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突变

章节字数:8412  更新时间:16-12-15 18: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经过一段路程后前方出现了一条小溪,小溪两岸种满了花草一阵阵花香随风飘来,小溪岸边还停靠了一艘小船,船家似乎已等候多时见众人来后船家上岸迎了过来,待众人上船后船家才上船拾起一根竹杆向小溪前方驶去。

    一路上四人也没多问都很少说话都在观赏着四周的风景,这也算得上是他们第一次坐船。见四人观赏得十分认真大师和老者也没忍心去打扰他们,不经意间船已靠岸停止了前行四人也清醒过来。上岸后却又是一番仙境,一间竹屋坐落在一处池塘正中一条弯曲的小桥直接连接竹屋,四人走上了小桥朝竹屋而去只见池塘之中荷叶遍布,还有一群小金鱼在池中游荡着。

    “大师、谢掌门!快、快请里屋坐。”一位年迈的老者从竹屋中迎了出来恭敬道。

    走进竹屋后就给人一种清静幽雅的感觉,老者进屋后就一脸笑意:“荷花,快看谁来了。”话落,只见一位年迈的妇人从里屋走了出来。

    见这位叫荷花的妇人出来后,大师和谢掌门同时起身:“大嫂!”四人也紧跟着起身道:“前辈!”

    接着荷花从里屋中端了一些茶水出来,坐下后这时才进入正题。大师开口道:“黄庄主,不知你这次急着叫我们来是所谓何事?”话落,大师和谢掌门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这个黄庄主的身上都在等着他的答复,四人也明白了这位黄庄主就是此村庄的庄主。

    黄庄主喝下一口水:“大师、谢掌门此事说来话长,近日村民来报说在‘十里坡’西侧一带发现了尸骨,通过去看查发现都是人的尸骨,也未发现是何物所致但从尸骨上抓伤的痕迹来看可排除是人所为,也未查出真凶这才急忙通知谢掌门亲自前往,不料无休大师也来了。”

    无休大师双手合十:“老衲是路过‘仙山派’才顺路去看望谢掌门,却收到了黄庄主的来信我们这才急忙一道赶来。”

    黄庄主微微点头:“原来如此,如今有了大师和谢掌门亲自出马相信此事定会水落石出。对了,这几位年轻人是?”随即黄庄主将目光转移到了四人身上。

    谢掌门回道:“昨夜我与大师来‘石风村’后发现有点不对劲,有一股混合气流正漫延整个村庄,于是我们猜测定是有何方高人比我们先行一步,经过一番详查才发现这股混合气流正是从他们身上散发而出,我们这才将他们引来至此。”

    黄庄主目光扫视了四人一眼:“如此说来,你们四人并非普通之人,还敢问四位少侠来自何门何派?”

    还不等四人回答,谢掌门上下打量了胡善静一番后,道:“这位少侠昨日我们与你交过手,从你招式来看你使用的正是‘青山派’的‘青天诀’,而且还是‘青天诀’最高境界第十三式,昨日我发出的数十支箭芒都被你的‘青天诀’给震碎了,想必这位少侠是来自‘青山派’吧?”一旁黄庄主和荷花听到他已突破‘青天诀’第十三式后,两人都是一惊。

    胡善静起身拱手回道:“弟子正是来自‘青山派’,弟子姓胡名。。。?”

    最后‘善静’二字还未说完这时只见一名农夫气喘须须地跑了进来,而且满身带血看来是受了重伤,进来后这位农夫就倒在了地上,手指向西侧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道:“庄。。。庄主,十。。。十里坡。。。西侧。。。!”说完最后一个字后这位农夫已闭上了双目。

    众人急忙朝十里坡西侧赶去,当众人赶到后一切却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地上也没留下任何血迹连之前所见到的尸骨也消失了。

    黄庄主叹息道:“看来还是来晚了一步,不如大家分头找,看能否找到一丝线索。”话落众人分开而胡善静他们四人则分成了两队,胡善静和雨琪走在了一起,另一边则欧阳信和莫玲儿走在了一起。

