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考验

章节字数:5991  更新时间:16-10-10 12: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林水莲终于变回了凡人,对人世间的种种都要重新去学习和了解,如同一个刚懂事不久的小孩,一回到石柳镇就东张西望,显得特别的玩皮,走起路来蹦蹦跳跳的,就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看到林水莲重生后开心的样子,胡善静也为她感到高兴。之后,胡善静将她安排到了离万福楼不远的一家客栈暂住着,接着回到了万福楼,回房后直接倒在了床上,可以看得出他已经很累了。

    此时的林水莲却精神百倍,在房间里对着镜子左照照右照照,可以看出她此时重获新生的心情。直到疲倦后躺在床上,让她想起了一些事情,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当年她全家遇难时的情景,顿时高兴的心情一下子变得不安起来,气愤的握紧了拳头,想到这她起身走出了房间并离开了客栈。

    随后林水莲来到了绵影林来到她之前住的地方,只见这里有三块墓牌分别是她父母亲和姐弟的墓,走到墓前双膝跪地眼眶已湿润:“爹,娘,在好心道长和善静哥的帮助下,现在我已重新做回了人,我会好好活下去的,当年那些强盗也得到了报应你们安息吧,希望你们能够保佑善静哥哥,是他让女儿重新获得了生命,也是他给了女儿活下去的勇气。善静哥是个好人女儿也没能力去报答他,只希望他能够平平安安。女儿这次来看望你们后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再来,因为善静哥哥要带我去青山教我武功和他一起闯天涯,女儿会抽时间下山来看你们的,希望你们在天堂能过得好,女儿走了。”三叩首后,起身离开了。

    “掌柜,住进一字号房的那位姑娘去了何处?”胡善静来到林水莲住的客栈却不见林水莲,于是向店掌柜询问。

    “我记得这位姑娘在之前急冲冲的出去了,这不就是那位姑娘吗?”

    只见林水莲一脸举丧的出现在门口,胡善静忙迎上:“水莲你去哪了?怎么见你不高兴的样子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还是回房再说吧,这里人多。”

    “我去拜祭爹娘他们了,我要和你回青山可能以后很难再来拜祭他们。”

    胡善静微微点头:“我相信叔叔婶婶他们知道你这片孝心和苦衷后,会感到很高兴,也能理解你的。回青山后我会和大师兄他们说明,相信大师兄会恩准我们下山的,好啦,我还你回万福楼吧马大哥和丁大哥他们都在等着我回去。”

    万福楼,众人再次齐聚一桌,马白道:“从柳雪他们爷俩去到我家后我家就改变了,每天早上柳雪都把屋里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柳雪年纪轻轻如此勤劳真是难为她了。”听到与自己同龄的柳雪如此勤劳,古倩倩心中有些愧疚起来接道:“那是马大哥的福气,柳雪如此懂事你也不会亏待他们的。”

    见马白不悦,丁莫痕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大哥,你既然不愿意让他们在你家受累,我倒是有一计,依我看倒不如给他们一间店铺让他爷俩做生意,这样一来就既省了大哥的心,又让他爷俩能够自力更生。加上大哥平时还可以照应他们。”

    古倩倩点头赞许:“丁大哥这个主意不错,我想他爷俩肯定会答应的,加上以马大哥的名义为她们开一间店铺想必生意一定很火。”

    “看来我马白在出谋划策上远比不上你们啊!不过还是等善静回来后再作商议吧。”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善静快过来坐。”看到回来的胡善静丁莫痕迎上道。

    胡善静和林水莲二人走了过来,此时几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林水莲身上,林水莲穿着简朴头发也有点凌乱,给人的第一感觉就似流落在街头要饭的叫花子。

    从大家的目光中已得知,水莲的这身打扮已见效,解释道:“马大哥,我见林姑娘一个女子流落在街头也挺可怜的,于是就将她带了回来,也不知是否妥当?”

    马白笑道:“都别站着快来坐,善静,你做的很好,你如此宅心仁厚心地善良真是难得啊,能结识到你这位兄弟是我前辈子修来的福气。看来我和二弟日后都要向你多多学习才是!”

    “大哥说得没错,你年纪虽轻却心胸宽广,将来必将干出一番大事来,到时我和马大哥必将全力支持你!”

    胡善静一脸谦虚:“二位兄长过奖了,同你们相比我这点本事不值一提,更谈不上干出一番大事业来!”

