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水莲入派

章节字数:6704  更新时间:16-10-12 12: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天一大早,晴朗的天空飘着形状各异的白云,太阳公公也露出了头,小鸟的鸣叫充满着音调,微风吹来,花草树木也伸起了懒腰,在花园的一角出现了一个年轻的身影在练功,他是那么的认真,每招每试都是那么的到位,仿佛给这清晨的画面增添了一丝生机。

    “善静哥哥”,只见林水莲边跑来边喊着气揣吁吁跑的了过来:“我就知道你在这里练功,马大哥来了他来为我们送行的。”

    大堂,马白等一干人聚集在了此,包括柳根生柳雪爹俩也在,胡善静回房收拾了一翻后马不停蹄的赶来,跟随马白众人来到了门外,门口摆了一张桌子,桌上放着一个插了几柱香的香盆,马白拉着丁莫痕和胡善静走到了桌前,接着跪了下来,马白拿起三柱香分别三个人每拿着一柱。

    马白开口道:“皇天在上,今日我马白与二弟丁莫痕,三弟胡善静正式结为兄弟,我马白向神灵起誓,我将与二弟三弟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此时丁莫痕和胡善静才明白了马白的用意。

    丁莫痕和胡善静各起完誓,三人将手中的香插入了香盆,高兴的站了起来,三人紧紧相拥在了一起,围拢的人都鼓起了掌。

    马白接着从台上端起了两碗酒,递给了丁莫痕和胡善静:“来,二弟,三弟今日这碗酒即是我们三兄弟结拜酒,又是我们三兄弟的道别酒,三弟你虽不能喝酒,平时大哥不逼你但今日这碗酒你必须得喝,你喝醉了大不了大哥亲自将你背回青山。”

    胡善静回笑:“今天这酒我不得不喝,这碗酒中含有我们三兄弟的情义。即使大哥不说,我也一定要喝。”

    “好,好兄弟,干。”

    “二弟、三弟,你们这一走,我们三兄弟就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大哥也没什么东西可送的,这块玉佩是我的随身之物,你们就一人半块见到玉佩就如见到了大哥。”随后从身上掏出了一块玉佩,掰成两半后分别给了胡善静和丁莫痕。

    “多谢大哥。”

    看着手中的玉佩,丁莫痕紧握在手中:“我相信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可记得我们将来还要辅助三弟干一翻大事出来。”

    胡善静低下了头一脸谦虚:“二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取笑我。”

    “你二哥说得没错,你将来必定能超过我俩,你的能力我是知道的,到时我和二弟定会全力以赴支持你。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好了,大哥今天就送到这里,你们还是抓紧赶路吧,一路上小心多多保重!”

    丁莫痕向众人道别后先行离去了,随后胡善静,古倩倩和林水莲向众人道别后也离开了。

    看着远离的背影,马白心中充满了悲伤,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祝福他们。

    地魔谷,莫逆天家,趁妻子玉青不在莫逆天从卧房的一个暗处找出了一样东西,这东西用一块黑布包着。小心翼翼将黑布打开见里面是一本厚厚的秘籍,秘籍上写有‘幻影随风剑谱’几个字,接着又从床底拿出了昨晚与心魔决斗的那把剑,见剑柄上刻着三个字‘随风剑’,拿着这两样东西出了家门。

    莫逆天来到了一个较偏僻的地方,走到了一处墓地前,只见幕碑上刻着无名前辈之幕几个大字,双膝跪地:“爹,孩儿又来看您了,如今孩儿已炼成了‘幻影随风诀’,也能心灵召唤到随风剑,就让这秘籍和随风剑入土随您去吧。”说完,他脑海中回忆起了当年那场正魔交战,在性命危急关头时遇到了自己生父时的情景。

    当年那场正魔交战正义派占了上风,莫逆天仓惶逃到了此地,结果见到了自己生父,而此时他父亲也已是生命垂危,而莫逆天当时并不知道他就是自己的生父。

    莫逆天扶起这位老者:“前辈,莫非你也是被追杀逃到此?现在正义派的人正追杀过来。我还是扶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吧!”

