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商议(一)

章节字数:5841  更新时间:16-12-06 20: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欧阳信和莫玲儿趁莫逆天夫妇不注意时留下一张纸条后悄悄的离开了家,来到了约定谷口处等候心魔。

    “谷主,事情的头尾就是这样,如今我已答应他们两个,相信此时他们已在谷口处等候。谷主,不知您有何之见?”

    欧阳孤独一番寻思,回道:“既然你已经答应他们那就如他们愿吧,如此也好你不是说信儿和玲儿与那个叫胡善静的青年一见如故吗?那这次就让他们会一会面,一来是让他们加深感情以进一步获取胡善静的信任从而了解此人的来历;二来是将来他俩成为老夫棋子时,老夫可以利用他们之间的信任让信儿和玲儿做内幕,虽然此人目前来看是我们最大的天敌,但人都是有弱点的只要我们抓住了他的弱点一样可以至他于死地。”

    “属下明白了。”

    “心魔叔叔怎么还没来,他不会说话不算数反悔了吧?”见心魔还未来莫玲儿苦恼道。

    “师姐,相信心魔叔叔不是那种人,也许此时他已在赶来的路上,应该很快就到了我们再等一会。”

    “也只有这样了。”莫玲儿苦着脸。

    “让你们久等了,方才我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耽误了一会儿。”心魔突然现身道。

    “我们才没生气,只是你再不来恐怕爹娘很快会找到我们,我们的计划又泡汤了。”

    心魔回笑:“还说没生气,看妳嘴巴都翘得这么高,既然我答应了你们就不会食言,即使是副谷主他来了我也会将他说服好让你们得逞。好了,我们起程吧!”

    得知‘七仙草’一事后,胡善静心情明显有了好转,直奔去找云仪仙子问及‘七仙草’之事。

    “胡师弟,你不是和师傅在一起吗?”到密室门口时恰好遇到了于敏和赵雨琪。

    “于师姐,我刚才四处走走,云仪师叔不在吗?”

    “刚才我与师妹来找师傅,到密室后却不见师傅的人后来又去了师傅的卧房结果还是不见师傅的踪影,同时也不见你的踪影。现在我们正四处寻找着。”

    胡善静回想:“我离开密室时师叔还在里面照看师姐和水莲。”想到这推门而入,进密室后除见到躺在冰床上的古倩倩和林水莲外,却不见了云仪仙子。

    见两人一脸着急的样子,胡善静劝解道:“于师姐,要不我们再去师叔卧房看看,也许师叔已经回来了,如还找不到的师叔的话,那我们就只有将此事告诉任师伯来主权大局。”

    于敏轻轻点头:“也只能如此,对了,你的衣服怎么湿了?”

    赵雨琪的目光也聚集到他身上:“是啊,今天又没下雨你的衣服怎么会弄湿?”

    见胡善静一脸为难,两人也没在追问,赵雨琪轻声道:“那你还是先回房去换一身衣服吧,不然这样会着凉的,我与师姐去找师傅就行了找到师傅后再来通知你。”

    “胡师弟,小师妹从不关心异性,你算是第一个,好了,你先去换衣服吧!”于敏此番言语似乎在暗示着他,可此时他脑中全都是‘七仙草’,也没领悟到于敏此话的含义。

    “好久没这样放松过了,走进大自然的感觉就是好。”三人走在了一条捷径小道上,看出莫玲儿一幅十分放松的样子。

    “玲儿,出来确实比呆在家里强,但外面艰险而你们又还年轻没经历过打打杀杀,所以此行你们不可胡来,万一你们有什么三长两短,回去后可不好向副谷主交差。”

    “心魔叔叔,平时都很少见你说话没想到你一开口就头头是道,看来玲儿以后要多和你交流交流才是。放心吧,我们听你的就是了。”

    “我老了与你们年轻人没什么交流,妳应与少主多交流交流才是,你们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又有共同语言。”

    一直保持沉默的欧阳信终于开口道:“心魔叔叔,其实我们心中都已有。。。”

    “心魔叔叔你说得对,我以后我们会多多交流的。”莫玲儿急忙打断了欧阳信的话。

    “石柳镇,我们到石柳镇了。”莫玲儿手指前方集市高兴道。

    “石柳镇人来人往依然是繁华景象丝毫不比以前逊色,记得我们上次来时还看见处处有乞丐,如今看来乞丐少了小贩却多了,马大哥果然没辜负镇民们的期望。”欧阳信张望道。

    “马大哥果然是位好镇长。心魔叔叔,我们不如现在就去找马大哥相信他见到我们后一定会很高兴的。”

