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水莲还阳

章节字数:9740  更新时间:16-10-09 12: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石柳镇集市上,此时热闹辉煌,各种经营店内都是生意红火,进进出出的人如流水一般,而各种生意人也在集市两边摆着摊位,有叫卖的,有实物表演的,还有各种卖艺和杂耍的都为集市增添了一丝热闹的气氛。

    这时胡善静和莫铃儿的身影出现在集市一角,而在他们身后同时出现了心魔身影仿佛是在跟踪他们。

    “善静,你看这个好看吗?”莫铃儿来到一个饰品摊前指着一件泥人的饰品向胡善静问道。

    胡善静心不在焉的回道:“好看。”莫铃儿此时也没太注意,莫铃儿的眼神只注意着手中的饰物,接着道:“善静你仔细看,你有没有发觉这泥人和你有点相像,要不我把它买下来吧,买下来送给你做纪念。”还不等胡善静做反应,莫铃儿就向老板问起价钱来,并交易成功。当胡善静回过神时已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了,看着手中的泥人,他脑海里突然想起在练武房时老者邱冠生对他说过的一句话:“不要轻易收取别人的礼物,否则将来对你不利。”接着抬头仔细观察了莫铃儿一番,犹豫了一会儿后,最终还是把泥人放进了口袋。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感谢的话如果说不出口就不用说了,只要你将这泥人好好保管便是。”莫玲儿憋了一眼,只见胡善静双眼已直直地盯着自己,略显羞涩,说完独自蹦跳前去。在胡善静眼里看来,眼前这位活泼的新朋友和师姐古倩倩有点像。

    两人走着看着,这时发现前方围了一大群人,两人也毫不犹豫的跟了过去,经打听,原来是一对无家可归的祖孙在此卖艺,结果遭到一群为非作歹之人,看这对祖孙穿着破烂,这爷爷也有70岁来高龄,体瘦如骨,这女孩十六七岁左右,从目前这形势来看,这为首的头想强行夺取这女孩做他的老婆,爷爷紧紧抱住孙女死也不肯放手。

    “你孙女被我老大看中那是大爷你的福气,知道我老大是谁了吗,我老大可是这石柳镇郝郝有名的金帮帮主,你孙女给我老大做了小老婆后,保证你这一辈子的荣华富贵是享之不尽,你们也不用再到街头卖艺了,这不是一件好事吗,你还死都不肯,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其中一大汉上前道。

    老大爷无奈跪着求道:“我不想要什么荣华富贵,雪儿是我唯一的孙女,我只想我们祖孙不再分开,求求你放了我的孙女吧。”看到这样的场景,无疑不让人即感动又愤怒,恨不得把这群土匪碎尸万段,这时在场的群众都议论起来。

    此时这位被称作金帮的帮主怒道:“看来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可告诉你,在这石柳镇我赵天钢想得到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既然你执意不肯,可就别怪我啦,给我上。”最后一个‘上’字说完后只见六七个大汉将老大爷推倒一边,强行抱起这女孩就想走,这女孩口中哭喊叫着爷爷。

    这伙人正得意想离开时,一男一女挡在了他们面前,看到莫铃儿后,这群人的眼神充满色相全都盯着她。

    这赵天钢双眼更是直直的盯着莫铃儿:“哎呀,又是一位美人,看来我赵天钢今天艳福不浅啊,尽然有美人自己送上门来。”

    莫铃儿勃然大怒:“废话少说,快将这女孩放了,否则要你们好看。”

    这下赵天钢更加得意道:“哎哟,看来这位小美人还挺凶的,不过我喜欢,兄弟们,给我上,给我将这位小美人活抓,至于他身边那男的,你们看怎么样就怎么样。”说完只见赵天钢身后的六七个大汉向胡善静和莫铃儿两人冲去。

    两人此时也做好了备战准备,胡善静腾空而起一个后空翻踢飞了几个,莫铃儿一个侧转身一掌打飞一个,很快这六七个大汉就被两人打得落花流水,这时周围响起一片掌声,而赵天钢见状后吓得两手发抖急忙放下手中的女孩,接着说了一句:“你们记着,咱们走着瞧!”说完落荒而逃。

    祖孙两人急忙跪下磕头:“多谢恩人相救……!”

