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偷取密函

章节字数:5174  更新时间:16-12-23 08: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客栈门前六人上马奔驰而去,就在他们刚离开‘华岳派’的几名弟子出现在了客栈门口,为首的这名弟子正是‘华岳派’大弟子李严,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他眼中似乎充满疑惑。

    走进客栈后只见掌柜恭迎上前“李公子,不知哪阵风把你们给吹来了,来。。。大家快请上楼我这就去为你们准备几碟小菜和几坛好酒。”

    李严挥手:“不必了,我们今日并非来吃喝而是有公事在身,我问你,刚才那几男几女他们是何时开始住下的?”

    店掌柜回想:“他们几个是前日傍晚住下的,那时都快要打洋了不料遇到了他们做完了最后一单生意。”

    “那你可知他们是何方人士,从何而来?”

    店掌柜轻轻摇头:“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从他们穿着来看不像是本镇人。李公子为何突然询问此事,莫非镇上出了事?”

    李严轻笑:“我只是随便问问,不过你如果发现什么可疑人物切记第一时间向我们汇报,好了,我们先走了。”

    “李公子请放心,如发现可疑人物我定第一时间相告。”

    离开客栈后,李严依然心事重重从他们背影来看有种不好直觉,可如今又没证据再加上他们都已离去这令他心中更加没底。

    “大师兄,你是不是觉得刚才离去的那几个人可疑,要不让我们这就去把他们追回来,想必他们还没走多远要追的话还来得及。”见李严心事重重其中一名弟子开口道。

    李严轻轻摇头:“不必了,我虽怀疑但也没确凿证据,如果我们胡乱抓人那在别人眼中看来我们所谓的正派和魔派没什么区别。好了,我们还是去入口处看看吧。”

    众人离开‘明月镇’后一路上都很少说话,胡善静心中回想起了自己答应过东笛游子要帮他找到其余三位大哥然后再将其救出来,还想起了他对三位大哥的描述这令他在脑海中出现了三个模拟橡,同时心中另有一一番计划,“这一路上我会多加留意,如这一路上未找到那也只能等拿到‘七仙草’后再去寻找,为了东笛大哥的命运我定不负所托,此事暂且不要告诉信弟他们知不然他们定会要和我同随那样会牵连到他们。”

    “莫叔叔,我们已经离开了‘明月镇’,现在你该告诉我们了吧?”

    莫玲儿此言一出大家都是好奇,莫天并没回答而是回头怒视莫玲儿一眼,从他眼神中可以透露出重重杀气。莫玲儿心跳也同时加快了速度,这也是她第一次见到心魔如此发怒也不得不令她胆战心寒。

    胡善静和欧阳信也同时感受到了这股突如其来的杀气,两人不经意间并排走到了一起后退到了她们前面将她们三个女子挡在了其身后,此时此刻在他们心中也发觉莫天似乎突然变了一个人。

    这时莫天眼神中透露出淡淡紫色光芒回头扫过胡善静和欧阳信一眼后加速前进而去,而这一眼被欧阳信看在了眼里特别是他眼神中的那淡紫色光芒似乎令他想起了什么,同时看到了自己不想看到的一暮。

    “信弟,莫叔叔为何会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我想这当中定有。。。?”

    “善静哥,我也有同感,这当中的确另有一番蹊跷不过这其中一切是一般人难以体会到的?”

    “信弟,听你如此说来你似乎已经知道了其中的蹊跷?”

    欧阳信回笑:“我并非得知只是感受到了莫叔叔此时心中的痛苦而已。”

    胡善静根本不明欧阳信此番话意,同样不解莫天究竟为何而痛苦,但他没有向欧阳信继续追问只是两眼直视着奔驰在前方令人难以琢磨的莫天。

    莫天刚才一番愤怒后大家虽然跟随其后但都与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特别是莫玲儿依然还处于惊吓状态未从中缓解过来,在她心中此时除了惊吓外就只有不解,不解莫天为何突然对自己发火?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还是另有它因?种种猜测使她神情不定。

    经过一番跋涉莫天突然放慢了速度,眼前出现一片丛林大家紧随其后进入了丛林之中,丛林中树木密密麻麻更是野草丛生,莫天停止了前行将马牵至了一处,见状大家心中仍是疑虑重重,无奈下大家跟随将马牵至一处后依然与其保持着一定距离,莫天并未理会一声叹息后整个人躺在了草地上双眼注视着这蓝色天空,从他脸上也可以看出一丝忧愁。在大家的一至认同下欧阳信过去与他搭讪,但他心中却始终有一些犹豫不知去了后该说些什么好,突然感觉到了彼此之间陌生了许多,来回几圈后最终还是回到了原地。

    就当大家猜测不已时莫天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耳边响起,“少主,你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

    欧阳信立即起身缓缓来到了莫天身边,“莫叔叔,其实。。。?”

    “啍,为何问不出口,你们不是很想知道刚才我为何愤怒?少主,他们不理解我也罢但你却是心知肚明,因为你与我有过同样的经历,想必你已看出了我目前的实力?”