    老者微微摇头拒绝:“不用了,他们是不会杀你的,他们要杀的是欧阳孤独等人。”随后从身上拿出一本秘籍和一把剑递上:“这本书和剑你拿着,要好好保管,在不到不得以时不要使用,否则你会招来杀身之祸,现在江湖上也都在寻找这本书和剑,你要保密当你练成此秘籍后要好好藏起来,特别是随风剑因为只有和随风剑一起时,此秘诀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还有要切记千万不要落入到欧阳孤独的手中,欧阳孤独此人阴险狡猾野心勃勃,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包括你已死去的师傅届是他杀的,你将来一定要提防他。”

    “前辈为何如此信任我,看得出这两件宝物对您十分重要?”

    “天儿,其实我是生父,我一直都在地魔谷偷偷的看着你长大成人,而这本秘籍和剑是我们家的传家之宝,所以我才交给你,如今你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为了你的安全你不要认我,还是叫我前辈不管在何时何地。因为欧阳孤独他不会放过你的,他会派人随时随地监视你,你千万不要让他知道我是你爹,不然会让他抓住把柄。我以前没有好好照顾你们母子,我为了荣华富贵在你刚出世没多久就将你们母子卖到了地魔谷害得你娘早死,是我对不起你娘,如今我莫家就只剩下你和这祖传之宝,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是爹对不起你。”说完,老者闭上了双眼,看着这位即是自己生父又是害死自己娘的凶手,莫逆天咬紧牙关泪水从眼眶流出,将生父的尸体埋在了此地。而后来也正如他父亲所言,正义派人士并没有杀他,反而被张易山和胡云天救下,给了他一条生路。

    想到这,泪水溢满了眼眶,同时用双手挖出了一个巢穴,将秘籍和剑埋好后离开了此地。而就在莫逆天离开不久,这时一个年轻的身影出现了,而此人正是一直跟踪在莫逆天身后的欧阳信,欧阳信留意了几眼后,也转身离开了此地。

    青山大殿,除古倩倩和胡善静以外的所有青山派弟子都已聚集。

    周玉起身道:“昨晚收到石柳镇马镇长的来信,说倩儿和善静今早会起程回来,相信现在快到了,信中还提到善静在集市救了一位流浪的女子,想将其带回拜入我青山派门下,你们对此有何看法?”这时大殿内议论纷纷。

    吴峰第一个站出来:“师傅、师娘,小师弟为人善良,他救得此女子不仅是做了一件好事还为我们青山争了光,小师弟将这女子带回弟子以为小师弟不想再让她流落街头,将她带回也好给她个安身之地,所以弟子认为应该收留她。”

    “师傅师娘,大师兄说得是,弟子也认为应该收留她!”胡云紧随站出。

    周玉扫视了其余弟子一眼:“其它人还有何异议?”

    “弟子无异议,都赞同大师兄和二师兄的说法。”其余众弟子齐声回道。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我今天就破例收下她。”古云龙与周玉对望了一眼,起身道。

    “秉告师傅师娘,小师弟和小师妹他们已经在殿外等候。”门外一弟子匆匆跑进来。

    “快,快让他们进来。”

    三人踏入后引来众弟子的目光,林水莲跟随进入心中胆怯犹如躲在两人身后。古倩倩第一个跑上去扑到周玉的怀里撒娇起来,胡善静跪下道:“师傅、师娘,弟子这次私自下山没通过师傅师娘的恩准违反了门规,还请师傅师娘处罚弟子甘原受罚。”见到胡善静跪下,林水莲也急忙跪了下来。

    见状,吴峰走出跪下:“师傅、师娘,小师弟下山是我同意的,不关小师弟的事,师傅师娘你们要罚就罚弟子吧!”

