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体会

章节字数:4489  更新时间:16-12-12 17: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善静,你收拾好了吗?我可以进来吗?”赵雨琪在门外叫喊道。

    “我正在收拾,妳进来吧门没反锁。”赵雨琪轻轻推门而入见胡善静正收拾着。

    “雨琪,妳这么快就收拾好了?”

    赵雨琪放下包袱坐到床边:“我也不知道带什么东西好就带了几件衣衫。”话落,目光朝胡善静正收拾的包袱中看去。

    顿时他目光凝聚到了一件饰物上面,好奇问道:“善静,这个是什么看它的样子好像你哦?”

    胡善静回笑:“这是一个泥人是用泥土所制干了后就变成这样了。”这泥人也正是莫玲儿和他第一次去逛集市时买下送给他的。

    赵雨琪手拿起泥人左看看右看看,看得出她十分喜欢这个泥人,“善静,这泥人是你自己做的吧,近一点看发觉越来越像你了?”

    这一问着实把他难住了,他深知这是上次和莫玲儿去石柳镇逛集市时,莫玲儿见这泥人像他便买下来相赠。万万不能将实情告诉给赵雨琪,想到这他轻轻点了点头。

    看着这泥人赵雨琪爱慕试手:“既然是你自己做的那你可否送给我?这泥人看去不仅像你而且很可爱我挺喜欢的。”

    见赵雨琪如此喜爱程度,视其如宝一般这使胡善静没有拒绝的理由,点头道:“好吧,既然妳这么喜欢那就送给妳。”

    “太好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管的,我会将它随身携带我去哪里它就会跟去哪里。”话落将泥人好好藏了起来。

    “善静,收拾好了吗?”这时胡善静也正好收拾好了。

    “于师姐!”

    门开后于敏将目光落到了赵雨琪身上,“雨琪原来妳也在此?正好,我现在就送你们出派。”

    三人朝‘水月派’出口处而去,”大师姐。。。!”见于敏三人走来两名看守弟子上前迎道。

    随后这两名弟子将目光转移到了胡善静和赵雨琪手中的包袱上,“小师妹,胡师兄!看样子你们似乎要出派,可师傅下了禁令没师傅的命令谁都不能私自出派,大师姐即使是妳放行我们也无能为力,还请大师姐体谅。”

    赵雨琪接过胡善静手中的令牌上前:“师姐,我想是妳误会了,这次并非我们想私自出派而是受到了师傅的派遣。”

    接过令牌看了后忙有礼:“刚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于敏:“师妹不必致歉,这是妳们的职能就应如此。”

    两名弟子没再多说,各退后一步让出了一条道。

    本想于敏送到此就会返回没想到于敏依然跟随相送,胡善静谢绝道:“于师姐还请留步,送到此就可以了,还请回吧。”

    于敏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向前边走边道:“你们随我来,到了后自然会明白。”

    于敏带他们来到了一个村庄,一片庄稼地尽收眼帘这也衬托出了农家特色。一股新鲜气息扑鼻而来,庄稼地中农民们正在忙活着,时不时看向他们还面对微笑。穿过一条乡间小道后三人来到了一户农家,这户农家不大倒是旁边的一个马棚挺大的,一位大婶正在给马喂草食。

    于敏走近微低腰:“马大婶!”

    回过头来,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婶,见到于敏后露出了微笑,“于姑娘是妳,来,快进屋坐。”

    走进屋内十分简陋,一张不平的桌子和几把破旧椅子摆放一边,角落还放有一堆草,想必这些草都是喂马的。这位马大婶十分客气从灶房端了三碗水出来,热情道:“家中贫寒,就请喝口水吧!”胡善静和赵雨琪接过喝了一口后感觉心中另有一番滋味,比起在派中喝过的水要甜,也许这就是农村的甘甜吧!

    于敏回笑:“马大婶您太客气了,能喝到如此可口的茶水是我们的荣幸。对了,为何不见马大叔?”