    欧阳信轻声回笑:“看来信儿的心思早已被心魔叔叔猜透,其实我也只是猜测而已毕竟我也已突破了‘阴阳界’,因此我能从您身上感受到这种气息。”

    “是啊!我们身上的气流相似所以彼此间能感受到这股气息,信儿,你能理解我我感到十分欣慰想必玲儿现在十分痛恨我吧?”

    “说实话玲儿师姐这次可能真的有点痛恨你了,因为在她心中您一直都是她所敬仰的人,而这次您突然对她发火定会令她心中一时不好受,不过玲儿师姐是个通情达理之人只要和她说清楚此事想信她会谅解莫叔叔的,要不我这就去向她解释清楚。”

    欧阳信刚想去却被莫天拉住:“还是算了,只要你能理解我我便已知足,至于玲儿相信她以后自然会明白一切的,好了,你快过去吧他们还在等着你的答复了。”

    欧阳信起身深情地看了莫天一眼后离去。

    “信弟,怎么样呢?”

    见欧阳信迟迟不开口莫玲儿急道:“欧阳信,你快说啊!莫叔叔平日里都对我疼爱有佳为何今日会对我如此愤怒,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欧阳信吞吞吐吐回道:“其实一切都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其实莫叔叔他。。。他。。。?”

    欧阳信由于刚才已经答应过莫天不要将事情真相告诉莫玲儿,可现在面对莫玲儿的追问他实属一脸无奈。

    可接下来莫玲儿的一个举动令大家着实一惊,见欧阳信突然停顿迟迟不开口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令她突然直奔莫天而去。

    “莫叔叔,是不是玲儿做错了什么惹您生气了,如果是这样还请您直说我以后一定改。”

    面对莫玲儿突如其来的追问莫天泰然自若,含笑道:“玲儿,来、来坐下说吧,还记得你小时候经常来向我诉苦,你只要被你爹骂了你就会噘起嘴来找我。”

    “当然记得啊,我每次来找您诉苦您都会站在我这边替我出头,您和爹关系要好每次为我出头后爹都不会在骂我了,说来那时也不能怪爹也只能怪我贪玩懒惰才会引起爹的愤怒,不过还好每次都有您为我撑腰我才逃过一劫。”

    “说实话,那时我也真拿你没办法,你每次来诉苦我答应了不好我不答应也不好,还记得有一次我刚好有事要出门没有答应你而你就呆在我卧房里大哭,后来连谷主都惊动了谷主还以为我虐待了你。”

    莫玲儿微微低头:“心魔叔叔,这都是过去的事了您就不要再取笑我了。”

    “好,我不提了那我们言归正传吧,我之所以今日突然对你发火实属是你问得太多了,当今武林就是这么现实不该问的就不必多问不然会引来杀身之祸,有的事情你不必过早知道因为你还小日后你自会一点一点去看懂。还有,以后不要叫我真名以免引起善静他们多疑。”

    “我知道,我以后少问就是了。那莫叔叔你也要答应我以后不能轻易对我们动怒。”

    莫天起身:“好,我答应你,好了,我们起程吧。”

    六人的身影远离而去他们和莫天彼此之间也不在有间距,一路上大家也恢复了以往的情景都有说有笑的不再显得那么冷淡。

    就当李严几人刚离开一个身影突然出现,此人正是邪君。同时通往‘华岳派’的山路上出现五人鬼鬼祟祟的正朝华岳派而去。

    “大哥,你说主人要我们埋伏在‘华岳派’四周究竟为何意?”

    “我们奉命行事便事不便多问,可记得上次因为你起色心才得罪了主公的随从,主公没怪罪我们已是仁慈了。这次是我们将功赎罪的机会,既然主人要我们埋伏想必定有他的原因我们按吩咐办事不该问的就不要多问,好好留意‘华岳派’的一举一动。”这五人正是邪君的五名探子李三、刘四、邓五、赵六、曹七。

    明月镇集市上邪君的身影穿梭着,但他速度并不快似乎在跟踪着前方一个人,直到一山路口处在他前方的是一农夫推着一辆装满菜的木板车朝华岳派去向,身后邪君的身影紧紧跟随而上。

    一名农夫着装之人手推板车从五名探子眼前经过,但他们一眼便认出来了,李三不解问道:“不知主人为何这身打扮,还有这些菜。。。?”

