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商议(二)

章节字数:6740  更新时间:16-12-06 20: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于敏离去后两人彼此间陷入了沉默,似乎心中都有话说却不知如何开口,只听到四周蛐蛐的叫声。

    “雨琪,其实这么些年来我都一直生活在痛苦当中,从小就不知父母是谁是师父师娘将我抚养成人,听师娘说他们不是不要我而是出了远门,而听有的师兄说他们不要我了、有的说他们离开了人世。不管如何我都想亲眼一见,哪怕去他们坟前祭拜下也好。”

    “善静,人的一生曲折不平,也许伯父伯母不见你有他们的苦衷,也许他们已真的去了天堂。听你这么说倒觉得我比你要幸福,虽然爹娘已离开人世但至少我见过他们,在我心中有他们的影子。这么说你是从小就在青山长大?”

    胡善静微微点头:“我从小就在青山长大,在我心中师傅、师娘就是我的爹娘,看来我们都是同命中人。”

    赵雨琪含笑:“是啊,虽然我们都没了爹娘但我们不是一样过得很开心吗?起码身边有师傅师姐她们都关心着我,比起那些乞丐要幸福多了,所以我们要坚强的去面对一切,不应活在痛苦当中。”

    “雨琪,看来在这方面妳要比我强,我也常常想过今天过完了却不知明天会发生何事,而今天的喜与悲却只在一念之间。”

    “善静,你不要想得太多,在师傅和任师伯眼中都认为你是一个奇才,你的武学天份和才智过人都令众弟子自叹不如就连大师姐也是如此,但在我心中却不是,在我心中你是一个重责任有上进心的人,我从你身上可以看到一种寄托,所以不管以后你走一条什么样的路我都会支持你。”

    胡善静微微低头:“将来的事我们谁也无法预知,所以我们只能在心中埋下愿望希望将来某一天能实现。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回去歇息吧,谢谢妳能留下来陪我聊为我解开了心思。”话落,两人起身对视微微一笑相继离去。

    地魔谷,“谷主,果然如您所料那四个老狐狸果真有此商议。”冯天霸拱手道。

    “很好,看来老夫这段时间可以安心的修练‘阴阳界’了。”

    “您的意思是还要继续闭关修练?”

    “不错,如今老夫要尽快修成‘阴阳界’最高境界,两年后的‘武林大会’老夫会亲自参加,因此时间紧凑,我们虽静观其变便也不能坐以待毙,而如今老夫最担心的就是信儿了,万一哪天他对我反目成仇那我在他身上花费的心血就全白费了。”

    “谷主,恐怕您想太多了,您对少主如亲生骨肉他又岂会不知,只要不让他知道他亲身父母之事相信少主是永远不会背叛您的。”

    “天霸,你说的有道理,所以关于他父母之事绝不能让他知道半点,在老夫未完成心愿之前绝不能让他知道。”

    “少主父母之事除我和心魔知外还有一个人知,我与心魔您大可放心,所以您最放心不下的也只有一人了。”

    “你是说逆天?”

    冯天霸点了点头:“不过我想他也没这个胆。”

    欧阳孤独略笑:“这一点你不必担心,老夫心中有数。时机未到恐怕他也不会有所行动,待他时机成熟时也是老夫大功告成之日,届时将他铲除那这个秘密将永远深埋在地下,信儿也别无选择唯有一心一意跟随老夫。”

    “谷主说得是,到时您便可以安安稳稳地坐上武林宝座,再也无人敢同您作对了。”

    “好了,老夫要休息了,你回去吧!”

    寂寞之声再次降临在了这个宁静的夜晚。

    “啊!”莫玲儿伸手打了个哈欠。

    “玲儿姐姐,天色还早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柳雪走过来道。

    “我已经习惯了,在家时爹娘每天都这么早叫我起床。对了,妳有没有见到欧阳信?怎么一大早就不见他人影?难道比我还起得早?”

