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四大怪人

章节字数:6255  更新时间:16-12-21 20: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此人挥笛于嘴边一首动听小曲骤然生起,四周气息跟随着曲调凝聚成无数道光环,水柱顿时凹凸起伏动荡不已,在水流的振荡下胡善静身体漂浮不定明显感到吃力。水流在光环的挤压下逐渐向胡善静逼近,为了公平起见胡善静将金龙收回施展出了‘青天诀’第十三式形成一个金色光罩顿时两股水流相对立,两人如同进入了异度空间天地万物似乎都已被冻结只有他两的心还在跳动着。笛声仍没停止冻结的万物之中被这笛声弥漫,胡善静挥手如音冻结的气流随之焕动与笛声交织在了一起,笛声带动着气流将两人环绕一切都随之震动,随着笛声和气流的交织挤压两人如同生活在了水深火热之中,被无数刀光剑影千刀万刮着,两人站立不稳数万道锋利剑芒如同龙卷风向两人席卷而来。一丝血丝从胡善静口中流出,而那人也比胡善静好不到那里只见他从口中喷出一口吁血,但他依然没有放弃仍在坚持着,再一次挥笛而起笛声也再一次响起只是这次笛声明显比刚才响亮了许多,笛声中的反噬力明显将胡善静的那股气流给震压住,但胡善静无丝毫退缩之意仿佛激发了他,微微一笑擦拭完嘴边的血迹后,他整个身体飘浮旋转而起金色气流从他体内荡然而出,同时那股笛声形成了一道笛芒向胡善静环绕进行连环攻击,但这攻击丝毫没伤胡善静半分随着他的旋转速度越来越快无数道金色光环在他周身四射,那股笛芒也完全被反噬在这股强劲光环的四射下,笛声逐渐变小越来越懵拢最终完全消失,尽管那人怎么吹奏却无任何声响一口吁血再一次从他口中喷出,手中的笛子也随之坠落整个身体摇晃不已,见势不妙胡善静转身接住了那跌落的笛子后同时扶住了将要倒下的此人。

    转眼,一切都恢复了正常都回到了现实,两人依然被水柱包裹着。见到眼前的一切众人不经意间回过神来刚才他们俩打斗的一暮暮仿佛只是一场梦,如今出现在眼前的依然是那条水柱,水柱中依然是两个人只是有所不同的是其中一人被打败倒下了,而另一个人看似乎却安然无恙。

    这时七儿心中的恐惧的心理已有所好转,因为她惧怕的那条龙已消失心中绷紧的那颗石头也已落地,缓缓上前来到了赵雨琪身边。

    这一打斗惊动了莫天和邪君,两人跟随于此藏于暗中,邪君惊叹:“真是大开眼界,他两这一战的确震惊,已有二十年没见过此等场面,记得在二十年前那场正魔交战中曾出现过此等场面,而且那笛声怪异仿佛将人带入梦境之中。”

    莫天:“此人所奏乃‘幻音曲’之中一种,刚才我们便是被这曲子带入了幻觉中,而刚才所见也正是他俩在幻境中所打斗的真实场面。”

    “世间竟还有此等奇人,那笛子更是不一般,不知主人可识得他?”

    莫天微微摇头:“我也只能判断出他所奏的那一首曲子,至于此人我虽有猜测但也不能断定,毕竟牵扯到三十年前的事了,不过我可以断定此人不会成为我们的障碍。”

    邪君长出了一口气道:“听主人这样一说那便可放心了,如今已有一个胡善静不好对付如再加上此人,只怕谷主的计划难顺利进行。”

    此人慢慢睁开双眼,见到胡善静笑脸相迎:“兄长你终于苏醒了,刚才都怪我,说好了点到为止而我却违背了约定将你伤成这样。”

    此人缓缓坐起身通过一番调养后已好了许多,回笑:“少侠你无需自责,是我技不如你才被你所伤,我已无大碍,你不必如此,日后你可叫我东笛游子。”

    胡善静:“既然你比我长我便叫你东笛大哥,东笛大哥你便直呼我善静便是。”

    东笛游子畅快道:“好,善静,今日能与你相识乃缘分,日后你我再相见时定把酒言欢、不醉不归。最后我还有个不情之请,想让你助我脱离这池中!”

    东笛游子如此一说令胡善静不解:“听东笛大哥如此说来是想就此和我道别,你既然在江湖上飘荡那为何不同我们一起前往,如此也正好多个伴岂不更好?”