    此地草木丛生每过一尺左右就耸立着一棵大树,欧阳信和莫玲儿之所以没有选择和胡善静在一起是因为惧怕他身上的那股吞噬气流,两人正仔细四周搜寻着不经意间两人走散了,但两人并未发觉旁边已经少了一个同伴都只顾着自己搜寻着。欧阳信此时走到了一处杂草丛地带,这里的草几乎有半个人来高虽然杂草挡住了他的去路但他却并没放弃,正当他仔细搜寻的同时草丛中有了动静而他似乎未察觉到。此时这一动静越来越明显身后的杂草晃动的厉害,回头后脸色惊慌连后退数步差点跌倒。眼前一条巨蟒正昂首目视着他,瞬间巨蟒张开了大嘴速度之快向他攻击而来,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闭上了双眼双手微抬全力施展着‘斩断决’,此时他脑海中一片空白忘掉了友情、忘掉了爱情更加忘掉了亲情,心中只充满了杀怒也突然想起了心魔的一句话‘在必要时候该狠就要狠,不然吃亏的是你自己!’他的身子四周突然散发出一团淡紫色流光,这团流光急速聚拢形成了一个半圆将巨蟒头部罩入其中。他的身体缓缓漂浮眼中已变成红色目光,手掌间黑气笼罩如同一双魔爪直向巨蟒头部抓去,此时的他已完全变了另外一个人,如同一个魔头充满着杀怒一心想要将巨蟒致于死地,一道道爪痕如同利剑般划过巨蟒头部,这一刻鲜血一滴一滴从爪心处滴落。巨蟒感到疼痛同时左右用力甩动着那庞大的躯体想摆脱欧阳信的魔爪从而逃脱,可任由巨蟒身体怎么摆动也始终无法摆脱,因为欧阳信的魔爪已经深入到了巨蟒头部的皮肉之中。此时他眼中的杀怒变得更为强烈了魔爪再次用力一抓只见巨蟒双目中两条血流直线而出,巨蟒显得更加巨痛了身体也摆动得更加厉害,接下来巨蟒的一次突然反击顿时让欧阳信防不胜防,巨蟒在强烈的疼痛下它的那条强有力的尾巴突然向前甩出顿时将欧阳信整个身体卷入其中。

    “欧阳信。。。!”这时莫玲儿找了过来见到这一情景后她焦急喊道。

    微弱的声音从欧阳信口中传出:“玲儿师姐,妳不要过来不然连妳也会被卷入其中。。。”听到欧阳信这微弱之声后泪水顿时湿润了她眼眶,着急的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欧阳信承受着痛苦。

    显然巨蟒丝毫没有放松而是收紧了全部肌肉缠绕得越来越紧了,欧阳信收回了魔爪双拳紧握、咬紧牙关嘴唇处已流出了血丝,痛苦不堪的表情令他无法忍受。

    “欧阳信我来帮你。”莫玲儿飞身而起直击巨蟒头部的同时巨蟒也似乎察觉到了,头部用力一甩瞬间与莫玲儿袭来的拳头撞击,莫玲儿顿时被撞飞十尺外一口乌血喷出。

    见此状欧阳信更加握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关‘啊’!一声怒吼后他周身紫色流光顿时凝聚成一个紫色光球同时他体内一股爆发力被逼出,忽听得一声响,光球爆炸了一道光环四射,他顿时被震射出与巨蟒脱离,巨蟒此时已受到重创整个身体从半空中垂直跌落埋没了一大片草丛。

    欧阳信也从半空中跌落下来,可他跌落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莫玲儿的伤势,用尽力气爬起缓慢朝莫玲儿走去,“玲儿师姐妳怎么样呢?你没事吧?”

    莫玲儿缓缓站起身擦拭了嘴边的血迹后,淡笑:“我没事,你可别忘了我们还有约定我们还要一决胜负的,我怎么能现在有事?我还想问你有没有事,刚才你被那条巨蟒卷入时着实吓死我了。”

    欧阳信同样擦拭了嘴边的血迹,回笑:“我也没事,记得我刚才被这条巨蟒卷入时,见到妳好像要哭了?”

    “你少臭美啦,即使我哭过那也不是真的哭也是沙子渗入眼睛而已。”莫玲儿没好气道,不过想来她刚才确实是哭了,这也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流泪,不过在她心中只装有一个人,所以就算是为欧阳信流过泪她也不会承认。

    “对了,我刚才见你突然发狂才将这条巨蟒制服,一般人要在轻易间将如此大的一条巨蟒制服,我确实是有点不太相信,但看到刚才那一暮后却令我不得不信,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突破‘斩断决’最高境界第七级了?”