    马白打断:“此言差矣,你天资聪明也是一位难得的武学奇才,要干出一番大事业来也不是没可能的,总之我马白会全力支持你。也有一事要与你商议。”

    “马大哥请说!”

    “方才莫痕提议让我买下一间店铺给柳雪经营,柳雪还年轻让她在我那做下人的活真是委屈她了,故此想听听你的看法?”

    胡善静挠了挠后脑勺,“既然是二位兄长决定的,我当然没意见!”

    马白笑道:“那好,既然二弟你没意见,那此事就这样定了,到时我还会派几个伙记去帮手。”

    古倩倩接道:“如此,我们的柳雪妹妹就要当老板娘了,对了,马大哥,明天一大早我和善静就要回青山,你事务繁忙到时就不必相送,等有时间我们会常下山来看望大家。”

    马白做了一个回绝的手势:“你们要走我岂能不来相送,我公事再忙也会抽出时间,你们什么都不用说了,明天我定来相送。”

    古倩倩本来还想反对的,可被马白这样一说,她也只能收声了。

    丁莫痕起身:“我明天也会走,闯荡江湖是我的本性,所以我也不便久留。”

    马白微微点头:“既然你们都要走,我也不便强留,世间没有不散的宴席,接着马白将目光转到了林水莲的身上看了一眼后向胡善静说道:对了,善静你打算怎样安排这位林姑娘,要不我看就让她和柳雪在店铺干活,正好也多个帮手。”

    林水莲急忙反对:“马大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从小就喜欢武术,我的志向是将来要做一介武夫,所以我决定和善静哥哥去青山派拜师学艺。”

    胡善静接道:“林姑娘她执意一心要学武艺,所以我决定将她带回青山,我想师傅和师娘一定会同意的,同时也给师姐找了一个伴,师姐,你说是吧?”

    “你都已经决定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要爹、娘他们同意,我没什么意见。”说完古倩倩转过头去,脸色难看。

    “林姑娘身为女儿家却对武术如此热心,真是难得啊,好啦,今天一聚之后不知何时才能再聚,我们今天应该高兴,要喝个痛快,不醉不休,来,干!”马白的这番话打破了这突如奇来的尴尬局面。

    回地魔谷的路上,崎岖的道上出现了心魔三人的身影,心魔这时突然停了下来,两人也停止了前行:“心魔叔叔,发生了何事?”

    心魔故作出一幅心急如魂的样子:“我身上的一样东西不见了,我刚才找遍全身都没有,我想应该是我更衣时掉在万福楼了,这样吧,你们先回去我回万福楼去找找。”话落只见心魔一个飞身消失在了这条路上。

    心魔走后只接下来两人一路走来也很少说话,但两人的脸上不时的挂有微笑,两人心中似乎都在想着一些愉快的事情。此时在莫铃儿的脑海里全是胡善静的影子,她正回想着与他一起去逛集市的情景。而欧阳信的脑海中则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这分别是胡善静和古倩倩,能想起胡善静是因为第一次见到他后就有一阵特别的感觉,犹如是多年没见的亲兄弟一样,而能想起古倩倩是因为古倩倩美貌和那种气质吸引了他,第一次见到她后就让欧阳信对她产生了一种好感,这也是他第一次对女孩子产生好感。

    就当两人想得入神的时候,这时两边的草丛中发生了动静,两人也第一时间发觉到了,只见两边动静越来越大,突然从两边草丛中跑出来十几个黑衣人挡住了他俩的去路,看到这突如其来的黑衣人,两人也默契起来靠在了一起做好了备战的准备,这时这十多个黑衣人将他们紧紧围住,战争瞬间爆发,只见这十几个黑衣人突然对他们发起进攻,挥刀向他俩砍去,由于两人早做好了准备,对于黑衣人的进攻并没有退缩之意,两人飞身飘浮在黑衣人前后,似乎是两人早已商量好的对策,一前一后对黑衣人进行夹击,这时只听到了黑衣人的惨叫声,顿时这十几个黑衣人躺在了地上,一边叫着哎哟一边翻滚着。

    两人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遇到黑衣人行刺,自然不会放过要问个明白,莫铃儿火气冲冲走到了一个黑衣人跟前,只见这黑衣人突然下跪:“少主、小姐、请饶命…”听到这黑衣人叫少主和小姐两人更是好奇心起,莫玲儿准备实施逼供时,突然走出两个身影将她制止。这群黑衣人见到这两个人后立马拱手:“参见谷主,副谷主。”

