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太倚归心决

章节字数:6539  更新时间:16-12-25 09: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来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如今密函不见了你要我如何向其余五派交待更无脸面对无休大师,无休大师对我如此信任才将密函交予我保管,而如今……!”

    “师傅,您不要自责了您也不希望此事发生,这一切都与魔派有关都是他们的错,相信五位师叔伯知道此事后能够理解师傅的。”

    陈云峰仍是一脸惭愧:“话虽如此但这份密函十分重要,这密函中记载了我们六派的一切计划行动同时还有无休大师的亲笔计策,这密函一但落到魔派手中将意味着这盘棋我们落了下风,同时还关系到武林的安危和百姓的安宁,此事不宜隐瞒得尽快告诉无休大师好让他另作决议。”

    “师傅,依弟子看事到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快把密函找回来,弟子觉得刚才门口那一暮不是偶然而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李严这一说倒是提醒了陈云峰,“严儿,你是说刚才那五位村民?”

    李严重重点头:“没错,您想想我们正想到密函之事急着赶回,而那五位村民恰好出现,他们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弟子觉得这里实属可疑,他们分明是在故意拖延好让偷盗者有时间逃离。”

    陈云峰脑海中回想起了刚才那一暮,同时也觉得这其中确实有些不对尤其是最后一暮,那五位村民突然眨眼间消失了,“你说得也不无道理,不过此时想必他们已离开‘明月镇’了。”

    “师傅,我这就去追只要我们加速追赶相信还来得及。”

    陈云峰起身微微摇头叹息:“严儿,不必了,即使你追上了也是自投罗网,为师看出这般人并不简单,何况这密函对他们也很重要,无十成把握你还是不要去冒这个险,为师现在就去写一封亲笔书函你即刻将此书函送到无休大师手中。”

    “主人!”

    “好,你们这次做得非常好,上次之事就算了此次你们就当将功补过到时我会向主人为你们请功的。”

    五人拱手:“多谢主人!”

    “你们先回去吧,回去路上需多加小心以防‘华岳派’弟子跟踪你们。”

    见五人离去后邪君朝另一个方向而去。

    “莫叔叔,我们已经赶了三天三夜路程了,从地图上来看我们已经走过一半的行程相信过不了几日我们便可抵达南方一带。”

    “以此等速度确实过不了几日便可到达,既然如此接下来我们就不多作停留终取早日到达,你们可有异议?”

    胡善静赞同道:“莫叔叔言之有礼,毕竟师姐、水莲还有云仪师叔的命运都掌握在我们手中,我们早日得到‘七仙草’就可以早点挽救他们。”话到这他停止了,在心中念道“还有我能早日去寻得三位大哥的下落将东笛大哥早日救出。”

    “没错,善静哥说得对,如今我们即将要面临‘七仙草’了还真想早点与它一较高下,倒要看看这个传说中的地之灵是否真的如此厉害。”

    见胡善静和欧阳信都相继赞同了其余几人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而这一次莫玲儿并没有多言自从莫天对她动过一次怒后她明显安份了许多。

    见众人都已赞同莫天直言道:“那好,既然你们都没意见那我们就一路直行南去。”话落加速而去众人紧跟其后。

    地魔谷附近一道光芒一闪而过,“谷主,这就是那份密函主人吩咐属下后属下便见机行事将其偷取到手。”

    欧阳孤独大悦:“好、好!日后你们就把谷中当作自己的家不必如此拘束。对了,此次行动你行踪是否保密?要知道陈云峰也是一盏不省油的灯,老夫是担心…?”

    “谷主,您大可以放心,此次我们计划周密绝对没露出任何马脚。”

    “没有就好,那老夫便可放心了。”话落将手中的密函打开之后,顿时脸色大变。

    见欧阳孤独脸色大变邪君心中更是惊棘,“谷…谷主,是不是这密函有何问题?”