    “玲儿,我们暂且不去找马镇长,相信镇长他公事繁忙我们就不要去添乱了,今晚我们就在投宿一晚,明日我自然会带你们一个去处。”

    四处张望,莫玲儿突然停止前行,目光投向一处,心魔和欧阳信同时望去‘柳氏酒楼’四个大字,莫玲儿快步走了进去,两人紧随其后。

    “师傅,弟子刚才来却不见您还以为。。。?”两人来到云仪仙子卧房后见师傅正坐在床边。

    云仪仙子轻笑:“为师刚才去了祠堂给祖师爷们上了几柱香。好了,为师没事呆会儿善静如来找我就让他来后堂,敏儿你再去收拾一间上等客房明日你古师伯会到。”

    “你来了啊?”

    胡差距静拱手回道:“师叔,是于师姐让我来后堂找您?”

    云仪仙子一脸慈祥道:“来,坐下再说。我知道你心中不安,倩儿和水莲虽安放在密室但只是一时的?我知道你心存疑问,你问吧!”

    “师叔,弟子得知了一件事情,这才来找您问个明白。”

    “那你知道了何事?直说无妨。”

    “弟子想询问师叔关于‘七仙草’之事,还望师叔能直言相告。”

    云仪仙子顿时一惊:“‘七仙草’你是从何得知的?”

    “对不起师叔,我答应过人家不能将他的名讳告知于其它人,所以。。。还请师叔见谅!”

    云仪仙子微微点头:“既然你已知道了‘七仙草’那我就开门见山。其实今日在大殿之上我与你任师伯也想到了用‘七仙草’还有一线希望救她俩,但‘七仙草’并非普通之物,它是一种灵物在天地万灵之中属地之灵。而之所以叫它‘七仙草’那要从一个传说说起,相传于数亿年前天地生根之时,还没有我们人类只有天地万灵,天之灵与地之灵本为一家,为了争夺万灵之主宝座地之灵当中一些灵物勾心斗角这其中就包括了幽灵。星辰日变这些叛变的地之灵势力渐渐盘大成为了反派势力其中以幽灵为首,天之灵与七种无叛变之心的地之灵为消灭幽灵通过商议决定与幽灵统领的反派势力决一死战,天之灵凝聚所有灵力孵化出两颗灵珠第一颗就是‘玄阳珠’而另一颗则是你手中的那颗‘玄阴珠’,而七种地之灵则凝聚所有灵力孵化出了一株植物便是‘七仙草’。

    ‘玄阳珠’乃吸收阳气助阳,而‘玄阴珠’和‘七仙草’乃制阴则助阴,‘玄阴珠’乃制本不制根,‘七仙草’则恰恰相反制根不制本,倩儿和水莲是中了幽灵之毒乃属根所以排除了不能用‘玄阴珠’的原因。之后两股势力万灵之战开始,这一战打了数百年不过最终还是以幽灵势力操作失败告终,天之灵所属的正派势力虽获得了胜利但也损失了不少灵物,其中天之灵尽六层的灵物在这次大战中灰灰烟灭而那七种地之灵则全部都被烟灭了。据我所知的天之灵现如今还存在有‘龙、凤、雀、鹤,而地之灵当中还存在的有,幽灵、蛇、蝎、蚣。’‘噬心龙枪’和‘凤凌剑’乃属特殊的一种,是唯一由灵物和神兵合二为一的一种奇兵,仅次于其后的三种奇兵乃纯属兵器但其威力无比,所以与‘噬心龙枪’和‘凤凌剑’合称为五大奇兵。

    那一刻起,世间万物从生灵涂炭中恢复了原貌,便出现了人类,人们为纪念这七种地之灵就为此株植物取名为‘七仙草’,其七片叶子意味每片叶子代表这七种地之灵当中的一种。”

    听完云仪仙子的一番诉说他心中已有一股冲动,便是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它,接着问道:“师叔,那这‘七仙草’会经常出现在何一带?”

