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蛇族

章节字数:6749  更新时间:16-12-16 22: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到竹屋后荷花拿出了自己秘制多年的‘还灵药膏’,涂在蛇灵老者伤口处后暂时止住了血,但蛇灵老者仍处于昏迷状态,众人为了不打扰她走出了里屋。

    “大师,不知为何出手相救?可知蛇灵本是我们的天敌,今日救下她等于是放虎归山他日必成后患!”一出屋黄庄主不解道。

    无休大师双手合十:“黄庄主,老衲认为这当中定有所误会,在没弄清楚之前不能枉杀无辜,否则我们正派与魔派又有何区别?”

    “大师认为我们是误伤了那条叫‘七儿’的蛇灵?如真如大师所言那这些枉死的村民并非蛇灵所害则是另有真凶?”

    “暂且可如此断定,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蛇灵施主所诉过的那番苦?”

    “记得,蛇灵前辈说它们是从蛇族逃亡到了此地。”

    “欧阳施主所言极是,它们本是蛇族一员,可为何要逃亡至此?这当中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因此老衲认为这种种怪事应与蛇族有关,不过此事真相只有蛇灵施主最清楚,因此待她苏醒后再询问究竟。”

    “大师说的没错,这事确实与蛇族有关。”这时蛇灵老者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道。

    见大家都好奇的看向自己,蛇灵老者却将目光转移到了胡善静身上:“方才我确实低估了这位少侠的功底。”

    胡善静拱手回道:“前辈过奖了,方才若不是大师及时阻拦恐怕我已酿成大错,还望前辈不要将我刚才失言放在心上。”

    蛇灵老者略笑:“其实你所言也不无道理,在那场万灵大战中我们蛇之灵的确是黑暗势力中的一份子,这也怪不得你要执意杀我,我们蛇之灵的确也做了太多坏事才导致你们人类诛而杀之!”

    无休大师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事已过就让它随风去吧,妳虽为蛇之灵但可以看出妳本性行善,施主无须自责还请施主道来蛇族一事。”

    蛇灵回想:“关于蛇族一事说来话长要从那场万灵大战说起,当年万灵大战以天之灵取胜告终,以幽灵为首的黑暗势力惨败后便沦落到了四分五裂局面,我们的成员死伤无数所剩无几。当时也总结出了惨败的原因,天之灵之所以取胜是因为它们有助于三件灵物,其一是助阳之物‘玄阳珠’、基二是制阴之物‘玄阴珠’、而其三则是地之灵‘七仙草’。总结出这战败的原因后幽灵当时仍不死心,仍想让我们团结起来再与天之灵一战。但考虑到子孙后代我们没有选择再战而是选择了自立门户,便有了我们的种族‘蛇族’。后来,由于夫君表现出色在一次选举大会中夫君被一致推荐为族长,那时起便有了七个女儿,七儿则是最小的,一家人过着幸福的生活。但这好景不长,虽大部分族人一致拥戴夫君但也有少部分以蛇君为首的势力极力反对。为能坐上族长之位蛇君不择手段陷害夫君,蛇君终得宠致使夫君成为了种族的罪人,在他们的诬陷下一直拥戴夫君的族人也渐渐站到了他那一边,后来蛇君如愿以偿坐上了族长之位,我们一家人则被他关压着。直至真相大白那一日族人终于明白了他的阴谋知道了夫君是被陷害的,但那时为时已晚谁反对就将其格杀勿论,族人为弥补过错竟闯入地牢将我们放出,但夫君却未同行,我带着七个孩子逃亡到了此地。对于这些村民被杀我想是我们的行踪暴露了,说来也是我们连累了这些无辜的村民。”

    “阿弥陀佛,罪孽!罪孽!”无休大师脸色沉重,双手合十道。

    胡善静上前一步:“如此说来这都是蛇君设下的陷井,他得知妳们隐居在此后,便故意残害一些村民。因为他知道当我们得知村民遇害后定会一查究竟,而你们则自然成了替罪羊,他则可不费吹灰之力借刀杀人,从而坐收鱼翁之力!”