    莫玲儿这一问着实把他问住了,因为他也确实不明自己为何突然爆发出一股这么强大的力量,“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时我忘掉了一切只想起了心魔叔叔的一句话‘在必要时候该狠就要狠。’再加上刚才妳被巨蟒甩出去的那一刻我更是心急,于是激发出了愤怒不经意间产生了一种自己不能所控制的力量,也没想到这股力量会这么强大?”

    “看来爹和心魔叔叔说得没错,只有狠才能发挥出‘斩断决’的真正威力,不过你刚才那一瞬间散发出的气流是淡紫色,且强度范围远远超出了‘斩断决’第六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欧阳信更加显得一脸无奈:“玲儿师姐我。。。我确实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要不等回去后再找心魔叔叔问个究竟,其实我也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信弟,玲儿你们没事吧?刚才我们听到这边一声响后所以就赶了过来。”这时众人也都赶了过来,胡善静第一个问道。

    黄庄主仔细打量了他们一眼,心存疑虑:“你们嘴角处还含有血丝,似乎受过伤,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欧阳信并没有回答而是转过身去指向那条已奄奄一息的巨蟒。

    众人好奇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这条巨蟒身上,只见巨蟒多处伤痕而躯体多处断骨,显然是被欧阳信刚才那股强大的力量所致。

    无休大师双手合十:“阿弥坨佛!看来凶手已找出。”

    黄庄主松了一口气:“原来就是这东西在作怪枉为那些无辜的村民,两位少侠替本村除去一大要害我代表全村村民向你们致谢。”

    莫玲儿看向欧阳信:“前辈您太客气了,您不必谢我要谢就谢他吧,这巨蟒是他除去的我只是一名旁观者而已。”

    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欧阳信身上,无休大师上下打量了他一翻后,似乎看出了什么同时觉得他很像一个熟人,随即又将目光转移到了胡善静身上同时心中在猜测着他们两人,但没有说出因为这只是他的一个猜测而已还不能肯定,与谢子昆对望一眼后收回了目光。

    “今日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没想到少侠身怀绝技真是身藏不漏!还敢问尊姓大名来自何门何派?”

    见欧阳信难以开口,莫玲儿及时上前道:“各位前辈我想你们误会了,我们并没有入任何门派,我们同样是出生农家,我叫莫玲儿他叫欧阳信,欧阳信住在我家隔壁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所以去哪里都会同行。”

    欧阳信顿时醒悟:“玲儿姐说得没错,由于从小就喜欢武学所以就去附近的门派偷学了一些皮毛而已,黄前辈,这条巨蟒该如何处置?”

    欧阳信这样一问令黄庄主到嘴边的问题随即又收了回去,接着道:“既然要害已除就给它留个全尸吧。还请各位到舍下受宴,一是为感谢欧阳公子为本村除去要害,二是能结识到各位又与大师和谢掌门再聚,可谓是双喜临门。”话落众人谈笑声中离开了此地。

    众人刚走这条巨蟒动了,整个身体突然缩小最终变成了一个人样,仔细一看是一个少女,在一块纱布的遮挡下隐约可看见全身上下到处都是伤痕。她缓缓朝北前去嘴里还不时吐出血沫。不久她来到了另一片天地此处百花齐放、鸟语花香,一间小屋前六名女子正在戏耍着,一旁还坐着一位年迈的老者面带微笑,边看着这些女子玩耍边用石头磨着东西。少女走近后突然倒下,玩耍的六名女子见状急忙跑来,“七妹。。。七妹!”