    云仪仙子迟疑,似乎不愿回答此问,绕开回道:“明日你师傅来后你自会知晓。好了,你回房吧一切都待明日再议。”

    三人走进‘柳氏酒楼’看去生意红火一楼已坐无缺席。

    “看来这家店是不错都已坐满了客人,我看我们还是去别家吧?”听心魔如此一说两人对望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玲儿姐姐!”三人转身准备离开时,一个清脆小女孩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

    “柳雪!妳为何会在此?柳大爷了你们也是来这里用善的吗?”见到是柳雪,莫玲儿即兴奋又好奇。

    “师姐,依我看柳雪应是这里的掌柜,从门外那块匾上的‘柳氏’二字便可以看出这家酒楼应该是她爷俩所开。”

    “信哥哥说得没错,这家店确实是我与爷爷开的。”柳雪的认可也让莫玲儿对欧阳信有了新的一种看法。

    “莫非这就是当日马大哥所说给你们开的店铺?”

    柳雪重重点头:“走,快随我上楼,如果爷爷知道你们来了他定会很高兴。”

    “莫叔叔、玲儿姐姐、信哥哥,你们先在这里坐着,我这就去叫人准备饭菜顺便把爷爷叫过来。”

    看着柳雪的背影莫玲儿久久没有离开,因为柳雪与她差不多大只比她小一岁,而如今看着柳雪当起了老板心中忽感到一种惭愧。

    “玲儿怎么啦?是不是羡慕人家呢?”

    心魔此言道出了她心理话,心中更为惭愧,轻声回道:“是有一点,如今柳雪当上了老板过得轻松自在,再想想自己整日呆在家中还要接受爹娘的管束,我真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像柳雪一样拥有自己的店铺。”

    “师姐,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妳会实现这个愿望的。”

    欧阳信此言令她心中感到欣慰,这还是头一回欧阳信如此安慰自己,虽不是亲兄妹但也是从小长大,也让她从眼前这男人身上找到了兄长的感觉。

    “让你们久等了。”柳根生和柳雪笑颜相迎。

    三人同时起身一番行礼,柳根生一脸欣喜:“真没想到你们会来我未曾相迎失敬失敬,想想我爷俩能有今日还多亏了各位的相助。”

    “柳大叔,这都是过去之事不值一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天经地义,改天您应好好多谢马镇长才是。”心魔起身道。

    马白由于公务繁忙未能前来,但众人围拢一桌谈笑风声,饭后在柳根生的执意下这顿饭算了免费餐,这也是自从上次一别后欧阳信和莫玲儿吃得最开心的一顿饭了。

    夜晚,月光照亮了‘水月派’的夜景,吴峰、丁莫痕和胡善静三人正走在一条小径上。

    “都说‘水月派’的夜景是武林一道亮点,今日所见果然名不虚传!”丁莫痕一声感慨道。

    吴峰含笑:“丁师兄所言极是,听善静说丁师兄是个性情中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吴师兄见笑了。”

    胡善静跟随身后一直默默无闻一幅有心事的样子,丁莫痕见问:“三弟为何心事重重?有如此美景相伴应心情舒畅才是,不知是何事困扰着你不妨说出来让我们与你一同分担。”

    吴峰轻轻摇头,轻叹:“善静,你是不是还在为倩儿和水莲之事而苦恼?明日师傅就会到会与师伯和师叔们商议此事,相信到时会有解决的办法,你与丁师兄已结拜今日又难得相聚你应高兴才是。”

    胡善静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

    此时魔派‘血阴堂’上空突然发射出了一道信号,只见其余三大魔派(阴风寨寨主赵世冲、黑虎庄庄主陆雨生和魔莲教教主姚雪风)见到‘血阴堂’上空的信号后此时正赶往‘血阴堂’

    “大哥,你突然急着叫我们过来是否有好消息?”阴风塞塞主赵世冲开口问道。

    血阴堂堂主宋世龙微微低头,轻叹:“三位贤弟,恰恰相反,这次计划失败了。”

    “大哥,我们这次计划可是天衣无缝未走漏半点风声,怎么会。。。?难道六君子会千里耳不成?”黑虎庄庄主陆雨生皱眉问道。

    “千里耳倒不会,不过此人比千里耳更难对付,我猜测此人便是传说中的奇侠,如今拜在青山派门下。”此言一出其余三人都是一阵惊讶瞪眼看着宋世龙想得知答案。

    宋世龙接着道:“此人年纪虽轻但有勇有谋还是个武学奇才,我们精心布下的这盘棋便是被他给搅和了,起初我也不敢妄自猜测,与他一番交手后发现他已突破了‘青山派’独门武学‘青天诀’第十三式,这才使我断定此人非同小可。”三人眼睛瞪得更大了惊讶程度又加深了几分。

    赵世冲:“难道他‘青山派’真是祖上积德居然降下来一位奇才,一旦六君子强大这就意味着我们将灭亡。”

    姚雪风:“当年正魔交战,青山派掌门古云龙正是施展出了‘青天诀’最高境界第十三式才逆转局面,使他们六君子反败为胜,如今才事隔十余载居然又出现了一个古云龙?”