    胡善静忙上前扶起两人:“大爷,快快请起!”胡善静和莫玲儿对视了一眼,没多说什么,带着他们来到了一家衣饰店给他们祖孙一人买了一套新衣,原本祖孙两不想再给二人添麻烦想就此离去,但二人又不想看到他们继续流落街头,于是决定将他们带回了万福楼。这时一直在跟踪他们的心魔也消失在了集市。

    回万福楼的路上,这位大爷说出了他们的身世:“我们姓柳,我叫柳根生,我孙女叫柳雪,我们是本镇人,只因那冯天霸当上镇长后,就乱收税,搞得家破人亡,而柳雪的父母就是在一次抗税中被打死,从此后,我们祖孙俩就流落在街头过着卖艺相依为命的生活,今天多亏二位出手相救,否则以后我再也见不到雪儿了,二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日后我祖孙俩愿做牛做马来报答恩人。”

    莫铃儿含笑:“大爷,你太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们应该做的,只是没想到这冯天霸这么可恨居然不为民着想。”这时胡善静双眼看着她。心想道:看来这位莫姑娘心胸狭窄,并非一位坏人!

    莫铃儿此时也发觉到了胡善静正看着她:“你干吗老看着我,是不是我脸上有脏东西。”

    “不……不是。”

    这时一旁的柳雪笑道:“铃儿姐姐如此漂亮,善静哥哥注意你也是很正常的啊!”而莫铃儿的脸也红了,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柳很生连忙看向柳雪:“雪儿,不得乱说。”

    一阵尴尬气氛后,这时已来到了万福楼门口,四人踏入的同时,身后不远处几个金帮的人看到他们进去后,随即也离开了。

    看着这爷俩应已饿了,饭菜一上桌,祖孙两便大口大口的吃起来。看着他们大口大吃的样子,胡善静和莫铃儿对望了一眼并露出了笑容,一顿饱餐后祖孙俩看起来都精神了许多。

    柳根生十分感激道:“没想到我祖孙俩还能遇到你们这么好的人,虽然我们没钱财,但我们有力可以报答两位恩人,只要日后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我们一定全心全意做到。”

    这时胡善静两人同时起身并叫了一声柳大爷,胡善静接着道:“柳大爷,您以后就不要叫我们恩人了,我们都是您的晚辈,您就直呼我们的名字。”莫铃儿接着道:“是啊,还有柳大爷,你以后也不要这么客气了,我们救你们是心甘情愿,是不求报答的,所以您和柳雪以后把我们当成是自己家人一样看待。”

    “好一个一家人,看来我们真是冤家路窄啊,没想到在这里又见面了,两位小美人莫慌,我是来接你们的。”这时金帮老大赵天钢出现在万福楼门口大声道,只见他身后带了一帮人有三十多个左右,而且个个手中都拿着大刀和斧头,看来赵天钢是有备而来的。

    赵天钢接着大声道:“有谁不怕死的就给我留下,其余的都给我滚。”这时酒楼内一开始还坐得满满的客人,被赵天钢这样一说全都给吓跑了,只剩下了胡善静那一桌,听到楼下的吵闹后,丁莫痕,古倩倩和欧阳信都从二楼跑了下来,而只有心魔在二楼的一处观看着。

    几人下楼见是胡善静他们,丁莫痕忙上前:“善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你们在外惹祸了?”

    这时柳根生忙向丁莫痕说了一遍刚才所发生的一切。这时他们才了解到原来胡善静他们没有在外惹事,反而做了好事。

    丁莫痕上前含笑有礼:“想必这位就是金帮帮主了?”

    赵天钢高傲地回道:“没错,你又是什么人,你是不是他们一伙的?如果不是就给我滚开,别挡住大爷办正事。”

    丁莫痕回笑:“我并非诚心想要挡帮主的路,只是想和帮主谈谈,这位小姑娘一心只求和她爷爷在一起,看帮主一脸善意何不当作行善成全他们,他们只不过是一介平民而已,帮主你大人有大量,又何必和他们一般见识?”

