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决择

章节字数:4772  更新时间:16-12-09 19: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柳根生接着道:“之后运儿更加研读那本书走到哪手中都要捧着那本书,终于有一日运儿揣摩出了书中的奥秘。那晚下着大雨,同时雪儿就在那晚出生了。我们一家人都沉静在喜庆当中当然对于运儿来说是双喜临门,他既研究出了这本书中的奥秘同时又做了爹。之后的一段日子里运儿没再碰过那本书,直到一次看人家打擂台那擂台上两人的招式运儿都能一一说出来,且十分准确似乎比本人还要了解,从那一次以后我们幸福的家庭就被破灭了,不时的会有武林人士来找运儿。随之也得知了要害之处,一怒下运儿将那书烧毁,之后虽常有人来找运儿但都无恶意,只需运儿准确的说出他招式秘诀及招式中不足之处便没事,好心的还会施舍一点钱财,久而久之也习惯了如朋友般礼善往来,还能从中挣的一些钱财。可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就在雪儿八岁那年当时石柳镇镇长冯天霸得知此事后十分恼怒,此时运儿在石柳镇的威望已经超过了冯天霸,全镇之人都知道运儿和雪儿有此异能,来询问之人更是越来越多。冯天霸便下令谁要再去询问便格杀勿论,从此再没有村民敢来询问。原本以为这样冯天霸会就此罢手,可没想到那日他带了一队人马来询问究竟还逼运儿说出这其中的奥秘,运儿当然是死也不会说,冯天霸一怒之下将我家人杀害,当时我正带着雪儿上青山砍材这才躲过一劫。”说到这柳根生微微低下了头。

    莫玲儿:“柳爷爷,对不起。。。如今冯天霸已经被赶走,现在有马大哥在以后不会再有此类事情发生。”

    欧阳信:“如此说来,那书上的奥秘就遗留到了柳雪身上?”

    柳根生微微点了点头,同时只见柳雪眼中含有一丝泪光。

    欧阳信接着道:“柳爷爷,那您肯定早已知道会有此结果,那您为何还要让柳雪和我们习武?还有,如我没猜错的话您也应早已看出了我们的武功?”此言一出莫玲儿和柳雪都是一愣。

    柳根生含笑点头:“欧阳公子果然才智过人,没错,我确实早已看出了你们的武功,我答应雪儿其因有两点:一是为了报恩,我爷俩的命是胡公子和莫姑娘所救,如今雪儿提出了要向恩人习武我自然没理由反对,即使恩人的武功怪异将来是福还是祸那都是为了报恩;二是为了得到决择,因为雪儿发现你们武功的奥秘后你们定会追根到底,当你们得知真相后也定会提出一条好的决择。对了,欧阳公子你是怎么知道我早已看出了你们的武功?”

    随着柳根生的这一问莫玲儿和柳雪的目光都落到了欧阳信身上。欧阳信微笑道:“其实我也只是随便猜猜而已,我们刚才进来之时柳爷爷您一直都还在干活,当柳雪告知我们要来询问时您似乎有点不舍放下手中的活。如是平时即使不是我们是别的客人您也会放下手中活去迎接,可见您是故意在躲避我们,似乎不愿与我们当面对质。您早已知道柳雪会带我们来找您,同时您非常清楚我们来找您的目的。这两点都是后者就一定会有前者,因此我猜测您早已看出了我们的武功便是前者?”

    柳根生轻叹一声后,微笑赞道:“欧阳公子不仅是才智过人且心细居然观察得如此细!没错,一切都正如欧阳公子所说。如今你们都已知道了这一切就请二位给雪儿指条明路吧。”

    两人对望了一眼显得束手无策,看着柳大爷那渴望的眼神,莫玲儿开口道:“如今武林算处于安定,也无战乱现象,加上如今的镇长是马大哥。因此我觉得应让柳雪继续走完他爹那条路,毕竟那是柳叔叔一身的心血都寄托在此。柳叔叔当时未能完成他的心愿是因为当时武林正处于战乱之中,加上当时的镇长是恶惯满淫的冯天霸,才导致落得个悲惨下场,我倒有个主意,不知可行否?”

    “莫姑娘,还请明示。”

    “就让柳雪在门口摆个摊位专门来讲解各门武艺,同时还可撞取点钱财,当然如是穷人家的孩子那自然是分文不收,但如是武林人士或地方财主自然是要收取,同时还可为酒楼招揽生意。”

    有了欧阳信刚才那翻讲解后此时柳根生对他有了另一翻看法,柳根生点了点头后将目光投向了欧阳信身上:“不知欧阳公子意下如何?”

