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偷袭

章节字数:7711  更新时间:16-12-17 18: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静静地夜晚,月色照人;知了声中,夜色蒙胧;寂寞一刻,环绕心中;轻声叹息,何去何从!一个身影出现在了这月光之下,她脸上挂有一丝忧愁和伤感,可以看出她心事重重无法入眠。细小的步伐游荡在这宅院之中,来到一棵大树下双手合十,深深地许下一个心愿后回头而去。

    “雨琪姐姐,妳也是睡不着才出来走走吗?”赵雨琪刚回头不料遇到了七儿。

    “是啊!明日就要离开‘石风村’了,一时睡不着便出来走走。”赵雨琪回笑。

    “雨琪姐姐,我看妳是有心事睡不着吧,也许在挂念着某个人?”

    “也许你说得对,一直以来心中都牵挂着一人,此人不仅对我好,还对我有养育之恩!”

    “这么说来妳是想到你爹娘了,其实我何尝又不是,现在爹还被关压在蛇族,也不知爹现在怎样呢?”

    赵雨琪心中暗自想着,其实心中想念之人便是她师傅,回头双手搭在七儿肩上,“你放心吧,无休大师也已说了,迟早会除掉蛇君这一害群之马,既然蛇君想将你们赶尽杀绝,在没得逞之前是不会将前辈怎么样的。”

    “雨琪姐姐你分析的是,如今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将爹尽快救出,然后一家人团聚。”

    “七儿你不必沮丧,不是还有我们吗,届时铲除蛇君我们定会助你们一臂之力。”

    七儿重重点头,两人有说有笑缓缓离去,待她俩离去后,一直隐藏在她们身后的两个身影也现出了真身。

    “蛇君,这个七儿果然是你们的族群?”

    蛇君回笑:“心魔长老,你不必谦虚,以你的眼力相信早已看出了七儿的真身。”

    莫天轻笑:“看来你十分了解我,一眼便识破了我的心思,你的道行又有进步啊!”

    “长老,过奖了,我这点道行又岂能同长老相提并论?”

    “蛇君你不必客套,你我同为谷主效命何需分出彼此。不过说来我却有一事不明,刚才听七儿说来似乎与你有深仇大恨,不知所谓何事?”

    蛇君拱手回道:“长老你有所不知,为了扩张谷主的势力我逼不得已将族人赶尽杀绝,谋篡了蛇雄(七儿她父亲)族长之位从而背上了千古罪名,不过为了效命于谷主我这点牺牲算不上什么。这次我的行动眼看就要成功,只可惜。。。我本想借助人类的力量替我解决,不料被他们识破了我的计划,加上有无休大师和谢子昆在,我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将蛇灵母女救走。”

    莫天疑问:“你虽不为人类但你也为地之灵,你虽武艺疏浅但你的道行却不在话下,不知是何人能胜过你又能得到无休大师和谢掌门做后盾?”

    蛇君眼中闪过一道异光:“长老,其实此人你不仅识得还非常熟悉。”

    莫天表情微变:“哦,此话怎讲?”

    “其实此人就是少主,没想到少主的‘斩断决’进步如此之快,在与七儿的交手中少主将‘斩断决’运用自如完全将七儿控制住,如不是有无休大师和谢子昆在场我还真想与他一番交手,从而了解少主真正的功底。不过除少主外还有一位与少主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同样是功底深厚,在与蛇灵圣女交战时此人尽能将‘青天诀’运用到最高境界第十三式,蛇灵圣女的道行不在我之下居然被这年轻人给打败了,由此可见此人非同小可!”

    “蛇君你有所不知,目前来看此人是谷主最大的敌人,不过我们暂且还不能有所行动,因为此人目前在‘六君子’中堪称最杰出的弟子,如我们现在对他动手不管结果好坏,相信‘六君子’都不会容忍,且目前来看我们还不是‘六君子’的对手,加上谷主正在闭关修练‘阴阳界’,此时我们不可惹出事端来给谷主添乱。”

    “长老,我知道该怎样去做,不过我还有个小小的请求,我想亲自会一会少主。今日他可是挫伤了我锐气,我心有不甘,如是别人早已将其碎尸万段。”

    莫天轻叹:“这么多年来你这急性子仍未改掉,也罢,既然你执意那我也不阻拦,不过我需提醒你切莫鲁莽,你深知斩断诀要害,一旦少主进入状态你未必是他对手,因此点到为止,到时我也会在一旁观望。我们明日起程,你就在今晚动手吧。”

    “长老你放心,我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敢激怒少主,否则可不好向谷主交差。”