    赵天钢略笑:“你虽然说了一番我爱听的话,我可以不杀你可以放你走,但这两位小美人我今天是要定了。”

    这时丁莫痕再没有忍静而是显示出了他愤怒的一面:“如今安定天下,安享太平之期,竟然出现你们这种违非做歹之人,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们此种做法真是国法不容,天地不容。”

    赵天钢和身后的人都大笑起来,其中一人开口:“国法?我告诉你们吧,在石柳镇我们帮主说的话就是圣旨就是国法。”

    赵天钢接着道:“看来你们都一伙的,也好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国法。接着向身后的人吩咐道:除了这两位小美人外,其余都给我杀,一个不留。”

    “住手!”这时酒楼门口出现了马白的身影。赵天钢见到是马白后急忙跑了过去,弯腰恭敬:“马镇长,您怎么来啦,您来也不通个信,我好叫人去接您啊!正好,马镇长来的正是时候,我已将这万福楼包下,今天您的一切费用都算在我头上,您先在旁边歇会儿,等我处理完这点小事后再来陪您。”

    马白怒目撑眉:“混帐,在石柳镇企能容你胡来,你居然把国法不放在眼里?”

    “刚才那一席话只是说给他们听听而已,在本镇当然是您说了算,马镇长不会真为了几个刁民而来为难我吧?”

    马白更加怒道:“放肆,国法岂能随便说说,岂能当儿戏,你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强抢民女,你简直是不把国法放在眼里,今天我不将你就地正法,以后如何让本镇安宁,如何去面对本镇百姓,来人!”这时从门外进来一帮人,将赵天钢的这帮人围了起来,将他们统统押了出去。

    众人围拢过来都大快人心,称赞马白秉公执法为民除害。柳根生和柳雪向马白跪下道:“马镇长,多谢您为我们作主,虽然你只上任几日,但你的美名早已传遍全镇,石柳镇能有您这样一位好镇长,这是本镇百姓之福。”大伙都纷纷赞同,对马白是称赞不绝。

    “快快请起,你们抬举马某了,既然我马某能有幸当上镇长,这是全镇对我的信任,对我的期望,我就不能辜负了你们的信任,你们的期望。”

    酒楼老板鼓掌走来:“想必这几位都是马镇长的朋友吧,既然是马镇长的朋友,那就是我们石柳镇的朋友,今天在坐各位都尽情在这吃喝,大家的饭钱都免了,就当为了感谢马镇长为全镇百姓制服了这恶霸赵天钢。”

    “万老板你太客气,这几位是我的好朋友,就理应我来做东,万老板你也不必多说了,大家的饭钱都记在我的名下,饭后我会派人送银两过来。”大伙更是鼓掌叫好。

    心魔这时也走了下来,经欧阳信和莫铃儿的一番介绍后,心魔也融入到了这个集体当中。只是他们没有将心魔的真名出说来,而是用了他下山时准备的一个和莫铃儿同姓的化名‘莫天’。由于柳大爷和柳雪一来到酒楼就吃了一顿饱餐,现在他们对这桌上的美餐不感兴趣了,而此时正是正午时分,天地间阳气最充足的时候,于是胡善静找了一个带柳雪出去看看的理由离开了餐桌,莫铃儿见状她的心里也有一点坐立不安,同样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看着胡善静和莫铃儿的身影离去,古倩倩的心中有种不安的感觉,从小玩到大的玩伴长大后和别的姑娘认识后就不理自己了,这也难怪她心中有些不安。这时除了古倩倩,其余的都是男子,而他们都在畅饮欢谈,谁也没有注意旁边还有位女子,剩下她一人闷闷不乐的。

    心魔将目光转移到了丁莫痕身上:“丁兄弟,上次在擂台上见你使用的那杠‘枪’是否为传说中消失已久的‘噬心龙枪’?”丁莫痕微微点了点头,心魔接着道:“没想到事隔多年后能落入到丁兄弟手中,真乃丁兄弟之福啊,为何今日不见丁兄弟随身而带,今日大家都如此之高兴,而此时又无外人,何不拿出来开开眼界?”