    见状,莫铃儿脑中一头污水,匆匆迎上:“爹,欧阳伯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欧阳信也走了过来,则是彬彬有礼道:“义父,莫叔叔。”

    莫逆天没有回答莫铃儿的问题反而将目光转移向欧阳信:“信儿,你对此事有何理解?不妨把你心中所想说出来听听。”

    欧阳信犹豫了一会略笑:“你们现身后这群黑衣人便对你们恭恭敬敬,说明这群黑衣人是自己人,恕信儿斗胆猜测,派他们扮成黑衣人来行刺我们的也不是别人,正是义父和莫叔叔?”听完后欧阳孤独和莫逆天对望了一眼,脸上并挂有淡淡微笑。

    莫铃儿则并不赞同欧阳信的说法并向他发怒:“欧阳信,你怎么能说这群黑衣人是受了爹和欧阳伯伯的指使,难道爹和欧阳伯伯连自己的儿女都要杀吗?我想这另有阴谋,这些人定是受了其它人的指使?”

    “哈哈…信儿分析的一点都没错,这些黑衣人的确是我们派来的,其实从你们离开石柳镇起我们就一直在你们的附近,你们的一举一动我们都看在眼里。”欧阳孤独笑道。

    莫铃儿听完后几乎要晕了过去,随既抓紧欧阳信的手后退了几步怒道:“爹,欧阳伯伯难道你们连自己的子女都要杀吗?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话落泪水湿润眼眶。

    “玲儿,并非你想象的那样,这只是一次考验而已,是你欧阳伯伯精心为你们设下的一场考验。”

    欧阳孤独上前一步:“你爹说得没错,这只是一次考验而已,你们两个从小在谷中长大,没出过门不知外面艰难险阻,如今你们已长大成人是时候让你们去体验一番。从你们刚才的出手来看你们都有进步。这群弟子你们可不要小看他们,他们可是我一手培训出来的,原以为让他们在必要的时让你们几招,没想到他们没让一招半式竟被你们打败了,可见你们平日里是有练功的。好啦,回谷后我定好好嘉奖你们。”

    傍晚,万福楼胡善静的房间,胡善静正安详地躺在床上,突如其来的一把匕首从窗外飞了进来,胡善静顿时被惊醒,见到匕首上插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后花园见,有重要机密转告,不来,武林将发生一场劫难。”看完后也没多想直奔后花园,在后花园四处巡视一翻却不见人影,此时他身后突然出现一个蒙面人。

    “不愧为青山派弟子,为了江湖劫难果然前来赴约!”胡善静此时才意识到有人在他身后。

    胡善静立马转身,一个蒙面人正背对着他:“你是何人?为何知道我是青山派弟子?”

    蒙面人笑道:“你不必如此紧张,我是何人不要紧,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这个秘密才是最要紧的。”

    “究竟是什么秘密?”暗光照射下这时又有一个人出现在了他们附近正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而这人正是心魔。

    蒙面人四周巡视了一眼,转过身来:“魔派中人一直在监视着六大派,在不久的将来青山派会遭遇一场劫难,同时给整个武林带来一场浩劫,这场浩劫不可避免到时将天下大乱。而你却背负着拯救苍生的重任,这是你的使命。”说完便飞身消失了。

    胡善静原想追上去问个明白,却还是放弃了而在心里留下了一个迷团,“此人是谁?他为何要将这种秘密告诉自己?”心不在焉的回到了房间,这时只见丁莫痕,古倩倩和林水莲似乎已恭候他多时,见他回来古倩倩和林水莲同时迎上:“善静,善静哥哥,你没事吧?”尴尬局面随即而出,而一旁的丁莫痕则暗自弱笑。

    “我…我没事,你们为何都在此,发生什么事了?”

    丁莫痕这时走了过来:“这个问题应该是我们问你才对,刚才林姑娘见你房门开着里面却没人,便四处寻找却不见你踪影,于是她就通知了我们,我们刚才也分头找了一遍,如果再过一阵你不回来,我们可就要通知马大哥了。”

    “我没事,我只是睡不着才出去走走,也许出门时忘记关门了,没想到会让你们担心。”

    “没事就好,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这边,漆黑树林在月光的照射下出现了一个蒙面的身影,就当这蒙面人要离开时,突然出现了另一个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此人正是心魔。

    心魔上下打量了一番:“不知兄台为何方高人,为何知道监视六大派之事,又为何知道将来不久的武林会有一场劫难,能否摘下你的面纱让我一睹你的尊容?”