    “爹、娘都是女儿不好,是女儿一时好玩才叫善静陪我下山的,也是我说服大师兄同意,都是女儿的错,这不关大师兄和小师弟的事。”古倩倩也下意识跪在了他们旁边

    “好了,你们都起来吧!”周玉走来将他们扶起。

    古龙云接着发话道:“你们这次的确做得放肆了一点,违反的门规本因重罚,但念你们这次下山没闯祸反而做了些好事,石柳镇镇长在信中提到了你们见义勇为的事,你这一点做得很好听说你和马镇长还结为了兄弟,不错,从这两点可以看出来善静你已经长大了,让你们出去见识见识也好,这次便算了但下不为例。还有倩儿,你虽是我女儿,但也不能太放肆了,你以后要下山必须要经过我和你娘的允许。”

    古倩倩:“知道了爹,女儿知道错了再也不敢私自下山了。”

    胡善静拉着林水莲上前一步:“师傅,师娘,弟子见林姑娘一个人流落街头,无依无靠的实在不忍心,所以弟子斗胆将林姑娘带了回来,还望师傅师娘能够收留她。”

    “是啊,是啊,善静说得没错,这林姑娘无依无靠挺可怜的,爹,娘,你们就收下她吧。”

    古云龙含笑:“很好,看来你们两个真的长大了,看到你们懂得行侠仗义我感到很高兴。”

    吴峰接着道:“善静,你有所不知,在你们回来之前师傅师娘就和我们商量了此事,最终同意了收留林姑娘。”

    “水莲,快拜见师傅,师娘。”林水莲再次跪下:“师傅师娘在上,请受弟子林水莲一拜。”

    周玉走来将林水莲扶起:“水莲,从今天起你就是我青山派唯一收留的女弟子,这块玉佩你拿着它代表着你的身份,你以后就跟着倩儿住一起。倩儿,你要好好照顾好师妹,可不要欺负她不然娘决不饶你。”

    古倩倩油嘴滑舌:“娘,你就放心啦,我一定会照顾好水莲师妹的,不然别说是爹娘不会饶恕我,我想连善静也不会饶恕我的。”胡善静和林水莲顿时一阵脸红。

    接着所有弟子齐声道:“恭喜师傅师娘又收得一徒。”

    众弟子已回房,古云龙让吴峰留了下来:“后天就要比武了,这次除了水莲不能参加外其它的都要参加,希望你们回去后好好练功,另外还有一事,考虑到这次比武善静事先不知,通过和你师娘商议后,决定这次善静不管输赢都让他占有一个名额,不知你有没有意见?”

    “不行,师傅这样决定对其它师兄们太不公平了,还请师傅师娘从长计议。”胡善静突然闯入反对道。

    “峰儿,这是怎么回事?”

    “师傅这不关大师兄的事,是弟子感到可疑,为何师傅每次都让我们先离开,弟子好奇所以留在了门外偷听,师傅要怪就怪弟子一人是了。”

    “好,为师取消刚才的决定,我希望你们后天能够全力以赴,你们退下吧!”

    古龙云的卧房,见一脸怒气未散的丈夫,周玉走了过去劝道:“云龙,其实这也不能怪善静,每次都让他提前离开难免让他起疑心。善静他能如此看重公平。这一点和他生前的父亲有几分相似。这也说明他能当好武林盟主,也许这一切都是天意吧!我看啊你也该消消气了,即使我们能帮得了他一时,也帮不了他一世。最终还是要靠他自己,一切顺其自然吧!你早点休息我去看看倩儿他们。”

    周玉将古倩倩和林水莲的房间安排在东北字号房,刚好就在东字号房的隔壁。

    “师姐,你先休息一会儿吧,我先打扫一下房间。”古倩倩没回她,躺下便已睡着可见她是真的累了。林水莲看起来则精神的很认真将房间内打扫起来,不一会整间房焕然一新被整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而她的这一举动被站在门外已久的周玉看在了眼里。