    欧阳孤独脸色随即恢复,依然含笑道:“没什么,你此次做得很好。好了,如无其它事你就下去吧!”

    “那属下告退了。”

    见邪君消失在房间后欧阳孤独再次打开了手中的密函,出现在他眼帘的只是一张白纸上面无任何字迹,“看来六君子早以有所防范此封密函只是他们的一个诱饵,想引诱老夫进入他们的圈套,可惜的是让你们白费心机了,你们六君子也太小看我欧阳孤独了,老夫根本不需要什么密函此次之所以让心魔去偷取密函就是要让你们误猜老夫的心思,此时你们定在偷笑老夫得到的是一份假密函,但你们都错了因为你们是永远猜测不到老夫的心思,老夫一统天下的梦想一天一天在临近,很快便会让你们看到这一切!”

    邪君返回这一路上心神不定脑海中不断出现了欧阳孤独脸色突变的那一暮,总觉得那其中有蹊跷但又令他无法猜透。

    见邪君缓缓悠悠归来李三五人迎上:“主人,您回来呢?”

    邪君微微点头并没回答,随后五人在其身后推推揽揽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你们有话就直说。”邪君怒道。

    在邪君这一怒之下五人停止了推揽,李三上前拱手道:“主人,刚才我们在回来的路上偶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听说‘华岳派’大弟子李严正朝天山寺方向勿勿而去,而且听说也正是为了密函之事,李严突然勿忙去天山寺众人皆知定是去找无休大师,您说这其中会不会有何不可告人的秘密?”

    “无休大师即乃六君子之首又乃武林盟主,密函是六君子的机密如今在华岳派丢失陈云峰理应向无休大师如实秉明,而让大弟子李严去既合情又合理所以我认为这其中没什么奇怪之处,我倒觉得这份密函有问题。”

    邪君此言一出,五明相继对望了一眼后感到不明,“主人,您是说这密函是假的?”

    李三这一问令邪君再次回想起欧阳孤独脸色突变的那一暮,虽然他心中推测此密函是假的但又不敢确定,如果真是假的那欧阳孤独为何又说没事?瞬间让他陷入了沉思当中。

    见邪君没开口李三接着道:“如果这密函真是假的那真的又在何处?难道是陈云峰早已有所察觉,将真的密函转移到了别处?”

    邪君轻叹:“现在也只是我一时的猜测而已还不能完全确定。”

    “那主人为何不将密函打开一看便能见分晓。”

    邪君轻轻摇头:“我已将密函交给欧阳谷主了,欧阳谷主打开看了第一眼后就脸色大变也正是这反常引起了我的猜测,可欧阳谷主并没直接说明反而说没事还说我立了大功,这令我心中更加不安!”

    “主人,既然欧阳谷主说没事那就说明密函是真的,也许他那一反常是太高兴了所至,所以我觉得您是多虑了。”

    “但愿如此吧!好了,我感觉有点累了先回房休息,你们也回房吧!”