    “嗯,你明白就好,你暂且回避我这就去为你安排,我支开那几个年轻人后你自己就看着办吧。”

    看着蛇君离开的背影,莫天轻笑:“看来你早有计划,你知道少主是谷主最信任之人因此想从少主入手,为你将来谋划一条后路,不过你错了,他的心思只有我能猜透,你蛇君是永远也猜不透”。。。

    “主人,你回来了不知蛇君邀你去所谓何事?”见莫天归来天君迎上道。

    “你不必多问,此事你日后自会明白,你现在去替我办件事。”说完,贴近天君耳旁悄悄说了一番。

    “属下这就去办。”

    除欧阳信外,其余几人窗外各出现一个身影闪过,几人随即追出,直到后院内此人已消失,几人对望了一眼感到疑惑不解时,突然发觉全身无力,最终倒地昏睡。此时这身影才现身露出了真容,此人正是天君。收回迷香后将胡善静几人扶到一处便离去,当天君刚离开,胡善静睁开了双眼,可见他刚才是假装昏睡,紧随跟了出去。此时欧阳信正准备入睡,忽从窗外飞进一把匕首正好插在床柱上,且刀尖上还夹有一张纸条,欧阳信一脸惊慌忙取下匕首打开了纸条,看完纸条上的内容后更为惊慌,上面写道‘欧阳少主果然不同凡想,今日与七儿激烈一战实属令我大开眼界,没想到少主年纪轻轻竟已将‘斩断决’突破了第七级,少主也不必猜测,想知道我是谁就请到前方丛林一聚,我会在此恭候。’

    “他究竟会是谁,又如何知道我与七儿有过交锋,更奇怪他还知道我已突破了‘斩断决’第七级?”想到这带着这一连串疑问离开了房间,直奔前方丛林而去。

    “主人,我已用迷香将胡善静等人迷倒此时他们已熟睡,只是少主鬼鬼崇崇独离开了房间,他这是要去哪?我们要不要跟去?”欧阳信刚离开莫天和天君的身影出现在了他房门前。

    “我们当然要跟去,这也是我要带你去的地方,去了你自会明白。”话落两飞身而起朝前方丛林而去。

    欧阳信来到丛林后四周巡视一遍却不见一个人影,这令他感到不安‘纸条上说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了,为何不见此人?’想到这他提高了警惕小心翼翼地在四周寻找着。

    “前辈,我已前来赴约还请您现身。”

    “哈哈。。。欧阳少主果然胆识过人,尽不怕这是一个圈套?”一声笑在四周突然传来。

    “我不怕,如前辈真想害我恐怕在我与七儿交战之时便会抓住这机遇,也不会等到现在。”

    “欧阳少主不仅胆识过人还聪慧过人,不过此时我不能与你相见,你需答应我一条件后我方能现身。”

    “前辈请直说,只要我欧阳信能做到的,我决不摇头。”

    “少主果然豪爽,那我就言归正传,其实这条件并不难在你与七儿交战时我就已见识过你的本领,今日邀你前来只想与你比试一场,不管胜负如何都点到为止,还望欧阳少主能赏这个脸!”

    欧阳信心想‘他费尽心思就只想与我比试一场,越来越觉得此人神密?不管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如今来都来了已无退路,比就比吧,我也不一定会输。’想到这回道:“那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要信守承诺。”

    话落,登空而起漂浮到了半空,四处环顾一周仍不见人影,“前辈,莫非你想和我捉迷藏,既是比武为何又不现身?”

    欧阳信话刚落,一道光影突然从他跟前闪过并击中他胸部,这一击令他措手不及虽无大碍却连后退了数尺,“欧阳少主,方才我已说明,在未比试完我是不会现身的,因此你只能凭感觉察觉到我的存在,相信以你现在的实力定能击败我。”

    “主人,属下还是看不明此人究竟是谁为何要暗中与少主比试而不选择光明正大?一明一暗这胜负很明显也根本无须比试,暗中此人必定会赢这与偷袭没什么两样?”

    “天君,你认真看待他们比试完后你自会明白,那依你看来你觉得少主能支撑到最后吗?”