    东笛游子摇头轻叹:“我也有此意只是目前还不是时候,我已在这池塘中被困数十载,现在我便告知你为何我会生活在这池塘中,此事要追踪到三十年前。当时我与其它二位大哥和四弟(剑羽子、灵箫子和逍遥一扇)在当时武林中被称为‘四大怪人’,由于当时地魔谷新任谷主突然病逝导致整个地魔谷上下人心不安,同时也在为挑选新任谷主而烦恼。当时的欧阳孤独也就是如今地魔谷谷主在谷中只不过是一个较出色的弟子而已,不过他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坐上谷主之位,当时在谷中德高望重的长老及资智比他高的弟子有很多,因此新任谷主再怎样也轮不到他头上,这无疑也不露出了他的狐狸尾巴。也只能怪我们过于好玩在他早已设好的赌局下我们与他赌上了一把,结果无疑是我们输了而我们输了的条件便是要助他登上谷主之位。当时我们在武林中也算有头有脸之人地魔谷长老为了公平起见便邀请我们做公证人,欧阳孤独也正是抓住了这一机遇,我们愿赌服输推举他坐上了谷主之位。本以为此事就此了结,没想到欧阳孤独人心大变倒打一耙,在一次宴请上借感谢之名在我们酒里面下了毒导致我们散失内力,露出他狐狸尾巴后竟还将老谷主的真正死因告诉了我们,原来老谷主并非病逝而是被他毒死,这一切也是他早有预谋的。可当我们知道这一切时已为时过晚。”

    “东笛大哥,那后来怎么样了?”

    东笛游子微微低头接着回忆道:“欧阳孤独为了能坐稳谷主之位竟想除去知道此事的人这也包括我们四人在内,他将所有长老叫来说出了事情真相,当他们得知事情真相后都极为愤怒,但此刻即使他们不满想反对也已都晚了,当时的地魔谷已完全被欧阳孤独掌控中,屈服于他的长老可免一死不然则难逃一死,怕死的都屈服了但仍有坚持不服者却惨遭祸害,我们四人也不服但他并未杀我们,而是将我们四人关压在四处让我们受尽折磨,其中我就被关压在这池塘之中。三十年了,整整三十年了!这三十年里我咬紧牙关忍受着,为的就是今日的到来,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熬到了这一日。”

    胡善静同是感慨,目光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心中仍不解:“既然三十年过去了为何东笛大哥还是如此年轻?”

    “善静,这个我也无法答复你因为我也觉得奇怪,被关压在这池中后除了内心变老外我的容貌却一点也没改变,我也常自问但始终都找不出其中的原由,既然无法找出答案那就让这个秘密埋藏在这池中吧,也许随着我的离开一切自会真相大白。”

    胡善静微微点了点头:“那我要怎样做才能将你救出?”

    “这池塘已被欧阳孤独用地魔谷的‘尸灵咒’封住,因此一般人是无法解开,唯一可行的方法便是找到大哥、二哥和四弟合我们四人之力方能破解这‘尸灵咒’,不过我也不知道他们现被关压在何处?这些年我们四人虽异地相隔,但我心中时刻都牵挂大哥他们,盼有朝一日我们四兄弟仍能相聚!”

    “东笛大哥,你放心吧,此事就包在善静身上,我定尽快找出三位大哥的下落,届时再将你救出。”

    东笛游子深情地看着胡善静充满感激:“善静,有你此话我便已安心,请受我一拜。”

    “东笛大哥,快快请起!只是我并未见过三位大哥,不知他们是何模样,东笛大哥你可描述一番,以便我认出。”

    “是啊,如今三十年过去了不知大哥他们是何模样,也许我都无法想象出?但我们各自的兵器不同,大哥‘剑羽子’手持一把古剑以剑为主、二哥‘灵箫子’和我相似他的兵器是一支长箫、而四弟‘逍遥一扇’则手持折扇以扇为主,你见到他们后就说是我的朋友,他们便不会置之不理。”

    “我记住了,东笛大哥,你就在此再多忍受几日,我一定会尽快找到三位大哥。”

    “三十年都过去了,我岂会在乎这几日,只是有劳善静你了,还有善静,相信大哥他们被关压之处也定被欧阳孤独做过手脚,要见到他们也并非容易,因此你一切要小心,如实在无法将他们救出,你尽力便是,我也不会怪你的。”

    胡善静含笑道:“东笛大哥你有所不知,其实此番我要去的地方就是一个危险重重之处,因此不管多危险我都愿去一试,加上欧阳孤独歹毒无比人人得而诛之,我也想破了他的阵法以向其震压。”

    “善静,今日之恩东笛铭记于心,他日如能活着出去定来相报。你的朋友似乎在叫你,好了,你回去吧!”