    “师娘,您怎么来了?”周玉的目光落在了正睡得正香的古倩倩身上,林水莲忙小声解释道:“师娘,刚才师姐带我去周围熟悉了一下,她是真累了您就让她休息一会儿吧,要不我们去外边说。”

    两人来到了一个亭子里,周玉面带慈祥的看着林水莲:“水莲,你也坐下吧,师娘只是觉得你很像当年的我,当年我刚来到青山派时只是一个丫环而已,闲暇时就去整理每间房,也由于我的勤劳,后来得到了你师傅的芳心,刚才见你在房间整理时就想起了当年的我。”

    “师娘,原来您还有这样一段身世,您如今依然这么漂亮,我想年轻时的你一定是个大美人,师傅对您起芳心也是很正常。”

    周玉轻叹:“如今都已年过半百哪还谈得上漂亮不漂亮。我来找你也没要事只是想了解一下你的身世,你为何会孤身一人流落街头?你爹娘呢?”

    林水莲将家中惨遭劫难的事一五一十的向周玉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又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啊!你既然来到了这里,以后你就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也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了。”

    泪水顿时从林水莲眼眶渗出,双膝落地泣声道:“师娘,谢谢您,我不会忘记你们的大恩大德!”

    周玉将她扶起搂在怀中:“傻孩子别哭了,你既然是我门下弟子,哪有做长辈不对自己弟子好的,日后你就好好跟着倩儿学,不懂之处也可来找我和你师傅!”

    林水莲拭去泪水重重点头:“我一定会向师姐好好学不会辜负您和师傅的期望,对了水莲还有一事不明,为何今日师傅在大殿说除了我不能参加,其它都要参加比武?”

    周玉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其实你师傅也是为了你好,你今日才入门,对本门的武学还不太了解,你还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如果让你去参加只会给你造成不必要的伤害。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认真去学,争取早日将本门武学完全掌握,届时你大师兄还会带你去练武房修炼一段时间。”

    “师娘,你有所不知,其实在此之前善静哥…善静师兄已经把青天诀的基本要领都告诉了我,我现在也掌握得差不多了,要不我展示一遍给您看。”接着林水莲在亭子旁边的草地上展示起来。由于胡善静将大自然的纯净阳气输入到她体内才使她还阳,所以此时她的体内充满着较强烈的阳刚之气,对于以阳为主的‘青天诀’来说,即使她从未学过也能将此类武学运用自如。

    林水莲的一段精彩展示后,周玉完全对她刮目相看:“水莲,看来你是一块不错的武学材料,善静才教你几天,你既然能在短短几日内将青天诀修炼到如此程度,可见你有着武学方面的天赋。我会和你师傅商量的争取也让你参加这次比武。”

    林水莲高兴道:“谢谢师娘!”

    “好了,你回房吧,相信倩儿现在也应该醒了,你不要告诉她我来过。”

    “我终于可以参加比武了,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和善静哥哥共进退,我相信以善静哥和我的实力争取到两个名额是肯定没问题的。”一路兴奋直到回房

    看着如此兴奋如拾到宝的林水莲,古倩倩好奇心起:“师妹你刚才去哪了?怎么如此高兴?”

    “没…没,见你睡着不想打扰就出去走了走,也见识了青山的气派,能入青山派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是啊,许多人想拜入本派门下都没那个缘份,而你算是很有缘的一个。好了走吧,娘交待要我好好教你,我现在就教你青天诀的一些要领。”

    周玉回到卧房后将刚才林水莲展示青天诀的过程告诉了古云龙,古云龙听完后也感到一丝震惊,周玉接着道:“她每招每试都能贯穿得如此到位,依我看她对青天诀的掌握度绝非在第七式之下,云龙,我看这次比武就让水莲参加吧。”

    古云龙沉思了一会儿:“听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这其中一定有蹊跷,总让我觉得这水莲是有一定来头的。”

    “你别胡思乱想,我看得出她和善静一样都很有上进心,她是不想让人看不起才如此努力用功,不想辜负了善静的一片好心!