    在五人疑惑不解时,这农夫的身影已出现在了华岳派门口,随后进入了。此时五人才意识过来。

    将菜送完后邪君并未急着离去,他小心翼翼直奔陈云峰的卧房而去,进入陈云峰的卧房后开始了一番搜寻,每一个抽屉每一层书架都仔细寻找着,可经过一番寻找后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心想“这份密函非同小可想必陈云峰不会将密函藏至别处应该就藏在他卧室内,可四处搜寻却未果,只有一种可能,卧室内另有机关?”想到这他再一次四处搜寻着同时移动着某些物品。

    尽管这次加大力度搜寻却仍不尽人意,既没有找到密函又没有找到机关所在这不得不令邪君陷入苦恼中。

    山脚下谈论声起几人正朝‘华岳派’而来,“师傅,弟子就是觉得那几人可疑但又不确定所以最终还是放他们走了。”

    陈云峰直言:“严儿,既然事已如此这也不能怪你不管他们是不是魔派中人可现在他们已离去,没抓到不要紧只要他们离开了这对我们就无害,为师断定在武林大会举行之前他们是不会再来捣乱。”

    李严:“师傅您说得对,不过尽管如此弟子也不会放松对出入口的把守。”

    陈云峰含笑点头:“严儿,看来你已猜透了为师的心思,为师虽没有把话挑明但你也能猜测出话中之意。没错,如今的局式随时有变因此我们丝毫都不能松懈,想必其余五派也一样都加强了防守。”

    “师傅,弟子还有一事不明?”

    “严儿,你但说无妨。”

    “弟子不明我派与其余五派合称为‘六君子’,而弟子跟随师傅多年却从来未见您与其它五位师叔伯来往过,是不是我派已和其余五派断决了交往?”

    李严这一问着实问到了要点,陈云峰转身看向他:“你是本门继承人,有些事你迟早要知道,既然你已问了那为师也不必相瞒。你方才此言差矣,想我‘六君子’立足于武林中原,如六兄弟般并肩作战齐心协力又岂会断决交往?只因这是我六派的机密因此在六派中没几人知道,我们六派并非不来往在表面看来这只是个假想,其目的是要给魔派一种误解,要让他们看到我们六派十分平静并没什么动静,但实际上我们暗中用密函相互来往这就让魔派无法猜透我们的心思,如此一来魔派在猜测不透的情况下也不会轻易有所行动同时也不会有战争百姓也能得以安定。”

    “听师傅这么一说弟子明白了,难怪这些年来正魔无交战过。难道师傅和其它五位师叔伯也早已看出了魔派有反诲之心?魔派虽签订约定从此不再踏足中原,那也只是他们的表面功夫而已。实际上魔派想一统天下的野心仍未消失。”

    “严儿你说得没错为了防范于魔派所以我们设下此计,虽然魔派渐渐强大但他们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敢向我们发起挑衅,而他们此次突然来此闹事想必不仅仅只是闹闹事那么简单,依为师猜测他们幕后有个更大的阴谋。”

    “偷鸡摸狗是他们魔派一惯作风,他们此次偷偷来定是为了什么东西而来!”

    李严如此一说倒让陈云峰不佳思索起来,突然脸色大变:“严儿,快,我们快回派。。。”话落几人飞身而起加速穿梭前去。

    此时邪君正苦恼着‘不知密函究竟藏在何处?如再不找到待陈云峰回来就不好办了。’眼神再一次四处巡视着。

    “师傅,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严儿你刚才提醒了为师,如今我的卧室中的确有一样重要东西,如他们真是为了某样东西而来想必就是为此物而来。”

    “究竟为何物?为何没听师傅说起过?”

    “严儿,此物就是我方才所说的联络密函。”这一刻李严才明白陈云峰为何突然如此急着赶回去。

    “大哥快看,好快的速度啊,是不是陈掌门他们回来了?”

    李三仔细打量一番后惊道:“没错,那为首的老者正是陈云峰,快、我们快去闹事给主人通风报信。”

    两名看守弟子一番行礼后陈云峰一只脚刚踏过门杠只听得后面会传来一声诉求,“请问可否是陈掌门,我们是‘明月镇’附近的村民,陈掌门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陈云峰回头果然见到了五位村民,仔细打量一番后从他们外貌来看也不像是‘明月镇’人。待陈云峰回过头后五人同时下跪更是加大了嗓音诉求。

    一阵吵闹从外传来邪君立马停止了搜寻,经过这番搜寻后仍是毫无收获火冒三丈的他一拳击在了墙壁上,顿时这块墙壁内传来一声空响,这令他喜出望外‘难道里面是空的?’接连敲了几下这种空响越来越明显,用力一推果然出现了一条四方缝隙一块方砖凹进去了一些,轻轻拿出这块砖后只见里面果然是空的而且还有一个正方木盒放入其中。

    见他们五人仍跪不起陈云峰甚是无奈同时想到密函心中更是着急,而此时在他们另一侧一个身影一闪而过李三他们五人看到后突然缓缓起身,李三上前道:“看样子陈掌门似乎十分为难,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不强人所难,就算是我们打扰陈掌门了。”话落五人转身勿勿离去。

    陈云峰回头刚想答应他们可为时过晚只见五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远望去已经无影无踪。也没想那么多转身立即朝自己的卧室而去,推开门一切物品都摆设原位安然无恙,连那块墙壁也丝毫无痕迹这顿时令他心中的石头松懈了一些,挪开石砖拿出了木盒顿时他双手发震,一声响后木盒从他手中跌落,听到这声响李严立马跑了进来只见掉在地上的木盒内空空如也。

    “师傅,怎么啦?这木盒是装何物的?难道是……?”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