    天山寺脚下‘故人庄’出现了李严的身影,他正快马加鞭朝天山寺赶来。当他来到天山入口时突然感觉到周围气息不对,四周环顾一周后并没发现异常马鞭响起他再一次加快了速度,就当他刚过入口这股气息越来越明显而且两边草丛中动静明显,随着马的一声鸣叫周围六个黑衣人飞身而起李严随即离开马背登空而起,半空李严居中六名黑衣人环绕旋转,月光的照射下六道刀芒直向李严击来。一声响后六道刀芒击了个空只见李严已经漂浮在了他们上空,随即六名黑衣人没有给李严停歇的机会刀芒如风疾驰直向李严砍去。刀芒瞬间从六个方向向李严席卷而来李严却纹丝不动双手直立瞬间一切停止了,六道刀芒在离李严一尺外定隔了任凭六名黑衣人如何用力都无法砍下,此时六名黑衣人才发觉不对想及时收回摆托但一切已晚,李严如同一块大磁铁般将六人牢牢吸住使之动弹不得,同时周身一道光环四射这道光环并不是由光芒所形成而是由数万道剑芒所制,面对这数万道剑芒六名黑衣人奋力挣扎着但都无法摆托,眼看就要被这数万道剑芒刺穿只听得一阵刀剑碰撞之声,突然又一名黑衣人现身手持大刀化身为六道刀影挡在了六人身前与这数万道剑芒交锋着,在此人的抵挡下这六名黑衣人才逃过一却,面对这突然现身的黑衣人此时他心中即是怒又是惊。双手合立、石指顶天‘万剑归一’数万道剑芒瞬间凝聚,流光四射直朝天际一把长十尺宽五尺的矿世古剑飘浮天际,李严飞身而起直朝古剑而去,‘脚立剑尖,剑影而制,立足天际,斩断万世!’古剑环绕李严一周后直向那黑衣人飞去。相比之下在古剑面前这七名黑衣人显得十分渺小,飞至头顶一斩而下七名黑衣人全力举刀抵挡古剑这一击,但合他们七人之力也无法抵挡住,在古剑斩压下七人纷纷垂落直下,垂落地面时尘土飞扬地面震荡七人已塌陷地坑七人面色难看已快抵挡不住了,为首黑衣人奋力直击其余六名黑衣人收刀合立六道刀芒再次出现环绕古剑,为首黑衣人借此机会持刀直刺剑心七道刀芒随之而入古剑开始震荡同时李严站立不稳摇晃不已,七人同时飞身而起刀芒横扫古剑,七人这次合力一击令古剑分散飘至李严,一口吁血从李严口中喷出同时古剑分散之后化为灰灰烟灰消失了。

    为首的黑衣人突然开口道:“华岳派‘太倚归心决’中的万剑归一果然名不虚传!”

    李严擦拭嘴边血迹怒道:“你们究竟是何人?你又是怎么知道华岳派的‘太倚归心决’?”

    此人大笑:“我不但知道华岳派的‘太倚归心决’,我还知道你就是华岳派的大弟子,李公子我没说错吧?”

    李严更是怒道:“你们究竟是何人?”

    “李公子请息怒,李公子匆匆赶往‘天山寺’想必是有要事向无休大师秉明吧?”

    “没错,无休大师乃各派敬仰的武林盟主,我派有要事秉明也在情理之中。”

    “哈哈…!”

    李严更是怒道:“你笑什么?”

    “李公子所言极是,无休大师的确乃各派敬仰的武林盟主,可惜,可惜!只可惜武林将要更换新主人了啊!哈哈…!”七人飞身而起跟随笑声一起消失了。

    怒气冲天的李严本想去追逐但想起还有要事在身最终还是放弃了,转身直奔天山寺而去。

    “长老,刚才多亏了你及时出手我们才得已脱险,长老你怎么啦?”

    为首的黑衣人正是冯天霸此时他已有点站立不稳,“我没事只受了点轻伤,看来我太小看‘太倚归心决’了。”

    “刚才我们与长老合七人之力都差点败阵看来李严不愧为‘华岳派’大弟子,长老还是我们扶你一把吧!”

    冯天霸挥手:“不用了,你们先回去吧谷主还在等着我回话。”

    见冯天霸缓缓走进来刚想行礼却被欧阳孤独给阻止了,“天霸,看来你伤得不轻啊,你先坐下我来为你疗伤。”

    “谷主,我…!”