    蛇灵点头道:“少侠所言极是,如今我们的行踪已暴露,我们不宜在此久留以免再连累当地村民。”

    黄庄主轻叹:“看来是错怪你们了,你们哪也不必去就把本村当作是自己的家,如今你们行踪暴露就更不能离开,否则你们逃到哪他们便会追杀到哪,同样会害到当地人。对了,七儿的伤势如何?你先带我们去看看她的伤势再说。”

    “黄庄主说得是,我们还是先去看看七儿的伤势后再作定夺!”谢子昆赞同道。

    在蛇灵老者的带领下众人来到了小屋,来到小屋后便觉得四周太过寂静,有种不详之感。“大家小心!”在无休大师的提醒下众人都提起了十二分精神。

    忽传来几声蛇吼半空出现了六条巨蟒已将众人团团围住,其中一条巨蟒道:“你们这些人类快放了我娘亲,不然今日就让你们有来无归。”话落六条巨蟒同时张开了巨口。

    “女儿们快快住手,妳们误会了他们并没伤害娘亲而是救了娘亲,他们此次前来是为救七儿而来,妳们快恢复人形好生招待客人。”听到蛇灵老者如此说来,六条巨蟒瞬间化为人形来到了众人面前。

    大蛇之灵女上前有礼:“刚才我们鲁蟒之处还望各位见谅!”

    黄庄主上前:“不必多言,快带我们去看看七儿的伤势。”

    跟随蛇灵女进了小屋后便给人一种十分舒适的感觉,她们虽是蛇之灵并非真正的人类,但屋内的装饰和打扮却都和人类一样,有的地方甚至比人类还要装饰得精致。

    蛇灵女围拢床前并挥舞着双手,一道道流光从她们手中分散出飘浮在床上空,渐渐现出了七儿的身影,七儿躺在床上仍处于昏迷状态。无休大师上下打量了七儿一番,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没想到七儿施主竟伤得如此重。”

    “大师,那七妹还有救吗?”大蛇灵女急切追问。

    无休大师轻叹:“解铃还需系铃人,七儿施主是被这位欧阳少侠所伤因此还需听听欧阳少侠的意见!”随后众人目光都落到了欧阳信身上,特别是蛇灵老者和六名蛇灵女在急切等着他的答复。

    欧阳信沉思了一会儿:“没错,七儿确是我所伤,既然是我种下的果那就由我一个人来尝吧!”随后他想起了莫逆天曾私下和他交谈时对他所说过的一番话:“信儿,假如将来你用‘斩断决’误伤了他人,你可用自己的血液将他的伤势暂时克制住,同时可以避免毒性漫延全身,‘斩断决’之所以要狠是因为只有狠才能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而这其中会漫延一定的阴弑毒,而这阴弑毒并非你体内所散发出,而是由于你在施展‘斩断决’的同时也吸收了死去尸体所散发出的阴弑气,特别是你将来突破‘斩断决’第七级后要切记这一点,因为莫叔叔不想看到你将来成为一个杀人魔。”

    想到这欧阳信来到床前:“我想可以用我的血液一试。”话落,挥手向另一只手划出一道血痕,血液从手中流出。

    血液滴落到了七儿伤口处,所滴落的血液顿时被伤口完全吸收,随即伤口处发生了变化,伤口渐渐有所愈合的同时停止了漫延,但伤口也并没完全愈合而是愈合到了一半时便中止了,众人都为此感到好奇。

    忽见七儿慢慢睁开了双眼,睁开双眼后出现在她眼帘的是欧阳信的面容,她顿时感到恐慌忙收拢了身体。当看到旁边的蛇灵老者后急忙道:“娘,是他。。。就是他,女儿差点就死在了他的手上他当时的样子好可怕,他简直就是个杀人魔头。娘,快、快把他赶出去不然他会杀死我们全家。”

    蛇灵老者轻轻抚摸着她:“七儿妳醒了娘就放心了,妳不必惊慌这纯属一场误会,刚才如不是欧阳少侠出手相救妳现在还不能苏醒,至于欧阳少侠打伤妳一事也属无心,日后娘亲会再慢慢道来给妳听。”

    “七妹妳醒来就好了,可吓死我们了,娘说得没错我想妳与欧阳公子之间存在着一点误会,刚才也的确是欧阳公子出手相救妳才可以苏醒。”其余几位蛇灵女欣喜围拢过来,大蛇灵女道。

    “七儿姑娘,今日将你打成重伤,欧阳信实在罪不可赦,我愿尽我所能替你疗伤!”