    “娘,七妹她。。。?”这时这位年迈的老者也匆忙走了过来。

    “快,快将七儿扶回屋。”

    看着躺在床上的七儿已沉睡不醒,老者轻轻扯开她身上的纱布后令她们为之震惊,全身上下伤痕累累即使那细小的伤口也慢慢裂开渐渐漫延到全身各处。

    “娘,七妹早上还好好的怎么才出去一会儿就变成这样呢?”其中一名女子急切道。

    老者眼中顿时充满杀怒:“我想七儿定是遇到人类了,与人类有过一场交锋才会弄成这样。大儿,快拿一碗鸡血和一碗磨好的鼠蚁来。”

    老者接过两碗将鼠蚁倒入了鸡血中给七儿喝了下去,随后这老者和七儿的身体突然缓缓上升飘浮着来到了屋外半空,老者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突然变成一条比刚才还要大上数倍的巨蟒张开巨口从口中喷出了一团水雾喷向七儿的全身,随后又恢复了老者原样。

    “我已用蛇灵汁暂时将七儿的伤口封住,使她的伤口暂且不会腐烂漫延。”

    “娘,七妹为何会遭遇到人类的攻击,我们与人类无冤无仇彼此间井水不犯河水,加上我们逃离蛇族后居住在此地也没侵犯过人类?”一蛇灵女不解道。

    蛇灵老者轻叹:“话虽如此但在人类看来我们蛇族就是黑暗之族,我们虽修练成了人形但始终与人类是有区别,在人类中道行高一点的一眼就能识穿我们的原形,想必七儿定是遇到了什么高人才被弄成这样,还好七儿能保命回来不然落入人类之手还不知他们会将七儿怎样?不过不管此人道行再高我都要亲自去会一会,也好替七儿讨回个公道。本以为我们逃出蛇族后就可以过着宁静的生活,如今却被他们人类可破坏了,如我不亲自去会一会恐怕他们人类是不会死心的以后还会拿我们开刀!”

    “娘,难道妳真的要去吗?以妳一人之力怎么斗得过他们,不如我们也随同娘亲一起去,现在七妹有事我们不想再看到娘也有事!”

    蛇灵老者微微摇了摇头:“你们就在家照看好七儿,娘自有分寸不会有事的。”

    大蛇灵女这时走出来:“妹妹们,不如就由我陪娘亲一起去吧,妳们就留下来好好照顾七妹,万一我与娘亲落入人类手中回不来了那你们就带着七妹逃离此地,逃离到一个无人类的地方。”

    “大儿,妳们谁都不许去,妳们每一个都不能有事,因为妳们的将来关系到整个蛇灵族的将来。”

    “可是。。。!”

    “好了,什么都不要说了你们都给我留下好好照看好七儿,万一娘亲回不来了就正如大儿所说你们就逃离到一个无人类的地方好好修练,争取有一天去救出妳们的父亲去改变蛇族的命运,还有妳们要记住既使娘亲有何不策妳们也不要为我报仇,切莫与人类为敌,以你们如今的实力要与人类斗只会自寻死路。好了,我走了后一定要记住我所说的话。”话落,蛇灵老者化为一道雾团消失了。

    “今天多亏了欧阳少侠出手相助,真没想到居然是一条巨蟒?我还真有一事不明自从当年正魔交战后,我们‘石风村’就过着安宁的生活,也没出现过怪事,可如今却遇到了巨蟒作怪?”

    “黄庄主,其实我也觉得此事蹊跷,‘石风村’是本派脚下唯一的村庄,为何会选中在此作怪,这其中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无休大师接着道:“谢掌门所言在理,依老衲看来这巨蟒危害‘石风村’在背后定是有人指使,而且他们的真正目不是针对石风村而是谢掌门。”

    黄庄主道:“大师的意思是指这是一个圈套?如此说来就不止一条巨蟒作怪。。。不好,十里坡西侧附近还有几户村民。”

    无休大师和谢掌门对望了一眼后脸色大变,谢掌门起身道:“事不宜迟,我们快过去看看!”话落,众人匆匆离开了竹屋。

    “阿弥坨佛!看来我们来晚了一步!”当众人赶到时这几户农家都无一人生还,看到这一暮众人的心情都低沉了许多,心中都充满了愤怒。

    黄庄主一脸沉痛:“是我对不起他们,我身为村庄庄主却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

    无休大师:“阿弥坨佛!世间万事人无定,黄庄主你无须自责,发生此事这是我们谁都不想看到的,如论过错我们在场之人都有错,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解决此事,不能让这惨剧重蹈覆辙。”

    谢掌门:“大师所言极是,还是先处理这些村民的后事后再从长计议吧。”

