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奇遇

章节字数:8243  更新时间:16-12-14 22: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莫叔叔,依地图上来看前方是一个名为‘石风村’的村庄。”五人停止了前行,见到了前方炊烟袅袅,胡善静拿出地图看了一眼道。

    “石风村?”

    见莫天嘀咕着莫玲儿好奇问道:“莫叔叔,你知道‘石风村’吗?”

    “只是听说过而已,好了,大家进村找个地方歇息一晚。”莫天忙转移开了话题道。

    虽然太阳已快要下山,但村里依然是热闹纷纷,村道两旁贩卖的农夫们依然未归都在等待着最后一笔收益。

    五人进入村庄后农夫们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们身上,特别是他们背上的包袱吸引了农夫们的眼球都在打量着他们是不是有钱人。五人放慢了速度同时也发觉了农夫们的眼神正注视着自己,但他们并没理会续前行着。可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他们不得不停止前行,只见这些农夫都纷纷走了过来将他们团团围住,都还公说公有礼婆说婆有礼在推销他们的果实。如是一人两人他们还会考虑买下,可如今农夫们已将他们围个水泄不通,如都一一买下恐怕他们所有的积蓄也所剩无已了。如今局面他们已是无路可走而这些农夫似乎是铁了心不买下自己的果实就不让过去。这时四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莫天身上毕竟他是长辈又比他们见识广,莫天脸色绷紧已紧握拳头,如以他一惯的手段恐怕这些农夫早以丧命于他手,可现在还有他们四人在场,不能当着他们的面出手,最终放松了拳头。

    见莫天脸色难堪,几人已感觉到了莫天也束手无策,沉闷中忽传来一个声音:“各位大伯、大婶你们先安静,你们的果实我们会买下,不过我们也有个要求你看我们也是初到贵宝地现在天色也渐渐已晚,我们此时正想找个过夜的地方,如果哪位大伯大婶肯收留我们住宿一晚那我们就买下他的果实。”赵雨琪此言一出顿时汇聚了众人的目光。

    赵雨琪的这个要求着实给这些农夫们出了个难题,如果是一个两个兴许还会考虑收留他们,可现在他们一共是五人如果收留了他们就连自己的床也要让出来,再加上收留他们五人后定要给他们准备一些吃的,看那个上了年纪的还好点可看到他身后的那四个年轻人就知道他们的食量大,一顿饭下来可能要吃掉一家子好几天的粮食。仔细想来即使是他们买下了自己的果实也还是不划算。农夫们此时露出了举丧的表情心中已打消了赚取最后一笔收益的念头纷纷分散开来后各自离去。

    见农夫们一一离去后四人心中的不安着实缓解了许多,莫天的双拳也完全松懈了但他眼神还在巡视了一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直到见到一位妇人走过来后他才收回了目光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欣喜。这时胡善静转过头去深情的看了她一眼但并没有说什么。

    “大婶,妳为何还不回家啊?天都已经晚了。”见一名妇人停留在止欧阳信问道。

    见这位妇人穿着简朴手中的竹篮中还装有一些马啼,眼神瞟了莫天一眼后声音嘶哑道:“我愿意收留各位只求你们买下我这些马啼。”

    “大婶听妳如此说来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难事急需要钱?”听这位大婶如此说胡善静接着问道。

    妇人轻轻咳嗽了几声:“这位年轻人你说得没错,现在我老伴已病倒在床而我们没钱去看病,这些马啼就是我们全部的家产,所以恳求各位好心人买下我这些马啼,我家草屋虽不大但可以让出我们的床给你们过夜。”

    听大婶如此一说除莫天外其余四人的心情都低沉到了极点,欧阳信将目光转移到莫天,一脸急切道:“莫叔叔,不如我们先去看看这位大叔的病情再说吧?”

