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柳雪异能(二)

章节字数:6844  更新时间:16-12-09 19: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玲儿姐姐。。。我是柳雪。”只听见柳雪在门外叫喊道。

    沉睡中的莫玲儿顿时清醒,开门后见到满头大汗的柳雪急问道:“柳雪你这是怎么啦,出什么事了,是不是我教妳的几种方法练起来十分吃力?”

    柳雪使劲摇头:“不是的玲儿姐姐,相反是这几种方法太管用了,刚才见一伙计去井中打水见他打完水后提起两桶时摇摇晃晃的,看上去是十分吃力的样子,于是我便过去帮手,你猜如何?”

    “如何,妳提起来了吗?”

    柳雪一脸兴奋:“当时感觉自己没用多大力但装满的两桶水却被我提起来了,那伙计还十分惊讶的看着我。这几招实在太管用了,我这才匆匆跑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妳。”

    莫玲儿心想”难道真是我教她的那几招管用还是柳雪天生就是个习武的料,我才教会她不过半日没想到她尽能提起两桶水,真是琢磨不透?”

    “玲儿姐姐。。。妳怎么啦?”

    莫玲儿这才回过神来:“没。。。没什么,没想到妳才练习几个时辰就能提起两桶水真是不得不让人感到惊讶,当年我开始习武时练了有三日才提起一桶水,照妳这种速度看来用不着练习三天,依我看明天就可以让妳信哥哥正式教妳了。接着小声滴沽道:这样也好早日将柳雪教会也可以早点见到他。”

    “玲儿姐姐,妳刚才说什么?像是说早日和谁见面?”

    莫玲儿急忙扯开话题:“没。。。没,妳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妳信哥哥吧,相信他听到后也会为妳感到十分高兴的。”

    柳雪直点头:“玲儿姐姐,那我这就去找信哥哥。”

    水月派

    “善静,你真的决定要独自去找‘七仙草’吗?”于敏跟了上来开口问道。

    胡善静重重点头:“现在师姐和水莲如同活死人一样,加上云仪师叔也是因我而中毒,所以我别无选择。”

    于敏:“可是。。。可是你一个人去会很危险的,我想古师伯之所以不让你去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所以此事你必须要好好考虑后再作决定。”

    赵雨琪也走了过来:“善静,我虽然不会阻止你但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因为我。。。我们都不想你有事。”

    “其实我并非想违背师傅的话,我也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着想,可是。。。可是我已发过毒誓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救活师姐和水莲。”

    于敏:“既然你已决定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唯有祝福你一切顺利!”

    赵雨琪在心中深呼吸了一口,突然拍向他肩膀道:“善静,既然你已决定要去,那我也已决定要跟你一起去。”此言一出顿时令胡善静吃惊,就连于敏也被惊讶到。

    气氛瞬间变得低沉,就连向来话多的于敏此时也不知说什么好。见胡善静不开口赵雨琪接着道:“不管你答不答应我都已经决定了,我之所以选择要和你一起去是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我不想说出来不过以后你自会明白的,而第二个原因便是为了师傅,我很希望师傅能够早点好起来,所以我决定要为师傅做点什么,就算是做徒弟的对师傅尽一点孝心吧。”

    于敏摇了摇头:“本来还想劝劝善静的,没想到师妹连妳也做出了此决定,既然你们两个都已决定那我不便多说,此事我不会告诉师傅的。不过善静我还需提醒你,此次你们前去危险重重所以雨琪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如果实在是找不到‘七仙草’就不要硬撑便早点回来以免师傅他们担心。这两点我希望你能铭记,尤其是第一点。好了,你也先回房吧,相信此时吴师兄不见你归来正着急着,明日我会带雨琪与你会合再安排你们出派。”

    胡善静点了点头后转身离去,随后于敏和赵雨琪也离开了。

    果然如于敏所说吴峰此时正打开大门站在门口向外张望着胡善静的归来,见胡善静从不远处正迎了过来吴峰脸上露出了淡然一笑。

    走近后才发现胡善静一脸忧伤的样子,吴峰笑着迎上道:“还在想着师妹他们的事吗?”