    丁莫痕心想“如果此枪重出江湖必将引起江湖上的争夺,那到时天下将不得安宁,更何况如今此枪已和善静融为一体,也只有善静能够控制这场不必要的战争,记得老伯临走前说过,此枪交还于它主人后,切记要保守秘密,不然他将成为江湖上嗜杀的对象,到时恐怕谁也控制不了这局面。唉,也都怪我不好,上次为了战胜冯天霸居然展示出此枪,不然也不会引起这么多麻烦!”想到这,含笑回道:“莫兄,所言极是,有好东西应当拿出与兄弟同享,可此时恐怕不能如莫兄的意了,在下自知武艺不佳,实在难以控制此枪,昨晚我一气之下将它扔了,至于如今落入谁手此乃缘份,早知莫兄对此枪如此感兴趣,我定当双手奉上,哎!也都怪我见过世面少,不知此枪还有这般来历,一时手快尽将一件宝物给扔了。”

    “丁兄弟无需自责,今日不能与几位共赏,只怪我没这眼福啊!”心魔轻笑回道。

    马白接道:“既然大家今日如此高兴,何必为了一件兵器而扫了大家的兴,来,我们喝酒,干!”心魔此时心中在酝酿着丁莫痕刚才所说的一番话,似乎对这番话起了疑心,心又陆续瞄了丁莫痕几眼,最终还是消除了对他的疑心。

    此时三个年轻的身影穿梭在集市中,由于莫铃儿死缠着胡善静不放使他一时脱不了身。无奈下,胡善静以上茅厕的理由脱离了苦海,来到了一空旷之地吸收着阳气,阳气可对鬼的灵魂造成极大伤害,林水莲不得不出来躲到一庇荫处。

    看着那金色刺眼的光芒源源不断地注入到胡善静的体内,一阵后胡善静恢复了原样,吸收阳气后的他神采飞扬、精神焕发。林水莲化为烟雾回到了他衣服中,可胡善静突然感觉到不适,好像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流动。

    “善静哥,你怎么啦?

    “我也不知,只是突然感觉体内有一股东西在流动,使我有些难受!”

    “难道你忘了吗,昨晚这噬心龙枪已化为一条龙和你融为了一体,我想应该是这条龙在你体内流动。”

    林水莲的提醒使他明白,可此时他难受得很,面色痛苦不堪:“可它为何要在这个时候作怪,是否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我也无法确定,不过我猜想它之所以此时作怪定与你刚才吸取了阳气有关,就正如你们人类要吃饭一样,而这龙也是属阳的,而你吸收的阳气就等于是它的一顿饭,它见到饭来了,自然就会吃了,所以它才会这个时候作怪,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去问问你那位丁大哥,我想他会比我更清楚。”

    休息一番后,此时已感觉到好多了,随后,不远处传来了莫铃儿的喊声。

    “善静,你刚才去哪了?我和柳雪刚才在茅厕四周找你,还以为你…?”

    没说完,莫玲儿忍不住笑了,一旁柳雪也笑了出来:“善静哥,我和莫姐姐还以为你掉到了茅…茅坑!”此言一出,两人再次笑了出来。

    三人此时也回到了大堂,除了不见古倩倩以外其它人都还在,见三人回来后,心魔起身道:“各位,今天能认识到大家这是我的荣幸,由于家中还有事需回去处理,先告辞了,日后定还会见面的。”

    “既然莫兄家中还有事情处理那我们就不强留了,莫兄好走。”马白起身道。

    听到要走,莫铃儿有点不情愿,并把目光投向了胡善静,而胡善静似乎也没留意,只顾着和欧阳信道别。一番告别后心魔三人向门外走去,莫铃儿边走边回头看向胡善静,心中有种不舍。

    柳根生起身也想走,却被马白留了下来:“你们现在已是无家可归,也没地方去,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就到寒舍去住吧。”

    “镇长,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只是我们祖孙两住惯了街头,就不便去打扰你家人了。”