    天君断言道:“如此明显、胜负已分,不过我还是相信少主的实力,相信他能支撑到最后。”

    此时欧阳信凝聚心神已感觉到了四周充满杀气,黑雾迷漫给这个宁静的夜晚增添了一丝恐惧,仿佛比试才刚刚开始。淡紫色气流迅速遍布他全身温和的脸上突变同样充满了杀气,光影再次闪过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肩膀,如被控制一般无法挣扎,这只手强硬而有力汗珠顿时遍布他满脸,用尽力气挣扎却始终无法摆脱这只手,只听得一声‘咔啮’又出现了一只手抓住了他另一肩膀一阵巨痛涌上他心头,此时他脑海里已散失了理智一心想要摆托这双手,双手紧握咬紧牙关疼痛和愤怒一触即发,紫色光芒再次遍布他全身双眼内已变紫色目光,同时四周突然无数根细针向他直射而来。

    “主人,看少主快支撑不住了,要不要我出手相助?”

    莫天挥手:“不用,接着往下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少主已突破‘阴阳界’第二层了。”

    “‘阴阳界’第二层?”天君心中一阵惊讶。

    而此时在另一侧,胡善静同样在暗中观看着,见欧阳信疼痛不堪,他本想出手相助,但想到师傅的叮嘱‘出门在外,切莫张扬。’加上也不知这暗中之人究竟为何人,想到这他收回了手,还是先观看一阵再说。

    在双手的控制下此时他的身体已被固定住,面对四周直射而来的细针他轻轻闭上双眼,手掌处两道光点飘浮而出四周紫色气流极速向那两道光点聚拢形成了一个光球,突然光球发生异变慢慢变形了椭圆,两个光点分立椭圆两端,随着不断变化最终一个巨大的蛇头漂浮在半空而那两道光点成为了蛇头的双眼。

    蛇头张开巨口呑下了直射而来的细针,随即转向欧阳信张口喷出刚刚呑下的那无数道细针,细针形成两条线流向那两只手直射去,双手迅速松开才逃过一劫但蛇头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朝双手逃离方向追去。两条血流从欧阳信肩膀流出衣服已被抓破两道抓痕清晰可见。

    “‘阴阳界’?没想到你已突破了‘阴阳界’第二层?”这个声音再次在半空响起。

    欧阳信擦拭嘴边的血丝后重新振作起来,双眼怒视前方愤怒再次爆发“既然你已看出那就来受死吧。”话落一声怒吼后双手挥洒,顿时淡紫色流光如同无数把利剑四射而出,‘嘣’的一声一道黑雾与流光相撞,黑雾随即凝聚形成了一条巨蟒,蛇头随即面对巨蟒在半空中对立着,欧阳信飞身而起漂落到了蛇头顶上。

    “蛇之灵?”天君突然开口。

    莫天微微点头,天君心存疑虑:“主人,属下还是不明,据说蛇之灵已消失多年,为何会突然踏足武林?”

    “蛇灵虽已消失但并未灭绝,世间之大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你我皆不知,因此不足为奇。且这场比试乃我一手安排,这也是让你支开那几个年轻人的原因,如有他们在想必这场比试将不能顺利进行。”

    “如此,这蛇之灵定与主人非常友好,不然它也不会冒这险与少主一拼,现在两蛇聚头、相争下去必有一伤。”

    “那依此时局面来看,你觉得谁的胜率较大?”

    天君回笑:“原来一切尽在主人的掌握之中,现在局式看来必然是少主的胜算较大,想必这也是主人不让我去相助的原因吧?”

    莫天并没有回答而是双眼注视着半空,同时眼神中充满了一丝玄机。

    面对蛇之灵欧阳信目怒凶光:“想必定是蛇君派你来的?你们设下陷井害死那么多无辜百姓还使我差点误伤了七儿,我正想找你们没想到你竟自己送上门来,那好,今日就让我为那些死去的百姓讨回一个公道。”

    蛇君轻笑:“看来欧阳少主对我蛇族倒十分了解,没错,那些百姓确实是我们所杀,但我们所做一切并非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我们共同的主人,你现在不理解不要紧,但日后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欧阳信更是愤怒:“你胡说,我与你们蛇族毫无关系,更与你们蛇君素不相识,何来共同的主人?是你们这群魔头自己做了坏事还要诬陷别人,今天我不替天行道就枉活在人世。”

    话落驾驭蛇头直接向巨蟒发动攻击,但巨蟒并没有反击而是连续后退了几尺。而欧阳信并没因此而解心头之恨,忽登空而起手指间如同一把利剑直接向巨蟒抓去,同时蛇头张开大嘴向巨蟒步步逼近,此时正当欧阳信和蛇头将要吞噬巨蟒之时,巨蟒整个身体发生了异变突然缩小最终化为了人形。

    见状欧阳信立马收回了手,同时蛇头也停止了吞噬,化为人形后的蛇君双膝脆落“如今我已输了,我输得心服口服,既然你如此痛恨我那就杀了我吧,已解你心头之恨。”