    黄庄主这才缓缓起身但心中的沉痛却没有一丝缓和。

    “咳。。。咳!”咳嗽声突然从他们身后传来。

    众人回过头见是一位老者,除无休大师和胡善静突然表情微变外其余人都迎了上去,老者一脸不悦巡视着地上血迹,黄庄主激动道:“大嫂妳是哪户农家的,这里危险快离开这。”

    看着黄庄主一脸自责,老者嘴角露出了怪异的微笑,心想:“这就是报应,你们伤害了我七儿这就是老天对你们人类的报应。”而她这怪异的微笑却被胡善静看在了眼里,同样心想:“从第一眼见到此人起就觉得不同于寻常人,而且她刚才那怪异的笑更是明显,如她真是本村人见到遭遇不测的家人心情应悲痛才是,而不是若无其事。”

    想到这胡善静上前一步,问道:“这位前辈,请恕晚辈斗胆问一句,这死去的村民当中可有你的家人?”

    老者略笑:“年轻人好眼力啊,尽然一眼看出了我非本村人,即如此我就明人不说暗话。没错,我确实非本村之人而且我还可以确切点告诉你们我也并非人类。”话落,这老者化身为了一条巨蟒。

    庞大的蛇头昂首挺立,怒视着他们:“你们人类实在欺人太甚害得我七儿现如今生死未定,我们之间无冤无仇你们为何要伤害我女儿,这些人的死去都是报应都是老天对你们人类的报应。”

    黄庄主怒道:“我们正想去找你尽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事到如今你非但不知悔改反而口出狂言,今日就让你为这些死去的村民偿命吧。”

    黄庄主刚想出手却被无休大师给拉住了,“老衲如没猜错的话你们就是地之灵中的蛇灵。你刚才所说的七儿莫非也是一条蛇灵?今日我们确实制服了一条巨蟒,但它是侵犯人类在先,村庄内有好几户村民都惨招毒手我们这才破了杀戒。”

    “哈哈。。。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你这秃驴破了杀戒还尽说一些违背良心的话。七儿还是第一次出门别说杀人就是杀死一只老鼠她也从没试过,我们虽为蛇类但我们还是知道好坏之分,你们人类与我们无冤无仇我们为何要加害你们?我和我七个孩子虽驻地附近但我们也想过着宁静的生活更不想去惹事生非,倒是你们人类欺人太甚居然将我七儿打伤成那样。废话少说,今日我就要你们人类为我七儿付出代价。”

    “且慢!如此说来那些村民不是你们所害?蛇灵前辈,依我看这当中定是有所误会。”胡善静突然站出道。

    “年轻人,我本想给你一条生路,如今你们伤害了我七儿还说这是误会,今天我就让你第一个来偿命。”话落,巨蟒两眼目露凶光,张开巨口直接向胡善静袭来。

    无休大师想出手阻止,眨眼间却不见了胡善静,此时他已现身于半空直接向巨蟒迎去。众人都为之惊慌,谢掌门想去相助被无休大师阻止,“这孩子执意要去便说明他对自己有信心,我们先静观其变,毕竟他已突破了‘青天诀’第十三式。”

    欧阳信和莫玲儿也下意识退后了几步退到了众人身后,因为他俩惧怕胡善静身上的那股吞噬气流。胡善静飘浮于半空迅速将‘青天诀’提升到第十三式与巨蟒对峙着,此时他显得非常渺小在巨蟒面前如同一只蚂蚁,虽巨蟒体形上占了优势但也奈何不了他,每一次攻击都扑了个空都让他灵活逃脱。而巨蟒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它突然改变了攻击方式,一声怒吼后从口中喷出一团黑雾同时黑雾中夹带着无数根细小的蛇灵毒针,黑色雾气顿时弥漫半空在这层黑色雾气的笼罩下已看不到了胡善静的身影,天空也随之变色如同进入了傍晚。