    胡善静微微低头并未作答,吴峰轻叹拍了拍他肩膀:“别想太多了,既然师傅不让我们操心,想必有师傅的理由,我们遵从便是。”

    其实胡善静并非想着此事,此时他脑中正想“到底要不要将去寻找‘七仙草’的事告诉大师兄?”想到这终于开口道:“大师兄,其实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终于肯说了,说吧,是何事?”

    心中依然很矛盾,因为他心中没底如果将此事告诉吴峰了那吴峰定会十分为难,一头是自己同样尊敬的师傅,而另一头则是我这个被他看着长大的小师弟,想到这没有再多想直言道:“大师兄,我。。。我想等明日你同师傅走后我会寻找‘七仙草’,其实我本不想把这个决定告诉你,但此次前去我毕竟是违背了师命,所以。。。”

    说完依然低着头不想看到吴峰变脸,而吴峰却并未如此,轻笑:“看来你早已想好了,既然你已决定那就大胆的去做吧,此事我暂且不会告诉师傅。”

    “可。。。可是,这样会令你很为难?如果我成功了还好,万一我不能成功回来那样会牵连到大师兄。”

    吴峰回笑:“你已经不小了也应该有自己的想法,也许你还不够了解师傅,师傅嘴上虽说不想让你去,但他心中未必这样想,毕竟小师妹也是他的女儿,何况本派弟子中如今唯有你突破了青天诀第十三式,加上你又有两大奇兵护体,师傅心中很清楚,唯有你能担当此大任。至于成功与否,你应经受得住磨练,毕竟前面的路还很远。好了,不说了睡吧。”

    吴峰最后一句话虽未说明,但他已听明白其意,实则是在替他打气,相信他会成功的。一股热血顿时涌上他心头,微微点头后全身放松躺在了床上。

    回房后见师妹一幅甜蜜开心的样子,于敏略笑轻轻摇了摇头,之后轻轻带上门离开了房间。

    同时吴峰不想打扰善静也离开了房间。草丛小道上于敏漫不经心,自言自语:“如今小师妹终于找到了心中归属,他们此次前去不仅是对他们武学上的考验,我想还是对他们两人之间的一种考验吧。”想到这心中忽感到一阵凄凉,联想到了自己。轻叹后微微抬起了头,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了她眼帘,只见吴峰在前方缓步走着。

    “吴师兄!”于敏鼓起勇气喊道。

    吴峰顿时回头:“于师妹,怎么只见妳一个人赵师妹呢?”

    于敏回笑:“她睡着了我不想打扰她这才出来一个人走走,吴师兄那你呢,为何也不见善静?”

    “我和妳一样,也不想打扰善静休息才出来走走。”

    “也许这就是缘份吧!”于敏自语道。

    “于师妹,你在嘀咕什么?”

    “没。。。没,吴师兄你明日就要随师伯回青山了,真不知这一别后何时能再相见!”

    “相缝时自会再相见,也许再相见时又有了一番新的变化。”

    “此话何意?”

    见吴峰只是淡笑却未作答,于敏接着问道:“吴师兄,那我可。。。可不可以冒昧问你一个问题?”

    吴峰爽快道:“请说!”

    于敏深呼吸了一口:“你能否实话告诉我,你是否已有心上人?”

    吴峰沉思了一会:“于师妹,其实。。。其实我。。。!”

    “吴师兄你不必回答了,我知道你难以开口我也不再逼问你,还希望你以后不要师妹师妹的叫我,直呼我敏儿就行了。”

    “敏。。。敏儿,妳如果问我武学方面我不用想便可答妳,但妳问我感情方面我实乃难以答复。”

    “吴师兄,我知道你是一个干大事的人,即使你不回答我心中也已有了答案,你应该早已知道了我的心思只是你难以开口而已,所以我。。。我会等到你开口的那一天。”

    “于师妹,不是。。。其实敏儿我。。。!”