    在四人恳求的目光下莫天也没有拒绝,“那好吧,就依信儿所说先去看看这位大哥的病情。”

    听莫天如此道来这位大婶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四个年轻人也露出了微微一笑。在这位妇人的带领下转了几个弯后就到达了她家,这房屋果然如妇人所说是由草和几根树枝构建而成,草屋也不大除了一间堂屋外就只有一间灶屋了,也可以看出这妇人家确实是很穷。走进堂屋后见有一张由一块木板平铺而成的床,上面躺着一位气喘须须的大叔看样子病得十分严重,欧阳信本想上去观望大叔的病情不料却被莫天拦住了,“还是我来吧!”

    莫天上前按住了此人的脉搏,他脸色突然微变似乎知道了些什么,松开手后但他依然平静道:“大嫂,这位大哥只是受了一些风寒而已,只需开几幅药就没事了,这些是一些银两就留给大哥买药吧,今夜我们就不打扰大哥休息,我们另寻去处。”话落,从衣袋中掏出了一些银两给这位妇人后转身朝屋外而去。

    见莫天离去四人也紧跟身后,莫玲儿跟上前追问道:“莫叔叔,我们为何这么快就急着要走?这位大叔已躺在床上需要大婶的照顾,我看不如就由我们去帮大叔买药吧?看这大婶也怪可怜的。”

    莫玲儿此言一出其余三人纷纷点头,可莫天似乎不同意虽然他没摇头但也没点头而且表情怪异,见四人正焦急的等着自己的答复莫天终于开口道:“你们的好心我清楚,可你们都是第一次出远门外面很多事情你们都还不了解,我刚才已把过那位大哥的脉了发现他根本无任何病痛,依我看他也许是装出来的,我看他们两个见我们是外地人所以合伙骗取钱财,你们能有一同好心肠当然是好但有的时候该狠时就要狠,不然你的好心只会被狗咬最终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此言一出四人都是为之震惊,因为他们想不不敢想象这位可怜的大婶是骗子,而那位大叔根本就是一幅病痛的样子也更加不敢猜疑他是装出来的。四人还是半信半疑莫玲儿接着问道:“莫叔叔,既然那位大婶是骗子那你为何还要给银两给她?看那位大婶一幅可怜的样子和那位大叔病痛的样子根本不是装的,他们根本就不像是骗子。”

    “我们觉得他们不像是骗子。”其余三人也同时赞同道。

    莫天轻叹了一口气无奈表情满脸可见,他沉思了一会儿,忽一脸严肃道:“你们不信可现在回去看,我敢肯定他们此时已不在草屋中,早已拿着我给他们的那些银两不知去向了。”

    为了弄清事实真相四人再次返回到了草屋,疑心重重的走进了草屋后令他们大吃一惊,只剩屋中空荡荡的无任何一人也无任何一物就连刚才大叔所睡过的那块木板床也不见了,此时他们也不敢再置疑莫天的话了。

    回来后见莫天仍是一脸怒气,欧阳信道:“莫叔叔对不起!是我们错怪你了。”其余三人也都低头表示歉意。

    “好了,不怪你们,这次就算是给你们一次教训,我们走吧。”

    “莫叔叔那我们去哪?现在天色已晚大部分农家都已闭门,今晚我们不会真要入宿街头吧?”莫玲儿一脸急切。

    “你们随我来,到时我会安排一个地方给你们入宿。”

    “莫叔叔,如此说来那你有事要出去今晚不同我们一起入宿吗?”

    胡善静这一问,似乎问到了他心底,本想待他们睡着后再悄悄离去,但此时面对四人的疑神,莫天唯有直言回道:“没错,到时你们就在那里过夜,我还有事要出去可能不会在那里过夜了,就算回来那也会很晚。你们也不必再多问。”莫玲儿本来还想追问的,但莫天都如此说了,她唯有收回了要问的话。

    “就是这里了,我们进去吧。”眼前是一座宅院,宅院虽不大但看得出这户农家是户有钱的人家。

    在一位老者的带路下几人进入了院内,一个与莫天年龄相仿的人迎了上来,此人吩咐老者将马牵到一处顺便带四人朝客房而去,而莫天则还在与此人交流着,可见莫天与此人早已相识且关系非同一般。