    见到化为人形后的蛇君已是一位年迈的老者,此时他心中的愤怒似乎缓解了许多,因为他不明白自己痛恨之人竟然是一名老者,更加不明杀害那些无辜百姓的也是位老者,重重疑问令他对这位老者不忍心下手再加上他已双膝下陒以求一死,可以看出他心怀歉意。记得无休大师教诲过‘在必要时得饶人处且饶人。’

    来到蛇君跟前俯下身将其扶起:“前辈,你先起来再说,在没有弄清之前我不会枉杀一个好人,我暂且不会杀你但并不代表就会放过你,倘若他日证实你就是害死那些百姓的凶手,届时我绝不会手下留情。好了,我要回去休息了,你也走吧。”话落,欧阳信的身影消失在了这片丛林。同时另一侧胡善静的身影也消失了。

    此时,莫天和天君的身影出现在了蛇君跟前,莫天道:“刚才若不是你够机灵恐怕难逃少主的魔爪,但少主最终还是饶恕了你,也由此可见此乃少主的一大缺陷!”

    蛇君微微点头:“长老说得是,令我没想到的是少主竟已突破了‘阴阳界’第二层,看来少主的确是个武学奇才!”

    “你可知修练‘阴阳界’之人须六亲不认,可少主却心怀善意,我担心如此下去必定会影响到‘阴阳界’的发挥!”

    “长老担心的是,可如今少主如同一孩子不明事理,但愿他能早日明白谷主的一片苦心!好了,长老,我先行告辞,七儿之事就有劳长老了。”

    “主人,听蛇君提及到七儿莫非七儿也是蛇族一员?”见蛇君离开后天君开口道。

    “七儿不仅是蛇族一员她还是蛇族族长之女,七儿的命运直接牵连到整个蛇族的命运,因此她对我们非常有利,你暂且不要去查七儿一事了,日后就协助地君他们监视六君子的行动,在谷主出关之前我们必须要得到六君子的确切消息。”

    “属下明白,主人走后我们定会监视六君子的一举一动绝不影响到谷主闭关修练。”

    “你明白就好,明日就不必为我们送行,还有今日之事必须保密,就连地君和连姑也暂且不要告诉他们。”话落两人随即离开了这片丛林。

    胡善静回房后,赵雨琪几人已在他房内,见三人精神不振似乎还未完全清醒,赵雨琪询问:“善静,你是否去追那神密人了?刚才我们三人醒来后发现已躺在后院中,且头昏昏沉沉现在依然有点晕,四处寻找后却不见你踪影,我们便来到了你房中。”

    胡善静心中想到,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所发生之事暂不能说出,尤其是莫玲儿,因为这关系到欧阳信,想到这轻叹回道:“只怪那神密人太过狡猾,最终让逃脱了。我醒来时闻到一股迷香味,想必是这神密人将我们引致后院便将我们迷晕后逃脱。”

    莫玲儿满脸怒气:“此人太卑鄙了,居然用这种下三滥手段将我们迷晕,下次如让我再遇到此人定将其碎尸万段!”

    接着莫玲儿突然起身:“我觉得应将此事赶紧告诉莫叔叔和院主知,这神密人深夜来此定不怀好意,以防他再犯。”

    “不必了玲儿,刚才我回来时见院子四周多了巡逻的人,想必是莫叔叔和院主已得知了此事,才加强了人手防范。你们精神不佳就早点回房休息,明日还需早起赶路。”

    目送几人离去后胡善静松了口气,仿佛心中一颗石头落地,而在离开时赵雨琪回头留意了他一眼。

    躺在床上的他依然未入眠,欧阳信如魔头现身施展出蛇头时的情景在他脑中依然历历在目。直到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才使其清醒,开门后见欧阳信一脸不悦的在门口。

    “信弟,为何还没睡,见你似乎有心事,发生了何事?”

    欧阳信略微笑道:“没。。。没事,只是想到明日要起程了就睡不着,才过来找你聊聊。没打扰到吧?”

    “当然没有,进来再说。”

    “善静哥,回想到你我相识不久,短短数日我们却已成为了好兄弟!”

    “信弟,为何突然如此说?现在已无外人,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

    欧阳信微微低头,吞吞吐吐道:“我。。。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哪一天我做了坏事变成了一个坏人你会亲手杀了我吗?”

    欧阳信如此一问胡善静心中似乎已有底,感觉眼前这个人越来越神密,而他心里也十分清楚,此时不便向他说白,否则不仅伤了兄弟情,也不宜他弄清欧阳信的真实身份。想到这淡笑回道:“记得无休大师说过,谁能无过,只要本性非恶,愿改之,就不算过。因此他日即使你做了坏事,我相信你也是有苦衷的而并非你自愿,此时我只会引导你回头是岸!”