    于敏伸出了她那只洁白小手轻轻遮住了吴峰的嘴:“你什么都不用解释,只要你我心里清楚就行了。你可否还记得我们的约定,你说过会与我交流武学方面之事,既然上天安排我们这次相见那我们就来完成这个约定,你看如何?”

    “嗯。。。”

    “我现在已突破了本门‘玄女碧月心经’第六层,吴师兄你呢?”

    “我已突破了‘青天诀’第十二式,可惜我始终无法突破第十三式!”

    于敏回笑:“你也不必如此自责,你已突破第十二式已经算很好了,我与你所练虽同属阳的两种不同武功,但我对‘青天诀’还是略有了解,‘青天诀’练起来需要有阳气助体,等级越高所吸收的阳气就越纯净,当达到第七式后要想突破第八式就要踏过一个门杠,随后的九到十三式就以此类推,当突破第十二式后就将面临着一个巨大的考验,那就是自行摸索出突破第十三式的奥秘,同时还需随时吸收天地间最纯净的阳气,吴师兄我没说错吧?”

    吴峰轻笑点头:“没错,看来你的确挺了解的,说来我都没妳这么了解‘青天诀’,如不是师傅提醒我还真不知修练‘青天诀’还需阳气助体方能突破得快。不过说来敏儿妳饱读诗书几乎了解各派的武学,这一点上我自叹不如!看来我们六君子中的才女是非妳莫属了!”

    “吴师兄过奖了,敏儿不需要在六君子当中有什么才女之称,只希望在你心中有一席之地就足够了。”说完,于敏微微脸红。

    吴峰随即将脸看向另一侧气氛也随之陷入沉静,于敏微微抬头打破这气氛:“吴师兄,既然你已突破了‘青天诀’第十二式而我又突破了‘玄女碧月心经’第六层,我们都还差最后一级没突破如此说来我们应该是平级才对,不如我们切磋切磋说不定能从中找到突破最高境界的奥秘,你看如何?”

    吴峰从刚才心神不安的一面回过神来:“嗯,这里方圆几里都是一片草丛,我看就在此地切磋吧?”

    于敏含笑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相对而立,目视对方微微点头后都将各自绝学提升起来,一道金色光芒和一道粉红色光芒绽放出顿时给这一片草丛增添了两种色彩。两人并没多说都是同时出击,于敏柔软的招式加上吴峰钢硬的抵抗瞬间形成了一幅钢柔并济的局面。于敏柔软的招式如同一条蛇一般,而吴峰钢硬的抵挡如同一块钢板。

    “‘玄女碧月心经’第六层‘柔韵牡丹’”于敏顶足而立双手挥舞施展出了‘玄女碧月心经’第六层‘柔韵牡丹’,身体内流光齐放此时看上去于敏如同一朵花蕊,四周流光如同花瓣正如一朵盛开的牡丹,随着身体的旋转四周流光跟随而转向吴峰席卷来。

    “‘挥手无界、金光四射、光影如神、震撼乾坤!’吴峰也施展也了‘青天诀’第十二式‘光影如神’,只见周身光芒凝聚金光笼罩着吴峰整个身体如同一樽金身顶足而立。牡丹和金身瞬间相遇,于敏双手极速挥舞柔和的流光席卷而出。吴峰双手中指定立一点星光极速凝聚星光越来越大,双手分散星光化为数道星点直射而出,流光与星点环绕而成周围气息极速低沉,于敏仍然极速挥舞着双手流光不断而出,而吴峰手指尘处也不断有星光直射出,随着流光的聚集和星光的增加使得牡丹和金身站立不稳,极速的挤压和凝聚的一道强烈光环从两人之中震射出,两人被震飞同时落地,一口吁血从于敏口中喷出。

    两人盘腿而坐极速恢复体内伤势,吴峰似乎恢复的比较快起身后来到了于敏身后双掌贴背给她输入阳气。又一口吁血从她口中喷出后,似乎已好了许多。

    “谢谢你!看来你还是挺在意我的。”吴峰顿时低头不敢抬头正视她。

    于敏接着道:“看来我们彼此之间都不分胜负,不过从伤势来看我伤势较重而你伤势较轻,所以说你比我略胜一畴。”