    欧阳信没想太多,爽快道:“我赞同师姐的这个提议。”他之所以爽快回答是因为刚才自己已抢尽了风头,如现在不收敛点恐怕往后的日子不好过,也加上她的这个提议着实行得通。

    柳根生:“既然你们都如此认为,那此事就这么定了。”

    莫玲儿一脸含蓄:“柳爷爷这只是我的提议而已,你们可和马大哥商议一下,也许马大哥有更好的建议。”

    “听莫姑娘的口气莫非你们要离开,否则你们会同我一起去见马镇长?”

    莫玲儿点头回道:“柳爷爷,我们明日便起程,因为我们还要去处理一些事情所以就不多打扰了,这几天我们在此吃住这些银俩还请你们收下。”话落从衣袋中掏出了一些银两。

    柳根生立马伸手拒绝:“这个我们不能收,你们救了我们还教了雪儿武功,我们爷俩感谢你们还来不及,怎敢收你们的钱财。”

    莫玲儿随即给欧阳信使了个眼色,欧阳信接过银两递去:“柳爷爷,我们帮你们和在这吃住这是两码事,你们开门做生意我们岂能白吃白喝,如让别人见到非成笑话不可,所以柳爷爷您还是收下吧!”

    柳根生最终还是接过银两,略笑:“好,我收下了,你们如此重情义、讲道义,两位恩人的恩惠我爷俩会铭记于心。”

    莫玲儿:“柳爷爷您又这样说了,我们帮你们可是心甘情愿,从未想过要你们报答,如您还这样说,恐怕日后我们都不敢再来了。”

    “好,好,我收回那句话,日后你们可得常来,既然你们明日便起程那就早点休息。雪儿,去多准备几个馒头,明日好让莫姑娘他们带着在路上吃。”

    “‘哎,柳雪的事情终于搞定了!对了,刚才还算你识相让柳爷爷采纳了我的意见。”一上楼莫玲儿就叹息道。

    欧阳信轻笑:“玲儿师姐你满意了就好,再加上妳的建议也确实很好。”

    莫玲儿得意笑道:“谢谢你,我也承认在观察方面没有像你那样观察的那么细。好了,如今柳雪的事情总算已解决,明日我们便可以出发去南方寻找什么什么草来为你心中的那个倩儿治病了。”

    此言一出欧阳信顿时低下了头没有理会她直接回了房间。

    “谷主,我这翻出去打听到了云仪老姑也中了‘幽灵噬血’之毒,看来这次对六君子的打击可不小啊!属下还打听到胡善静会去南方一带寻找‘七仙草’来给他们解毒。”

    欧阳孤独略笑:“如此说来这个胡善静还真不怕死,老夫虽没亲自前往过南方一带,但已听说那一带是野兽的聚集地,而且这些野兽道行高深非一般人能对付,之前也有不少武林高手前往寻找这灵物‘七仙草’,但后来却无一生还者归来,这其中也包括了本谷中的几位长老。因此这一带已被武林掌门无休大师封为禁地,如今看来这个胡善静要破了这一规律。也好,这样一来也有利于我们,毕竟那一带危险至极去者必定会受尽苦头,即使他再身怀绝技也难免遭此一劫也会大大消耗内力。”

    心魔拱手赞同:“谷主所言极是,另属下还有一件事想征求您的意见。”

    欧阳孤独寻思了一番:“如老夫没猜错的话你所说之事定与信儿和玲儿有关,心魔你直说无妨。”

    “谷主您说得没错,少主和玲儿得知胡善静要去南方一带寻找‘七仙草’后,他们俩也动了童心也想前往。”

    欧阳孤独听完一惊皱紧眉头:“看来他们两个与这个胡善静的交情不浅啊!照你这么说你已经答应了他们?”

    心魔随即惊慌:“心魔知罪,是心魔擅自做主。”

    欧阳孤独并未动怒:“你不必惊慌,老夫并无责怪你之意,事已至此就当是让他们去磨炼一番,那你就随他们一同前往也好保护他们两个,切记,此次前往希望你能把事情办妥。”

    “属下定会把事情办妥定不会让您失望,那属下这就去了。”

    心魔离去后欧阳孤独脸上露出了淡然阴涩一笑。

    目送古云龙和任天雄他们离去后,除胡善静、于敏、刘紫和赵雨琪留下外其余弟子都已回房。

    云仪仙子看向二弟子刘紫:“紫儿,为师早已看出了妳对莫痕有爱慕之意,莫痕这孩子的确在各方面都很优秀,我想这也是妳要主动留下的原因吧?”

