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魔变

章节字数:5735  更新时间:17-01-07 20: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半空,欧阳信和七仙草此时已进入到了颠峰对决,欧阳信所发出的数道魔爪和七仙草所发出的数道叶芒此时已如同数道光线在半空交织着,在半空形成了一张七彩网将他们俩罩入其中。瞬间这片如同仙境的空间此时也已变得阴森重重,两股阴气已将半空凝固住同时七彩网不时发出了道道爪痕,网内两者之间静静对立着欧阳信依然紧握双拳眼中紫色眼神直射七仙草,而七仙草缓缓旋转中幻化出了七道幻影,每一道幻影中的七片叶子都构成了不同形态。

    见状,胡善静脑海中出现了书中记载的一段话,‘七仙草的根本就在这七片叶子上,这七片叶子与其它花草的叶子不同于它当中每一片叶子都占有至关重要的地位,所以七仙草最强的时候就是这七片叶子长齐全之时,这七片叶子都具有生命力每一片叶子都如一条鲜活的生命般给七仙草增添寿命,也至使七仙草能长久存活而不枯萎。’想到这他心中似乎已有点眉目知道了七仙草为何能幻化成七道幻影,想必每一道幻影都代表着其中一片叶子。本想打算将此机密告诉给欧阳信但见到眼前的这一暮让他不经意间放弃了这个念头。

    魔爪与叶芒的争斗突然停止那七彩之光也消失了,完全转换成了一道紫色流光,而这紫色流光也正是从欧阳信体内散发出的,慢慢分散至七点后逐渐聚拢。随着这七点的逐渐聚拢慢慢形成的七颗头出现在三人眼前,就当三人正为此猜测之时七颗完整的蛇头出现在半空与七仙草幻发的七道幻影成对立。

    “阴阳界。。。?”莫玲儿嘴中突然嘀咕道。

    “玲儿姐妳说什么?”

    “没。。。没什么。”

    “你为何会‘阴阳界’?听闻‘阴阳界’已在人间失传多年,没想到今日会在你身上重返人间。”

    听完七仙草这番话欧阳信面带一丝阴险,笑道:“看来你对人类的事情还颇为了解,居然一眼就看出了这是‘阴阳界’?既然你已十分了解此武功那今日我就以此来与你分胜负。”

    “善静,这七个蛇头为何会由阳信施展出?要知道蛇头乃蛇族象征刚才听玲儿姐姐说阳信是地魔谷少主,既如此为何又会与蛇族有关,难道阳信还是蛇族中人?”

    赵雨琪话刚落突然一道流光闪过,只见半空中多出了一条蛇。见到这一暮三人更为惊讶,因为他们已猜出此蛇正是七儿的真身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七儿会突然出现。

    “没想到你是蛇族中人想必你是蛇君派来抓我们的吧?难怪我们初次遇见时你会对我下毒手,我还真相信了你不是故意的,看来我是有眼无珠看错了你,今日要杀要刮随你便只求你能放过我娘和姐姐她们。”

    “七儿,妳误会了,我并非是蛇族中人上次之事我确实是无意将妳打成重伤。”

    听完欧阳信的这番解释七儿更是愤怒道:“事已至此你还敢狡辩,蛇头乃蛇族象征在必要时可牺牲头颅以此来效忠蛇族,刚才你已奉献出头颅可见你对蛇族的效忠,所以你无须再解释了。”

    七儿的出现打破了欧阳信与七仙草之间的约定,七仙草又岂能仁忍它人来搅局,“蛇之灵,今日不管你与地阴奇侠之间有何恩怨,但我与地阴奇侠已有约定今日要一决胜负,希望你识相点别来搅和,否则我将让你化为灰烬。”

    七儿顿时呆住了惊吓中含有一丝怒意,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七仙草’为何物她此次同善静他们一道前往才听说过,加上她也根本不知眼前的这株草便是‘七仙草’,张开大嘴怒道:“你又为何物竟敢口出狂言,这是我与欧阳信之间的私事今日必须了结,所以还请你识相点不要来搅和。”

    七儿此言一出胡善静三人都愣住了,因为他们十分清楚七儿哪是七仙草的对手?胡善静脸上也略显一丝担忧。听得七儿此言七仙草大笑:“一条小小蛇之灵竟在我面前如此撒野真是不知好歹,既然你不知我为何物那我就告诉你也好让你死得瞑目,我就是地阴之主七仙草能吞噬和幻化地间一切幽灵,当然也包括你们蛇之灵在内。”

    “原来你就是‘七仙草’,听闻你多么多么的神奇多么多么的厉害,曾有多少武林侠仕死在你手中,今日既然我们能在此一遇也算是冤家路窄,我已是垂死之灵今日我就要见识见识你究竟有多神奇。接着回头看向欧阳信道:欧阳信,还望你能求蛇君网开一面放过我的家人,不然我死后化作幽灵也不会放过你。”

    此时在她心中已别无卷念了回头怒视七仙草:“请出招吧!”

