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玄阴珠

章节字数:6666  更新时间:16-11-21 14: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房后,两双眼睛正瞪着他们,古倩倩没好气道:“大师兄,你们刚才去哪呢?可害得我俩找得好苦!”

    “是师兄不对,事先没通知你们一声,方才‘水月派’两位师妹前来相邀,与他们一同去赏景,商议了一下明日比武之事,同时也了解了她们此翻前来的目的。”

    “那她们此次为何而来?不会也是为了那颗珠子吧?”

    吴峰微微点头,没有直接回答。

    “如此,我们岂不又多了一个对手?”

    吴锋回笑:“林师妹此言差矣,恰好相反,明日比武不过是演一场戏给温师叔看。温师叔设下此次比武,便是要我们靠实力去夺得玄阴珠,方才已同她们商议好,明日比武时我们不会尽全力,最终夺珠者定是善静,待善静用玄阴珠将体内阴阳两股真气流相隔后,便会同她们一道前往水月派驱魔,助她们一臂之力。”

    听到不回去,古倩倩自然欣喜:“大师兄你可不许食言,听爹娘说过水月派都是女弟子,我也好借此机会去拜会拜会各位师姐。”

    “你可别高兴得太早,我们前去只是助人家一臂之力,等事情办妥后便回去向师傅复命。”

    “知道拉,大师兄你这句话已经说一百遍了,等事情办妥后我们定听从你的安排。”

    连山,任天雄坐床边看着手中一封书信,只见丁莫痕匆匆破门而入,拱手道:“师傅,不知您急着把我叫来所谓何事?”

    任天雄起身面带慈祥道:“莫痕啊,为师刚才收到了水月派掌门云议仙子的一封来信,水月派附近一带近期阴气重重,云仪仙子想让为师前往查明此迹象并助一臂之力,所以为师想让你一同前往,想必你还在为死去的父母哀伤吧?此次就陪师傅一同前往,也好缓解一下你的心情。”

    丁莫痕微微点头:“师傅,我一切都想通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一定要振作起来,这样才能找到仇人为父母报仇,相信爹娘他们在天之灵会让我早日寻到仇人替他们报仇的。”

    任天雄脸上忽见一丝忧伤,随后微笑道:“莫痕,你能振作起来为师替你感到高兴,为师相信你很快就能找到仇人,然后替你父母报仇。”

    “师傅您没事吧?刚才见您脸色不对是不是出什么事呢?”

    “没事,说到你父母为师就想起与你父亲当年喝酒的情景,可惜他们现在已不在了,莫痕,为师没事。”

    “师傅您没事就好,那弟子先回房收拾收拾。”

    见丁莫痕走后,那一丝忧伤再次出现在他脸上,随后深深地长叹了一口气。

    于敏和赵雨琪回房后并没入睡,两人都在谈论着心事,只听于敏道:“雨琪,师姐看得出你是不是对胡师弟产生了好感?”

    赵雨琪顿时一脸通红解释道:“师姐,哪有!”

    “还说没有,答案都写在脸上了,好了,师姐也不逼你,在我看来胡师弟那人很不错,相信师傅见过他后不会反对的,哎!”

    见于敏叹息,赵雨琪也已看出了她的心思:“师姐,相信吴师兄总有一天会明白你心意的,再说吴师兄不是答应了和我们一同回去吗?届时师姐可借此机会向吴师兄道明你心意,虽然你们相隔多年没见面了,但从刚才谈论中可以看出吴师兄是没有忘记你的,届时吴师兄得知你心意后,相信他不会是个无情之人。”

    于敏脸上更显忧伤:“话虽如此,但终究。。。算了!说你吧,师姐不希望你像我一样,如真是喜欢他就好好把握吧,可以看出善静是一个为人正直心地善良之人!”