    “你不必多言。”话落欧阳孤独挥手直击冯天霸背部,手掌心处一缕流光肆放而出,两人缓缓起伏飘浮而起被流光所缠绕,一股紫色气流从欧阳孤独手心处直逼冯天霸体内,冯天霸顿时脸色难看汗珠遍布,此时两人的身体正反交错缓缓旋转起来随着速度加快紫色气流随之增多,‘噗’一口瘀血从冯天霸口中喷出。速度也渐渐变慢最终两人飘落后恢复了原状。

    欧阳孤独收手后缓缓起身冯天霸也慢慢睁开了眼睛,“多谢谷主相救属下已感觉到好多了。”

    “天霸,你不必言谢,‘太倚归心决’乃华岳派独门武功如今在华岳派上下除了掌门陈云峰已突破最高境界外就只有一人了,看来你们是与华岳派大弟子李严交过手?”

    冯天霸拱手回道:“谷主所言极是,是属下一时冲动才与他发生了交锋。”

    “你此次做得很好无须自责。”

    冯天霸不解:“属下不明,还请谷主明示。”

    “天霸,你仔细想想!从你们这次交锋来看定给李严来了个措手不及,李严心中必定不好受按常理来说李严会誓不罢休一路追击,可他并没有追击由此可见此次他是有要事要向无休大师秉报而且是耽误不得,而在六君子当中有什么事情连本派掌门都解决不了须秉报无休大师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华岳派出了大事而且是会牵涉到六君子所以才只有向无休大师寻求解决,同时在不久还将会发生一场大事。这是其一;其二,你在仔细看看你这身黑衣的左肩上。”

    冯天霸仔细看了一眼后顿时一惊,“‘血…血阴堂’的标志?谷主我明白了,莫非谷主已算得李严会有要事去向无休大师秉明才特意为我们精心设计了这套黑衣?这样一来李严定会向无休大师秉明一切,而六君子也不会将矛头指向我们而是直接指向‘血阴堂’。”

    “没错,这就是其二。同时也是将要发生的那场大事。”

    “谷主您这招真是妙啊,想必他‘血阴堂’也万万没有想到六君子会将矛头无冤无辜指向他,这样一来不仅可以令他们双方两败俱伤还可以削弱他们双方的势力,再加上这次华岳派发生了牵连六君子的大事这更是对我们有利,那您所指将要发生的那场大事莫非就是六君子与‘血阴堂’的一战?”

    欧阳孤独轻轻摇头:“此言差矣,以六君子的做法他们并不会因此而与‘血阴堂’结下仇恨,这样便可保住他们被称为正派的名份,再加上无休大师现如今仍是武林盟主而他又属六君子一份子他不考虑派内也要考虑整个武林,所以不到时机六君子暂不会与别派发生交锋,至于那场大事不久你自会明白我们就坐等着看好戏吧!好了,你也先下去吧,还有老夫不想留下任何证据,你下去后将此事办妥。”

    “谷主放心,属下一定将黑衣摧毁绝不会留下丝毫痕迹。”

    “长老,您回来啦,不知谷主都说了些什么?”

    冯天霸轻轻摇头:“谷主并没有怪罪我们,好了,你们都将黑衣脱下来此衣不宜存留必须尽早摧毁。”

    天山寺

    无休大师打开书函后李严仔细注意着他的表情,毕竟密函乃六君子的机密如今被偷了实属难以想象无休大师愤怒的表情,可一切都并不是李严想象中的那样,无休大师并无愤怒之情依然显得很平静。

    虽如此但这令李严更加心跳加速,待无休大师看完后他急忙解释道:“师伯,这一切都不能怪师傅可以肯定偷密函的定是魔派中人而且他们是有备而来,他们奸诈用调虎离山之计将我们引开后再实施偷窃,师伯您要怪就怪我吧千万不要怪师傅。”

    无休大师双手合十:“李施主言重了,老衲并没有责怪之意,其实这一切都是老衲所设下的一盘棋,而被偷的那份密函不过只是其中的一颗棋子。”

    听无休大师如此说来李严微感不明,”师伯,弟子愚钝不明此话真意。”