    蒙面人犹豫了一会:“我并非什么高人,只是一介武夫而已,也听不懂你方才所言。”

    心魔大笑道:“一介武夫?一介武夫能知道的这么多,你就算是个武夫也非一般的武夫吧?你今天不说清楚就别想离开此地。”

    蒙面人也没在意心魔的此翻话,两脚一蹬想离开,这时心魔的身影出现在了他面前:“想走,没那么容易。”接着心魔伸出魔爪向蒙面人脸上的面具抓去,蒙面人也意识到了,一个侧移让心魔抓了个空。看似蒙面人无心想和心魔纠缠,再次想离开,但最终还是没成功。只见这时对面的心魔身体发生了变化,一层黑色气体将他围住,而他的身体在黑色气体当中漂浮着,如同幽灵一般,紧接着心魔的眼珠由之前的黑色变成了现在的红色,变得十分吓人,张开嘴发出嘶哑的声音:“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的‘万骷幽灵阵’!”话落只见这些黑色气体突然分散开来,慢慢的形成了数万个骷髅,心魔右手轻轻一挥,这数万个骷髅一齐向蒙面人攻去,这时蒙面人也发生了变化,只见他背上的那把剑瞬间出了鞘,在他身子周围旋转,渐斩地越转越快,越转越多,慢慢形成了一股龙卷风,这些骷髅瞬间被这股龙卷风包裹在了里面,只听见‘咔嚓’的声音,这些骷髅被化为了灰烬。看着这股强大的龙卷风,再看那些逐渐被化为灰烬的骷髅,心魔心中突然感到一阵不安,眼睁睁的看着所有骷髅被完全化为了灰烬。此时这股龙卷风也渐渐平静了下来,恢复了蒙面人的模样,而那把剑也回到了他背后。

    心魔愤慨道:“没想到今天我会败在你的手上,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的,咱们走着瞧。”话落心魔一个转身离开了此地。

    莫逆天住处附近,出现了那蒙面人的身影,并进入了莫逆天的房间,这蒙面人脱下了身上的黑衣,摘下了面具,没错,这蒙面人正是莫逆天。只见他的左臂上还流着血,这时他回忆起刚才和心魔交手时被那骷髅咬了一口,脱完了内衣,剩下**裸的上身,他左臂处果然有一排很深的牙齿印,涂完药后自己将伤口包扎了一下,床上的玉青已熟睡似乎完全不知丈夫出去后又回来了,将黑衣和面具都藏好后,轻轻地回到床上睡了。

    而这边,欧阳孤独的房间,心魔也在,心魔一脸苦闷:“事情的前因后果就是这样的。”

    “由剑影形成的一股龙卷风?”欧阳孤独思量着

    心魔接着回想:“那股龙卷风厉害之处超乎了我想象,连我的‘万骷幽灵阵’都被那股龙卷风给吞噬了,没想到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厉害的武功,也不知此人是何派人士?如是六君子的人,那对我们将来一举消灭六派会带来很大的阻碍!”

    “难道是‘幻影随风剑’?”欧阳孤独轻声滴沽了几句。

    “谷主,您是不是猜测到了什么?”

    欧阳孤独回过神来:“我只是猜测而已,还不敢确定,你刚才说得没错,此人如果是正义派的话,的确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阻碍,此人的来历一定要查清楚,不管他是不是六君子的人我都要亲自会会他,我要将他占为己有,如果能得此人那老夫统一大业的梦想又近了,好了,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处理吧。”

    待心魔走后,欧阳孤独走到窗边看着那天上的月亮,心中似乎在猜策着什么,嘴里还不停的念道:“听心魔的描述,难道这真是消失已久的幻影随风剑谱,如真是这样的话那仅次于噬心龙枪的第二大奇兵‘随风剑’也出世了,传说幻影随风剑谱只有配上随风剑时才能发挥出巨大的威力,如此看来目前这蒙面人才是我最大的障碍,难道真的连天都要和老夫作对,既然天都要和我作对,那老夫就要逆天而行,没人能阻止得了我的一统大业…”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