    欧阳信起身深情地看了他一眼,“善静哥,谢谢你替我打开心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回房了。”

    将欧阳信送出回到房间后,让他惊住了。赵雨琪已坐在他床边,目光正迎向他,“干吗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们又不是第一天相识了?”

    “雨琪,你。。。你不是已回房了吗?你是怎么进来的?”

    “刚才趁你送欧阳信之时我便进来了,你不必惊慌我并无恶意,是因为我知道你有事瞒着我们,刚才在离开时我特意回头留意了你一眼,发现你有心事,因此我想来了解清楚究竟发生了何事?”

    见胡善静沉默不语,赵雨琪接着道:“你可记得当日我们聊过自己的身世,我们都无父无母被人收养长大属同命中人。因此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当被烦恼压在心中的滋味是不好受的,因为我也尝试过。每次见我不悦时师傅便会让我说出来,随后开导我,当说出后得到师傅关怀的一刻,心中十分舒坦,感觉所有烦恼瞬间全消失了。你不愿说出也许有你的理由,我也不勉强你,那我回房了。”

    “等等,雨琪,其实并非你想象的那样,既然已被你看出我也不必隐瞒。。。”接着他将自己所见到的一切说了出来。

    听完赵雨琪更为惊讶:“如此说来欧阳信很有可能是魔派中人?”

    “此时还不能确定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也许是信弟修练了魔道武功而并非魔派中人。”

    “不管怎样,修练此等武功之人并非善类,他朝定危及到苍生,也曾听师傅说过,修练魔道武功之人都经过一番磨练,一旦发作可六亲不认。因此不管他是不是魔派中人,日后都很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敌人。”

    胡善静微微点头,轻叹:“你说得没错,这一点也正是我苦恼之事,方才他来找我也是为此事,他虽未道明,但我心知肚明,我真不想日后和他会是在战场上相见!”

    “善静,你不必再烦恼,许多事情也许都已命中注定我们无法改变,好比我们的身世一样我们只能选择去面对,不管将来如何我都会支持你,与你共度难关!”

    “谢谢你雨琪,日后有你在想必我的烦恼也会少点。”

    赵雨琪脸上露出了淡淡笑意,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房间。

    地魔谷

    “谷主,我回来了。”

    见蛇君狼狈出现,欧阳孤独上前道:“见你如此狼狈想必事情办得并不顺利?”

    蛇君一脸慌张跪地:“是属下办事不利愿受惩罚。”

    “好啦,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你先将来龙去脉说给我听。”

    “本来属下可以将事情办妥,谁知无休大师和谢子昆突然出现搅和了这盘棋使属下无法动手。”

    欧阳孤独思量着,一脸好奇:“他们两个怎么会出现?难道是走露了风声,可这次行动除了你我知道外再无第三者知,如不是得知了消息又怎会突然出现?那你有没有被他们发现?”

    “没有,发现他们后我便中止了行动。”

    欧阳孤独微微点头:“没有就好,这样一来他们也不会怀疑到老夫头上。蛇君,此次行动暂且停止,如今已得知蛇灵女她们的下落,只要确定了他们的下落迟些行动也不迟,加上‘石风村’乃仙山派脚下唯一的村庄,想必谢掌门已在‘石风村’做了戒备,此时行动只会自投罗网。”

    “谷主,可蛇雄还被关压着,以他那倔强皮气恐怕不会轻易屈服于我,属下担心此事拖延长了迟早会被蛇群知道真相,到那时他们定会集体反抗于我,属下生死是小但这关系到谷主的心愿,所以属下觉得此事不宜拖太久。”

    “没想到你比老夫还考虑得周全,这些年在蛇族你大有进展,你对老夫如此忠心也没枉费我对你的一片苦心啊!”

    “谷主的栽培属下铭记于心,如无谷主相助我恐怕早已丧命,更不可能坐上蛇族族长宝座,您的恩惠属下此生都难以回报,因此属下唯一能做的便是誓死效忠。”

    “你的衷心老夫清楚,这段时日你回去打理好蛇族之事,尽早得到蛇群的信任,至于蛇雄你暂且不要去折磨他让他静下心来好好考虑考虑,老夫接下来的这段时日会接着闭关修练。”

    “一切都听从谷主的安排,如无其它事那属下先告退。”

    看着蛇君离去的背影,欧阳孤独嘴角处露出了淡淡一笑。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