    莫玲儿和赵雨琪都是十分着急,毕竟她们已受七儿的母亲所托要好好照顾好她,如今眼看七儿就站在悬崖边已是危险重重,焦虑在她俩心中游荡不已唯有将希望再次移到了胡善静身上。

    “善静,我们决不能让七仙草和七儿对决否则我们无法向七儿母亲交待,如今唯有你身上的阳刚之气能制止这场对决,不然七儿将会被七仙草吞噬。”

    赵雨琪接道:“玲儿姐姐说得没错,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七儿被七仙草吞噬,我们得想办法救她。”

    她俩的焦急此时在胡善静心中又何尝不是,只是他如果出手虽然可以阻止七儿和七仙草,但恐怕会给欧阳信带来不利,这样一来不仅不能化解他心中的仇恨反而会使欧阳信与自己成为敌人,在这两难之间胡善静一时陷入了困境。

    七仙草刚想出手却被一个声音给阻止了,只听欧阳信突然开口道:“慢,七儿,我并非蛇族中人,我刚才所施展出的是地魔谷的‘阴阳界’并非你们蛇族的象征,七儿你先让开你不是它的对手,待我解决了与它之间的事后,再来慢慢向你解释。”

    “欧阳信你不必解释了,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我只求你能让蛇君网开一面放过我的家人,我今日横竖都是一死所以就不必你动手了就让我来与它决一死战。”

    本已平和的欧阳信此时被七儿的这翻话所激怒,心中本对她的心情十分理解想同她解释清楚,却没想到屡次都遭到了她的拒绝,此时他心中对七儿已不是理解而是充满了怨恨,双拳紧握一股紫色的气流从他拳心处缓缓而出。

    七仙草发出的七彩之光已将七儿笼罩,随着七叶开始增大极速向七儿凝聚而去,在七彩流光中七儿的那庞大蛇身开始翻滚起来还不时张口向七仙草怒吼可以看出七彩流光正在渐渐吞噬七儿,这时七片叶子如同花蕊般将七儿的身体团团围住同时七叶中发出数千道叶芒直向七儿袭卷而去,吼声顿时响起整条蛇身在七彩光芒中奋力挣扎着,同时全身各处渐渐出现了一道道叶痕,七片叶子随即顺时钟方向旋转在七叶旋转下这七彩流光极速流动起来,随着周围的七彩流光极速流动七儿那庞大的躯体逐渐缩小起来。

    “善静快想办法救七儿,七儿就快被七仙草给吞噬了。”

    两女的催促声在胡善静耳边回荡,可此时在他心中十分混乱使他无法做出正确的选择,突然一道念头闪过抬头深情看向欧阳信心中喊道:“信弟,我相信你的心还没完全变你还是善良的,你的心只是一时被‘阴阳界’控制住了而已。如今七儿已在你面前面临危机相信你不会袖手旁观,相信你会回到以前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彷佛他们两人心有灵犀一般胡善静心中的这翻话顿时在欧阳信脑海中来回飘荡,使之脑中混乱痛苦不堪。突然一声怒吼从欧阳信口中而出,顿时再现魔形直朝七仙草而去,飞至七叶中间将射至七儿的所有叶芒抵挡,此时疯狂的他向周围一片乱舞使之周围的一切气流随之混乱而七儿的身体也停止了缩小,等七儿回过神来这时才发现是欧阳信救了自己,但此时在她心中欧阳信已是他最大的敌人翻身而起向欧阳信怒吼道:“你不必假惺惺我不需要你来相救,我已是垂死之身没想过要活,我知道你救我只是为了能够找到我母亲和姐姐的下落,到时你再一举将我们铲除,与其这样还不如让我现在死得痛快,即使你救了我我也不会带你去寻找我家人的下落,所以你还是枉费心机了死了这条心吧。”