    “东笛大哥,你也多保重,我定尽快找出三位大哥并将你救出。”话落,只见东笛游子化作一道流光钻进了池中,随即水柱缓缓下落回到了池中,池塘中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胡善静也随之缓缓飘落。

    “善静,你没事吧?”胡善静一落地几人相继走了过询问道,这时暗中的两个身影也消失了。

    面对大家的关心胡善静回笑:“我没事,你们不必为我担忧。”

    “善静,那人究竟为何方怪人?”莫玲儿上前接着问道。

    胡善静不解:“玲儿,你为何认为他是一个怪人?”

    莫玲儿微怒:“你是不知道刚才你们交战时那人突然吹奏出一段笛音,那笛音特别怪虽然不具杀伤力但能攻破人心将我们带入了另一个境界中,也不知道他吹奏的是何曲调?所以我才觉得此人非常之怪。”

    胡善静松了一口气:“原来如此,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此人的来历,更不知他方才所奏的是何曲调,我只是觉得他并非什么坏人。”

    “那我们接下来去哪?”

    赵雨琪接道:“玲儿姐姐,我觉得我们还是回客栈吧,我们已经出来游玩一天了想必莫叔叔此时正在为我们担忧。”

    胡善静赞同:“雨琪说得没错,再不回去恐怕不好向莫叔叔交差,我们回客栈吧。”

    “你们一唱一合那我还有什么话好说。”话落,莫玲儿转身不理会他们独自一人离去。

    回到客栈后只见莫天孤身一人坐在一张桌前,几人忙上前行礼,见众人归来莫天迎上:“你们回来啦,怎么这么早就回来既然有此机会出去一玩就多玩一阵也无妨,只要你们不惹事生非就行了。”

    莫玲儿轻叹:“其实我本想还四处逛逛可善静和雨琪他们俩执意要回来说是怕您担心,我就说了我们回来晚一些您不会怪我们的,可他们俩一唱一合的我还有什么话好说。”

    “玲儿,其实善静和雨琪也说得对,见你们不归来我心中确实担心,毕竟你们都是第一次出远门这事态多变随时有可能遭遇不测,你们随我而外出你们安危我又岂能忽视,外出游玩来日方长,待此次成功拿到‘七仙草’后我亲自带你们好好去游玩一翻,好了,你们出去一天也累了早点回房休息吧,明日一早还要赶路。”

    “明日就起程,莫叔叔你不是说在‘明月镇’有要事要耽搁几日吗?”

    “没错,但现在情况有变我们还是早点离开为好,日后我再一一告知你们。好啦,你们都回房吧。”

    华岳派

    华岳派大殿之上坐着一名老者,身着一身长袍显得威武端庄,严肃的脸上看出几分苍桑,这正是‘华岳派’掌门人陈云峰。

    一名弟子拱手道:“师傅,弟子昨日在镇口发现一桩闹事,从这几人穿着来看不像本镇人,弟子一路跟踪直到他们进了一家客栈,之后就不见他们出来过。直到今日清晨才见到那几位年轻人却不见那老者,看样子他们是要去哪里,一路跟踪他们到集市后由于过往人太多便跟丢了。”

    “那他们几人是朝哪个方向而去的?”

    “师傅,弟子在‘明月镇’附近巡视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只见‘明月镇’附近东边一带半空突然出现一条透明水柱,且柱中出现了两道光影当弟子赶过去后那条水柱突然消失了一切都恢复了平静。”这时另一名弟子前来报道。

    前一名弟子上前道:“师傅,他们几人正是朝东边方向而去,这一切是否与他们有关?”

    陈云峰沉思了一会儿:“这的确十分巧合,如今又临近‘武林大会’之际居然有人在我脚下作乱,看来他们不仅仅是针对我派而来啊?严儿,这段时间你要对附近一带多加巡视特别是明月镇出入口,万万不能让这些人破坏了武林大会。”

    这名叫严儿的弟子全名李严是‘华岳派’大弟子,上前拱手道:“师傅,请您放心,弟子定会严查决不让这些不明之人在我派区域作乱,武林大会乃武林盛事决不容忍小人肆意作乱。师傅,既然这些人已来到脚下想必他们在未达目的之前是不会离开,何不让弟子去挨家挨户查明相信定能查明这些人的真实身份。”

    陈云峰起身挥手:“不必了,此时查已晚想必他们已有所查觉,他们冒险来此便是有备而来,我们想到之处他们定能料到,为师猜疑他们是魔派中人。”