    “他一大早就去了田间,你们前来是不是要定购马匹?于姑娘妳说个数我挑选最强壮的给送过去。”

    于敏微微点头:“我确实是来选购马匹但只要两匹,是这位师弟和师妹要出远门路途遥远所以来选购两匹给他们做脚力。”此时两人也明白了于敏为何要带他们来此。

    马大婶随即起身将三人带到了马棚外:“你们在此稍候,我这就给你们选两匹健壮点的。”话落,马大婶进入了马棚挑选起来,而三人则站在棚外静静的等候。

    很快马大婶牵了两匹马出来,这两匹马看上去着实强壮,“你们看看这两匹怎么样?如果不行我再去给你们挑。”

    见胡善静和赵雨琪都点了点头,于敏开口道:“马大婶,我们就要这两匹了,这里是一些碎银。”话落,从袋中掏出了一袋银两递了过去。

    马大婶一开始拒绝收下,但在三人的劝说下最终收下了,待三人走后马大婶打开钱袋顿时一惊,这哪只是一些碎银,里面全都是金光闪闪的锭金,这里至少可以够马大婶一家子一年的生活费了,可等她回过神来时三人已不见了踪影。

    村口,于敏停住了脚步:“此地距南方一带路途遥远这两匹马就做你们的脚力。随后从衣袖中拿出了一张图纸和一包东西,接着道:这幅地图是南北地形图,我们现在的位置就在这里你们按地图上的路线往南走就可以到达南方沼泽一带,这途中会经过一些村庄或小镇如果累了你们可去客栈过夜,这里有一些干粮和银两你们路上可以用到。”

    本以为该是道别的时候了,没想到于敏又拿出了装满水的两个水袋和一封书信递了过来:“这书信待你们离开后再拆开看。”接过水袋和书信后两人心中充满了感激。

    “师姐,谢谢你!”

    “你们不必谢我,要谢就谢师傅吧,都是师傅吩咐我去做的。好了,我就送你们到这,一路上小心,我和其它师妹会盼着你们平安归来。”话落转身离去。

    看着于敏的背影久久没有回头,直到于敏的背影完全消失两人才回过头来骑上马离去。

    两人按照地图上的路线前行着,赵雨琪突然放慢了速度:“善静,我们差不多走了一个时辰的路了,我们不累马也累,还是让马喘口气喝点水吧?”

    “雨琪你说得对。”话落两人都下了马将马牵到了一条小溪旁,看着马猛口地喝着水看来它们确实是渴了,随后两人将马牵到了一块杂草茂密之处让马吃起草食来,而他们两侧坐在草地一处。

    “善静,快拆开看一下师姐给的那封书信中都写了什么?”赵雨琪急切道。

    胡善静这才想到书信一事,拆开后上面写道:“善静、雨琪!想必此时你们已在途中了,你们此次前去路途遥远,因此才让敏儿为你们准备了干粮和马匹。按地图上的路线接近南方一带时会经过一个小镇名为‘天湖镇’,此镇镇长‘熊明龙’是为师的故友,你们到达‘天湖镇’后可拿着这封书信去找熊镇长,熊镇长看到我的亲笔书信后会安顿好你们,同时你熊伯伯对南方沼泽一带比较熟,到时可让他带你们去。好了,希望你们此去能有所收获,顺利归来。云仪仙子亲笔!”

    “师傅,您处处都为我们着想,雨琪这次一定要得到‘七仙草’来驱除您身上的毒。”

    胡善静同样感慨:“没错,这次一定要得到‘七仙草’不能辜负了师叔对我们的期望。雨琪,照地图上来看我们快要到‘石柳镇’了,今夜我们就去石柳镇过夜到时我再介绍一位大哥给妳认识。”

    两人起身后各自骑上了自己的马继续朝前进方向而去,一路上赵雨琪十分好奇胡善静口中所说的这位大哥,不时的向胡善静问起此事,因为她这是第一次出远门对外面的人和事也自然是十分好奇。

    天色渐渐暗淡已接近傍晚时分,两人来到了‘石柳镇’入口处,进入石柳镇一片宁静,街道两旁除了一些酒楼、客栈还开着门,其余的住户人家都已闭门亮着油灯。

    两人住进了一间客栈,房间内赵雨琪似坐立不安,这还是她头一回独处一间房,平日里都是和师姐她们住在一起有说有笑。望着四周的墙壁再看向窗外的夜景心里觉得空荡了许多,有一种少有的寂寞。一个念头突然闪过,起身来到了另一间房门口,停顿了许久想伸手去敲门却又收回了手,要离开时忽听到了脚步声靠近,她忙躲藏到了一处,发现一个人影进了胡善静的房间,从身影来看是一中年男子,好奇心犹然生起她轻轻靠近耳贴门窗偷听起来。

    “大哥,你怎么来呢?”

    “三弟,你来也不通知一声好让大哥派人去接你!”

    “大哥公务繁忙却能抽出时间来探望善静,善静实在感激不尽!对了,大哥是怎么知道我已到此?”