    “主人!”四人离开后此人弯腰拱手道。

    “天君,你好生招待好他们,我也知道你很想问我为何突然来此,此事你不必多问到时你自然会明白,还有以后当着他们的面时就叫我化名莫天。好了,地君和连姑还在村口等我,我这就去与他们会合,他们四个就交给你了。”

    “是,主人!”天君话落,一个飞身,莫天的影子消失在了院内。

    相邻的两间房内都亮着灯,四人都还没睡着。躺在床上的胡善静心中正猜疑着莫天,觉得他具有一种神密感,“信弟,莫叔叔平日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善静哥,你为何突然问此问题?”

    “没。。。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欧阳信回笑:“其实我也不太了解莫叔叔的为人,因为平日里我们都很少与他接触,而且他的行踪不定因此我们见面的时间就很少,也谈不上了解。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但你要答应我不能说出去,包括师姐在内。”

    胡善静直点头:“我答应你,我绝对守口如瓶。”

    欧阳信接着放心道:“其实莫叔叔的真名不叫‘莫天’这只是他的化名而已,他的真名叫‘心魔’只因这个名字有点怪异才用了莫天这个化名。此事只有我和玲儿师姐知道,因此千万不能说出去!”

    胡善静再一次直点头:“你放心,我一定会保守这个秘密的。”而另一边莫玲儿同样也在猜测着心魔的神密之处,因为在石柳镇时他就已有所查觉到他的行踪神密,而到这里后他的行踪显得更加神密了。

    这时突然一阵声音传来仔细一听是从欧阳信体内发出,胡善静笑道:“信弟,我看你是肚子饿了吧?其实我也感觉到有点饿了。”

    见胡善静有同感欧阳信灵机一动:“要不我们这样吧。。。”

    村口一处此时出现了莫天的身影,月光照射下其中还有两个人影似乎早已在此等候着他,近一看为一男一女也正是刚才骗取他们钱财的那两人。

    见莫天后两人拱手道:“主人,你终于来了。”

    莫天略笑:“地君、连姑,今日之事你们做得非常好。”

    地君道:“我们都是主人一手栽培出来的,将主人交待的事办好是我们分内之事。”

    “地君说得没错,没有主人就没有我们今天。刚才主人给我使了一个眼色后我也猜测到主人的心思,因此才有了后面的这场演出。”

    莫天微微点头:“很好,看来你越来越了解我了,不过说来你们今日确实演得不错,让他们四个年轻人完全相信了,这样一来他们就会更加听从于我,这四个年轻人将来都非同小可,特别是他们其中的两个人。”

    “主人,你是说那两个男孩?”地君问道。

    “没错,他们两个将来的作为绝对不在你我之下,所以我现在不仅要得到欧阳谷主的信任还要得到他们这帮年轻人的信任,如果有了这帮年轻人为我们效力那谷主的计划就能毫无障碍的顺利进行下去。”

    连姑道:“主人,有一事需向您禀报,近两日我们在村内发现了‘仙山派’掌门谢子昆和‘天山寺’主持无休大师两人的身影。”

    听连姑如此一说莫天寻思了一会儿:“他们两个怎么会在此?难道‘石风村’最近有事情要发生?不过这样也好谢子昆离开了门派,这样一来我们就有机会去‘仙山派’打探一番,看看仙山派有何动静,我更想知道谢掌门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主人,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连姑接着问道。

    莫天沉思了一会:“你们继续留下,‘石风村’毕竟是‘仙山派’脚下唯一的村庄,你们留在这里一来可协助天君打理好院内之事,二来可打探‘仙山派’的一举一动,至于谢子昆和无休大师的突然出现我猜测定是‘石风村’最近有事情要发生。而我与他们这帮年轻人会在此多住上些日子倒要看看究竟会发生何事,因此你们近期不要在宅院附近出现,如被他们发现了不好,即使你们两个加上天君连手恐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近期你们就在附近自寻去处。”

    两人同时拱手:“主人,我们知道怎么做了,如无其它事那我们先行告退。”

    莫天点了点头见两人离开后自己也离开了此地朝‘仙山派’而去。

    胡善静和欧阳信离开房间后正苦苦的在寻找着厨房所在,“善静哥,我看这间应该是厨房了我们进去看看便知。”两人悄悄来到门口后突然听到里面有动静。

    “看来有人比我们先行了一步。”胡善静小声道。

    “没错,屋内没有亮灯而我们又听到了动静这就说明里面定是有小偷,不然也会亮着灯光明正大的寻找东西。看来我们没白来这次定要抓住这几个小偷。善静哥你在想什么?”