    “是啊!当年如不是古云龙施展了‘青天诀’第十三式扭转局面,这武林恐怕早已是我们的天下了,可惜啊!。”陆雨生轻叹。

    “三位贤弟,虽如此但我们不必惊慌。”三人目光再次投向宋世龙,似不明白此话之意。

    “难道你们忘了吗?如今六君子最大的敌人并非我们而是地魔谷,所以地魔谷不亡也轮不到我们,虽名议上我们与地魔谷被六君子视为魔派,但私底下我们与他欧阳孤独却视不两力,因此我们不必慌张,慌张的应是他欧阳孤独才是。”宋世龙此言一出,三人绷紧的脸上放松了许多。

    赵世冲:“大哥,话虽如此但我们也总不能坐以待毙吧,地魔谷势力再强也斗不过六君子连手,一旦地魔谷被灭那接下来就轮到我们了。”

    “二弟此言差矣,你们想想既然地魔谷是六君子首要铲除的对象,那六君子的全部精力就都会放在欧阳孤独身上,反言之六君子就不会留意我们的行动。”

    “难道大哥的意思是。。。?”。

    宋世龙微微点头:“没错,当六君子全心思对付欧阳孤独之时,便是我们下手的最佳时机,此时‘六君子’对我们的防备松懈而我们只需在开战前加强我们自己的实力。待他们两败俱伤时我们便可一举将他们拿下,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大哥这招就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果然英明!”。陆雨生笑道。

    赵世冲:“依‘六君子’的做法他们不会主动与地魔谷交战,而依欧阳孤独的个性他没十成把握也不会主动出击,这样一来我们就有充分的时间去准备了。”

    宋世龙回笑:“二弟所言极是,不过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我们唯有加强自身实力方能更有把握,因此希望三位贤弟回去后要加强对门下弟子的训练。好了,时候也不早了,三位贤弟还是早些回去歇息吧。”

    等三人走后宋世龙眼睛一亮眼神中含有一番独特意义随后朝卧房而去。

    “善静,时候也不早了我们早点回去休息吧!”吴峰抬头看了一眼道。

    “大师兄,二哥,你们先回房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那好,那我们就先回房了,你一个人自己小心也不要太晚。”

    “知道了大师兄!”目送吴峰和丁莫痕消失后才收回了目光。

    一个人静静地看着这夜色,心想道:“如果明天师傅不答应让我去寻找‘七仙草’我该怎么办?毕竟长这么大我还没违背过师傅话…?”一连串疑问在他脑海中翻滚着。

    “善静,原来你也在此?”于敏和赵雨琪突然出现道。

    “于师姐、赵师姐!”

    见他如此叫来于敏轻笑:“善静,你日后叫我师姐可以至于小师妹你就直呼她雨琪便可。”话落将目光投向了赵雨琪,赵雨琪含笑点了点头。

    胡善静也点了点头:“既是如此那雨琪你以后也直呼我善静吧!”赵雨琪更是重重点了点头。

    胡善静接着问道:“于师姐,妳们也是睡不着才出来走走的吗?”

    于敏轻叹:“并非我睡不着而是小师妹心事重重所以叫我出来陪她,早知你在此我就不会出来了有你陪着她就够了。”

    “师姐!”赵雨琪一脸羞涩急道。

    “对了善静,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你一定要如实答我。”于敏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道。

    “师姐请讲,我定如实答。”

    “从这段时日看得出来你与吴师兄始终形影不离,想必你们的关系十分要好吧?”

    “嗯,我与大师兄关系的确十分要好,大师兄对我如亲弟弟一般照顾在我心中大师兄就如我兄长。”

    “那好那我问你,你知不知道吴师兄心中可否有心上人?”

    此问一出胡善静回想了一会,轻轻摇头道:“除古师姐外,我还没见过大师兄与其它女子来往过,大师兄也从不向我说起他的私事,所以我也不敢断定。”

    于敏含笑:“好了,我知道了,你就陪小师妹聊聊吧我今天好累,先回房休息了。”话落给赵雨琪投了一个眼神后离去。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