    “魔派中人?”众弟子都是一惊。

    “既然是魔派中人那他们定不怀好意,那我们要不要通知其它五派?”李严接着问道。

    “此事暂不要通知其余五派,武林大会召开在即,届时武林各派都会相聚一堂,而魔派也是其中一员,这也许是一个圈套,如此时去通知其余五派只会中其圈套,同时还会打草惊蛇便会令他们另策阴谋,届时在大会上措手不及的便是我们,此时万不可慌张露出马脚,只需镇定当作不知此事,同时严加看守把好关。”

    “弟子明白了,这样一来他们也猜测不到我们的心思也令他们不知所措。如无其它事弟子这就去了。”

    陈云峰微微点了点头,目送着李严的离去。

    待李严离开后大殿内只剩下陈云峰和那两名报信弟子,陈云峰道:“你们可知为师为何要将你们留下?”

    两名弟子对望了一眼,齐声拱手:“弟子不知还请师傅明示。”

    “你们两个是唯一发现了此事的人所以现在你们两个性命是关键,为师断定你们的踪迹也已露馅,不然他们也不会有所查觉,确切点说他们应该看清了你们两个的真面目,这段时间你们就留在派中不宜外出,还有你们要切记先不要将此事外传你们就当作什么都没看见过,后事为师自会处理。”

    两人同时拱手:“弟子谨遵师命,多谢师傅的关心!”

    见他俩离去后陈云峰轻叹一口气朝后堂而去。

    “主人,我们如今已惊动了陈云峰,刚才出现的那名弟子从衣着来看正是华岳派弟子,如此便会给我们这次行动带来很大的阻碍,毕竟华岳派乃六君子之一即使这次没惊动陈云峰我也难以下手,何况如今还惊动了他。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莫天紧皱眉:“没想到我精心设下的一盘棋居然被一个无名弟子给搅和了,不过即使如此我们也不能放弃,毕竟‘六君子’的联络密函对我们至关重要,如今这份密函就藏在‘华岳派’,因此你见机行事勿必偷到这份密函,至于调查七儿和善静之事你就不必追查了我会另行安排。”

    “主人请放心,属下定设法将密函偷到手。”

    “好,待我们明日走后你自己一切小心行事还有你的那帮探子千万莫再给我惹出什么麻烦来,不然到时连你也难保他们的性命,好啦,我也不宜久留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真搞不懂莫叔叔为何突然变卦,说好了在此多呆几天的却突然改变主意要明日起程,哎!”

    赵雨琪淡笑:“玲儿姐姐,莫叔叔如此做也许有他的理由,毕竟莫叔叔走的路要比我们吃的饭还多,因此我们还是听从莫叔叔的安排吧。”

    “也只能这样了,只是我不明白莫叔叔有些事为何要瞒着我们?”

    “算了,不去想这事了,雨琪谢谢你陪我,通过这几日与你相处后发觉你的确是个好姑娘,也难怪善静会对你有好感。”见赵雨琪不语一脸羞涩,莫玲儿接着道:“看把你紧张的我刚才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其实你的心思我早期已看出来了,不管善静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们俩都永远是好姐妹,好啦,时候也不早了明日还要起程我们还是早点休息吧。”

    想起莫玲儿的那句话心中也有同感“也许玲儿姐姐说得对,不管善静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我们都是好姐妹一切都应该顺其自然吧!”

    深夜一番宁静只有微弱月光笼罩大地,但还有一间房内光芒四射。莫天回房后并没入睡挥手而起一股气流顿时笼罩在整个房间,红色加杂着紫色流光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将整间房照亮,两种流光渐渐融合红色流光也随之渐渐暗淡最终消失转变为了紫色流光,同时整间房开始波动房内所有摆设物品都晃动起来。在紫色流光的照映下莫天的脸色变得苍白之极,全身各处肌肤内似乎充满了一股力量即将要爆发,使得全身各处凹凸起伏极具强大的力量似乎要吞噬整间房,间内物品一阵晃动后漂浮而起在流光的带动下旋转着,莫天整个身体缓缓升起漂浮在半空所有物品同时将他环绕,他肌肤各处突然爆发出一道光圈从他周身四射而出。此时紫色流光才渐渐暗淡下来,物品飘落回到了原位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莫天起身全身放松似乎感觉舒服许多,一脸欣喜:“我终于突破了‘阴阳界’第一层,我的一番心血算是没白流,想必过不了多久我就会成为当今武林第三个练成‘阴阳界’的人,鹿死谁手?谁是武林真正的主人?还有待那一日的到来。爹、娘,到那时你们也可以安息了!”想到这莫天来到窗前看向窗外,在月光的映照下他脸上挂满忧伤,似乎在他心中隐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