    听欧阳信如此说来七儿的惊吓度也放松了许多,微微一笑:“看来是我误会欧阳公子了,不过公子当时所施展出的武功实属令人震惊,似乎一针见血、一招致命。”

    胡善静急时站了出来:“七儿姑娘,那妳能否给我们说一说当时的经过,妳为何会与信弟发生交锋?”

    七儿回想:“当时我一人在那草丛中游荡着突然发现前方有动静,我也是第一次出门当时内心感到一阵慌张,走近后才发现欧阳公子正低头扒开草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当时很害怕被他发现在不知所措的情况下我现出了原形张开口想把他吓走,没想到欧阳公子不但没被吓到反而对我发动了反击,之后我们就发生了交锋。”

    无休大师双手合十:“看来整件事都纯属一场误会,七儿施主我想欧阳少侠是暂时用他血液克制住了你的伤口使之不再漫延,但妳的伤口却没完全遇合因此还须多多休养。”

    “大师,那有何良药可使七儿的伤口遇合得快些?不管这药在何处我都愿意去一试。”

    “我们也愿意,还请大师明示。”六名蛇灵女一口同声道。

    无休大师轻叹了一声:“蛇灵施主,本来我是不打算告诉妳的,不想让妳们去冒这个险,但念在妳们母女一番情深又无心于忍,的确是有一药方可让七儿施主恢复得快些,只不过这药方所在之处路途遥远且十分艰险。”

    “大师,究竟是何药方?”蛇灵老者急切追问道。

    “这药方我想各位都众所周知,它便是地之灵‘七仙草’。”

    无休大师此言一出众人都为之一惊,特别是胡善静和欧阳信他们四人,因为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药方竟然就是自己要苦苦去寻找的‘七仙草’。

    蛇灵老者哀叹:“当年那场万灵大战我们的祖先曾与‘七仙草’为敌结下了仇恨,没想到今日我们却要有求于它真可谓是冤家聚头啊,多谢大师提醒尽管如此但我也要去一试。”

    “曾有多少武林壮士为它而牺牲,还望施主能惨慎考虑!”

    “大师,你的好言相劝我心领了,但我心意已决为了七儿我不惜一切代价。”蛇灵老者一脸坚定道。

    “娘,女儿的伤会渐渐遇合的,刚才大师也说了,女儿只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便会慢慢康复,因此娘妳不必去冒这个险,万一娘有何不策那我们七姐妹该如何是好?”

    其余六名蛇灵女相继道:“是啊,七妹说得对,娘,您就不要去冒这个险,如果您一定要去那就让女儿去吧!”

    “前辈,你们都不必去冒这个险,这次我们恰好也是去寻找‘七仙草’,因此这事就交给我们吧!”

    莫玲儿此言一出,众人都对望了一眼,黄庄主开口:“据说这‘七仙草’乃生长在南方沼泽一带,此处是众兽聚集之地极为危险,你们几个年轻人去冒这个险,恐怕。。。!”

    谢子昆接道:“胡少侠,欧阳少侠你们年轻甚气这一点我们十分理解,但南方一带乃武林禁地,方才大师也说了曾有多少武林人士有去无回,因此你们得慎重考虑清楚!”

