见狮人头顶黄色、黑色、灰色三种光芒交织在一起,由于四人这一攻击着实有力,狮人被这一击连退了几步,但从表面看不出来它受到了重创仿佛激怒了它,这时狮人张开大嘴狂吼,那锋利的牙齿清晰可见,仿佛要吞噬眼前一切,而四人并没有被狮人的怒吼给吓倒,而是各自都增加了一层功力,意想不到的是四人这次攻势加强了,却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反而占了下风,就在四人将要接触到狮人身体之时,这狮人突然一个侧身转躲开了四人这一击,接着伸出它那双大而有力的手向四人拍去,还好四人还算反应灵敏,除了古倩倩被狮人的手指摩擦到受了点皮外轻伤外,其它三人都躲过了这狠狠的一击。这次狮人抓住了机会没给四人反攻的机会,而是由先前的被攻变成了主攻,它的第一眼便瞄准了受伤的古倩倩,面对这庞然大物,古倩倩强行运用了‘青天诀’由一层黄色保护膜将她包裹在其中,但这层黄色保护膜对狮人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障碍,狮人伸出双手一层黑色气体从他手中而出,这层黑色气体慢慢注入到黄色保护膜中不一会的功夫这层黄色保护膜就被黑色气体所代替,黄色保护膜渐渐的消失了。狮人没有停顿伸手向无能为力的古倩倩拍去,古倩倩此时闭上了眼睛,在她的脑海中出现了她的父母,出现她快乐的情景,也出现了她最好的玩伴胡善静。就在古倩倩将生死置之度外之时,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身前帮她挡住了这一掌,只见这熟悉的身影缓缓的倒下,血如水般从他口中喷出。

    “善静…善静。”古倩倩跪在地上哭着喊到。

    可就在胡善静倒地的这一刻,丁莫痕手中的噬心龙枪发生了变化,只见这枪顿时强烈颤抖并发出强烈的金色光芒,使丁莫痕都无法控制,噬心龙枪的这一变化也引来了狮人的注意,这枪并没有减弱反而震动的越来越厉害,瞬间脱离了丁莫痕的手飞到了空中,只见枪头发生了变化,一个龙的头时隐时现,最终这噬心龙枪变成了一条金龙在半空飞舞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确实让人们很惊奇,这时狮人更凶猛了,对着空中的金龙狂吼,并双手狂乱抓着,金龙突然停了下来张开大嘴向狂吼狮人喷出火焰并对狮人发起攻击,这时马白和丁莫痕飞身而起抱起了古倩倩和胡善静飞到了一个安全的角落,并为他们两输入真气。

    激烈的战斗持续了半个时辰左右,最终狮人惨败倒下,金龙的胜利让马白他们很高兴,但他们却笑不出来,因为胡善静还昏迷不醒,是死是活还是未知数。可就在他们为胡善静担心的时候,这时只见胡善静的身子发生了变化,只见他全身金光闪闪和金龙的颜色差不多,并升向半空,接下来金龙的这一举动令他们为之震惊,只见金龙成螺旋状将胡善静包裹在其中,马白想出手去阻止却被丁莫痕给栏下,金龙在空中盘旋数圈后突然停下了并变回了噬心龙枪的原样伴随着胡善静飘落下来,这时胡善静也缓缓睁开了双眼。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