    “信哥哥一大早就在那边练功,见他十分投入我也不便去打扰他。对了,莫叔叔也是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不吃早点会迟一点回来,玲儿姐姐妳还是去看一下信哥哥吧,待会儿早点好后我再来叫你们。”

    “莫叔叔没说去哪吗?有没有说去办什么事?”柳雪刚想离开却被莫玲儿叫住了。

    柳雪回想:“莫叔叔出去时什么都没说,见他一幅急匆匆的样子似乎是去办什么要紧事。”

    “好了我知道了,妳去忙吧。”

    见柳雪走后莫玲儿心想“怎么心魔叔叔每次和我们出来都显得十分神密,记得上次来石柳镇时也是如此,都不说一声就不见了人影,也许是欧阳伯伯吩咐了让他去办什么事吧,或许是我想多了。”

    “欧阳信,早上练功也不叫上我。”莫玲儿走过来微怒道。

    “玲儿师姐,我去妳的房间看过妳但见妳睡得那么香所以。。。就没忍心叫妳。”

    “那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欧阳信回笑:“当然记得,还是妳提出来说是要与我共进退,一年后在武林大会之前要与我当着干爹他们的面公开比试一场。”

    “既然你记得那你还一个人偷偷出来练也不叫上我,这不明显是要让我落后吗?”

    “我。。。我!”欧阳信一脸无奈,似有苦说不出。

    莫玲儿突然变色,轻笑:“好啦,我知道你是不想打扰我才没叫我,不过不准有下次,不管我睡得多香你都只管叫我不会怪你的。对了,刚才见你招式微变你是不是又突破了一级?”

    “没。。。没有,我才没那种天份,我看是妳又突破了一级吧?”

    莫玲儿没有回答只在心中乐意道:“那当然,早几日我已突破了第六级,欧阳信你也才突破第六级而已,现在我终于赶上了你,下一步我便要超越你在一年后的比试中我更要打败你,我不能让爹娘和欧阳伯伯他们认为女不如男,我就是个例子我一定要打破这个定律。”想到这脸上露出坚定的信念。

    莫玲儿在喜悦同时欧阳信心中也清楚“刚才自己的确又突破了一级,如今已突破了‘斩断决’第七级,此事不能让师姐知道,以她一心想要打败自己的心态如现在让她得知那她又会生气了,记得莫叔叔曾叮嘱过自己:玲儿是个争强好胜之人,她有什么鲁莽之处你能让着点就让着点。虽如此但在比试上自己也不能轻易认输。”想到这脸上同样一幅自信满满。

    水月派大殿

    “古师兄,倩儿和水莲之事,师妹我有愧于你!”云仪仙子惭愧道。

    “师妹不必自责,此事乃意料之外不能定谁之过,此次虽是她俩但日后定会涉及到其余各派,当务之急需寻得解决方法方为上策。”

    “古师兄还请稍后,待众人都到齐后我们再商议此事。”

    “古师弟,当日一别如隔三秋啊,可惜如今我们都老了!”

    古云龙起身迎上:“任师兄说得是,今日能与师兄一见乃云龙之幸!”

    众弟子一番行礼后分立两旁,古云龙扫视了众弟子一眼后收回了目光。

    云仪仙子此时开口道:“大家都已到齐那我们便开始谈正事,事情的来龙去脉不再多说。当务之急便是要商议如何解救倩儿和水莲,据我们初步断定她俩乃中了世间三大奇毒之一‘幽灵噬血’,此毒厉害无比一般人中此毒那必死无疑,相信这一点古师兄比我更了解。此毒也并非无药可救,世间有一奇灵草可以一试,此草名为‘七仙草’,不知古师兄对此有何看法?”