    “大哥,依我看还是弄点活给他们去做吧,我看他们是不想去白住。”

    “莫痕言之有礼,那好,那就让柳雪干点杂活吧,而柳大爷您已高龄,您就在寒舍安心修养,还是莫痕你想得周到,还有善静,你和古姑娘走时记得通知大哥一声,大哥也好送送你们,好了,就先行告辞。”

    目送马白他们离去后,胡善静给丁莫痕使了个眼色,两人来到了后花园,接着胡善静召唤出了‘噬心龙枪’:“丁大哥,我有一事不明,是关于这‘噬心龙枪’的?”胡善静刚想接着往下说,却被丁莫痕做了手势给打断了。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也正想告诉你,老伯在临死前说过,当‘噬心龙枪’和他主人合为一体后,就会成为他体内的一部分,当主人呼唤它时就会现出原形,如当它主人遇到危险时也会自己现身,还有你必须吸取适量的阳气给它补充能量,这样它才可得以安稳,希望你能好好保管它,此枪将来一定会给你很大的帮助。好了,我先回房,你去看一下古姑娘吧,我见她今天一直都闷闷不乐的,像是有什么心事。”

    “善静哥,看来我猜的没错”胡善静点了点头没有回答林水莲,直接向古倩倩的房间走去,一上楼就发现古倩倩的房门是打开的,急忙跑了过去,到门口一看,见古倩倩坐在茶桌前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两眼瞪大看着他,胡善静结结巴巴的叫了一句:“师…师姐。”

    古倩倩没好气道:“你还知道有我这位师姐啊,早知道就不带你下山了,那个莫铃儿有什么好的,我看你好像被她迷倒了一样,你是不是喜欢她啊?”

    原来是为了这事,忙解释:“师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今天只是陪她去集市买点东西,算是朋友相识一场谈不上喜欢。师姐你不会将这事告诉师傅吧,你千万不要告诉师傅,否则我又要挨骂了。”

    古倩倩偷笑了一下,然后又竖起那张脸扭过头:“那就要看你会给我什么好处咯,如果师姐心情好的话,兴许就不会说,但如果师姐心情不好的话,那就说不定了哦。”

    “师姐,我知道怎么做,我一定不会再惹你生气,对了,我们是不是明天回去?”

    古倩倩微微点头:“再不回去别说是你会挨骂,就连我也会被爹骂,你又不是不知道爹的脾气。”

    “那好,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也很困,师姐,你也不用去打扰我,我如果有事的话我自然会叫你的。”说着,只见他打了个哈欠,显得很困的样子。

    “知道了,看你一幅几天没睡过的样子,好了,我不会去打搅你的,快回房去睡吧。”

    走出房间后胡善静就长出了一口气,这令林水莲感到不解:“善静哥,你为何如此紧张?我发觉到你师姐还是挺在意你的。”

    “你不要乱说,她始终都是只是我的师姐,我之所以长出一口气是因为终于摆脱了她,这样她就不会来找我了,我也可以趁此机会去帮你还阳,难道你不想吗?”

    “我当然想,只是我感觉到你是真累了,要不你先去休息吧!”

    “没事,刚才已经吸取了充足的阳气,现在一点也不觉得累,我们现在就去你的墓地。”

    很快再次来到了绵影林,来到了他与水莲初次相见的地方。

    来到了林水莲的魂前仔细观察了一番:“水莲,你都去世那么久了,你的尸体不是早就腐烂了,我要怎样做才可帮你恢复原样?”

    “其实我的尸体还完好无缺,是那位好心的道士在走之前用他的道法为我制了一口棺材保存着我尸体,使我完好不变。”说完只见水莲口中默默念道着。这时墓地突现一道强烈的五彩光芒向外四射,一副蓝色透明如水的棺材在光芒中冉冉升起,棺材中躺着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在五彩光芒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美丽。见到这一幕,胡善静两眼盯着棺材中的姑娘发着呆。

    “没见过美女啊,连眼都不眨一下。”林水莲得意的说道。

    胡善静忙把目光收了回来:“那接下来我该怎样做?”