    “两位前辈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七儿姑娘是因我而伤,我理应竭尽全力寻得‘七仙草’何况我们此翻前去并非只为了七儿姑娘,还为她人,因此此次我们是非去不可。”

    “谢掌门、黄庄主你们也不必劝了,欧阳施主有情有义,让他们年轻人去闯荡一番未必不好。既然你们心意已决那老衲就破例送你们一程,蛇灵施主妳就不必去冒这个险,迄今蛇族仍是武林一大危害,你们是唯一得知蛇族机密的,因此你们不得有任何闪失,现在蛇君正四处追杀你们,日后你们也不宜抛头露面。黄庄主,她们母女日后的生活打理就要有劳你了。”

    黄庄主回笑:“大师这是哪里话,还请大师放心我会妥善安排好她们的。”

    “娘,我也要去,我也要和他们一起去南方。”这时躺在蛇灵老者怀中的七儿突然向她哀求道。

    “七儿姑娘,南方沼泽一带可不是好玩的地方刚才大师也说得很清楚,你们不宜抛头露面,‘七仙草’之事就交给我们吧。”

    听莫玲儿如此一说七儿对他们已完全没有了提防之心反而觉得他们十分亲切,也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陌生了,坐起身直爽道:“既然那个地方危险重重那你们为何可以去我就不能去,你们又比我大不了多少何况我也想去见识见识,就让我和你们一起去闯荡闯荡。”

    “可是,七儿姑娘妳有伤在身,如真的危险来临我们都要各自面临,到时恐怕我们也顾及不上妳,因此。。。!”

    七儿断然将欧阳信的话打断:“你不用说了,我这些伤还不都是因为你造成的,我也见识过你的厉害相信到时你能保护好我的,我知道我是一条蛇如果你们觉得介意,大不了在吃食物时我不当着你们的面吃,还有在休息时我也会另找一处,总之我会有自知之明不会防碍到你们的。”

    听七儿这样一说胡善静和欧阳信无语了,到嘴边的拒绝话语也随即收了回去,两人同时看向蛇灵老者在寻求她的意见,蛇灵老者摇头叹息:“七儿从小就在蛇族娇生惯养长大不像她六个姐姐一样吃过苦,如今我们沦落到这种地步也不在奢侈以前那种宫廷式的生活,也该让她去学会自己打理。既然有几位少侠相伴那就有劳几位了,如果七儿给你们带来不便之处还请几位见谅!”

    胡善静拱手:“前辈请放心,我们不会介意七儿姑娘的真身,我们会好好照顾好她的。”此时七儿的脸上挂满了得意笑容。

    “几位施主,那你们打算何时起程?”

    听无休大师这样一问莫玲儿立刻上前,回道:“大师,我们打算择日起程因为此次同行还有一位叔父,我们出来时也没和他商量相信此时叔父定十分着急,所以我们不宜久留,等顺利得到‘七仙草’归来之日我们定会再来登门拜访。”

    七儿此时如同伤势全愈一般生龙活虎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回头看了几位姐姐和母亲一眼后眼中含有一丝泪光。一番道别后几人离开了此地朝宅院方向而去。

    回到宅院后果然见到了莫天正与院主交谈着,但并不见莫天脸上有任何着急的表情,“莫叔叔,我们回来了!”除七儿外其余几人齐声道。见他们归来莫天并没有质疑同时也没有追问他们去了哪里,而是将目光落到了七儿身上,上下打量一番后眼中露出了异样目光。

    “莫叔叔,这位是七儿姑娘,见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于是我们就将她带了回来与我们同行,你不会怪罪我们吧?”见莫天盯着七儿眼神不放,欧阳信上前一步道。

    莫天这时回过神来与身旁的天君对望了一眼,略笑:“我怎么会怪罪你们,你们能有此善心我为你们高兴还来不及,想必这位七儿姑娘定吃过不少苦吧?可以看出妳此时十分虚弱?”

    七儿上前拱手回道:“莫叔叔你说得是,七儿能遇到几位哥哥姐姐搭救,七儿不甚感激!”