    古云龙起身看了众人一眼:“刚听师妹提及‘七仙草’,此草乃世间一灵物确实可一试,但此草的叶两年才脱落一次,且此草的出现不定一般出现都在沼泽沙漠偏僻一带,如时机不好还得等它叶子脱落,即便叶子脱落后也未必能拿得到,因为其叶脱落后在短时间内便会消失。”

    “师傅,如此说来难道两位师妹就真没救了?”吴峰站出开口问道。

    古云龙微微点头:“可以这么说,虽有一种可能但这种可能的成功率十分秒小只有万分之一的成功率。”

    “古师兄说得是,这种可能就是要去感动‘七仙草’要让其心甘情愿脱落其叶赠予你,但这种可能在有史以来还未成功过。”云仪仙子接着道。

    古云龙心情沉闷:“所以此番来我没抱多大希望,我会将她俩带回去再做打算。”

    就当众人陷入一片沉静当中时,“师傅,且慢!弟子愿一试。”胡善静站出来恳求道。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尤其是古云龙因为他万万没想到善静会站出来,虽然如此但他还是一口否定道:“不行,即便你如今已突破‘青天诀’第十三式那也是十分危险的,南方沼泽沙漠一带被武林列为禁地,那一带多处野兽出现,且那些野兽都是有道而成,以往凡是去过之人都无一人活着出来。善静,你的心情为师十分理解,但为师不想再失去一个得意门生。”

    胡善静更加坚定道:“我这条命本是师傅拣的,现在能为门派做点贡献也是弟子份内之事,弟子不怕危险更不怕死。”

    “还有我,我愿同善静一道前往,我和善静都是从小没了爹娘我们都是同命中人,所以弟子恳求师傅、师伯答应我们一道前往。”赵雨琪突然站出来开口道,云仪仙子更是一脸惊慌。

    古云龙挥手微怒:“你们什么都不要说了,谁都不许去。好了,今日就商议到这里明日一早峰儿、善静你们就随我一道回去。”

    古云龙这一怒殿内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之后众弟子纷纷离去殿内只剩下了任天雄、古云龙和云仪仙子三人还在续旧。

    “古师弟,你真是好福气收得如此得意门生,从这次灭魔来看善静才智过人、武学突出、忠孝两全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古云龙回笑:“任师兄见笑了,善静这孩子在武学上确有天份,但这并不能断定他将来的作为,要想在武林中有一席之地就需得到武林的认可,如今武林较安定却不能掉以轻心,不可因一人而乱了大局,因此切莫将希望寄托于一颗棋子上因顾全于整盘棋。”

    “古师兄所言极是,不过善静也算是我们武林正派中的一个奇迹,倘若将来他真有一番作为我们各派应全力拥戴他。”

    任天雄:“不错,不管如何对武林有益之事我任天雄将全力支持,好了我们不说他了。古师弟,今日我们难得一聚定要喝上几杯。”……

    “玲儿姐姐、信哥哥!早点好了。”柳雪走过来道。

    两人停止了对练,“欧阳信,如今看来我们是不分彼此了,我们都已突破了第六式,今后我们仍要一起天天训练,直到一年后的比试再分胜负。”

    “玲儿姐姐妳是说要和信哥哥比试吗?你们关系如此好为何还要比试?”

    莫玲儿眼神一愣,没想到柳雪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柳雪,妳还小很多事妳都还不懂,再加上你不懂武功等哪天你懂了武功后自然就会明白了。”

    说到武功柳雪一时起了兴趣,“玲儿姐姐那妳以后就教我武功,我也要像你们一样有一身武艺,以后我就可以保护爷爷,不怕再被人欺负了。”

    柳雪这一要求令莫玲儿不知该如何作答,因为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要向她学武,不过在她心中确有收徒弟的想法,也想像那些宗师一样拥有自己的门派,只是如今向她求学的是柳雪,柳雪爷俩是她救的此时他们爷俩正过着平静幸福的生活,如现在教她武功这无疑不破坏了现状,武林本是打打杀杀这一点她还不懂,如今天换作是别人向她求学她定会答应的,为了不将柳雪往火坑里推她断然否定道:“不行,不是我不教妳只是武林中都是打打杀杀的,妳现在与柳爷爷有了自己的酒楼过着平淡踏实的生活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欧阳信接着道:“妳玲儿姐姐说得对,一旦拥有了武功必定会与武林扯上关系,而武林之事并非妳想象中的那么好玩,所以妳还是打消学武的这个念头吧,还是安分守己的打理好酒楼里的生意。”

    柳雪撅嘴一脸不甘心:“你们都误会了,我学武并不想为了踏足什么武林,我只想学武后用在对付那些白吃白喝耍无奈的人,你们就教我吧!”