    见此暮众人都忧心匆匆不知善静此时的状况,“大师,现局式不妙对胡少侠非常不利就由我去协助他一番吧?”无休大师微微点了点头。谢子昆刚要出手时天空却发生了变化,半空突然多出了一条金色光柱这条光柱之巨大直射天际,且在光柱正中一樽金身飘浮而立,而巨蟒发出的那无数根毒针也凝聚成了一根毒针刺向那金色光柱,同时巨蟒整个身体将这光柱缠绕。光柱正中的金身顿时颤抖不已且毒针速度之快,刺中光柱的瞬间整条光柱都后退了几尺,加上巨蟒的紧紧缠绕整条光柱为之动荡。正中那金身顿时缩小恢复了胡善静的原样,同时从他口中喷出了一口血。见状众人都脸色沉重,然而大家却没想到,胡善静擦拭嘴边的血迹后并未收手而是重新振作了起来。

    “年轻人,你方才口出狂言现已偿到痛苦的滋味,你可知错?见你年纪轻轻却拥有一身好武艺将来定前途无量,只要你知错我便可放你一马,否则我断然不会留情定断送了你的前途。”

    胡善静凝视巨蟒,语气加重:“师傅曾教导在大敌面前宁可战死也不可退缩,何况我并未说错。既然前辈都已把话说到这份上,那就请恕晚辈无礼了。”话落双手伸展五指微张,半空中的气流瞬间凝聚,金色光柱迅速转动起来胡善静的身体也跟随旋转着,同时周围的气流急速聚拢如同一块大磁铁将所有气流吸收至金色光柱,就连众人也微感站立不稳似乎连地面都发生了轻微的震动。此时半空以金色光柱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太阳体系,周围一切都跟随着金色光柱旋转着,在这体系内吞噬力极强那根毒针已瞬间化为了乌有,随着光柱旋转的速度加快周围一切气流瞬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在凝聚气流的收缩和吞噬下巨蟒头部外其余身体各部位都已变形,且肌肤表面裂出了多处伤痕血液从伤口处流出遍布整条蛇身。在疼痛下巨蟒连发出数声巨吼,随即收拢着身体想脱离光柱的吞噬,当它只剩尾巴即将要逃脱时,一个身影已出现在它面前,只见胡善静手握‘噬心龙枪’怒视着巨蟒。

    “前辈对不起了!因为你乃蛇之灵,当年那场灵物大战中你们蛇之灵就是黑暗势力的一份子,为了天下苍生我今日必须为民除害。”话落紧握‘噬心龙枪’凝聚所有力量直接向蛇身刺去,可当‘噬心龙枪’将要刺穿蛇身的那一刻,突然一道流光闪过在他与蛇身之间出现,抵挡住了这一击。

    “大师,为何不让我一举消灭它,它乃黑暗势力中的蛇之灵,今日不除将来必留后患,为了天下苍生我决不能手软。”

    这道流光化为成了无休大师。无休大师双手合十:“阿弥坨佛!胡少侠,人应有慈悲之心,它虽为蛇之灵但也是一条生命,还望少侠得饶人处且饶人。加上整件事当中存有误会在没弄清楚真相之前我们不能草率行事!”随即无休大师的目光凝聚到了胡善静手中的那根‘噬心龙枪’上。

    在无休大师的提点下胡善静收回了‘噬心龙枪’,拱手道:“多谢大师提点,弟子领悟了。”

    落地后遍地鳞伤的巨蟒化身为了蛇灵老者,气喘须须地躺在了地上,且血液还不停的从她身体各处流出。

    无休大师:“黄庄主,可将她先安放于舍下养好伤后再议,看来被胡少侠这一击她伤得着实不轻!”黄庄主并无异议,微微点了点头。

    回竹屋的路上谢子昆算是对胡善静刮目相看:“胡少侠今日真是令我大开眼界,古师兄能收得如此高徒真可谓是‘青山派’之幸啊!”

    黄庄主接道:“谢掌门说得是,今日一见两位少侠的绝学真是让人一饱眼福,武林后辈之中能有两位少侠如此武学奇才,武林日后将得以苍生百姓日后将得以安宁啊!”

    胡善静和欧阳信相继拱手道:“两位前辈,你们过奖了!”

    而这一路上无休大师则保持着沉默,心中似乎在想着什么,同样莫玲儿和赵雨琪如同好姐妹一般在小声议论着胡善静,因为她俩心中不仅对他有好感,通过这种种迹象且在她俩心中留下了神密感,总觉得他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同时觉得他还有很多事情都在瞒着她们令她们又爱慕又好奇。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