    林水莲回想:“听道长说只要将阳气输入到这棺材中,我的肉身就会自己吸收这些阳气,但这棺材很硬,从表面看虽是透明的,但在这棺材外层还有一层保护膜,这层膜结合了道长的全部修为,所以也不是一般的人能破得了的,天下就只有一个人能破,那就是属阳的旷世奇才,也就是善静哥哥你,但也还有一人能够毁灭‘它’,这就是属阴的旷世奇才了,此人将会对你造成很大的威胁,此人可能随时会出来阻止你,所以善静哥,你尽力就是了,不管成不成功,我都一样会感激你的。”

    胡善静与林水莲对望了一眼,接着向那片光茫慢慢走去,当接近那片光芒的时候,胡善静周身金光突现,与那五彩光芒对峙着,紧接着只见他腾空而起,来到了这片光芒正上方,慢慢向下落,而向外四射的五彩光芒顿时全都收缩了回来,胡善静周身金光全力射向两边伸展着,五彩光芒不给他伸展的机会反而越缩越紧,如同五条不同颜色的丝带将他紧紧缠绕,此时的胡善静已是痛苦不堪,在一旁的林水莲也十分着急,为他感到担心,这五彩光芒毫无松懈越缩越紧,将他的身体压缩得变了形,一声大吼,强劲的阳气从他体内流出遍布他全身,将他变成了一个铜人,五彩光芒被逼出离它五米之外,接着只见他身体转动起来,如幻影一般,向那五彩光芒击打着,远看就如一个跳跳球在一个空心体内跳动着,每击打一下这五彩光芒就会向外扩张一分,一阵狂击后五彩光芒终于恢复了原样,而胡善静也恢复了原样,看到他没事后林水莲心中也松了口气,胡善静接着向下落,落到了棺材之上,他俯下身用手抚摸着这棺材,就当他手与棺材接触的那一刻,棺材慢慢消失了,展现在他面前的是林水莲的肉身,顿时她肉身如一块磁铁般将他吸住,而一旁林水莲的灵魂也发生了变化,如着魔了一般固定在空中,此时林水莲的肉身全力吸收着胡善静体内散发出来的阳气,每吸进一分阳气她肉身就暗淡一分,而那固定在空中的灵魂就清晰一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的肉身越来越暗而她的灵魂却越来越清晰,已渐渐有了人的体型,最终她的肉身完全消失了,而她的整个灵魂恢复了人的模样,从半空掉了下来,胡善静立即飞过去接住了晕倒的她。

    这时那一片五彩光芒也同时发生了变化,慢慢聚拢凝聚成了一个人的模样,此人身着道袍左手握住一根鞭,飘浮在胡善静眼前。

    “很好,你终于出现了!”这道人突然开口道。

    “不知前辈是何方神圣?”

    道人回笑:“何方神圣?年青人你真有意思,这世间既无神也无圣,贫道就是你手中那位姑娘所说的道士,刚才你破了我精心设下的‘五彩莲花阵’,不愧是旷世奇才啊!”

    “前辈,刚才晚辈并非有意要破你的阵,我答应过水莲要救她所以才逼不得以,何况听水莲说过,不是您指点她在此等候我来救她的吗?”

    道长微微点头:“不错,是我叫她在此等候你的,想必你此时已心存疑问,我既然让你救她为何又要设下此阵?其实我是想让你做我的传人,我不想我的毕生所学就这样后继无人,而能有资格做我传人的就只有旷世奇才,阳比阴要性情温和不易冲动,更易于干出一番大事业,所以我选择了你做我的传人。我之所以要设下此阵,是想证明来救这位姑娘之人是不是真正的旷世奇才,此阵集结我毕生精力只有旷世奇才阴阳二人才能破。我预知到旷世奇才将现人间有一天会出现在这一带,所以才会在此布下阵来恭候。”

    胡善静犹豫了一会儿:“前辈,我恐怕不能担此重任,因为我已发过誓,我此生拜在青山派门下就只认青山派祖先为师,何况我未必就是您口中所说的什么奇才,我虽破了您的阵也许只是一种巧合,所以前辈您还是另选奇人吧。”

    道长含笑:“孩子,有些事情并非你不愿意就能改变,这已是天注定,谁也不能改变,哪怕是你师父古云龙来了,你也一样要接受这事实,你可肩负着拯救苍生的责任,而矿世奇才之阴就是你最大的阻碍,你们天生就注定阴阳相隔,这就是你的命运由不得你说不,至于你们两人将来的命运如何,那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

    “前辈,那您所说的那个属阴矿世奇才现在何处?我可否与他见上一面?”