    “柳雪,不是有马大哥在此吗?马大哥现在身为本镇镇长相信只要妳说出马大哥的威名相信那些流氓也会不敢了。”

    柳雪急道:“可是。。。可是马镇长也有公事繁忙的时候,我总不能老叫人家来帮忙,一些大事叫马镇长来处理还说得过去,如果一些锁碎小事还劳烦马镇长我们心中会过意不去的。”

    欧阳信微微点了点头:“不如这样回去后再和柳爷爷商量,如果柳爷爷答应了那我们就教你一些基本和防身之术。”

    “好啊!好啊。。。!”

    此时云仪仙子将两人带到了一空矿之地,任天雄和古云龙对立而让两人脸上都略带笑意,云仪仙子开口道:“好了,今天就由小妹来做你们的公证人,相信比试规则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任天雄笑道:“那是当然,我们的比试规则以点到为止,师妹尽管开始吧!”古云龙同时点了点头。

    云仪仙子爽快道:“既然如此那下面比试开始!”

    云仪仙子此话一落,一灰一黄两股直气流瞬间从两人身上散发而出,同时两身体慢慢飘浮而起。两人同时向对方发起了攻击,一灰一黄交织在了一起都空手出招对持着,两人招式彼此间都难分上下也并无一人占上风或落下风。经过一番空手搏击后两人同时击出一掌,两掌并拢之时一股强劲的气流震射四周两人同时后退数尺。

    任天雄含笑:“古师弟,没想到这些年过去了你的‘青天诀’依然不逊色于当年。”

    古云龙回笑:“任师兄过奖了,你的‘木影移花功’也依然是钢柔并济啊!”

    古云龙话刚落任天雄再次运行体内真气直接向古云龙击出,古云龙也并没躲闪而是直接提升‘青天诀’到第十式,金黄色真气流迅速聚拢形成一把利剑直接抵挡着任天雄的这一击,任天雄拳击利剑顿时光环爆发,光环从任天雄的拳头散发出围绕利剑迅速环绕直向古云龙席卷而来,古云龙后仰瞬间从周身发出数十道剑芒形成一张剑网挡在自己身前并同时向光环套去,数十道光环全被剑网套住,在套住那一瞬间剑网突然变形由网状变成了球状将光环着实包裹在中间,剑芒逐渐缩拢使得光环逐渐被挤扁成椭圆状。眼看剑芒就要压制住光环只见光环瞬间爆发顿时剑芒四分五裂,爆炸出的反射气流再次将两人击退数尺,光环与剑芒随即灰灰烟灭,似乎整个水月派都被摇晃了一下就连一旁的云仪仙子也都左右摇晃被震出了几尺外。

    两人站稳后任天雄大笑:“痛快,真是痛快啊!今日活动了一下筋骨后感觉全身经脉都舒畅多了,好久没如此激烈活动过了。”

    古云龙同感道:“任师兄确实如此,体内真气流和血液循环都流通加速了,看来我们这把老骨头日后应多活动活动才是啊!”

    任天雄:“看来我俩还是难分胜负,我们这个共同的心愿就交给后辈们去完成吧,不久的武林大会上莫痕和峰儿定有一场比试,到时我们可以一见分晓。”话落两人缓缓飘落着地。

    见两人畅快不已,云仪仙子走了过来没好气道:“你们可好,你们是活动了筋骨可把我这个师妹给害惨了。”话落忽从口中喷出一口乌血。

    见状古云龙和任天雄急忙跑了过来将她扶持住,“任师兄,先将师妹扶回去再说吧。”任天雄点了点头。

    由于任天雄的真气流与云仪仙子的不合所以只能站在一旁观望了,古云龙此时全力输入纯净阳气到云仪仙子体内,一旁观望的人越来越多众弟子也都赶了过来,见自己的师傅正处于虚弱状态于敏和赵雨琪眼中都含有一丝泪光都在心中为师傅祈祷。

    半个时辰过去了,古云龙收回了手恢复了原状,云仪仙子渐渐睁开了眼睛但看她的样子还是很虚弱,见师傅醒来于敏和赵雨琪第一时间跑了过去,“师傅,您没事吧?”