    于敏此翻话似乎已触动她心弦,“我与他是否真有缘?我一孤儿幸得师傅收留,岂能与他匹配?”…在心中不经意间自问着同一问题,泪光闪烁,滑过脸颊。

    地魔谷附近一沼泽地出现了一个身影,在月光的照射下映出了他的真面目,此人正是冯天霸。见他飞身而起一股强风袭卷而来,洪泽地顿时被这股强风掀起一片沙尘,冯天霸趁机飘落继续四处寻找着,但结果似乎并不如意一声叹息后离开了此地,那股强风随即地停止了,一切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次日清晨,温天中带领着龙阳弟子聚集一处空矿之地,一侧出现了吴锋他们四人和于敏两人。温天中起身环顾了一眼,面向众人道:“今天能有幸得到青山派和水月派的弟子来参加这次比武,本派也已许久没如此蓬筚生辉,今幸得两派大弟子在此,还望几位贤侄能一展神通。众弟子听令:今日比武切磋点到为止切莫伤了和气。”

    温天中独坐观台,一旁郑天羽跟随观望着场上情况,面对龙阳众弟子吴锋和于敏几人根本没有全力以赴,面对来袭时只是采取了防守躲避,根本毫无攻击之意。即使面对龙阳实力较强的弟子,只彼此间交上几个来回后却毫无杀伤之力。见此状一脸焦急的郑天羽握紧了拳头,温天中也一脸严肃,似乎看到了他不想看到的。

    几个来回后,吴峰他们毫发无损,吴锋和于敏两人似乎形成了一种默契,两人一左一右伴随着两道光芒在半空飞舞着,此时此刻周围一切根本无法接近他俩,看着于敏动人的舞姿吴锋露出了微微一笑,而他这一笑被于敏看在了眼里,心中一种喜悦之情。脱颖而出,在两道光芒的照射下两人好比一对金童玉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流露出了种种羡慕之情。

    “师傅,场上似乎被他们控制了,还是由弟子上场来打破这一局面吧。”

    郑天羽话落刚想出手,温天中满脸怒意将他拉住,“天羽,还是静观其变吧,如果你现在出手会有损我派名声。”在温天中的劝说下郑天羽收回了手不得已退后一步继续观看着场上的一切。

    “看来他们也有所防范,似乎猜到为师所安排的一切,天羽你去祖师爷灵位后拿出宝盒来。”温天中轻叹一声接着道。

    “可是。。。这。。。!”在温天中的强烈命令下郑天羽不情愿朝后院祠堂走去。

    待郑天羽走后,温天中飞身而起飞到了吴锋与于敏两人中间,见温天中突然现身两人忙收手拱手道:“温师叔!”

    温天中轻笑:“胜负已分二位贤侄不必再比下去,你们此次来的目的都是为了玄阴珠,但我龙阳派只有一颗,所以。。。。。。”

    “温师叔,我们还不急着用还是先给吴师兄他们吧。”于敏打断道。

    这时,郑天羽手捧一盒而出,这盒周边光芒四射,郑天羽伸手后宝盒飘浮缓缓升起飘落到了温天中手中,“此物本属于你们青山派的,今日完壁归赵也算了却了我一桩心愿。”

    “温师叔此言差矣,此物乃是祖师爷相赠,赠予的岂有要回之礼?此次我们只是来借用,待用完之后定当双手奉还。”吴锋接过宝盒道。

    温天中回笑:“吴贤侄如此明事理不愧为青山大弟子,天羽,要多向峰儿学习学习,你们就在此多留几日吧。”

    “多谢温师叔好意,我们已经决意明日就走,待用完之日定来归还此珠。”于敏拱手回道。

    温天中微微点头:“既然你们去意已决,我也不必强求,今日我会为你们设下晚宴就当是为你们送行,现在时辰还早,让天羽指引你们四处光顾光顾。”

    “多谢温师叔好意,我们自行四处看看便是,就不必劳烦郑师兄。”吴锋拱手谢道。

    “既是如此,你们请自便,今日比武之事到此为止大家回去休息吧。”话落挥挥袖袍飞身朝大殿而去。

    众人目送温天中消失后各自离开。

    “没想到玄阴珠这么容易就到手了,可不像爹所说的那么难,不明白温师叔既然有意要将它给我们,为何还要设下这场比赛?”一行六人慢悠悠前行着古倩倩开口道。

    “温师叔之所以设下这场比赛想必是另有隐情,相信善静也早已看出。”

    听得吴峰如此说,古倩倩一百八十度转弯将目光移到了胡善静身上,想从他口中得知答案。见古倩倩死死地盯着自己胡善静微微一笑:“师姐,其实温师叔之所以设下这次比武,目的就是想从这次比武中了解我们两派的实力,好为即将不久的武林大会做准备。”

    古倩倩轻轻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一些:“可根本就没比完才不到一半,温师叔既然想知道我们两派的实力,为何不让比完?”