    “难道你这么快就忘了?上次来你们便住下这间客栈,方才你进门后掌柜第一眼便认出了你,于是通知了我。还记得当日我们三兄弟结拜就是在此店门口。”

    “大哥多亏了你提醒,不然我还真忘了。”

    门外偷听的赵雨琪心想“难道这就是善静口中所说的镇长大哥,从他语气听来果然有大人风范。”

    “三弟,此次为何独自下山,古姑娘和林姑娘为何没同往?”

    提到师姐和水莲胡善静脸色一下子变得低沉了许多,见胡善静突然性情大变马白追问道:“三弟你脸色不佳,究竟发生了何事?”

    随后他将这次前往‘水月派’除魔之事向马白述说了一遍。

    马白轻叹:“‘七仙草’我也听说过,此草地处偏僻非生长在中原一带,要得到它就更加不易!”

    “大哥说得是,此草生长在南方一带,此次前往一是为了寻得此草;二是展示自己能力的时候,也是一次真正的考验。”

    “你如此坚定信念大哥也不必劝阻,既然你明日便要起程那大哥今晚就带你去见几个人,相信他们也是你十分想见到的。”

    “大哥,我此次前往并非一人还有一名‘水月派’弟子相伴,你在此稍候我这就去叫她一同前往。”

    赵雨琪转身刚想回房,门已打开,“雨琪,妳怎么会在此我还正想去找妳了。”

    赵雨琪转过身略笑:“我。。。我也是刚想来找你,可听到你房间内有谈论声所以。。。”

    “雨琪,妳快进来我这就为妳介绍,这位就是我对妳所说的马大哥。大哥,她就是和我同随的‘水月派’弟子赵雨琪。”

    一路上赵雨琪的话更多了还不时向马白询问关于善静之事,也进一步了解了善静。而胡善静也不能阻止她的嘴也只能任由她询问,同时这也使马白心目中有一个念头就是“发掘善静终于长大了终于找到了心中的至爱,而且看出了雨琪对善静也有爱慕之意。”

    “就是这里了。”马白停止了脚步手指眼前这家酒楼道。

    见大门上方匾额上刻着‘柳氏酒楼’四个大字胡善静心中似乎有一点名目知道大哥是要带自己去见谁了,三人走进了店内后一个熟悉的身影迎了上来。

    柳根生迎上有礼道:“马镇长!话落将目光移到了胡善静身上顿时一惊同时有礼道:胡公子!”

    “快请楼上坐,雪儿快下来看看谁来了。”

    “马大哥,善静哥哥!”

    三人坐下后柳雪接着道:“马大哥,善静哥哥你们等一下,我给你们一个惊喜。”

    见他们是如此熟悉而一旁的赵雨琪却觉得自己是如此的陌生,但一想到有善静在她身边这个念头也立刻消失了。

    “马大哥,善静哥哥你们看!”

    欧阳信见到马白和胡善静后第一个迎了上来:“马大哥,善静哥!”当目光落到胡善静身上的时候两人对视着彼此之间都露出了亲切一笑。

    “玲儿姐姐快过去啊!”见还站在原地呆滞的莫玲儿柳雪催促道。

    莫玲儿缓缓地走了过来但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善静的脸上,而这一点也被一旁的赵雨琪看在了眼里。

    “马大哥、善静!”当莫玲儿叫出‘善静’这两个字的时候她的言语中含有深深的情意。

    这时柳根生和柳雪端上了几盆菜和几坛陈年佳酿,众人坐下后此时才将目光落到了赵雨琪身上特别是莫玲儿在她身上下打量了一番,而赵雨琪面对众人的目光却显得十分冷静,起身微微笑道:“‘水月派’弟子赵雨琪见过各位!”

    “雨琪是同我一同前往的。”

    听胡善静口中的雨琪是叫得如此亲切,此时莫玲儿的眼神中含有一丝杀气。

    柳根生道:“既然是胡公子的好朋友那就都是自己人。来,快动筷别让菜凉了。”

    “今日大家难得相聚我高兴,我要喝而且不止喝一杯我今日要喝得不醉不归。”莫玲儿没好气道,而她的怒眼却一直都盯着胡善静似乎刚才那番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而此时胡善静恰好在与一旁的赵雨琪谈论也没在乎到莫玲儿刚才所说的话这令莫玲儿更是火上添油了。

    “胡公子,此次下山是否来游玩,如此便可在此多住些时日?”

    胡善静坦然回道:“柳爷爷、柳雪,其实我们此次并非来游玩,我与雨琪只是路过镇上而已。”

    听胡善静如此一说,一旁欧阳信已猜测到了他们此行是前往南方一带寻找‘七仙草’。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