    看着两个自己心爱的弟子,云仪仙子抚摸着两人的头微笑道:“傻孩子,为师不会有事的,见妳们两个如此懂事为师真的感到很高兴。”

    任天雄追问:“师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况且我与古师弟只用了七层功力,按道理以妳的内力这根本对妳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难道是另有原因?”

    古云龙:“从刚才我向她体内输入纯阳真气来看,发觉她体内有另外一种相排斥的真气正在她体内慢慢吞噬,且那股吞噬力极强,也因师妹内力深厚方能支撑着如换作内力弱一点的恐怕早已支撑不住了,我暂时用纯阳真气克制住了那股真气,但这也是一时的那股真气随时有可能再次吞噬。”

    任天雄:“师妹的‘玄女碧月心经’乃属阳,如能相排斥的就只有阴气了,莫非。。。?”

    古云龙微微点头:“确是如此,刚才我感觉到师妹体内的那股真气与倩儿和水莲体内的似乎相似,师妹妳就实话说了吧,是不是妳也中了‘幽灵噬血’之毒?”

    古云龙此言一出一旁众人都是一惊,胡善静脑海中突然回想起了在密室中自己强行要救师姐和水莲,最后还差点被这股幽灵气体所侵入,多亏了云仪师叔的一掌救了自己,想到这里他似乎明白了。

    “师妹,妳就直说了吧,现在趁我们还在我们好另想法子。”任天雄急道。

    “都。。。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云仪师叔!”胡善静突然下跪自责道,众人好奇的目光紧接落到了他身上。

    云仪仙子慢慢坐起身轻声道:“善静,这不怪你这不是你的错,你先起来吧。”

    “师叔,是弟子错了,昨日在密室如不是弟子一意孤行要给师姐和水莲输入真气也不会害得师叔也中了‘幽灵噬血’之毒,都是弟子害了您!”

    于敏走了过来将他扶起:“善静,你先起来再说,现在事已至此你自责也没用。”

    云仪仙子微微点头:“敏儿说得对,你先起来再说,古师兄此事你就不要责怪善静,毕竟他也是一番好意。”

    古云龙脸上的怒气渐渐消失了许多,“善静,既然你云仪师叔都如此说了那你就先起来再说吧。”

    古云龙开口胡善静才慢慢站起身:“师叔,我。。。我!”

    云仪仙子依然是温和语气回道:“你不必自责,我不会有事的,你们先回房吧这里就交由我们大人们来解决。”随后众弟子纷纷离开只剩下了古云龙和任天雄在此。

    “两位兄长,你们不必着急,可别忘了我的‘玄女碧月心经’在关键时能自已将与相排斥的气体慢慢逼出,时间长了相信这股幽灵气流会慢慢被逼出来,再加上古师兄的这股纯阳真气着实助了‘玄女碧月心经’一臂之力,相信很快我便会康复,如今最要紧的还是倩儿和水莲,我们还是先商议如何救她们吧。”

    “师妹,倩儿和水莲之事我自有打算,我看这样吧就让善静留下来,善静如今已突破了‘青天诀’第十三式他体内和我的一样都是纯阳真气,就让他留下每天给妳输入一次纯阳真气,以此来让他赎罪。”

    任天雄赞许:“古师弟所言也不无道理,如今已别无选择也只能如此了。”

    云仪仙子:“既然两位长兄都如此认为那我也不必反对,那此事就这么定了。”

    古云龙和任天雄对望了一眼:“师妹那妳好好休息吧,我和任师兄就不打扰妳了。”话落两人离开了房间。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