    “师姐,刚才大师兄和于师姐在场上根本没用尽全力只用了四分之一的实力,相信这一点师姐心知肚明,如让师兄和师姐再这样比下去只会拖延时间,根本看不出大师兄和于师姐的真正实力。”此时一旁的赵雨琪默默地看着他,他的这翻解释令赵雨琪对他的好感又增添了几分。

    “哦,我明白了,原来大师兄和于师姐是故意不用尽全力的。”

    吴峰看了胡善静一眼,略笑:“如我与于师妹不如此做恐怕现在还难以脱身,就更不要说得到‘玄阴珠’了,从这一点看来小师妹你还得向善静多学习学习才是。”

    “大师兄你说的对。随后走到胡善静身旁接着道:善静,我以后会不定时的来找你请教,到时你可不要嫌我笨哦。”

    胡善静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多言。

    “看不出胡师弟外表斯斯文文却才智过人,如果胡师弟不介意届时还请多多开导开导雨琪师妹。”于敏话落将目光移到了赵雨琪身上。

    见于敏正看着自己似乎在暗示着什么,赵雨琪上前一步拱手道:“我才疏学浅到时还请胡师兄多多指教。”

    “既然已相聚,日后定有时间交流,目前最重要的是协助云仪师叔驱魔,也不知现情况怎样,事不宜迟,今晚便借助玄阴珠除去善静体内的阴气,明早我们便赶往水月派。”

    于敏点头赞许,“吴师兄所言极是,我们在此多留一日,派中的危难就增一日,不过有你们几位相助,相信定能化解这场危难。”话落,深情地看了吴峰一眼,似乎在表达着心中的谢意。

    回房后胡善静便掏出了‘玄阴珠’,绿色流光顿时照亮整个房间,随后‘玄阴珠’漂然升起。

    见状,吴峰道:“看来它已经感应到你身上的阴气了。”

    “大师兄,那现在该怎么办?”

    吴峰犹豫了一会:“房内空间太小,如要召唤出金龙和灵凤必定惊动整个龙阳,而‘玄阴珠’此时已感应到你身上的阴气定会与你相克。在未控制住‘凤凌剑’上的阴气之前,‘玄阴珠’不宜在你身上保管,否则会与你身体相克对你带来极大的伤害,此珠暂由我替你保管,稍晚些再找个空矿处驱除。”

    “大师兄说得是,我身藏两大奇兵之事绝不能张扬出去,否则必将招来大祸。”…

    此时于敏和赵雨琪两人正躺在床上诉说着心声。见于敏一脸心事重重,赵雨琪说道:“师姐,看来吴师兄还是没有忘记你的,不然刚才他也不会答应多留几日与妳交流,在此先恭喜妳了。”

    “妳别只顾着恭喜我,你应恭喜妳自己,看得出胡师弟对妳的第一感觉很好。”

    赵雨琪突然苦着脸:“我虽与胡师兄一见投缘,但不像师姐与吴师兄那样一见如故。”

    “不和你说笑了,实在说,我觉得胡师弟他非常神密的确令人难以摸透他心思,待改日约他出来细谈一翻。”…

    胡善静忽睁开双眼,趁吴峰睡着从衣中拿出了吴峰赠予他的那颗珠子,此珠流光异动时亮时暗似乎在发出什么信号,仔细观察一番却未看出破绽,心中着实不安“难道这现象与‘玄阴珠’有关?还是此珠已发觉到了‘玄阴珠’的存在,在暗示着我什么?”种种疑问在他脑海中。“如真是暗示着与‘玄阴珠’有关,可此时‘玄阴珠’已不在自己身上。”措手无策的他陷入一片僵局不知如何是好。

    绿光突然出现,只见吴峰手握‘玄阴珠’道:“也许‘玄阴珠’能解开这神密珠子的身世。”‘玄阴珠’一出这神密珠上的异动突然停止了。

    两颗珠子同时飘浮而起,在半空一阵环绕后停止了。‘玄阴珠’突然光芒大甚形成一条绿色光柱直射那颗神密珠,而那神密珠的流光迅速静止了,在‘玄阴珠’的照射下神密珠内出现了四行二十个清晰字体‘玄阳显真经,天地自本能,邪恶战乱在,世间显万灵!’