    胡善静回过神来:“我在想厨房里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看来这。。。”

    见两个黑衣人从厨房跑了出来欧阳信打断了他道:“小偷跑了,我们快追!”

    胡善静顿时清醒两人打起了十二般精神全力追逐着这两个黑衣人,“善静,欧阳信你们怎么会在此?”这时莫玲儿和赵雨琪突然出现道。

    “我们在抓小偷,玲儿师姐你们怎么会在此?”

    莫玲儿回道:“我们也是在抓小偷,刚才在房间时看到了两个黑影一闪而过,于是我们就跟了出来谁知跟到这里就不见了,就当我们准备回去时这两个黑衣人突然从这厨房跑出,于是我们追了过来。”

    胡善静思索着:“看来这两个黑衣人并非小偷而是在故意引我们出来,究竟是什么人?除了莫叔叔知道我们在此外还会有谁知道?”

    欧阳信:“莫非是有人在一路跟踪我们?从刚才这两个黑衣人的速度来看并非一般等闲之辈定是武林中的高手?我看我们还是追过去看看。”

    大家点了点头后四人飞身而起朝那两个黑衣人逃跑的方向追去。

    四人飘落到了一块空地却不见了那两个黑衣人的踪影,“等等,大家小心!”胡善静话刚落只见前后各现一道光芒向四人夹击而来,四人迅速一闪两道光芒撞在了一起顿时流光四射除赵雨琪被击退几步外其余三人都站稳了脚步,流光消失后赵雨琪喷出了一口吁血,胡善静急忙将她扶起给她输入了一股纯阳真气。可就当胡善静给赵雨琪输入阳气时欧阳信和莫玲儿突然感觉到一股不明气流在试图吞噬着他们两个,这也是他们第一次感觉到与之相反的不明气流吞噬他们,当胡善静收手后这股吞噬气流才突然消失。赵雨琪也感觉到好多了两人走了过来,只见欧阳信和莫玲儿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胡善静,都在猜测着他身上的那股吞噬气流究竟为何种气流,为何那股气流会吞噬自己?

    胡善静四周张望了一番:“我想刚才那两道流光定是那两个黑衣人所弄,可见他们还在附近大家都小心一点。”

    莫玲儿回过头来:“从刚才那两道流光的杀伤力来看他们是要致我们于死地。”

    欧阳信点了点头:“玲儿师姐说得没错,我们一路走来没与人结下过恩怨,这到底是何人要致我们于死地?”

    “欧阳信、玲儿姐小心!”欧阳信话刚落突然许多箭支从他们前方向欧阳信和莫玲儿直射而来,一旁赵雨琪急切道。

    欧阳信顿时握紧了拳头一股黑色气流正漫延而出,就在欧阳信想出手时一道金色光芒在他们前方出现,这些箭支顿时被这道金色光圈挡在了前方一尺外,胡善静漂浮半空抵挡住了这些箭支。

    而欧阳信和莫玲儿再次微感不适,但两人还是撑住了。胡善静用力挥手这些箭支被震飞,怒道:“二位究竟是何人?为何不敢正面相对?做出这种暗剑伤人之事不觉得有辱你们名声吗?”