    刘紫顿时低头一脸微红:“还是瞒不过师傅您,徒儿听从师傅的定夺。”

    “二师妹妳的眼光还真不错,难怪这几日都不见妳踪影想必是去找丁师兄了吧?”于敏这时走了过来道。

    刘紫一脸羞涩:“大师姐妳就不要当着师傅的面取笑我啦。”

    这时赵雨琪也走了过来:“二师姐,先恭喜妳了。”

    胡善静也刚想过去祝贺只听云仪仙子道:“好了,敏儿、雨琪不要胡闹。紫儿,此事为师会记在心里,他日如你们真能相处那为师会给你们办得风风光光,待时机成熟时为师会捎信给任师兄提及此事。好了,紫儿妳先回房吧为师还有事与妳大师姐他们说。”

    见刘紫离开后云仪仙子回过头来道:“好啦,妳们两个也不要羡慕紫儿了,他日你们如找到了如意郎君为师也会给妳们办得风风光光。”这时赵雨琪偷瞄了胡善静一眼恰巧胡善静也看了过来,两人对视一眼后随即收回了目光微微低下了头。

    云仪仙子接着看向胡善静:“善静,我知道你有话要说,但说不妨。”

    胡善静回过神来沉思了一会儿,忽跪地:“善静斗胆恳求师叔能让弟子去南方一带寻找‘七仙草’!”

    云仪仙子走近双手将他托起:“先起来再说。”

    胡善静缓缓站起身深情地看着云仪仙子,眼神中含有一丝哀求。云仪仙子转身轻叹一声:“其实我早已猜到你会做此决择,既然你执意要去那我也不反对,南方一带虽危险但也许是对你的一次考验。”

    云仪仙子接着走到赵雨琪身边:“雨琪,妳的心思为师也十分清楚,妳是为师一手带大如今妳已长大也该有自己的想法,既然妳想同善静一起去那就去吧,就当是出去见见世面,如今妳已突破‘玄女碧月心经’第五层,为师现将第六层的秘诀告诉妳,你们随我来。”

    云仪仙子将三人带到了秘室最里一层,这一层与古倩倩和林水莲所在的千年寒冰室相隔。云仪仙子点燃灯火后照亮整个室内,令大家震惊的是密室的四周墙壁上雕刻着人物各种打斗的场景如同一本秘籍。看到这一暮这不禁让胡善静想起了初去密洞内见到师公连云子的情景,当时密洞的石壁四周也雕刻着许多细小的人物在打斗的场面,也正是这些细小的人物让他学到了‘连云子’的真传‘行云漂渺诀’,同时也让他想起了已故的师公‘连云子’。

    云仪仙子指向墙壁:“墙壁上这些人物打斗的场面就是‘玄女碧月心经’的秘决所在。”

    于敏仔细看了一翻后发现了不对的地方,问道:“师傅这墙壁上为何只刻了‘玄女碧月心经’第一层至第六层,而不见有第七层?”

    云仪仙子微微点头:“敏儿妳观察的很细,这里的确少了最高境界第七层,这是为了保守机密才没刻出,你们以后自会明白的,雨琪,妳对照墙壁上的第六层加以练习。”

    赵雨琪对照墙壁上的图样所示挥舞着,顿时粉红色光芒代替了灯火照亮了整间密室。赵雨琪看的很仔细且每招每式都与壁上所示一样,一番练习后雨琪收回了手,室内恢复了平静。

    云仪仙子点头肯定道:“雨琪,第六层妳已基本领悟,只需日后再加以练习便可完全突破。现在为师也可以放心让妳同善静一起去。善静,雨琪就交给你了不管能否得到‘七仙草’你们都当作是对自己的一次考验。好了,你们回去收拾好了就起程吧!”

    三人刚想离开密室,云仪仙子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善静,你们待会出派时看守弟子定会拦住你们,这块令牌你们拿着看见此令牌如见我,敏儿,妳去送他们吧我就不亲自相送了,记住,一切小心,我会在此盼着你们平安归来。”

    胡善静接过令牌那一瞬间,从他手心处一股极强的纯阳真气在几秒钟输入到了云仪仙子体内,他想到此去要些时日,便将体内全部纯阳真气输给了云仪仙子,这一幕只有他们两知道,一旁的于敏和赵雨琪都没看出。

    云仪仙子含笑深情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在表达着谢意。

    与云仪仙子一番道別后,两人离开了密室脸上都露出了微微一笑,赵雨琪不禁问道:”善静,我们除了带一些衣服外还需要带一些什么?”

    胡善静回想:“听师姐说过,出远门一定要带些银两,但这次去南方人生地不熟也不知能否买到吃的,所以我们还需带些吃的为好,至于银两妳就不必带了,因为我已经带了。”说完,从衣中掏出了一袋银两。

    赵雨琪突然好奇道:“银两?好像听师姐说过。”

    胡善静不解:“雨琪,莫非妳没用银两去买过东西?”

    赵雨琪摇头道:“没有,在派中吃的穿的都是附近的农夫送过来的,他们一送就是好几车,加上我也没出过派,所以不懂得这些,你别见怪。”

    胡善静回笑:“其实我刚出派时和你一样,也什么都不懂,都是师姐教的。好了,我们回房收拾吧。”

    赵雨琪含笑点头,两人朝各自房间走去。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