    “玄阳显直经,天地自本能。。。”吴峰看着这些字体轻轻念了一遍。

    “大师兄,你看懂这四行字的含意了吗?”

    “还没有,那你对此有何见解?”

    胡善静也反复念了几遍:“玄阳显真经,从第一行的头两字‘玄阳’恰好与‘玄阴’对立,大师兄,此珠的神密之处是否就恰好与‘玄阴珠’相反?”

    吴峰轻轻点了点头:“你分析的有几分道理,如真像你所说那我猜测此珠应该就是失传以久的‘玄阳珠’,我也只是听说过而已,至于这珠是否真的存在还有待查证。”

    “大师兄,我看此珠定与‘玄阴珠’有关联,不如待明日到了‘水月派’后让云仪师叔来辨认出真相,相信云仪师叔她老人家能告诉我们答案。”

    “也只有如此了,毕竟云仪师叔见多识广,只希望此珠为正义之珠,能为天下百姓造福!”

    “大师兄你放心,如其真会危害到武林相信云仪师叔定有分寸,即使云仪师叔归还于我,我也会将它毁灭,让它永远消失。”

    “恩,你先收好此珠,待去‘水月派’得知真相后再做定夺,你先好好休养一翻,切莫惊动了‘凤凌剑’不然‘玄阴珠’难以控制会对你进行反噬。”

    胡善静点了点头后盘腿而坐,将真气流遍布全身运行起来。

    深夜,吴峰和胡善静悄悄地走出了房门,吴峰掏出了‘玄阴珠’照亮了这暗淡夜空。胡善静突然发生变化,用双手捂住了胸口显得十分痛苦“大师兄,两大奇兵又开始打斗了。”体内两股真气流再次出现同时一股巨痛涌上他胸口。

    吴峰手中的‘玄阴珠’顿时摇晃起来,吴峰捧起‘玄阴珠’一股真气流直涌他手心处同时晃动加速,使‘玄阴珠’脱离了他手心处慢慢飘浮起来渐渐向胡善静胸口处靠拢,在‘玄阴珠’光芒照射下清晰可见两股真气流在胡善静体内盘旋着。然而‘玄阴珠’越靠近胡善静就晃动的越厉害使吴峰越难以将其控制住。随着一声龙吼凤呜金龙和灵凤从胡善静体内爆发出,在半空围绕‘玄阴珠’盘旋着,金龙张开了大嘴想要将‘玄阴珠’吞噬,而灵凤则扇动着羽翼、凤爪前伸同样想要将‘玄阴珠’占为已有。见势不妙吴峰登空而起来到了金龙与灵凤之间,刚想伸手去拿回‘玄阴珠’不料‘玄阴珠’突然暴发出震撼之力,顿时波光四射将吴峰震飞,而金龙与灵凤也略受影响同样被震出了数尺外。

    吴峰落地后口吐血沬,而此时胡善静身上的疼痛已完全缓解了,见躺在一侧身受重伤的吴峰,急忙跑了过去。双手紧握一股纯阳真气输入吴峰体内,吴峰顿时感觉到全身舒服了许多,缓缓坐起身来道:“没想到这‘玄阴珠’的震撼力如此强大,连两大神灵奇兵都无法抵挡,不过即使如此我想金龙与灵凤也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我们要尽快阻止,如再这样斗下去恐怕会对灵凤十分不利,只有将灵凤变回‘凤凌剑’再将‘玄阴珠’内的气流注入到剑身内,才可控制住‘凤凌剑’的阴气。善静,我去阻止金龙你去将灵凤变回‘凤凌剑’,并将‘玄阴珠’的真气注入到剑身。”话落吴峰飞身而起直向金龙而去。