    吴峰起身:“今日切磋确实打破了常规,我也能感觉得体内真气流有所异动,也觉得体内顺畅多了。”

    于敏点头:“我也有同感,也许只要我们加以修练的话定能突破最高境界。”

    “嗯,一切顺其自然吧!好了,我们还是回房吧善静醒来看不到我恐怕又会四处寻找。”

    随后两人谈笑离去,这片草丛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

    次日大早,云仪仙子命弟子做了一顿丰富的早点,主要是为古云龙和任天雄送行,同时也为了感谢众人协助驱魔。餐桌前胡善静显得精神饱满、春光满面,这也因为他今日要去南方一带寻找‘七仙草’,因此此时此刻心情十分好,在这顿早宴上云仪仙子除了一些感谢的言语外就是一些送别的言语,而坐在云仪仙子身旁的于敏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可以看出她有心事,眼神会不时地偷瞄吴峰一眼。而吴峰似乎没查觉到只顾着和丁莫痕谈着。然而赵雨琪的心情和胡善静一样想到等会儿就要和善静一起去南方一带,此时她的心情也是十分激动。

    一顿丰富的早点后众人离开了餐桌,云仪仙子依然在向古云龙和任天雄在说一些道别的话。

    吴峰走过来拍了拍胡善静的肩膀:“去到南方后一切都要小心行事,这是一些银两你拿着路上也好买些吃的,总之你不必担心师傅,师傅那边我会瞒着。还是那句话,成功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前方的路还很远。好了,我会在东字号房盼着你归来。”胡善静紧握住了手中银两有道不出的言语,因为他知道这些银两是大师兄平时省吃俭用积累下来的,如今却一次性给了自己。

    “三弟,你我这次一别后又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丁莫痕此时走了过来感慨道。

    胡善静深情的看着丁莫痕:“二哥,相信这一天很快会来,还有大哥届时我们三兄弟定会重聚。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二哥,保重!”

    丁莫痕一脸不舍:“三弟,二哥走后你也要多多保重,好了,你留步,后会有期!”

    看着任天雄和丁莫痕先行离去的背影,心中依然不舍。

    “善静!”这时古云龙和云仪仙子等人都走了过来。

    “师傅!”

    古云龙叮嘱道:“你留下后一切要听从你师叔的不得在此添乱,还有切记每日都要给你师叔体内输入纯净阳气,至于你师姐和水莲我将她们带回后自会处理你就不必担心了,待你云仪师叔完全康复后,届时我会派峰儿来接你回派。好了,我们走后你们也要多多保重!”

    看着师傅、大师兄和躺在马车上古倩倩、林水莲离开的身影,胡善静的目光久久没有离开。同时一旁于敏也是如此,而吴峰还不时的回头看了她一眼。

    “善静,我们回屋吧。”直到云仪仙子的声音响起才使得他回过神来。

    这边,莫玲儿、欧阳信和柳雪三人再次来到了后花园,柳雪面带笑容一幅十分开心的样子,因为她可以正式学习武功了心情自然是十分高兴。这次轮到了欧阳信教她因为莫玲儿自认为自己的根底没欧阳信的好因此才会让他来教,不然以她平时的习性欧阳信只有靠边站的份,此时她则坐到了一旁观望。

    欧阳信虽是第一次当老师但教起学生来还是有模有样,此时他让柳雪在一旁仔细观看着而自己正做着示范。柳雪的确是有心要学她认真观察着欧阳信每一个动作的细节。

    “挥洒如阴、制本制根;手脚对立、钢柔并济;手快心快、招无痕迹;面敌心狠、方能制本;毒上加霜、方能制根;敌未斩断、心异斩断;斩断致敌、方达目的!”柳雪边仔细观察着口中边念道。

    一旁莫玲儿顿时惊讶,同时欧阳信也停止了示范,两人都将目光集中到了柳雪身上。柳雪此时也感觉到了异样的目光正看着她:“信哥哥、玲儿姐姐,你们干吗都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是不是我刚才看得不够认真?”

    两人走了过来莫玲儿面色凝重:“柳雪,妳实话告诉我,妳为何会刚才那套口决?”