    尽管胡善静这样怒吼但这两个黑衣人仍未现身,胡善静心中的怒火却越发浓烈,双拳紧握瞬间将‘青天诀’提升到了第十三式,眼神透露出凶光:“既然你们不愿出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落金色气流顿时漫延,瞬间笼罩在了这块大地,金色光芒随之逐渐扩散方圆几里内,半空中的气流完全由他掌控着,那些箭支瞬间化为乌有周围一切生物完全被这股强劲的气流所控制着,欧阳信和莫玲儿在这股强劲的气流吞噬下两人各喷出了一口乌血,赵雨琪急忙扶住了他们两人,此时她并没有因两人突然受伤而感到奇怪而是将他们扶到了这股气流范畴外的一棵树旁坐下。

    “年轻人你果然令我们大吃一惊,没想到你已突破了‘青天诀’第十三式,你不是很想知道我们是谁吗?那好,明日午时‘石风村’十里坡见到时我们会在那里等候,希望你们会准时赴约,哈哈。。。!”在笑声中这两个黑衣人消失了。

    “信弟,玲儿你们怎么啦?雨琪快、快将他们扶起我给他们输入阳气。”

    “善静哥不用了我们自己疗伤就可以了。”话落两人盘腿而坐,因为他们清楚如果让胡善静再给他们输入阳气那只会增加他们的伤势。

    两人一翻疗伤后很快好了起来,这也是因为胡善静没有施展了‘青天诀’的原因,从而吞噬他们的那股气流也消失了。

    “真没想到这两个黑衣人会暗箭伤人,明日午时我定要去会会他们看看他们究竟是何许人也。对了,我刚才明明用金色流光形成的光罩将你们与外隔绝,为何信弟和玲儿你们还会受伤?雨琪,妳有没有见到那两个黑衣人是使用了什么暗器伤了他们两?”

    赵雨琪蒙眬回想:“我也没太注意,因为当时那股流光实属强烈根本无法看清外界,当时我也感到奇怪只见欧阳信和玲儿姐突然站立不稳喷出了一口吁血。”

    “善静哥你就不要再追问此事的原尾了,现在我们都已经没事了。明日我们同你一起去会一会这两个黑衣人,我也想一睹他们的庐山真面目。”

    回房后两人虽是睡在了一起但欧阳信明显在故意与胡善静保持着距离,而胡善静也似乎感觉到了这一点但他也没有追问。在欧阳信心中虽然猜测不到胡善静所修练的是何种武功但他着实畏惧胡善静身上的那股吞噬气流,惧那股气流再次将他吞噬所以才有意与善静拉开距离。而莫玲儿回到房间后也依然没有睡着也在想着同样一个问题。

    这时在六君子当中排列第三的‘仙山派’附近出现了一个黑影,此人一路避开了看守弟子的目光直接朝掌门书房而去。悄悄进入书房后他在书柜每个架格上面寻找着,一番寻找后似乎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几名看守弟子经过似乎发现了书房里有动静,此人才慌忙离开。

    “主人,你到‘仙山派’打探到了些什么?”一处茂密丛林中三人再次会合。

    莫天皱眉摇了摇头:“刚才我去了谢子昆的书房一番寻找可就是没找到六君子相互联络的书函,看来谢子昆这只老狐狸似乎有所防备。”

    地君:“主人,也许我们多想了也许六君子根本没有什么行动,所以才没有联络的书函。”

    莫天轻叹:“但愿他们六君子没有什么行动,如今欧阳谷主正在突破‘阴阳界’最高境界,现在如果六君子有所行动那对只会对我们十分不利。”

    “主人,其实我一直都有一事不明?”连姑突然问道。

    “连姑,妳直说无妨。”

    “连姑不明为何主人要那么听信于欧阳谷主,如今即使我们背叛了他,但有了主人、天地邪魔四君和我,合我们六人之力相信他谷主也奈何不了我们,反之如果一但等他突破‘阴阳界’最高境界后,到时我们要想和他对抗都难了,到那时也唯有效命于他。”

    莫天突然紧皱眉头:“连姑,现在我们都是自己人妳直说无妨但如果有外人在就不可乱说了,自从谷主接任地魔谷谷主以来我就一直跟随于他,虽然我们身份有差别但谷主也没虐待过我。”

    地君接道:“可是主人,我觉得连姑说得在理,这天下应该是主人你的,只要主人背叛了谷主我们天地邪魔四君和连姑都会誓死跟随,并助主人一举登上武林宝座到时整个武林就是主人你的了。。。”

    “好了,你们什么都不要说了,天君那里你们是不能去了,你们就自寻去处过夜吧!”莫天将其打断道。

    “是,主人,那我们就先告退了!”