    见大师兄已与金龙纠缠在一起,事不宜迟登空而起来到了灵凤面前,金色光芒脱颖而出漂浮在灵凤与‘玄阴珠’中间使之玄阴珠无法吞噬到灵凤,‘玄阴珠’本为地之灵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只见‘玄阴珠’步步逼近这道光圈同时也可以看出胡善静明显感到不适。

    “善静,快将灵凤变回‘凤凌剑’不能再耗下去,再这样耗下去会对我们十分不利。”另一边快支撑不住的吴峰急切喊道。

    胡善静顿时意识过来,凝聚全身力量边抵抗‘玄阴珠’边向灵凤施压,半空顿时乌云密布电闪雷劈一道金色光柱直射天际,同时周围形成一道漩涡状将‘玄阴珠’和灵凤牢牢套住,‘啊!’随着胡善静狂吼一声天际处金色光柱逆转而行形成两道光罩分别罩住‘玄阴珠’与灵凤,紧随这两道光罩发生了变化,慢慢靠拢最终合二为一形成一座拱桥状,而两边被罩住的‘玄阴珠’和灵凤就成为了两座的桥梁柱。胡善静来到桥的最高处双手挥舞着顿时只见灵凤身体慢慢缩小最终变回了一柄剑,而此时‘玄阴珠’上的真气流慢慢聚拢形成一条直线直接射向‘凤凌剑’。‘玄阴珠’渐渐光芒暗淡最终变回了原样,而那股真气流时亮时暗却始终不肯消失,而另一边金龙也变回了‘噬心龙枪’回到了他手中。

    眼见这股真气流时亮时暗却始终不肯消失一时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也当无计可施时只听得不远处正飞来的吴峰道:“善静,切莫大意,那股真气流之所以时亮时暗是因为还没完全注入到剑内,因此‘玄阴珠’会再次吞噬‘凤凌剑’。此时是利用‘噬心龙枪’的好机会,‘玄阴珠’所吞噬的目标是‘凤凌剑’而不是‘噬心龙枪’,你可以利用‘噬心龙枪’的掩护全力吸取这股残余的真气流,只要‘玄阴珠’的真气流完全被注入到‘凤凌剑’从而‘凤凌剑’上的阴气也就被控制住了,同时‘玄阴珠’也会就此罢手,所以你要尽快将这股残余的真气流输入到剑身,最好要在‘玄阴珠’再次显灵之前。”

    在大师兄的指点下,手握‘噬心龙枪’金色光芒再次遍布‘玄阴珠’周身,然而‘玄阴珠’也再次晃动起来,在金龙光罩下晃动由强慢慢变弱,始终保持着不强不弱的状态。在‘噬心龙枪’的掩护下胡善静整个身体后仰全力吸取着这股残余的真气流同时双手挥舞着,只见这股真流如同一条线在胡善静双手的挥舞下紧随盘旋,一个旋转胡善静身体成流线形状带动着这股残余的真气流直接靠近‘凤凌剑’,这股真气流在‘凤凌剑’周身盘旋几周后最终完全注入到了剑身,随之‘凤凌剑’发生了变化,一个金色符印出现在了剑柄处。此时‘玄阴珠’也变得安静了落入到了胡善静手中。

    吴峰拾起‘凤凌剑’仔细观察了一翻,笑道:“‘凤凌剑’上的阴气果然被控制住了,这个金色符印便是剑身阴气震住的标记,善静,你以后也不必担心它们在你体内再作乱。”

    胡善静一脸欣喜:“大师兄,谢谢你!如不是你指点恐怕我早已被‘玄阴珠’吞噬了。”

    吴峰拍了拍他肩膀:“你真正要谢的人不是我而是师傅,在来之前师傅已将控制‘凤凌剑’的秘决告诉了我,师傅早已想到在使用‘玄阴珠’时必定会遭遇反噬,所以师傅叮嘱我当遭遇到‘玄阴珠’反噬时千万不可长时间硬拼,这也是我刚才不让你与‘玄阴珠’继续僵持下去的原因。”

    “回去后我自会叩谢师傅,不管怎样都要谢谢你大师兄,如不是你相助恐怕我也没那么顺利,所以师傅和你们的恩情我会时刻铭记于心!”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