    天君这时才从七儿身上收回了目光,上前一步:“既然是几位带回来的人那就是自己人,来,快进屋坐。”

    黄庄主等人已回到了竹屋同时带回了蛇灵母女几人,“这次多亏了几位少侠才得已识破了这一机密,不然我们还被蒙在鼓里任由蛇君摆布。”黄庄主感慨道。

    “如今事情真相已大白我们也不宜久留,黄庄主,蛇灵施主她们就托付给你了,我们就先行告辞。”

    黄庄主将他们送至河边才离开,目送黄庄主离开后两人才回过头来,“大师,你故意支开黄庄主想必是有什么要事要说,现在只剩下了你我,大师有话不妨直说。”

    “看来老衲的心事早已被谢掌门看出,自从见到胡少侠和欧阳少侠后就似乎从他俩身上看到了张大侠和胡大侠的身影,不知谢掌门是否有同感?”

    “大师的意思是,他们两个很有可能是张易山和胡云天之后?”

    “话虽如此但这也只是老衲的猜测而已还没有充足的证据,当年紫云施主将胡公子托付于我后便自刎离去,为能让胡公子有个好的归宿老衲便将他交给了古掌门收留,如今算起来也和胡少侠差不多大,又如此凑巧也姓胡同样来自古掌门门下,这一切都这么巧合令老衲不得不猜测这位胡少侠就胡公子。”

    “大师也不必为此事烦心,到时只要去向古师兄提及此事问个究竟,到时自然会一切明了。”

    “没错,改日老衲再登门拜访古掌门时再提及此事,只是如今还没找到张公子的下落,不过当年紫云施主说过在张公子的手臂上有个胎记,后来就被欧阳孤独抱走了如今看来也与欧阳少侠差不多大,又恰巧与欧阳孤独同姓,不知欧阳少侠是否就是当年抢走的张公子?”

    “既然张公子手臂上有胎记那就好办了,只需查得欧阳少侠身上是否有胎记便可断定,不过以欧阳魔头的作风想必他不会伤及张公子,他会将张公子培养成手中的一颗棋子从而为他效命,如真是如此那一年后的武林大会上也会一见分晓,相信欧阳魔头定会派自己的得意弟子来参加武林大会,届时我们只须留意一番他们手臂是否有胎记,便会真相大白。如今也但愿欧阳少侠并非当年张公子,否则他日只能在战场相见,将成为我们的一名劲敌!”

    无休大师点了点头:“谢掌门分析得是,如今我们只能静观其变,好了,老衲就此告辞!”来到一条十字路口后无休大师停了下来,话落朝向天山寺的另一条路而去。

    “天君,想必你已看出了那小女孩的特别之处?”

    “属下的确已看出她有不寻常之处,但属下难以猜透?”

    “这也不能怪你,一般人恐怕难以猜透,刚才我仔细打量了她一番,发现她有不同于人类之处。”

    “主人的意思是。。。她非人类?”

    莫天微微点头:“可以这么说但还不能确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虽年纪轻轻但身怀道行不浅,我闯荡多年也结识过不少道长对道行略有所闻,道行虽与我们武行不同但道行可助人修成正果,当道行修练到一定境界后即使是妖魔鬼怪也能进化成人形。”

    “如真如主人所说那这个七儿就很有可能是其它生物进化成的人类,如此我们也应多加提防她才是,相信她此次混入其中定有什么企图?”

    “没错,是要提防着她,武林与道界是多年井水不犯河水,此次道界人士突然踏足武林定是有什么目的。如今我倒不担心这个七儿,令我担心的是在她背后定有道界人士做支撑,以她一个小女孩来踏足武林即使她道行再高也未必敢冒这个险,因此这些日子又要辛苦你了,待我们走后你就去查明此事,至于这个七儿我自有办法让她露出原形。”

    天君拱手:“请主人放心,我一定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那无休大师和谢子昆还要不要属下派人去跟踪他们?”

    莫天挥手:“不必了,想必他们已各自回到了派中,你只需负责将此事查明,其余之事我会交给地君和连姑他们去办,待我从南方回来时希望能听到你的答复,好了,你也先回房休息吧。”

    “主人请放心,在您回来之前我一定将此事查明,到时在给主人一个满意的答复。”话落,两人离开了院中。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