    待地君和连姑走后莫天怪异的阴笑中露出了野心,嘴中嘀咕道:“你们错了,你们现在如此说效忠于我但难保你们也会有背叛我的一天,我当然想要一统天下只是现在时机未到而已,你们永远都不会明白我的心思。”话落,离开了此地。

    “莫叔叔!”第二日清晨,见院中出现了莫天的身影胡善静和欧阳信迎上道。

    “昨晚睡得还好吧?”

    胡善静回笑:“我们昨晚睡得很好。对了莫叔叔,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善静,你直说无妨。”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们就是想能否在此多逗留几日,至少今天不能起程我们想出去四处看看?”

    莫天略笑:“看来你们已是商议好了,我不答应都难!也罢,就依你们在此逗留几日,不过你们要切记万不能出去惹是生非,闯出祸来!”

    “您放心,我们只是出去走走看看,不会惹出事来,那我们先回房了。”

    “主人,他们为何突然要逗留我觉得这其中定有隐情?”两人刚走,宅院主人天君现身道。

    莫天轻笑:“从他们急切的眼神中可看出,他们急需征得我同意,可见他们的确有事瞒着我,不过他们还年轻这点伎俩不足为奇,待他们出门时你只需跟踪一下便可。”

    “善静哥,你刚才为何不将昨晚发生的事告诉莫叔叔,也好让他为我们拿主意?”回房后欧阳信不解问道。

    “信弟,我看此事暂且不让莫叔叔知道为好,如现在让他知道我想他定会参与其中,去会面这两个黑衣人的就不是我们了而是莫叔叔他,加上这次我们是去南方危险一带,真正到危险之时我想莫叔叔他也顾不上我们,在同样面对危难时我们还得自己拿主意,所以我们能解决的事情就自己解决好了,也不要处处都去劳烦莫叔叔。”

    “善静哥你说得在理。”

    中午时分四人悄悄地离开了宅院,通过寻问四人来到了‘石风村’附近的所约地点‘十里坡’,而他们却没留意到这一路上一直有个身影在跟踪着他们。

    四周巡视了一番,却不见一个人影,他们心中也开始担心起来,“现在已是中午时分为何还不见那两个人?他们不会是在耍我们吧?”莫玲儿急切道。

    “我看我们还是再多等一会儿吧。”

    “阿弥陀佛,让各位久等了!”声音突然从他们身后传来。

    四人随即回头,这二人分别是一大师和一老者,两人走了过来,老者笑问道:“刚才是谁说我们是在耍你们?”

    莫玲儿站出理直气壮:“是我,见你们还不现身所以。。。!”

    “所以妳就认为我们在耍你们,哈哈。。。!”

    见到两人后胡善静心想:“难道他们就是昨晚的那两个黑衣人,可见他们并不像是坏人?”

    “年轻人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昨晚我们为何要暗剑伤害你们?”两人的目光这时落到了胡善静身上。

    “没。。。没,还敢问前辈和大师是何许人也?而昨晚为何要引我们出来?”胡善静拱手回道。

    大师仔细打量了胡善静一番,点了点头:“看来你的慧根也不浅,昨晚我们确实是在故意引你们出来。来,你们随我到一个地方到时我在慢慢给你们道来。”

    一开始四人还心存戒心都猜不透他们要带自己去哪里,可见他们一幅和谒可亲的样子也不像是坏人,四人也就放下了戒心跟随而去,也想看看他们葫芦里究竟是卖的什么药。

    在大师和老者的带领下一行人朝十里坡西侧而去,同时不远处一个跟随他们的身影也消失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