    这时两番话在他脑中来回旋转,一是胡善静刚才的心声二是七儿这番狠心话,但他脑海中这时出现了与胡善静一起快乐的时光,想到这他咬牙切齿道:“七儿你不信我不要紧,我之所以救你一是受人之托,二是我想还你人情上次我无意将你打伤已欠你一个人情,这次我救你就算是扯平了,从此我与你们蛇之灵互不相欠。”话落伸出利爪直向七片叶子横扫而去。

    七叶随即分散在发出叶芒的同时幻影形成了四十九片叶子将他笼罩其中,欧阳信双臂张开绕身旋转顿时周身紫色流光极速聚拢一个巨大的蛇头再次出现在眼前,蛇头张开大嘴将所有叶芒吞噬,同时从口中吐出一股黑烟将四十九片叶环绕,四十九片叶子已完全不见踪影完全被陷入这团黑雾当中,随即蛇头幻化成一柄紫色利剑直朝黑雾当中射去,顿时黑雾当中一道道紫色剑芒平凡而出,此时的七仙草已开始有点飘浮不定摇晃起来,欧阳信飘浮而上飘至黑雾上空伸手挥舞划过天际只见这团黑雾逐渐缩拢起来,同时紫色剑如同以网状为轨道在黑雾当中横冲直窜,随着黑雾的缩拢和紫色剑的横扫此时的四十九片叶子已变为原形变为了七片,但欧阳信并未这样就停止在他双手的控制下那团黑雾越缩越紧同时那柄紫色剑乱窜速度越快。

    见到这一暮三人眼中都流露出了惊骇,尤其是莫玲儿平日里她都不把欧阳信放在眼里如今见到了他真正的一面令她心中既惊骇又一阵不安,不知道他会不会恩将仇报。而在胡善静心中惊骇而不是惧怕他的实力,而是担心他会真正变成一代魔头成为六君子的敌人。

    七仙草已明显飘浮不定左右晃动得厉害,眼看那团黑雾缩小眼看七叶就要被吞噬化为灰尽,一道金色光芒划破天际将黑雾击散同时将那柄剑化为了一团紫色流光消失了,“信弟,你可否还记得我们此次来的目的?如你将七叶完全吞噬那我们此次岂不是白来了,那我们又拿何物去救师姐和水莲?”

    胡善静此言一出欧阳信这才收手,同时他从胡善静口中听到了古倩倩的名字,这让他心中的仇恨化解了许多。他并没有回话而是转身飘落至一处独立在此,而一旁的莫玲儿和赵雨琪也没敢去询问他。胡善静抱起七儿的躯体飘落,而此时飘浮在半空的七仙草显得枯萎了许多颤抖之声缓缓而出:“地阴奇侠今日我输得心服口服,我有言在先如我败了就献出自己的灵叶,这片灵叶你们拿去吧。”随即一片灵叶从七仙草躯体上脱落缓缓飘落到了胡善静手中。

    看着手中的这片灵叶众人脸上并无喜悦之情,伸手轻轻撕下了一小块喂入已受伤的七儿口中,随即七儿周身光芒四射被叶芒所割破的伤口处也渐渐愈合起来,最终她的伤口已完全愈合连疤痕也消失不见了。

    七儿缓缓睁开眼睛看见三张笑脸正迎向自己,从她迅速站起来的速度来看她的伤已完全恢复了,“善静哥哥、玲儿姐姐、雨琪姐姐谢谢你们!”

    胡善静轻笑:“七儿你没事就好了,你不必言谢我们因为这一切都不是我们的功劳而是信弟的功劳,如你規要谢就应言谢信弟。”

    “可是。。。可是他。。。?”