    道长轻叹:“既然你们已是命中注定阴阳相隔,那也只能看缘分了,有缘你们自然会相见的,至于他现在身在何处,我也不知晓,也无法告诉你。”

    道长接着道:“你现在就拜我为师,我将把我的毕生决学全部传授于你。”

    胡善静忧郁了一会,双膝跪地,“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道长点头含笑:“好,好!”接着只见他双手举起与胡善静掌对掌在空中旋转着,只见道长体内的真气流源源不断的输入到胡善静体内,胡善静脸色有些难看满脸汗珠,一阵后,两人终于分开了,道长口中狂吐一口吁血,接着向胡善静说道:“善静,为师已将我全部毕生所学都传授于你了,切记,在将来你会遇到很多麻烦,在处理时一定要冷静,切莫冲动,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更不能乱杀无辜,只有这样才能获得人心,才能做好武林至尊。一定要切…切…记。”最后一个字说完后,只见道长身体化为灰灰烟灭消失了,此时胡善静眼泪流了出来,心中痛泣:“师傅,徒儿一定会谨记的,您安息吧!”

    “善静哥哥。”此时林水莲从模糊中醒过来喊道。

    “我在这,你醒啦?”

    林水莲慢慢站了起来,感觉到自己身体很沉重,没有漂浮的感觉了,刚站起来还没走几步就要倒下的感觉,胡善静忙前去扶住了她。

    “善静哥哥,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我好象睡了很久似的?”

    胡善静含笑回道:“没什么,你刚才只是晕过去了而已。”

    ‘啊’!林水莲突然一声叫,双眼瞪着胡善静,连胡善静也被吓了一跳。

    林水莲仿佛中了邪一般两眼睁得大大的盯着胡善静,胡善静用双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发现没反应,这时他也愣住了。

    “善静哥哥,我现在是人还是鬼,你是不是已经帮我还阳了?”林水莲突然问道。

    胡善静一脸焦急:“还以为你怎么了,刚才被你吓坏了,我将你还阳后你就晕了过去,你现在不再是那个阴魂不散的鬼魂了,你现在和我一样是活生生的人。”

    林水莲突然紧紧将胡善静搂住,也让他顿时没反应过来:“善静哥谢谢你,我没事,只是刚才我突然感觉到自己有了呼吸,一下子不敢相信才会有刚才的反应。”

    胡善静此时感到全身发麻,因为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女孩子这么近距离的接触。

    林水莲此时也已发现自己兴奋过了头,忙松开了手,一脸羞涩:“善静哥,你…你也没事吧?”

    “我…我没事,我们回万福楼吧,带你去认识马大哥他们。”

    林水莲犹豫了一会:“你就这样带我回万福楼吗?毕竟我和你的朋友们都没有正式的见过面,再说你跟你师姐说过你现在还在睡觉,如果就这样把我带回去,那你怎样和你的师姐解释啊?”

    被水莲这一提醒也觉得有些不妥,必须找个合适的理由,特别是师姐询问时?一时间也让他陷入了沉思当中。

    “有了,善静哥,要不我看这样吧,你先把我安顿在万福楼附近的一家客栈,到时你再找个借口把我接过去,到那时可以随便编个理由,比如你在街上看到我可怜就将我带回去之类的理由向他们解释,我想马大哥和丁大哥他们会赞同你的做法的,而你师姐我就说不准了,我总觉得你师姐没把你当做师弟一样看待,至于她把你当做什么,我想她总有一天会亲口对你说的。”

    胡善静也没太在意林水莲最后说的这翻话,只回了一句“在我心里她永远都是我师姐。”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