    无休大师接着道:“其实这一切都是无中生有而那份密函不过只是白纸一张,当年那场正魔交战后虽然魔派战败但他们却从未甘心过,特别是地魔谷这些年来明显强大,欧阳孤独为了他的一统大业表面上虽安份守已但却暗中派人秘密监视我们六派,从中了解我们六派的一举一动待时机一成熟便会实施他一统大业的计划,为了不让他得逞故此老衲设下了这盘棋,老衲设立了五份密函分藏在各五派还向五位掌门声明‘密涵中有老衲的精心策划,故此以后我们六派将不在聚集商议如遭遇不测已到紧要关头就打开密涵按里面的策划行事。’从那以后我们六派就很少来往过从而也给魔派留下了一个误解,认为我们六君子在暗地里用密涵交往,也使他们不能了解到我们六派的确切行动从而使魔派陷入迷惘之中。而此事也是老衲与古掌门商议而定夺的,所以此事也只有我和古掌门知,这些年来相信你师傅一直都藏着这份密涵从未打开过?”

    “师伯您说得对,师傅也对弟子说过此事说此密涵是六君子的机密不到逼不得已是不能随意打开,所以这些年来师傅将此密涵视如命一样重要收藏着也从未打开看过,而此事师傅也只告诉了弟子一人知就连师娘也不知。”

    “阿弥陀佛!看来陈掌门是有心了。”

    “听师伯如此一说弟子算是明白了。对了,弟子还有一事要向您秉明。”

    “老衲大概已略知一二了,从你刚才进门那一刻起老衲就发觉你身受轻伤想必是与他人发生过交锋?”

    “师伯您说得没错,弟子到达故人庄时遇到了七个黑衣蒙面人与他们有过一场交锋,其中他们为首的此人武功不在我之下,由于弟子无能所以没能看出此人的真实来历。”

    无休大师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问道:“那此人有没有什么明显特征?”

    李严回想:“弟子除了在他们衣服左肩上发现有一个‘血’字外就无其它发现了。”

    “在武林各派中有‘血’字标记的就只有魔派‘血阴堂’了,自从当年那场正魔交战后‘血阴堂’就不问世事退隐起来,没想到今日却重出江湖?”

    “弟子听师傅说起过如今在魔派之中最为强大的要属‘地魔谷’,其次就是‘血阴堂’了,如今血阴堂突然现身会不会是地魔谷和血阴堂重返当年联手起来?”

    无休大师脸色沉重:“你所说也不无道理,只是自从‘血阴堂’和其余各魔派成员退隐后就再没与‘地魔谷’交往过,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地魔谷独掌魔派也未有过血阴堂和其余各派重返魔派的传闻,而这次血阴堂突然重现依老衲看来这与地魔谷无关,这只是血阴堂的一个信号同时这必定还会牵连到其余各派,看来魔派确实是要重返当年了啊!”

    李严:“一年后的武林大会将到来到时武林各派都会参加,魔派各成员将会重现届时他们是否有邪念在武林大会上便可一目了然。师伯,既然魔派如今势不两力那我们为何不借此机会一举将他们铲除?”

    “李施主,你年纪尚轻凡事都有个定数,待你接管华岳派后这世间之事你自然就会明白了。”

    “多谢师伯教诲。”

    “既然来了那就在本寺多住上几日,到时我会叫空虚带你好好参观参观本寺。”

    “师伯您的好意弟子心领了,可是师傅吩咐过向您秉报完后我得急时赶回复命。”

    “既然如此那老衲也不勉强,这封书信是老衲早已写好的亲笔回信你将它交给陈掌门。”

    无休大师将李严送至门口目送他远远离去。

    “师傅,为何李师兄不在此多住上几日,我还未与李师兄好好畅谈一番了?”另一各僧人走了过来道。

    一旁的看守僧人回道:“大师兄你有所不知,我刚才问过李师兄了他说有急事要赶着回去。”而这名询问僧人也正是天山寺大弟子空前。

    目视李严的身影完全消失后无休大师这才回头转身朝后院而去。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