    莫玲儿接着将七儿的话打断:“其实你确实是误会你他了,因为他确实是施展了地魔谷的‘阴阳界’才幻发出了蛇头,而他根本不是蛇族中人。”

    听莫玲儿如此说来她心中顿时一阵忏悔,可如今的欧阳信似乎还在气头上已不同往日,七儿最终鼓起勇气缓缓朝欧阳信走去。

    欧阳信似乎已察觉到了七儿的靠近,挥手阻止道:“你不必言谢我,刚才我已说得很清楚了,我救你并非出自我内心而是还你人情,现在我已将欠你的还清从此以后我们互不相欠。”话落扭头朝室外而去。

    看着欧阳信离去的背影几人都已发觉欧阳信变了,特别是莫玲儿最有感触因为欧阳信从小和她一起长大,在她心中欧阳信永远是个十分老实的师弟。

    “善静哥哥,我知道我刚才过分误会信哥哥太深了,你可帮我去说个情求他原谅。”

    胡善静抚摸着她的头,回笑:“没事的,你信哥哥就是这样过得几天就没事了。”几人随后也朝室外而去,在出室内同时胡善静回头深深看了七仙草一眼,只见七仙草正慢慢消失直至又出现了那点星光,一切又恢复了原样。

    “看来欧阳信是真的变了。”莫玲儿嘴中嘀咕道。

    而七儿似乎听在耳中心中也十分懊恼:“我知道信哥哥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刚才激怒了他,都是我的错!”

    面对七儿的忏悔,莫玲儿也不得不将自己心中的话说出:“七儿,这不关妳的事要怪就怪那套魔功‘阴阳界’,听爹说过要练就成‘阴阳界’就必须要心中充满仇恨方能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否则将会走火入魔,当初爹在教我们习武时也一再叮嘱过要我们千万别练阴阳界,可没想到如今欧阳信已经练成了。”

    “他是变了,但我还是能感觉得到他心中还心存善意,只是一时被一股反势力催残才导致他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心,在正反两股势力的催残下使他心中很混乱很痛苦,所以我们无须过多去责怪他更不要质问他,还像以前一样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他还是以前的他。”三人重重点了点头后朝欧阳信方向追去。

    “信弟,这次能如此顺利得到七仙草的灵叶说来要属你的功劳最大,到时我会一一告知师姐和水莲她俩知的,相信她们俩会十分感激你。”

    “感激我做什么,我不过只是解心头之恨而已,要感激的话她们也应感激你才是,因为在她们心中你永远都是好人永远都排在第一,而我却永远无法相比也永远代替不了你的位置,或许将来某一天我们还会成为敌人。”

    欧阳信此言一出几人都是吃惊,因为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此话会从他嘴里说出,特别是胡善静他的心一下子被僵硬住了,心中一直重复着一句话,“他真的变了,可我不想与他成为敌人。。。。。。!”

    “都是我不好是我刚才误会你太深了,你与善静哥哥是最要好的又怎么可能会成为敌人?”

    “过去之事就无须再提了,现在虽然如此但将来之事我们谁也无法预料,好了,你们先回天湖镇吧我想一个人走走。”

    胡善静本想留下来与欧阳信谈谈心,但想到今非昔比最终还是选择离开了。

    “我终于盼到这一天了,你终于长大了!”他们几人刚离开不久一个声音从沼泽地带上空传来。

    “你是谁?为何不现身一见?”

    “我就在你身后。”

    “是你,难道你一直都在跟踪我们?”

    “少主请息怒,我并非一路跟踪你们而我只是在暗中一路保护着你们,不过今日见到少主已长大心魔在此要恭喜少主了,心魔也替谷主感到高兴,谷主终于盼到少主长大的这一天了。”

    “既然你全都知道了那我也实不相瞒,没错,我的确已经长大了已不在是以前那个欧阳信了,从这一刻起我就是地魔谷堂堂正正的少主,等回谷后我还要召集地魔谷所有弟子向他们宣布此事。”

    “看到少主已长大,那我也已安心了!”

    “心魔叔叔,此话怎讲?”

    “少主有所不知,你与玲儿每次出谷我屡次都会跟随其实这都是谷主安排的,谷主将这重任交于给我如今我也总算是完成了,所以我也可以松一口气了。”

    “谢谢你心魔叔叔!你和莫叔叔都是对我最好的人我会记住你们的。”

    “少主过奖了,其实你最应该感谢的人不是我们而是另外一个人,因为这个人才是对你最好的人,谷主平日里虽然要处理谷中之事都很忙,但他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少主你。”

    欧阳信没有回答缓缓向前走去,心魔并没有跟随而去望着欧阳信离去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在回天湖镇的这一路上都十分寂静,彼此间都少了些语言都在想着某一件事情,虽然已得到了七仙草但在胡善静的脸上却没有一丝喜意反而增添了忧愁,而这份忧愁也是旁人无法能够体会的。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