    柳雪顿时陷入沉思,因为她根本不懂莫玲儿的这句话,”玲儿姐姐,我不太明白妳说的那口决是指何意?”

    欧阳信接着道:“就是刚才从妳口中念出‘挥洒如阴、制本制根。。。。。。’那句话。”

    欧阳信这提醒令柳雪顿时明白,回想到那句话后,自己也感到莫名其妙,“我也不知自己怎么会知道,只是刚才看信哥哥示范时我莫名的就从口中说了出来,我也不懂那句话的含义更不懂那句话是什么口决?”

    欧阳信和莫玲儿对望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欧阳信接着道:“柳雪,那下面我再示范一套动作给妳看。”话落再次回到了场中示范起来。

    柳雪依然看得很认真,忽开口:“吾化吾空、手脚集中;推出收拢、净化自胸;黑雾渗出、阴气自攻;钢硬助体、方能解封!”

    两人的惊讶程度又增添了一分,两人都清楚欧阳信第一次示范的是‘斩断决’的起步动作,而第二次示范则是‘斩断决’第一层的动作,而柳雪口中念出的正是这两套动作的口决。

    “柳雪,你见到动作便能说出动作的口诀,你是否隐藏着什么异能?”

    莫玲儿这一问再次令她陷入沉思,不解道:“玲儿姐姐,我也不太清楚,我只记得小时候有几次出来玩都恰好碰到了一年一度的擂台赛,那些在台上比武的叔叔伯伯有好几次都把我抓上台,也因我无意中说出了他们动作的口诀,后来看我又小又什么都不懂便没有为难我,爹都常为了我的事向当时的冯镇长致歉,也因此得罪了冯镇长。要不我们去问爷爷吧,也许爷爷知道。”两人同时点了点头后离去。

    “爷爷,您先放下手中的活就交给他们去做啦,玲儿姐姐和信哥哥有要事要问您还是关于我的。”

    柳根生放下手中活后随同一起坐到了一张空桌前。

    “柳爷爷打扰您了!”

    柳根生回笑:“莫姑娘你们并非外人都是自己人,但说无妨。”

    “柳爷爷,我想问您知不知道柳雪身上含有一种异能?”莫玲儿接着直言相问道。

    柳根生沉思了一会,紧皱眉:“异能?他心中似乎有了些念头‘难道雪儿看出了他们所练是魔派武功他们才来向我问个明白?”

    “柳爷爷,确切点说就是看到别人做动作后便能准确的说出这个动作的名字,这种异能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的,还请您实言相告,因为这关系到柳雪的将来。”

    在两人的相继追问下,柳根生微微点头,轻叹:“看来纸是包不住火的,也罢!此事说来话长要从雪儿她父亲年轻时说起,当年运儿(也就是雪儿她爹)才二十刚出头还未娶妻,运儿自小求学好问是我柳家的希望,家中的积蓄全部当了给运儿上京赶考。岂料在赶考途中遇到了一位相士,也因这位相士的一番话打消了运儿心中的抱负,结果没去上京赶考半途而废。这相士说运儿眉清目秀定有贵人相中,而无需上京赶考,一生贵人只有一个如现在去上京赶考只会错失良机。那相士还给了运儿一本书说要他仔细揣摩,当揣摩出书中奥秘时也就是运儿事业有成之日,运儿将身上一半钱财答谢相士后高兴回到家中。得知后我和他娘都非常生气,家中积蓄和期望全都寄托在他身上可没想到。。。,回家后运儿也不出门整日捧着那本书也不顾正业,直到一日运儿陪他娘去集市果然遇到了一位贵人,也是雪儿她娘。他俩一见如故常私底相见久而久之有了爱慕之意。当时雪儿她娘是一财主之女,而我家却一无所有,她父母自然不答应这门亲事。但雪儿她娘却不顾反对从家中拿了些钱财后和运儿私奔到了‘石柳镇’。因此我们也相信了那道士的话,以为是运儿好命遇到贵人相助。此后我们一家人过着幸福的生活。”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