    古云龙微微点头:“也许你说得对是我多想了,好吧,就让她参加这次比武。”

    东字号房,一阵阵呼噜声传来,除了胡善静躺在床上还没有睡着外,其它弟子都也睡得很死,胡善静两眼盯着屋顶,一眨不眨的似乎有什么心事缠绕着他。

    “善静!”就在他想得入神时,两个身影出现在他的床边。

    “师姐,水莲,你们怎么来了?”

    古倩倩回笑:“我见你也睡不着,不如和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

    三人缓步前行着,感受着这大自然带来的气息,青山虽不是那仙镜之地,但也具有着它独特的一面,这里风景优美,花草众生,树木茂盛,各种鸟类自由自在充当着一群特殊的客人。

    胡善静来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气息,三人无意中来到后花园一块空旷地,这时古倩倩开口笑道:“今天天气如此晴朗,加上后天就要比武了,不如我们切磋切磋一下,可好?”

    林水莲点了点头表示没问题,胡善静看向她神情凝重:“水莲你就不用切磋了,我和师姐切磋就行了,你就在一旁边看边学吧,如有不懂之处可向我们讨教。”

    林水莲刚想答应,却被一脸怒气的古倩倩抢先一步:“既然是切磋武艺,为可不让水莲一起,我刚才教她时见她进步神速,何不给她一次切磋的机会?还是你怕在切磋中伤害到她了,或是你对她有…”

    ‘好感’二字未说完,林水莲将其打断:“善静师兄,我还是和你们一起切磋吧,反正师傅也答应让我参加这次比武了,我在哪些地方不到位的,还请你们多多指教!”

    “可是。。。好吧,那咱们就点到为止!”

    微风吹来,三个年轻人在这潇洒自如地舞动着,每招每式都如此优美。胡善静处处都让着林水莲而林水莲也感受得到,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甜味,而古倩倩那漂亮的脸上则充满着杀气,有几次都要将林水莲打败落地,可每次都让胡善静挡在了她的前面,就这样看起来是三人切磋,而实际上只有胡善静和古倩倩两人在切磋。古倩倩的招招都发挥到了极致,可这对于已经突破了‘青天诀’第十式的胡善静来说根本造成不了多大的打击,反而胡善静每招都只用了一半的力,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出全力的话,会对古倩倩造成很大的伤害甚至致她于死地。一阵切磋过后,除胡善静外,古倩倩和林水莲都是精疲力尽。

    “要不去那边休息一下吧。”

    “你扶我过去。”这时古倩倩和林水莲同时开口道。两位美女同时开口,一时让在感情方面没主见的胡善静不知如何是好,最终在两位美女的共同协议下,胡善静左手扶着林水莲右手扶着古倩倩将她们两人扶到了一个池塘边。

    看着浮出水面的鱼两人都被吸引“这些鱼好可爱!”而胡善静却不觉得这些鱼可爱反而有种奇怪的感觉,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这池塘中的水,仔细一看这池塘里的水确实与河流当中的水不同,这池中会隐隐约约发出光芒。

    “善静,你在想什么,快看这些鱼多可爱啊!”古倩倩打断了他的思路。胡善静笑着点了点头做了个回应。

    胡善静两眼仔细观察着这水面,仿佛他发现了什么似的,却又不肯定。而身边两女子反倒和这些鱼玩得开心起来,丝毫没发现这奇怪的现象。

    三人在池塘边逗留一会儿后离开了,就在三人离开不久这池塘里发生了变化,池中的水被掀起一层层波浪,那些鱼也瞬间消失了,一阵汹涌后水面出现了一幅似人的面孔,双眼向四周望了一眼后,水面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而那些鱼也同时再次出现。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